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孕妃休夫爱妃收回休书
上一章 楚狸的苦难 主目录 下一章 追杀

第98章 准备逃跑

作者:巫雾 更新时间:2015-08-07 08:26:20

冬兰说完后也知道自己的话实现的可能『性』不太大。

“不如我们通知管家,瞧瞧他有什么好主意。”冬兰又继续弱弱地提议道。

“怎么通知,难道说我们偷听来的?那样斐侍妾根本不会承认,倒让她捉住把柄,反咬一口,说我们无事生事,我瞧王妃为今之计,就是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暂时避到外面斐侍妾找不到的地方,等王爷回来,再把这一切跟王爷说,到时候,王爷自会定夺。”芯莲分析道。

“可是,王妃要离开王府,又能去哪里呢。”冬兰悲伤地道。

离开王府?这倒是个好提议。

本来以为景王府可以为自己遮风避雨,现在看来这反而是最危险的地方,那么自己再离开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反正自己一直想离开的吧。

在景王身边,只会给他带来麻烦,再呆下去,得有多少人拿自己来做文章,害他……

楚狸嘴角含笑,眼子里闪过一丝坚定,既然斐恶『妇』帮她做了决定,那么自己就承全她好了。

“好,只是现在的我仍然不允许出府,倒不知你们有什么意见。”楚狸问道。

“王妃,您真的决定了?”冬兰脸上的悲伤更甚:“可不可以把奴婢一起带走?”

“不可以。”楚狸说得斩钉截铁。虽然她很舍不得冬兰,但此次自己是逃命,同那次想带她走时不一样,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时刻处在危险之中,现在的情况,自己自保都尚且不能,只会害了她。

冬兰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对于王妃来讲只是个累赘,虽然难过,但也不再多说什么。

芯莲想了想:“王妃要出府,自然不能明着出府,王爷临走时已下了命令,您仍是被禁足的,再说明着出府,斐侍妾的人自然会跟上,到时候一样的危险。”

“这倒是。”同楚狸想的差不多:“只是我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

“这件事情交给奴婢们吧。”冬兰握着拳头,神情坚毅地道,这回轮到她为王妃做事情了,王妃她一直以为都是在照顾自己,这回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帮她逃出府去。

芯莲也点了点头道:“王妃,您先安心养伤,怎么出府的事情,由奴婢们来安排。”

两个人出去了。

楚狸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臂,虽未动到筋骨,却仍是不敢大动作。

这样逃出去吗?

看来没什么办法了,在这个府里,只要杀手进来,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倒只会连累他人。

楚狸既然做了决定,她便开始收拾东西,一想到要离开,心里突然有些怅惘,一个地方住得久了,自然会有感情的,她没想到自己还是这么重感情的人。

过了小半天,冬兰和芯莲回来了,一脸的沮丧。

楚狸知道肯定事情不顺。

果然冬兰道:“哎,我说管家啊,做事总做不到点子上,因为昨晚的事情,他不在我们院子门口增加守卫,光知道把住前后门有用吗?若我是高手,我也不会走门的。”

“是啊,管家增派人手守住大门,倒给我们出府增加了难度。”芯莲感叹地道。

“夜间没有办法跳过墙去吗?”楚狸突然想到上次自己翻进来的那个墙头,既然能翻进来,肯定能翻得出去。

芯莲一笑:“王妃,自从您上次晚归后,王爷便下了令,把那里的墙都加高了三尺。”

楚狸咧了咧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冬兰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平时出府也没见得有这般难,我们都是有任务可以随意出的,只可惜您是王妃呀。”

楚狸灵光一闪:“不如还用老方法,上次厨娘带我偷溜出去时,不过扎了个头巾就没人认出来了。”

芯莲见状微微点头:“只是若是这个方法被识破,那我们再想出府可就是不容易了。”

“哎呀,芯莲,你是府里大丫环,除了王妃和侍妾,您说的话就是最好使的了,您就想想办法嘛!”冬兰缠着芯莲,让她想主意。

芯莲想了想,突然道:“奴婢倒是有个主意,不过有些冒险,而且也会让王妃受到委屈,不知王妃……”

“哦?说说,什么办法?”楚狸来了精神。

“现在正是该给各房做新装的时节,昨天斐侍妾指定霓裳店的裁缝明天来府里展示花样,同每年一样,他们来都是用车载来几箱子的布料,衣物……”

