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上一章 邪性的丫头 主目录 下一章 胡同院

第九章 贱皮子

作者:柒条鱼尾巴 更新时间:2020-06-20 10:31:49

听得具体数额,许婆子心口哇哇淌血,嘟嘟囔囔道:“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转头又讨回来的道理,又不是三岁小娃,吵架翻旧账。”

简宁顿时气乐了:“大娘,我只问你一句,你会不会平白无故送外人粮食?你摸着良心回答。”

不结亲,他们便毫无干系,许婆子一噎,这年头粮食嚼用就是人的命,精贵得紧。

别说外人,嫡系亲戚借几斤粗粮还衡量半天呢。

但她不能承认,打感情牌:“宁丫头你咋变这样式的,不念点滴情分,捅我心窝子,我难受啊...…”

简宁漠然打断:“我变了很奇怪吗,饲养五六年的狗崽子捡根肉骨头就翻脸不认主,我这算什么呀。”

跟你们一比,拍马也追不上啊。

不结亲,要回粮食不是天经地义吗!

许婆子瞋目切齿,大恨“你你”两声,又无以反驳。

死丫头怼人不带脏字,几时学了这高明手段。

观她表情,简宁微愠,已往人家巴心巴肝对你好的时候,总找刁钻角度拿捏拿乔,当条狗一样对待你,反而不由自觉矮了几截身,气也不壮理也不直了。

贱皮子欠收拾。

沉默半天,许婆子嗫嚅道:“家里没几斤粮,能不能缓缓?”就不信儿子回来治不了你,无理由盲目信任亲亲儿子。

简宁凶巴巴道:“不能!马上要,就现在!”

许婆子白着一张脸,磨磨蹭蹭:“不差这一会吧。”

“差,家里揭不开锅了。”简宁似笑非笑道:“许大娘你自己深有体会揭不开锅是个啥滋味吧,毕竟你家以前经常揭不开锅,茅坑里一个月都找不出一坨囫囵粑粑。”

一日三餐尽喝照得见人影,数得清数的糙米稀饭,一泡尿就没了。

许婆子羞红了眼角,屁股却黏在凳子上生死不动。

“啪!”简宁陡然一拍桌:“钥匙交出来,没功夫跟你磨洋工。”

扭捏得要命,跟个面人谈判心态分分钟爆炸。

简宁发火拍桌,许婆子身子一抖,眼眶泛水光,扶桌风雨飘摇。

好一朵老梆子白莲,村里一般妇女一天赚7工分,身体弱一些挣5分夫不成问题,许婆子一天赚3分,与七八岁的小童一个档位。

也就原主神经粗,信以为真她身体不好,只让她上半天工,就这还想方设法偷摸帮她干活,不仅连累自己工分挣得少,以至于拖累三姐拼命干活,把亲姐累成狗。

直爽子对上心机婊,不是对手。

照简宁看,四十出头的许婆子身子骨硬朗着呢。

面色红润,唇色浅红润泽,走路四平八稳,指甲盖光滑饱满,每一处都在表明,她的身体无比健康。

许婆子沉浸于表演弱不禁风,简宁却失了耐性,平静无波的眼眸猛然凶恶:“你是不是想让我去县城给你儿子逮回来收拾一顿?三条腿打断。”

“呵~传宗接代,我让你家的瘪犊子想当太监都没地儿去。你特么再跟老子反一句嘴,赶明儿劁了你儿的家伙什。”

对付这种白莲花面人不下狠药不行,关键简宁饿了,饿了就暴躁,就低血糖,低血压,低气压...…

一剂狠药下来,许婆子骇一跳。

晃眼望见简宁犹如嗜血的头狼一样凶戾地锁定目标,仿佛随时要撕烂她,将她吞噬入腹,忙不迭颤巍巍摸出钥匙:“你别恼,我这就去开柜子。”

吓得心脏快要停摆了。

凶丫头讲话一个铆钉一个坑,直楞楞的。

软和的时候那是真软和,拗起来对着简老太太也敢撕巴。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邪性的丫头 主目录 下一章 胡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