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上一章 冤家碰头 主目录 下一章 那年那老师

第二十六章 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肥肉还是粮食,你给个准话

作者:柒条鱼尾巴 更新时间:2020-07-01 15:09:35

“同志,你还好吧,我叫喊了人来救你,你怎么自己爬了那么远,你不知道断崖下边藏了许多泥潭子,我没找到你人,担心死了。”周冬玲避开简宁,心知眼前不宜生事,影响自己的形象得不偿失。

“...…”这是要抢我生意?简宁漫不经心抿紧唇线,动我的粮就是剜我的心。

“我没事,多谢关心。”江熠华态度冷淡疏离,嗓音带着天然的冷感。

他心思细密深沉,多谋善断,姑娘的司马昭之心,江熠华一开始就心中有数,平生最腻烦蝇营狗苟之辈。

江熠华整个人冷冰冰,好似染上了山颠最刺骨的冰雪,让人望而生畏,周冬玲并没有被他的冰冷而又抗拒的态度击退。

她很清楚,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矜贵冷峻,对谁都冷冷淡淡:“你伤的很重,让我弟弟和栓子轮流背你下山吧。”

不等江熠华应话,就自作主张招呼栓子去背江熠华。

果真是来抢买卖的,这就不能忍了,简宁霍地站起来,眼神凉飕飕地睨着栓子:“滚一边儿去,抢人粮杀人父母。”

栓子被她的眼神震的一个激灵,顿足不前。

他很茫然,救人咋就跟粮跟杀人父母扯上关系了呢。

栓子素来惧怕简宁,尽管简宁乃十里八村一枝娇艳欲滴的花,四海八荒第一绝色,但他就是对她生不出半点旖旎心思。

不像小玲子,人不比简宁水灵娇艳,但性子软和,说话棉棉糯糯,黄莺啼谷,一字一句就似一把把钩子,把人钩得心痒难耐。

而简宁你敢同她瞎几把嘻嘻哈哈,乱开男女关系的玩笑,她就敢把你脑浆屎捶出来沤肥,甚至不等你夭亡就跑来你家大门口给你全家上坟。

这一般人哪hold得住啊!

根本驾驭不了!

江熠华耳闻简宁把他归类到货物粮食一趴,也只是略微抬了抬眼,清淡的眼神撞上简宁视线一瞬,表情不变淡淡移开目光。

女人间掐架,自能捕风捉影,窥探出几许不为人知的细节。

他冷眼旁观为他起了争执的两个女人。

一个鼻子冻得微微发红,身上套了件肥大直桶、洗得发白的碎花袄子,下身着灰色臃肿棉裤,黑鸦鸦的头发蓬松凌乱,眼睛熏了烟子余红未散,因为揉搓眼睛的缘故,脸颊眼尾蹭了草灰。

形象相当辣眼睛,要不是一张脸顶事儿,活脱脱一乞丐儿。

出门的时候简宁嫌头发长碍事,胡乱扎了丸子头,在山间忙活半天,丸子苞松松散散,邋邋遢遢的。

麻花辫别人编得平平整整的,她编出来就支楞着毛茬子,索性裹一团了事。

反观周冬玲,脸蛋干干净净,巴掌脸桃花眼,袄子固然臃肿,但特意内收了腰线,合体的衣裳将身材勾勒得窈窕有致。

细腰衬托下,胸前涛涛呼之欲出,粗长的麻花辫平整顺溜,尾结处系了一根亮眼的红绳,打的是蝴蝶结,呼吸间麻花辫微微起伏,看上去格外娇俏。

像足了准备齐全的猎手。

“简宁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啊,我是好心,你不好背他,要是给许荣祖瞧见他该有想法了。”周冬玲直击简宁要害:“再一个,咱都是未出嫁的女儿家,传出去名声不好听。”

可惜,许荣祖在简宁心里已经不如一坨牛屎的价值高。

完全不具可比性。

“他算个屁!二两粮不值的东西。”地上这一坨可值200斤粮,叫别人背下去,到时给我打个折扣,我哭都找不到地儿。

周冬玲转换策略:“同志,不如你拿个主意吧,”

好说歹说简宁就是不买账,整一个混不吝,搬出天王老子都不好使。

周冬玲暗恨不已,脑筋一转,跳开简宁,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看向江熠华,话中有话道:“同志,我不清楚你是否成家,但咱们水磨村不管是否成亲,男女大防还是比较讲究的。”

对家段位不俗,简宁低头垂视江熠华,嘴角一咧,笑得像一个顽劣的土匪:“咱谈好的,反悔烂**儿。”

我才不跟你们扯什么狗屁男女大防,如果对方在意,那必须先讲清楚,谈妥的200斤粮一两不能少。

由谁把人背下山whocare,本姑娘只在意粮食。

就是很迷,周冬玲为什么执意要阻拦她背江熠华下山呢?简宁心里缓缓升起一个问号。

不要我背,我还偏要背!如果说刚才是贪图粮食,现在发觉周冬玲目的不纯,非要扭着她打对台一争高下,简宁执拗劲上头了,就不如你愿!

“同志,你怎么说?”见两人同款沉默,周冬玲牙都要咬碎了。

简宁心神回转,死亡凝视江熠华,目光隐含威胁,一双会说话的眼神似乎在讲,

好好选,一步踏错终生错...…

反正不管你怎么选,你今天只能由我背下山,就是这么霸道,象征性让你选只是表达一下我的尊重。

反正的反正,归根结底,你们都打不过我!

江熠华:“……”我选择狗带!

心间涌上一股无以名状的悲哀!

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摊在砧板上的肥肉,勾人哄抢。

这感觉委实太糟糕了!!!

哪怕清冷如他也微觉不爽。

一个图粮,一个图人意欲篡夺恩情,江熠华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当事人做了选择,简宁懒得与周冬玲啰嗦,挥手拂开她,俯身从江熠华腋下环过,两只手臂把他整个人架起来,一提一甩,人哐当撂背上,拔腿呼哧呼哧下山。

等江熠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伏在了少女背上了。

“……”根本不顾忌他是个大病号。

简宁委屈:并不是,我只是经验丰富而已。

“栓子,帮我背一下竹篓。”刚才还发愁后面背人,前面背竹篓,掌握不好平衡,现在好了,免费劳力自动送上门:“小心点,篓子里有活兔。”

“诶,”栓子打从心底怵简宁,简宁一发话,不由自主就听从了召唤,还特狗腿的说:“放心,肯定跑不了。”

周冬玲双眼充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是谁的小跟班。

长得好看的人瞪眼似嗔似娇,栓子以为周冬玲心疼他,颠了颠背篓嘿嘿憨笑:“下面都是菌子菇,不重,小玲子咱走吧。”

周冬玲:“...…”榆木疙瘩,难怪你上辈子打光棍娶不到媳妇!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冤家碰头 主目录 下一章 那年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