说到这里,楚狸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便一笑道:“好,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我们能否接近并藏匿在其中倒是个困难。”

芯莲一笑:“王妃肯定有一点没料到,昨天斐侍妾吩咐奴婢全程接待,所以,不成问题。”

“有这好方法你不早说,害得一天东跑西跑的。”冬兰对芯莲嗔怪地道。

芯莲不好意思地对冬兰笑着道:“偷听到斐侍妾的事情后,我心里也慌了,一时间把这件事忘得很彻底。不管怎么说,这会儿想起来,也不晚。”

楚狸闷在一堆衣服里,几乎喘不过气来。

下午,果真像芯莲说的那样,霓裳店的人拉来了一大马车的衣料,斐侍妾挑选了很久,这正好给她们提供了机会。

那辆马车就停在王府里,楚狸简单化了一下妆,扮成丫环的模样,冬兰和芯莲给马车夫端来茶水和点心,那车夫见到两个美貌的女子亲自来招待自己,一时喜得忘乎所以,楚狸就趁机跳上马车,揭开一个衣物箱子跳了进去。

又等了很久,马车开始走动,她在箱子里计算,大概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突然颠簸结束了。

在箱子里的楚狸对外面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不该出去。

箱子却动了。

好像是被人抬着放在了地上。

很快,箱盖被打开了。

楚狸起身看见的是冬兰和芯莲两张带着微笑的脸。

她站起身再看四周,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四周只有几户人家。

那辆马车已走得远了。

显然她们贿赂了那马车上的人。

“王妃……”冬兰眼中有泪光在闪烁:“多亏芯莲,她找了个借口,我们一起出来,才能让奴婢来送您。以后,奴婢再不能服侍您了,您要保重,奴婢天天在家里洒扫干净屋子等着您,等王爷一回来,您一定要记得回来呀。”

楚狸点了点头,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来了,但面对冬兰实在说不出口,倒是芯莲一笑,冲淡了离别的气氛:“冬兰,你就当王妃省亲去了,这样会好过一些。还有,王妃,您一个人在外,身上又有伤,可是一定要保重呀。奴婢没想到别的什么,这是奴婢的一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

说着,递给了楚狸一个荷包,楚狸知道这里面一定是银子,那是自己在外面需要的,也没有太客气,便收下了。

冬兰也送给楚狸一个荷包,她没什么钱,那是她的首饰,楚狸没有要,她想到了,芯莲的银子够她吃一段时候的了,至于以后的问题自己应该能解决,实在不行还是那句话,做老本行就是了。

冬兰扯着楚狸的袖子还要说什么,天光近晚,芯莲扯了扯冬兰的衣袖,眼睛看着楚狸道:“王妃,您要保重,现在城门马上要关了,要出城趁早。”

说着伸手拦了辆马车,拉着一脸不舍的冬兰跳了上去,看着两张可爱的脸孔,从此怕是再不相见了,楚狸心里一酸,脸上离情俱现,冬兰更是眼泪一串接着一串地滚落,抽噎不已……

走出很远,楚狸还看见马车布帘掀动,冬兰一直望着她挥手……

楚狸深吸了口气,转身,从此后天下只能靠自己来打了,前方是吉是凶,这会儿再也回不了头了。

她迈开大步,拐了个弯,就看见高耸的城墙,黝黑的城门马上就要关了,她快走几步,出了城。

走在荒野村路里的楚狸心里打算,先找个偏僻的地方落了脚,以后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路上没几个行人,看样子都是白天进城赶集晚上往回返的农民,挑着挑子,里面有烂菜叶子还有不上眼的瓜果,显然是剩下的。

楚狸跟在他们后面,夜『色』、荒野,这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景『色』,她从未害怕过,反而一见心里生出亲切感。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地,她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心里有些『毛』『毛』的,可能换了个身体,人也多少也会有些变化的。或者是这个时代自己完全没有把握感吧。

楚狸想着,脚步不由地加快了。

天边最后一缕橙『色』收了,变成清亮亮蓝『色』,楚狸知道这抹蓝『色』消失后,夜就是彻底来临了。她不知道这个晚上自己会住在哪里,但即便宿在野地里,至少不用再担惊受怕哪个进来把自己给砍了杀了,也不用担心斐凝香又想出什么恶毒的点子整自己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楚狸的苦难 主目录 下一章 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