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上一章 你又是个什么精怪 主目录 下一章 吃货

第三十一章 忆往昔

作者:柒条鱼尾巴 更新时间:2020-07-06 01:10:20

听闻孙女居然应承妖艳贱货白日里照顾小年青,暗骂一声“憨货!”

老太太拿出横扫千军的气势一把夺了周冬玲手中的水盆:“天黑了不搁家去,守咱家做啥,赶紧走!”

水花溅了周冬玲一身,她是憷老太太的,不敢争辩,臊着脸走了。

老太太也没进屋给小年青送水,狠狠地剐一眼傻不愣登的孙女,抬手就把水泼院子里了,等吃过夜食,在叫孙女打水给小年青擦脸。

三只兔子打整出来,两只抹盐抹香料腌制一夜,明天再用折来的松柏、香篙、谷壳烟火慢熏一天一夜。

另外那大半只兔子宰成小块,烧麻辣兔丁,大骨汤里搁了海带和虾皮就不好添蘑菇了,东西杂了反而会损了味儿。

挑出来的一簸箕蘑菇简宁直接清炒,山里的蘑菇一点污染没有,就是清炒也很鲜香滑嫩。

炒了蘑菇,涮锅烙玉米饼。

薄薄的玉米饼烙得焦黄,油光泽泽。

“德利别添柴了,压了火你洗洗手把饭送屋里去。”简宁用大瓦盘捡了五个玉米饼,拨了些兔肉丁,炒蘑菇凑成三色拼盘,骨头汤单拎用一个小盆装,外加一碗单独蒸的红薯白米饭。

她们自己吃高粱米,要不是发觉他是一粗大腿,简宁可舍不得上大米伺候,家里统共也没几斤大米。

趁德利洗手的功夫,老太太蹭到灶房,拧着孙女胳膊肉,故意找茬:“你少使唤我大孙子,你没长手啊,送饭你去。”

“奶!”简宁眉峰上挑,斜眼看老太太,语气隐含警告意味,抱大腿不得讲究个方式方法啊!

“得得得,没眼见力的东西!”老太太气呼呼唾骂:“你就继续憨吧,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老了瘫床上拉屎拉尿。”

简宁扶额。

德利端了两趟,饭搁在床边的矮柜上,轻轻摇醒江熠华:“江大哥,吃饭了。”

他奶特地叮嘱他要讲礼貌,要给人营造出如沐春风的归属感。

他也不懂啥叫归属感,应该是要亲切一点的意思吧。

别看他奶出口成脏,还是姑娘那会他奶在大地主家当过差,侍奉过留洋归国的大少爷。

是以,既能骂人不重样,又能出口成词。

能文能武!

江熠华缓缓掀开眼皮,谢绝了德利要扶他坐起来的举动,双手撑床板缓慢挪动双腿,倚靠在床头。

德利说了句“慢用不够锅里还有”就慌忙退出门,这江大哥闭着眼的时候还好,眼睛一睁,他瞬间就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威慑力。

江熠华侧目看看芳香四溢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眉梢微动,再仔细观察房间,蓬室陋舍,却干净整洁,鼻尖时不时窜入一股好闻的清淡药香味。

简宁去接三姐前用干艾草、侧柏叶熏了房间。

下过雨土胚房潮湿,墙角容易长霉斑招虫蚁,滋生细菌,这些熏草山野随处可见,不花钱还能改善居住环境,何乐而不为。

他又听见简宁在外面喊她三姐吃饭,困惑越渐深了。

她三姐不是修水坝去了吗……

一切都变了!

上一世家里只“简宁”一个人,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因此后妈来接他的时候才用他毁了人姑娘清白的理由,软刀子逼迫他娶“简宁”。

他不想做的事没人逼迫得了,松口的原因有三,

救命之恩,孤男寡女一室共处一月余,确实损了人姑娘清白。

姑娘率真漂亮,心地善良,不失为一个好伴侣。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心仪之人,醉心事业,抽不出心思和精力去和别的姑娘谈对象培养感情,但作为一个男人迟早要成家,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

倒不如顺水推舟全了一份情义,也了一桩自己的终生大事。

两全其美。

打结婚报告前,江熠华推心置腹与“简宁”谈了谈,讲明了他们之间只有同志情,他职业特殊,注定聚少离多,不可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她身边,但他会忠诚婚姻,努力尽一个丈夫的责任,为她遮风挡雨,提供优渥的生活,以后生了孩子,可以任她选一个孩子随母姓。

他很清楚,“简宁”对他一样无男女之情,她心里有喜欢的人。

其实这样很好,没有喜欢就少了羁绊与琐碎的争执。

“简宁”考虑一夜,同意了。

之后便是北上,扯了结婚证,还没来得及办酒席同房,就接到一个紧急任务,一个月之后他返家,却发现“简宁”和继母任红打得火热,并亲亲热热挽着任红胳膊喊妈,江熠华心里不太舒服,那个后妈他从未承认过。

夫妻之间起了一点磕绊,自然就淡了同房的心思。

不冷不热耗了几天,江熠华自己想通了,她孤身一人北上,在京都人地生疏,亲朋好友皆不在身边,自己抽不出时间陪她,后妈示好,两人建立亲密关系不难理解。

然而就在他致力破冰的期间,他察觉“简宁”到了京都之后竟一直没和许荣祖断开联系,两人一直有书信往来。

再往下一查,牵藤捋瓜,居然发现许荣祖前段时间来了京都,两人见了面,他妻子正在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帮许荣祖跑出国手续...…其中不乏他继母任红的影子。

江熠华的心彻底冷了,表面夫妻关系也无法维系了,权当认个妹子娇养在家里算了,以后她若想离婚,他会备一份嫁妆成全她。

毕竟救命恩情是无法抹灭的。

后来,便是反戈一击,她受人摆布偷看了他执行任务的要密,导致他在边境陷入敌军围剿圈,魂归西天。

他妻子的心慈念旧,率直天真,耳根子软演变成致命缺点。

意识消散,再度苏醒他竟重回断崖,以荒诞的方式重遇‘简宁’。

***

堂屋。

老太太一面吧唧嘴嚼食玉米饼一面念叨:“拿回来的两斤油够你造几顿啊,老鼠都知道留隔夜饭...…”

油可是比肉还精贵!

简宁:“奶,饼香不香?要不我去给你烙几个不沾油腥的干饼子?”

咱别说那么多,你就告诉我香不香。

老太太:“……”算了,我不讲话总不会挨怼了吧。

这把年纪了还能吃几顿好的呀,嗯~再喝一口肉汤,油水足,鲜香!

简宁做菜舍得放油,油水足只要不是手残党,做出来的东西几乎就没有不好吃的。

特别是普遍缺乏油水的年代。

是以,老太太倒没起疑孙女做菜的手艺怎么日愈见涨。

废话,油水汪汪,就是炒个老菜梆子也是香的。

婚事平地起波折,煮熟的鸭子飞了,受一场刺激打击,孙女大抵是想开了,可劲对自己好。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你又是个什么精怪 主目录 下一章 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