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上一章 邂逅倒爷 主目录 下一章 截胡断崖下的男人

第二十二章 进山

作者:柒条鱼尾巴 更新时间:2020-06-29 02:32:26

“哟~是你们回来啦,我还以为大白天招贼了呢。”老太太一瞅,一个二个大包小包的:“哪来的这么些东西?”

简宁摸钥匙开了锁,老太太紧跟着进屋。

简明玉回道:“奶,四妹买了些家用。”

东西一放桌上,老太太伸手解开包袱一看,直骂简宁败家精。

简宁怼了一句:“伟人说了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奶你的思想很危险。”

然后就不理她了。

把老太太给噎得不行。

简宁愉悦地勾了勾唇,把装红枣桂圆的包袱,还有裹在旧衣服里面的羊绒毛线塞给简明玉:“三姐你拎去屋里归置。”

老太太瞧见了心窝子不知道要痛多久。

随后扭头对老太太说:“三姐挣的钱,那匹蓝格子布是她买来孝敬您和我爹的,要过年了你扯几尺去做件新袄子穿。”

老太太立时闭嘴,气也顺了,摩挲着布匹爱不释手:“你要去看你爹呀?”

瞅着老太太一天天咋咋呼呼的,其实特好哄。

“嗯,给爹送点年货去。”简宁说道:“对了奶,你屋里有没有现成的鞋底子先借我用用,我让三姐赶着给爹做一双棉鞋送去。”

纳鞋底子工活慢,要浆几层布,一两天整不成。

“有,一会给你送来。”老太太一听是给儿子的,爽快答应了。

简宁之所以对老太太不赖,高价布也舍得给,那是因为在记忆里老太太其实一直以来是有些偏疼原主的。

原因有二,原主性子最肖似她。另,二房门脸子系在原主身上。

不过,老太太对二儿子是真不太喜,二儿子嘴笨脑子笨不亲香她,一根筋疼媳妇,瞒着她偷偷摸摸去结了扎。

当然这个不喜指的是五个儿女中的不喜,如果所有简家人囊括在内,简振军在老太太心里还是排得上号的。

至少能挤进前十。

儿媳,孙女都要往后排,简宁除外。

一应物件交由三姐归整,简宁舀了两碗苞米面,一碗白面,倒水揉面,这半天早饿得前胸贴后背。

老太太得了几尺布,心情舒适,殷勤地跑去灶膛帮忙生火,得空还鸟悄跟简宁叨咕:“玉丫头翻年坎子就十八了,是时候相看人家了,改天我找李媒婆唠唠。”

简宁低头揉二合面:“不急,留两年再说。”

才十八岁结啥婚哟~嫁了人要伺候婆母,下地干活操持家务,兼生儿育女,没几年一朵鲜嫩嫩的花儿就蔫巴了。

不如留家里好好享受几年舒坦日子。

“成。”二儿媳改嫁前,曾多番在她耳边念叨,要多留玉丫头几年,在家帮衬宁丫头,老太太寻思简宁怕是和她娘起了一个心思。

两人意不同,竟完美地说合到了一起。

中午一餐,简宁烀了七个巴掌大的杂面饼子,用老太太收来的两个鸡蛋搅了一大海碗虾皮鸡蛋汤,一盆蒸红薯。

老太太已经吃过饭,分到一个饼子,一碗鸡蛋汤。

“冬天母鸡不爱下蛋,你家两只母鸡两天才下了一只鸡蛋。”老太太吸溜一口鸡蛋汤,生怕简宁误会她贪了鸡蛋,特意说明一番。

“要不杀了吃肉?”简宁一边剥红薯皮,一边舔脸馋肉的说。

“嘿,你又要上天了是吧,去年才养得母鸡哪能隔年就杀了吃肉。”老太太恶狠狠道:“不许杀,哪家的母鸡不是养四五年下蛋,开春暖和,有虫子喂养下蛋就勤了。”

简宁也是开个玩笑,家里吃鸡蛋就指望两只母鸡呢。

开春准备在抱一只小鸡崽回来养,她倒是想养一大群,但由于经济计划的缘故,规定每一户最多养三只鸡,超了标就是割社会主义的尾巴。

吃过饭,简宁比量六尺布给老太太,捡了一斤花花绿绿的碎布头给她,老太太眉开眼笑。

一般成人做一件衣服大概要五尺左右,冬衣要大套一些,六尺才够。

老太太走时,简明玉说:“奶,晚食你过来吃呗,四妹要炖骨头汤。”

“诶。”老太太应声美滋滋地走了,这回没念叨简宁挥霍无度,玉丫头去扛了几个月石板子,负荷重劳力,身体确实亏损的厉害,挣到了钱合该吃点子滋养物补补。

灶台收拾干净,简宁泡上两节海带,四根骨头当中敲碎,焯了血水,换小炉子慢火熬骨头汤。

忙清爽,简宁收捡背篓准备上山拾蘑菇,再搞几只兔子回来:“三姐,我上山了,你在家看着汤。羊绒线你分二两出来,紧着时间给爹织一双手套,一双毛袜子,还要打一双鞋面子。”

“好。”本来想随四妹一道上山,简宁几项任务布置下来,她也就歇了心思,只叮嘱简宁当心些。

黑山林千山万壑,满山苍翠。

简宁抄近路漫步上山,一入黑山林,首先就遇见一片红松树林,长得最壮实的高达30米,简宁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箭步跑去树下捡松果。

然而,黑山林周边围绕着几个大村子,一到九十月松果成熟,秋收忙完,村里的人就结伴进山捣鼓吃的,松子算稀罕物,早就被人扒拉得一干二净。

而且这片松林长在山沿外围,半大小子结伙也能来,自然落不下好东西。

没捡到松果,简宁深感遗憾,第二想法就是这么粗壮的红松木砍下来要烧多久,不怪她怀揣糟蹋好东西的思想。

极寒世界活十几年,眼里甭管你是个什么木,哪怕金丝楠木、紫檀黄花梨、沉香、老山檀……

人冻僵濒临死亡之际,珍贵木材只一个用途,烧火取暖。

冷得牙齿打颤都是奢侈的时候,那真真是恨不得扒自个身上的衣服烧,贪个死前温暖。

浅山之地,蘑菇被人采摘得稀稀疏疏,蘑菇没采到几朵,倒是偶遇了好几波水磨村的村民。

“宁丫头,你要往深了去呀?”简宁又跟一波妇人撞了个面对面,田家嫂子喊住她。

简宁嗯了声。

田嫂子晃晃半篮子蘑菇:“那你带嫂子一个呗。”

“带我一个,带我一个。”另外几个妇人一听,纷纷站起来,只等简宁一表态就跟上去捡个便利。

她们是没那个胆子往深了进,简宁出了名的彪悍力气大,手里还握了把砍柴刀。

“随便。”深山里的蘑菇她又捡不完,过两天不捡自己就烂了:“不过碰见野兽我不一定顾得上你们,要来就来,后果自负。”

丑话说前头。

田家嫂子和老太太沾亲带故,是老太太的娘家外侄女,若只她一个人照看两眼简宁无所谓,五六个妇人凑一堆,万一撞见野兽乱哄哄一团,不定出点啥事。

“那算了。”一妇人撇撇嘴,你不管咱,谁敢去啊。

田嫂子踌躇不前,简宁转眼消失在了林子里。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邂逅倒爷 主目录 下一章 截胡断崖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