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孕妃休夫爱妃收回休书
上一章 准备逃跑 主目录 下一章 是死是生?

第99章 追杀

作者:巫雾 更新时间:2015-08-07 08:26:21

从此也自由了,这是自己一直梦想的,不用再看斐凝香的脸『色』,也不用窝在景王府里闲得发慌,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不舍,但相比于自由来说,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

楚狸想到这里,心里很是轻松,脚步也快了起来,就在这时,那种『毛』『毛』的感觉又来了,她突然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按理说,这进城的农民都是周边的,刚才与她同行的人渐渐都拐下了主道,那身后的脚步声为何没有减少却越来越多?

她猛的回头,路上没有人!只有两旁高树树叶漱漱作响,一阵风过,原来的清凉变成了清冷,她打了个冷战。

见鬼了。

刚才明明很杂的脚步声。

楚狸眸子收紧,她知道发生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这世上是没有鬼的,那脚步声只可能是人,而且是高手,在自己回头的那一瞬间隐了,事实上,这些跟踪自己的人完全可以将脚步声也隐了。

也就是说他们让自己知道,那是他们故意的。

这些打劫的显然在投石问路,他们不知是从哪里跟上自己的,但这样一来,显然很快就能清楚自己的实力,那自己现在在他们眼中,跟一个已经进了笼子的老鼠没什么区别吧。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还是这个朝代就如此不太平,到处是劫匪?

楚狸边想边加快了脚步,前面有一个庙样的建筑,她飞快地拐了进去,这是一个废弃的不知供奉哪个神仙的庙宇,大门破败,只剩下半扇,还破损不全。

她进庙是因为她知道一般庙都有后门,她没有半点迟疑,直接绕过那尊神像,果真看到了用几张板条堵着的后门,抬腿踢断木板一弯腰挤了出去,撒开腿就狂奔,这些动作一气呵成,楚狸没给那些人反应的空当儿……

她只希望在那群人发现自己之前,能跑进前面的那一片林子,那样自己就有机会了……

但这个身体显然不比原来自己的好用,不够强壮,没跑多远,加上胳膊痛,楚狸已是痛苦不堪了,她怕照这样跑下去,她没被人逮到,自己倒先累死了。

她只好停步喘了两口气,后面出了人声:“在那里,快追。”

她连头都没敢回,继续拼了命地跑。

后面的人喊叫声越来越近,楚狸一听,只得咬牙继续狂奔,肺在腔子里燃烧着,她张着嘴巴,脑子里一片空白……

眼见着前面两米处就入树林了,然而嗖嗖声掠空传来,几条黑影从她身边掠过,冷光一闪,那些人拿着兵器落在了她面前,横刀而立……

楚狸只得停下来,捂着胸口,眼睛盯着他们,却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倒是那些黑衣人阴阴地道:“我们兄弟盯上的人,你以为能跑得了吗?还挺狡猾,差点被你甩掉。”

楚狸将手里的荷包递了上去:“我……就这点……都给你们……”

这功夫,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楚狸环视了一下,八个人,一律黑衣蒙面,这些劫匪服装配得倒齐。楚狸边大口喘着气边恨恨地想。

没想到,那为首一黑衣人一把打落了她的荷包,喈喈地笑起来,声音象老鸹,很是难听:“你当我们是什么?”

“不是……抢劫吗?劫财我……配合。”楚狸咧着嘴道。

对面的人没想到她如此说,相互对视了一眼,哄笑声起,那笑声越来越放肆,好像楚狸说了个天大的笑话……

楚狸站直身体,难道他们想……劫『色』?

脑子飞快地转着,如若当真如此,自己定会拼死反抗的。

她边想边环顾四周,只可惜,树林就在眼前,自己若逃生,怕只有这一条路。

“告诉你吧,老子们只想要一样东西。”对面的人嘎嘎地开了口:“那就是你的命!”

“你们……不是劫匪?”楚狸明白过来。

这些人是斐凝香派出来的?

还是上次那批人?

或者两批根本就是一伙的。

看来自己的行为再隐秘,也没逃过这些耳目。

在府里是死,出来也逃不过这个死。

上帝是不是在玩自己啊?把自己的魂弄到这个时代,却时刻地想收回。

“什么劫匪,说得太难听,劫匪不过一些不入流的小贼,怎么同我们比。”一个人开口道。

“住嘴,与她多说无益。”另一个人怕同伙说起嘴,出声喝断道。

“是谁派你们来的?”楚狸终于气喘匀了:“让我死也死个明白不是,是斐凝香?”

