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孕妃休夫爱妃收回休书
上一章 惹事被捉2 主目录 下一章 别扭的男女

第75章 下人被惩罚

作者:巫雾 更新时间:2015-08-07 08:25:21

“王妃,您真的没事吗?”冬兰显然不放心她。

楚狸推了她一把:“你快点去,急死我了。”

冬兰应了一声,慌忙跑了。

楚狸回到自己的房间,哪里睡得下,左右踱着步,终于冬兰回来了。她迎上去:“她伤得怎么样?”

“那个厨娘肉厚,但也是起了紫癜,但依奴婢看,这可算轻的了,不过躺三两日就可以行动自如了,那个厨娘让我带话,她无碍,您也别太自责,还感谢你给她送『药』,她说没见到过这样的主子,说了您不少好话呢。”冬兰回复道。

楚狸叹了口气:“我不要别人说我什么好主子,我讨厌我自己了。总会给别人惹麻烦。”

她郁郁地睡了。

第二天。

花园里,楚狸正与自己院子里丫环在玩树叶,比谁的树叶大。

一时间也很热闹。

炎夜陵到的时候,楚狸笑的声音最大。

炎夜陵叹了口气,她还真是心大啊。

小丫环们见到炎夜陵都噤声而立,楚狸也看到他了,但因为生气,她没理他。

炎夜陵站在那里:“太后要办赏花宴,你也要去。”“太后赏花宴?我为什么要去?斐凝香一个人去就好了。”楚狸后面还想说,她是你的女人,我又不是,看着丫环们在场,她没有说。

“没有为什么。”炎夜陵好像知道她会这样的表情,然后指着那群小丫环:“从今天起,到赏花宴,这期间,王妃若出现一点差错,我唯你们是问。”

小丫环们本来就怕他,他这样一说,都战战兢兢地回答是。

“炎夜陵,你真不讲道理。”楚狸掐着腰喊道。

“那又如何?”炎夜陵说完转身就走了,根本没有理她,任她在后面跳脚。

“来,我们继续玩。”楚狸笑着道。

小丫环们却摇头, 不敢近前,刚才王爷可是发话了,她们还哪敢造次?

楚狸叹了口气,被他这一搅和,她也没兴趣了。

好像他这个通知下达了全王府。

王府里的下人本就因中毒事情对她敬而远之,这回王爷又发了话,更不敢近前,连她跟人家讲一句话,那个丫环家丁都吓得话都说不全了。

不怕她的只有冬兰。

可是冬兰有自己的活计忙。

再说,一个大院子里,谁看见自己都躲着走,这滋味很不好受。

她又不是洪水猛兽。

她连喝口水,下人们都害怕她呛着,小心翼翼地,问了好几遍要温的热的还是凉的,如果是温得多温,凉得多凉。

半夜时分。

楚狸踢开了炎夜陵的书房门,她决定和他好好谈谈,她不要这么怄着。

门被踹开后,门板因大力撞到墙上,又反弹回来,楚狸又踢了一脚,走了进去。

炎夜陵放下笔,看着她,也不说话,只等着她说。

楚狸手拍着他的桌子道:“炎夜陵,我告诉你,你再这样做,我就离开这里,任谁杀了砍了,我也愿意,总好过在这里,象蹲牢一样。”

炎夜陵点了点头:“我哪里做错了?”

“你!你自已哪里做错了都不知道吗?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做得很对?包括打下人,离间我和丫环们的关系,还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楚狸数着手指头。

“我打我的下人,至于离间关系?我不认为你同她们之间有什么换命的关系,如果有,离间也没有用,不是吗?”

“换命?你在说什么?我说的意思是,你不要因为我让别人不愉快。我不跑就是了,我乖乖地呆在这里就是了,你还吓唬那些可怜的孩子干什么?”楚狸觉得自己很有理。

“我没有吓唬,我是认真的。”炎夜陵平静地道:“这是我的家事,还有,你真的想离开吗?”

楚狸被他问得一愣,然后摇摇头:“我……我现在不能走,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你说给我找奇人异士的,另外我是被冤枉的,没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我才不走呢。”

“是吗?那刚才你在说什么?”

