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字缘其书
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界封 主目录

第三十五章再触逆鳞

作者:贫僧逝意尘 更新时间:2022-05-18

“很好。”百辰笙握拳,压抑着心中的暴怒,对着闻人墨说:“我是来和你汇报消息的,让他出去。”

闻言,闻人墨起身,看向黑羽:“出去。”

黑羽立马缩成一团,惨兮兮的说:“白泽兄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百辰笙走到闻人墨身边,看也不看黑羽。

“闻人墨你得救我。”黑羽一脸委屈巴巴,伸手试图去拽闻人墨的衣服。

唰!

闻人墨本能的挥了挥袖子。

“闻人墨你个见死不救的禽兽!”留下这句话,黑羽化为一道流星消逝在天际。

挥完袖子的闻人墨也反应了过来,刚刚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闻人墨陷入沉思。

一旁,百辰笙见他发愣,有些好奇,伸手拉了拉他衣服。

不等百辰笙问,只见一个影子闪过。

唰!

百辰笙也化为了一道流星,消逝在天际。

闻人墨:“???”

为什么?吾难道是中了什么诅咒?

院中,闻人墨丢出一堆术法,却是检查不出什么不对劲。

百思不得其解,闻人墨无法,只得暂时将之抛在脑后。

此时,天空中无法自控的两颗‘流星’正在不断远离北安市。

化为‘流星’的百辰笙虽然懵逼,但是跟多的是好奇,闻人墨这是有情况啊!居然不让外人碰自己,啧啧。百年...啊呸,是几千万年难得一见!

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几百年前那,不过话说回来,那一次算吗?

他们两人也没有在一起啊?只不过一起游历天下,一起斩妖除魔,又不是睡在一起,也没生孩子啊。

算了算了!不管这个。

百辰笙牌‘流星’对着前面爆喝:“黑羽你个无耻小人,纳命来!”

黑羽牌‘流星’眩晕中:“啊~~~我是谁?我喔卧控记不住沃几己啊!”

闻人墨的本能反应好像有点强。

两人大约以时速八万里的速度飞行半个时辰后终于停了下来。

在米国的某座山上,两团黑影不断在山上闪现,在一连串的“对不起...我错了...饶命啊...别打脸...”之中不时还夹杂着凄凉的惨叫声。

......

嘭!

刚刚使用了‘逍遥游’的昭遗天出现在院中,将闻人墨砸进了躺椅中。

“师师师尊!我...我不是...故故意的...”发觉自己又一次砸翻了师尊,昭遗天紧张得说话都有些结巴。

被昭遗天这么一砸,闻人墨这才回过神。

看着怀中的昭遗天,闻人墨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无事,‘逍遥游’修习的如何?可还顺利?有难处?”

“没有,徒儿已经初步习得了逍遥游。只是,以徒儿的灵力短时内只能施展两次,而且两次之后会一点灵力都不剩。每次最远可一里。”昭遗天老实巴交的说。

不知为何,闻人墨心头有一丝失落闪过,顿了顿他平静的说:“无妨,一里,足够为师到达。”

“嗯嗯。”闻人墨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往闻人墨怀里蹭了蹭。

闻人墨没有在意,摸了一会,昭遗天均匀的呼吸声渐渐响起。

这时,闻人墨抱起昭遗天,起身将他抱进了房间。

关上居室的门,闻人墨消失在了院中。

......

第二天晌午,黑影鼻青脸肿的出现在藏天院中。

黑羽悲愤欲绝,指着闻人墨哭诉:“闻人墨你不是人,你居然把我揍飞,还任由白泽欺负我!枉我们几千万年的交情,你就这样对我!”

淡定的听他说完,闻人墨嘴角微不可察的扬起一点弧度:“说完了?”

“说完了。”黑影一脸没好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闻人墨在笑他!不对!不是错觉,他居然没有用简语!

“好走不送。”闻人墨一脸微笑。

夭寿啦!闻人墨居然笑了!

黑羽也不计较昨天的事情了,仿佛看见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眨眼间就消失了。

一旁神清气爽的百辰笙,看了看闻人墨的笑容,也有些觉得渗人,小心翼翼的说:“闻人墨不是那什么期了吧?还是你那宝贝徒儿出什么事了?”

闻人墨脸上笑容消失,淡然中透着一丝冷漠:“说人话。”

“没事没事,好多了。”见闻人墨恢复常态,百辰笙默默松了口气。

闻人墨脸上微微发黑,左手扶上了剑柄。

见状,百辰笙正经了起来,一脸严肃的说:“这两个月我几乎走遍了极北之地,但是一点异常也没有发现。”

“也许....”似是不确定,闻人墨说到一半话锋一转,说道:“极北之事暂且搁置,一年内,魔鬼海域下镇压之物将会现世。”

“魔鬼海域?”百辰笙微微一愣,陡然惊呼道:“鬼族!?”