“死都死了,何必还讲究明白与否。是谁又能怎么样?想报仇?”那人显然不急,手指弹着刀身,铮铮地声响,让这黑夜更显凄冷,天上那半弯月,亦是清辉冷如水。

“你们就当行一善了不是?我也没求你们放过,只是求一明白。”楚狸继续套话道,虽然她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逃出生天,然而,她心有不甘,虽然知道了也不可能作鬼去讨债,但她这人脾气就这样。

“你就死了心吧,我们不会说的,再说,我们这群人除掉你,不也算做善事吗?”

“我又不是什么恶人,什么坏事也没做过,虽然刨过几家的祖坟,不过是为了生存嘛,老虎为了生存都可以吃人的。”身处凶险之中的楚狸竟然绽开了笑容,那抹笑像盛开的烟花,瞬间点亮这夜空,让本绝美的容颜更添了几分灿烂。

让人不想移开目光。

那群人看着她,也是痴了,一段时间的静默,谁也没有说话。

楚狸心里却在打鼓。

她拖延时间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让他们麻痹。然后自己找出一丝生机也成。

“你说刨祖坟?”那些人中一个回过神来重复着,眉头皱了皱,显然没明白她说话是真是假:“奇怪了,怎么和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

“传说?你们确定你们没认错人吗?你瞧瞧我,不过一个丫环而已。”一听传说,楚狸心想机会来了。

“你当我们兄弟是傻瓜呀?景王妃,哈哈,我们若错了,还怎么混饭吃,只是真真可惜了,看起来,还算标致,不如让我们兄弟玩玩,然后给你一个痛快……”那人笑声里带着『荡』。

楚狸一听他喊景王妃,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戏了,没等他说完,猛的抬腿便踢,速度极快,对面的人没想到,脚踝被踢到,身体一歪,楚狸向前挥拳就打,那人不知道她深浅,没敢硬接,只是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闪身,楚狸没打到,前面却让出一个空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抬腿就跑,只两步跑进了林子,双手拨着树枝,不辩方向地跑了下去,这会儿连手臂的疼都忘记了。

后面吆喝声威胁声怒骂声不断传来,还有树枝折断声,楚狸的脸、手不断传来**的痛觉,那是划伤,身上的裙子也早被划成了碎布条,腿上也是一阵**的感觉,她哪里顾得这些,一切只为两个字:逃命。

林子里受惊的小动物左窜右窜,还有不知名的鸟扑愣愣冲天而起,这些都暴『露』着楚狸的行藏,让人闻声追来,但后面追得紧,不容她有机会藏身,她也不敢冒险藏在哪丛草中树中,因为回头间,那群人的距离不过离她三五米,很快,其中一个黑衣人追了上来,挥刀直接奔她脑袋砍去,楚狸不是高手,不懂听声辩位,只是恰巧脚一歪,一踉跄,刀锋贴着头皮掠过,那人反手一划,楚狸只觉得肩上一阵剧痛,大叫一声,眼前发黑……

但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咬紧牙根,捂着肩膀,继续跑,血不断喷溅,楚狸的意识很快开始『迷』离,紧接着身上又中了几刀,分不清是后背还是后腰还是肩,这期间还被人一脚踢飞了很远,震着吐出血来,痛得几乎要昏厥的楚狸,知道自己若是倒下,这一世的生命也就会就此终结,那些人显然知道她逃也逃不脱,并未一刀毙命,像猫在玩老鼠……

这样,显然给了她机会,楚狸爬起来,靠着树喘气,她已经没了力气,眼睛瞪着大大的,想看清眼前的人,却什么也看不清了,额头也流下血来,头皮破了吧,心想,这样死了就死了吧,也不用再如此辛苦逃命,逃出去也不知前路如何……

无意间扭头,却突然发现前方有亮光,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跑到了林边,前方明显是一个院落,很大,看黑夜中的剪影,建筑很气派,里面有灯光,自然就有人,这让她心头一喜,神智有了片刻的清明,拼尽最后的力气,一口血水向对面人的脸上唾去,趁着他们叫骂分神的时刻,转身便往灯光处跑,身后是刀是剑,她也不管了……

竟然很快就到了墙边,身后的脚步声已至,楚狸看着一人高的围墙,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上一窜,爬上了墙头,她伏在墙上,身体晃了几晃,后面赶到的人伸手来抓,楚狸眼前一黑,身体直挺挺的栽到了墙里面,也避过了那人的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准备逃跑 主目录 下一章 是死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