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字缘其书
上一章 痴何痴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章秦郝舒与齐磊寺

第二十九章世界很美好,但它可能不喜欢我

作者:贫僧逝意尘 更新时间:2022-05-18

学长又接着说:“刚刚和你们说了,孔老先生的神话课是奇特,而闻先生的课可就是奇怪了。”

“奇怪?什么奇怪?”张沐晟问道。

昭遗天则是在想问题,闻人墨曾告诉他自己在逸笙大学上课,但是他每周五天都不在藏天院,而逸笙大学的神话课五天都有,难道?

学长不知道昭遗天在想什么,接着往下说:“闻先生的课不将故事,而是发下一页纸张,让我们自己编故事,你也可以自己备纸写,只要在周五那天交于闻先生即可,我们编写的故事可以交由闻先生完善,不是无偿完善,他会根据你故事的精细给与你一定的报酬,四百起步,往往会给八九百左右,是以闻先生上课时不止人会满,隔壁甚至整层都是人。而后他会给其他四位教授,然后讲给没听过的人。”

听到这里,昭遗天眉头微皱,这么多,师尊不是亏大了,不行,回去我得和师尊说说。

正想着,学长又说:“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要了闻先生的报酬,着实‘有些’人是冲着闻先生丰厚的报酬而来,但还是有不少人会在故事前写上无偿两字,来拒绝闻先生的报酬。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些故事闻先生赚取不了分毫,而是用来给大家讲故事听的。”

嘁...还算他们有良心,想来那几个要了报酬的也是实在穷,偶尔几个居心不良的,师尊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师尊可能更多的是不在意吧...

昭遗天摇头笑笑,又问学长:“大名鼎鼎是什么意思?师...闻先生很出名吗?”

那位学长并没有注意到昭遗天话语的不对,说:“你知道五位老师的住处在哪吗?”

“五异阁?”昭遗天想了想说,他记得师尊说过平日在五异阁,那其他四位老师应该也是吧。

“你知道?”学长很是惊讶。

“啊...不是...听说的。”昭遗天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心里却是想着,那是我师尊,我能不知道吗。

学长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据说这五异阁是校长专门为闻先生造的,听说还是校长亲自监督的那。”

“说起咱们的校长,这可又是一大奇闻,听闻校长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可惜基本没人见过,就是建造五异阁的那批工人都只见过一次,平时那位神秘的校长都是穿着黑斗篷看不清的,那被工人见过的一次是校长和闻人墨一起来看建造就进度的时候,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听闻咱们学校以前不叫逸笙大学,叫什么什么来着,不知道,反正听说是现在的校长来了以后才叫逸笙大学的,还有啊,现在的副校长就是以前的校长。”

“学长...”两人一起看着那名学长。

见两人都看他,学长惊讶的问:“怎么了?”

“你好八卦啊。”两人齐声吐槽。

学长:“......”不是你们让我说的?

哦...校长的事是我提的...

学长突然间就陷入了沉思中。

昭遗天在一旁想着些事情,校长?和闻先生很熟?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物?

而张沐晟也在想,闻先生果然不一般,只是不知为何在这大学中,以闻先生的能力,要开办灵界第一学院亦不在话下,为何?其中难道有什么秘密?

教室中,人都陆续的醒来。

沈裕和醒来,摇了摇头,一脸的睡眼惺忪:“沐晟。”

闻言,张沐晟转头看去,“怎么了?”

沈裕和眼中辉光闪现,转瞬又熄灭。嘴张了张,似是停顿了一下,接着摇头说:“没事了。”

张沐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想其他事去了。

昭遗天看向四周,此时教室中的人几乎都醒了过来,讲台上柳枯荣也睁开了眼睛,他缓缓开口说:“同学们,下周再见。”

话音刚落,广播中铃声恰好响起,而柳枯荣起身开扇,微微清风从中挥出,将他两边的青丝吹起。

柳枯荣在一众人反应过来前,快步走出了教室,而教室中后知后觉的众痴女连忙起身狂追。

“柳教授今天怎么跑得这么快?”昭遗天三人刚刚出教室就听听见一众人的抱怨声。

此时门外早无了柳教授的身影。

昭遗天想了想,说:“张沐晟你和沈裕和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去一趟。”

张沐晟点点头,识趣的没有问什么,毕竟是百岁多的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好,那我们在寝室再见。”说完,张沐晟拉了一下沈裕和,和他一起朝寝室走去。

朝着西校区走去,昭遗天心中想着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柳教授的笑有点奇怪,本身没什么不对,但昭遗天就是莫名的感觉‘柳枯荣’的笑十分违和,不止是笑,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种违和的感觉。让他很是别扭。