“我……那是下下策。”

“那没事了吧,我还有事要做。”炎夜陵看着门,意思很明显。

楚狸张了张嘴,来时的路上,她还气势汹汹,觉得自己肯定能讨个说法,怎么到了这里被他的三言两语弄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对了,如果你再因为我责怪丫环们,我就不去赏花宴。”楚狸使出了撒手锏,上次她去太后寿辰不是给他添了光吗?这次是不是他也有这个意思?那自己就拿这个说事。

“好。”炎夜陵看着手上的书,吐出一个字。

“你答应了?”楚狸一笑道。

“什么?”

“你不责怪丫环们啊。”

“没有。”

“那你刚才的好是什么意思?”

“这书写的好。”他仍没抬头。

楚狸觉得他不可理喻,而且说不明白:“你真是……真是……气死人啦。”

“那不是我本意。”炎夜陵开口道。

“我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你做什么事情都这样霸道不讲道理吗?你心真那么狠吗?”楚狸平了一口气,还想着跟他讲什么道理。

炎夜陵歪了歪头,看着她,一脸的故作奇怪:“你在跟我讲道理吗?”

“是啊。”

“那请回吧,这是我家,我怎么说怎么做都可以。至于我心狠不狠,这好像是本人的事情。”炎夜陵面不改『色』地道,他就这样承认自己可以不讲理。而且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那我可以提个条件吗?”楚狸试着问,她不指望着他会有什么良心发现,能让自己自由活动。

“说说看。”炎夜陵倒做出了让步。

“我可不可以想出去的时候,就出去逛逛,可以借用两个侍卫,省得出事,我付他们工钱。”楚狸心想,自己付钱总不会出错吧。

炎夜陵身体靠后,想了想道:“不可以,因为你的钱也是我的钱,要不你自己哪来的钱?”

楚狸很想说自己有钱,可是那钱真是卖他的宝贝才得来的,如果他追查起来,自己就完了,便咽了咽口水道:“你这样下去,我会闷死的,我真的不陪你去赏花宴了。”

“随你。”炎夜陵很不配合地道。

“我——生气——了!”楚狸冲着炎夜陵大吼一声。

“嗯,我看出来了。”炎夜陵语气平淡地道。

“你看出来了?告诉你,你认为的那些事情我根本没做。”楚狸接着道。

“你没偷逃出府?”炎夜陵问她。

“我说的是另外的事情。”楚狸咳了几下道。

“你没跳墙?堂堂景王府如市井泼『妇』一般的举动不是你做的?”炎夜陵挑着眉『毛』看她。

“我不是指这件事。”楚狸瘪了瘪嘴道,心里在想,他肯定是故意的,他应该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自己为什么要出府啊,还不是因为出了事情,他不理自己,下人们也不理自己,无聊死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出府也没有惹事,只是乖乖地同厨娘买菜,然后就回来了?”炎夜陵又扔出一个炸弹。

楚狸跳脚道:“你是不是跟踪我了?你怎么知道我惹事了。”

“不用想都知道。”炎夜陵哼了一声。

楚狸气闷无比啊,他说的全中。

“那你怎么不打我啊?我这么讨厌,你打别人干什么?”她又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前面回答过的,我不会再回答。”

楚狸看着炎夜陵,胸膛起伏着,她觉得自己拳拳用尽全身的力气,却都打到了棉花堆上,这让十分生气,百分生气……

如果再呆下去,自己会被气得像汽球一样,砰地炸了。

楚狸哼了一声,气鼓鼓地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踢了一下那倒霉的门扇。

炎夜陵终于放舞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看着来回扇动了好几个来回的门板,对着里间道:“墨言,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很奇怪?”

墨言没有出声。

“墨言,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很是婆婆妈妈了?竟然还能跟她说了这半天而没了火。”

炎夜陵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很纠结,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容忍这个女人这么久,以前的自己可是觉得女人只是摆设或者一个工具,用的时候用就是了,哪会管她们的情绪,甚至有时候,连她们是否同意他都懒得问一声。

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呢?可是她这样粗鄙的人怎么可能吸引自己,那又是什么呢?

或者自己老了,心变得不那么硬了?所以才一直留着她,没有杀她?虽然有很多理由可以杀她。

总之,这个女人让自己头很疼。

墨言从里间一撩围缦走了出来回答道:“王爷做什么事情都自有道理。”

“你当真这么认为?”炎夜陵反问了一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他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惹事被捉2 主目录 下一章 别扭的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