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上一章 我给你背背语录 主目录 下一章 邂逅倒爷

第二十章 买买买

作者:柒条鱼尾巴 更新时间:2020-06-26 16:20:58

冬雾茫茫,笼着万物。

清晨里两道身影融入雾中,渐渐远去。

简明玉修水坝三个月总共挣了七十一块六毛,做满三个月的还发了一张专用暖壶卷。

看似巨款,却是以透支身体为代价,简宁并不觉得欢喜。

结算工钱的时候,简宁跟王磊套了套近乎,得悉关岭县附近有座煤矿,不过现下煤矿煤厂都是公营的,私人是搞不到大量煤的,每人每年定量按人按户供应,一年就50kg。

显然,喂养赤珠走这个路子不通,得去找没有被机构标记的矿源。

要从长计议。

“三姐,我们去县城逛逛,置办点年货,再去趟黑市,我想淘换点东西。”薄雾中简宁碰了碰三姐的手臂。

“好,咱去。”无条件支持顺从四妹,你说啥就是啥。

进入关岭县,雾霭散去,阳光洒落。

简宁问了几趟路终于找到了供销社。

县里供销社品类比镇上齐全。

这会刚上班,简宁她们恰好踩着刚开门的点,供销社人少,就三个售货员。

国营售货员态度懒散且略高傲,反正卖多卖少都是拿死工资,又没有提成,难免消极怠工,很正常。

简宁并不在意,能用钱买到东西已经很满足了,她以前见过一对亿万富豪老夫妻,一边用大堆大堆的红票子点火取暖,一边泪流满面,哭得肝肠寸断。

旁人皆扼腕叹息。

她好心宽慰道:“其实你们挺幸运的,有很多比你们富有的人,他们的钱都成了一串飘在云端的死数据。”

记忆犹新,当时那对夫妇一脸泪痕愕然地看着她,可能是觉得她语气神态平静得接近冷血吧。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所以,钱能买食物用品是一件何其幸福的事,简宁兴致勃勃站在柜台前盯着里面略显老土各类物品两眼放光,指指点点报了一堆物品;

“同志我要一块肥皂,牡丹花的搪瓷盆给拿两个,搪瓷杯也要两个,这个瓦罐子给我拿一个,还有那个暖壶,水壶也来一个……”

水壶备着上山用,反正看什么都有用。

兴奋得整个都在发光,就像被关了十几年的购物狂人。

恨不得搬空供销社。

特别狼性。

看着柜台上那根纤长的手指头一排点过来,售货员终于正眼瞧了瞧简宁。

简明玉丝毫不发表意见,站在一侧仔细检查售货员摆上柜台的搪瓷盆、搪瓷杯……看看有没有掉漆划痕之类的。

一通狂买,时隔经年重新体验了一把花钱的快乐,热血慢慢冷静下来,简宁瞟一眼三姐的手,加购了一盒雪花膏。

日用品齐活,挑选了几样调料,简宁出声让称售货员称一斤红枣桂圆,半斤海带虾皮,三姐气血亏的厉害,打算给她补补身体。

售货员扬了扬眉,伸手道:“本本。”

简宁一脸茫然:“啥本本?”

不是使票吗?难道买点红枣还要结婚证?不结婚不生娃没资格吃红枣?这么一脑补,简宁感觉有被冒犯到。

售货员翻了个白眼:“副食品本本。”

简明玉悄悄拽拽简宁,趴在她耳边小声说:“这些稀罕物要公社开的副食品本本,咱农村社员没有,吃商品粮的职工才有。”

分这么细呢,行叭,那就不买,呆会找投机倒把的买。简宁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上一世七几年她还没出生呢,原主又是个神经粗的娃,细节方面多有疏漏。

叫三姐把东西收捡到背篓里,简宁往卖布的柜台去,扯了六尺黑布,因着要过年了畅销的布色,像蓝色、草绿色、这些稍微亮眼一点的颜色基本都卖完了。

紧俏的棉花更是早早卖断了货。

简宁瞅见柜台里摆了几卷毛线,这可是稀贵物,扭头问一直跟在后边亦步亦趋的三姐:“三姐,你会织毛衣不?”

三姐身上穿的袄子摸起来就和昨天晚上盖的棉被一样一样的,结成块邦邦硬的,根本不保暖,外层衣料子补丁摞补丁,粗得扎手。

“会。”简明玉点头:“四妹想买毛线?”以前她给四妹和爹织过几件涤纶毛衣。

简宁点头。

“那咱买。”简明玉也点头:“我会好几种式样呢,到时我在领口用红线给你钩几朵花,可漂亮了。”

简宁没作声,先让她误会好了。

售货员听了姐妹两的谈话,飞快瞥简宁一眼:“腈纶还是羊绒的。”

就两种,腈纶便宜一些,羊绒死贵。

“羊绒,要两斤。”要买就买质量好的,毛衣织出来能穿好几年,隔年拆了毛衣,把旧毛线用开水烫一烫,晾干晒两天太阳,重新织一遍,暖和度与新毛线几乎无差。

这下就不止一个售货员打量简宁了,三个售货员都深深地看着简宁。

羊绒属于昂贵奢侈品。

做主的那个女孩衣着面貌还行,另一个简直宛如六几年大饥荒逃难的灾民,衣衫褴褛一脸穷苦相。

简宁任她们打量,只道:“毛线我要高粗的。”高粗线是编织防寒衣物的最佳毛线。

从许家拿回来的票花了个一干二净。

幸好这两年宽松了一些,取缔了一些票,有些票囊括了几种物品。前几年,买盒火柴都要专用的火柴票。

要不然她那点票根本买不了羊绒。

所有物件置办好,简宁找售货员买了一大包不要票的残次品和碎布头,拿回去纳鞋垫子。

听见简宁要买碎布头售货员立马热情了许多,收集起来的碎布头卖掉她们几个售货员可以私下平分,算是一点外快钱。

简宁大把大把往外撒钞票,简明玉全程眉毛都没动一下,这些个好物件自然是四妹用,反正她挣钱就是给四妹花的啊。

结算的工钱简明玉连手都没过一趟,全塞给了简宁。

简宁想着自己武力值高些,就帮忙收着了,但这钱不是她的。

一下子霍霍掉十一二块,都是三姐的钱,简宁挺不好意思的。

出了供销社,她说:“三姐,将才花的钱算我借的,等有钱了还你。”

闻言,简明玉面色惊骇一变:“啥借不借的,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姐挣的钱都是你的。四妹,是不是姐哪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

简宁一时语塞,杨贵英把三姐培育成了无私付出奉献型,短时间内难以扭转。

“姐,你挣的钱属于你,不属于任何人,你拥有绝对的自由支配权。所以,你要为自己多打算。”

简明玉点点头:“我是在为自己打算啊,钱给你,你好好把家支撑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依靠。”娘说的。

嫁人四妹自会帮她准备嫁妆,钱搁她手里没用啊。

谁家的钱不是握在一家之主手里,简明玉压根不作他想。

简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她敢保证,如果跟三姐灌点什么靠人不如靠己之类的鸡汤,她三姐恐怕要当场哭给她看,绝对胡思乱想脑补一通,以为自己嫌弃她了。

三姐心眼实认死理。

兼且,简明玉的人生观和自我价值观已根深蒂固,要怎么搞,简宁挠头,算了,我多护着点吧,慢慢来。

“走,我们去屠宰社逛逛。”简宁不谈还钱的事了。

简明玉阴转晴,热情响应:“好。”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给你背背语录 主目录 下一章 邂逅倒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