“是。”

“封印出问题了?”

“是也不是。”

“你不是可以修复吗?”

“与我无关。”

“什么叫与你无关?如果鬼族现世,那整个人间都无可幸免,你可不要忘了你徒儿还在学校。”

“有我。”

“你护的了他一时护得了他一世吗?”

“可以。”

百辰笙急了,下意识脱口而出:“你忘了你以前的徒弟是怎么死的了吗?”

轰!!!

闻人墨身上气势一下就炸开了,狂风在院中肆虐,无形的风刃刮袭在百辰笙身上,留下数到血痕,他被压得不断后退,直到撞在柱子上才堪堪停下。

自从数百年前闻人墨最后一位徒弟消散在世间后,这事变成了唯一能触动闻人墨的事情,也是闻人墨唯一的逆鳞。

断断数日,此事一而再被提及,闻人墨几乎陷入了暴走。

嘭!

一道青色的剑光冲天而起,薄云和尘埃烟气都退避到了一旁,连虚空都破碎泯灭。

闻人墨眼中染上一抹血红,扶在剑柄上的手被白泽咬住,右手探上折扇。

唰唰唰!

几道人影从前院闪进院中,是前院喝茶谈八卦的圣级。

看着院中的闻人墨,几位圣级眉头紧皱:“白泽怎么回事?为什么闻先生暴走了?”

“快去将昭遗天带回来!”恢复白泽真身的百辰笙,全力之下才牵制住了闻人墨一只手,含糊不清的说着:“你们快阻止他!绝对不能让他用‘崇铭’!”

朱雀和青鸾对视一眼,两人向前跨了一步,两手相交,一人一手在空中画着繁缛的古文咒语,眨眼间一个阵法呈现在眼前。

吟!

两人同时轻声口中同时响起清脆悦耳的歌鸣。

“凤凰和鸣?”一位圣级看了两人一眼,眼神古怪:“凤凰一族,雄性为凰,雌性为凤。凤凰一族的歌声一向有清心凝神的神奇功效,尤其是凤凰和鸣这一特技,相传是由一对凤凰共同歌鸣达到强行静心驱散混乱的效果。虽说也并非要一对凤凰,哪怕是凤凰一族的旁系,只要两人心灵互通,相互间完全信赖也可。可是,此法不是需得二人交合时才可修习的吗?”

也许是两人修为不够,听到歌鸣,闻人墨执扇的手仅仅微微一顿,又继续动了起来。

噗!

朱雀和青鸾遭受反噬,两口绯色血花喷在空中,随后晕倒在地。

其余几位圣级大惊,凤凰和鸣都不管用,没办法了,强攻吧。

数个圣级限制类灵术被扔了出去,闻人墨却是看也不看,‘崇铭’轻挥,口中默念:“字·折径。”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随着闻人墨默念完,那几个圣级限制类灵术都硬生生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全部折返向了释放者。

嘭!

几位圣级都被自己的灵术击中,尽数动弹不得。

只有一位不会限制类灵术的圣级还勉强能动,不过也就是抽动而已。

圣虎一族向来专攻,几乎没有任何一位会修习这类灵术,它们肉身强大,通常凭借自身坚韧的肉身直接硬抗甚至可以化解限制类灵术。

显然这位白灵虎自然也不会,他施展了一个攻击灵术,而结果不言而喻,被自己的灵术打中可算不上什么好体验。

未完,闻人墨轻声喝道:“五行术·风斥!”

呼!

话落,闻人墨周身瞬间凝聚出数道刚烈凶猛的狂风刀刃和通天龙卷风。

一个眨眼的工夫,院中就只剩下闻人墨和死命咬住他手不放的白泽。

“闻人墨你醒醒!你徒弟还活着你要冷静!”白泽身上挂着几道血痕,内心苦不堪言,刚才他就处于风斥中心,承受了近半的威力。

闻人墨不为所动,手中折扇挥动,欲要再次施展灵术。

白泽急中生智,猛得喊道:“昭遗天!你徒儿昭遗天要回来了!”

闻人墨动作一顿,停了下来,脑袋微晃,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看了还没完全暴走,那就好。心里这么想着,白泽嘴上却是挖苦道:“昭遗天马上就回来了,你若是这般狼狈之资给他瞧见,以后你这师傅还当不当了?”

啪!

一身脆响,白泽被闻人墨的‘崇铭’拍飞了数米远。

折扇收回,插进腰间。

闻人墨眼中血色却是没有退散,左手还是按在剑柄上。

白泽撑着四肢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戒备的看着对面的闻人墨。

远处,住所区。

因为闻人墨没有完全暴走,之前的灵术在控制下,并没有破坏到藏天院。

小曹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倚靠在门沿上,捂着肚子和嘴憋笑,几欲倒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界封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