就好像‘柳枯荣’不是柳枯荣,而是某个其他的人扮演的柳枯荣,虽然看起来就极其自然,但昭遗天却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违和。

昭遗天感觉自己好像认识柳枯荣,但不认识这个‘柳枯荣’。

感觉有点头疼,昭遗天摇摇头,将思绪晃出脑海,没有再继续想。

一路闯过竹林,昭遗天发现了许多小小的竹笋破土而出,露出一小个圆圆尖尖的角。

在一株翠绿的竹笋面前停下,昭遗天蹲在伸手在那白嫩的笋尖轻柔的摸了一下,感觉软软的,挺舒服的。

忍住将它拔起带走的冲动,昭遗天起身继续走,小心的避开了竹林中的小动物们。

没一会,五异阁到了。

昭遗天站在竹林和五异阁中间,想着要不要敲门,还是直接喊师尊。

昭遗天正想着,两尊虚幻凝聚在了他面前,弯腰行礼齐声说:“见过小公子。”

听到声音,昭遗天愣了一下,看着两道虚影,有些疑惑的说:“小公子?”

两道虚影突然凝视了些,看着他但笑不语,比了个往里请的手势。

昭遗天想了想说:“你们是?”

“我是赑屃。”“我是睚眦。”两道声音接连响起,听起来似乎很是熟练。

“我叫昭遗天,你们好。”虽然听他的意思应该是知道自己名字,但昭遗天还是认真的说了一句。

两道虚影点了点头,随着吱呀的声音,大门打开了。

昭遗天闻声看去,抬脚走了过去,走到门口回头看去,发现两道虚影不知何时消失了。

又看了两眼那两尊石像,昭遗天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五异阁院中,闻人墨站在自己屋前的菊花前,眼睛却是一直看向门口。

昭遗天一进屋就看向之前闻人墨出现过的地方,两人的视线一下就交织在了一起。

两人互相看着,没有说话。

良久。

闻人墨内心:徒儿怎么还不过来?他在看我什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昭遗天内心:师尊是不是在等我?为什么看着我不说话?

两人同时开口说:“师尊(徒儿)...”

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昭遗天(闻人墨):“你先说...”

......

院中,一片安静。

想了想,昭遗天直接不说话了,几个大步走过去,直接挂在了闻人墨身上。

昭遗天软糯的声音响起:“师尊,我想你了。”

闻人墨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昨天晚上不是才见。”

昭遗天:“......”

默默的从闻人墨身上下来,昭遗天看了看他说:“师尊,今天回去吗?”

“你想回去吗?”闻人墨看了看他说,心里却是想着,一直回家的话,不方便和室友相处吧?

“洗一”昭遗天的想字缺个尾,突然校园中一道妖气冲天而起。

有灵兽,在学校化妖了!

半个小时前。

逸笙学院某栋教学楼的天台上。

一个瘦小的身影颤颤巍巍的从楼道中走出来。

她一步步的走到了边缘,看着下面美丽的校园景色,她眼中似有向往的神色。

转头看向某处,少女眼中突然的恨意弥漫,几乎要化为实质!

她径直走向了边缘,站到了矮墙上面,接着一步跨了出去。

啪!一只手抓住了她,她没有直接掉下去,但身体的重力将抓住她的那人拉到在天台矮墙两边。

“放开我。”少女的声音凄凉冷漠。

抓住他的是一名白衣少年,他梗着脖子说道:“不放!”

“你知道的,我活不下去了。”少女哭着说。

“你还有我!”少年大声吼着。

少女愣愣的看着他,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有些结巴的说:“你...你知道...知道的...我...”

“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就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了。”少年狂吼着,手上还在使劲把女孩往上拉。

其实,少女早就知道了。

但听到少年说出这番话,少女还是愣住了神,似是有什么猛击了她的心房。

没一会,少女脸上平静了下来,说:“你知道HIV是什么吗?”

“怎么会?!”少年似是愣了一下,接着愤怒的大喊。

看着少年的表情,少女突然笑了,似乎十分开心,让少年不由的愣了神。

“呐,小哥哥,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那?”少女笑面如靥染清风,眼角却是滑下一行清泪,消散在风中。

少年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齐磊寺。”

“好好听的名字。”少女伸手挥了挥。说:“小哥哥,这个世界很美好,我很喜欢。只是我觉得,它可能不太喜欢我。”

不等少年反应,接一脸幸福的说:“谢谢你,如果有来生,希望能早点遇到你。”

说完,少女掰开了少年的手,在这秋意渐渐的日子里化为一片火红枫叶,飘落在泥土中。

“不要!”伴随着少年近乎奔溃的吼叫,一道妖气冲天而起,与那泥土中火红的枫叶交相辉映,在这落日的余晖中显得那般鲜明。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痴何痴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章秦郝舒与齐磊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