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孕妃休夫爱妃收回休书
上一章 美男成全 主目录 下一章 准备逃跑2

第39章 准备逃跑1

作者:巫雾 更新时间:2015-08-07 08:24:09

“你别管,钱不是偷来的,你放心用。”楚狸觉得自己一点都没说假话,虽然观音是偷的,但钱不是偷的,也不知她用的是哪里的概念。

但她现在管不了这些,将金子硬塞给冬兰:“用这钱,给你娘治病,冬兰,我问你一句话,我要离开这王府了,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冬兰眼睛眨了几眨:“王妃,您为何要离开?王爷不是待您越来越好了吗?”

楚狸叹了口气:“冬兰,我告诉你,虽然现在王爷待我不错,谁知道他是不是表面如此呀,头两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一翻脸,我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还有那个斐凝香,这两天她不敢欺负我,不是一直欺负你来着吗?若要让她翻过身来?我们还能有好日子过?”

冬兰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但仍觉得哪里有不妥,不由地道:“我们要是这样跑了,王爷会不会大怒,通缉我们呀?

“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不跑,死定了。”楚狸心想,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都挨了一顿针扎,若是让他知道这么件宝贝被自己给卖了,根本就是死定了,那个斐凝香更得趁火打劫。

冬兰看着她的表情,好像不是在开玩笑,深吸了口气:“好,王妃,您走也把冬兰带着吧。”

“就是,这个钱先给你娘亲看病,剩下的做个小买卖,到时候我帮你出主意,保证不论做什么都火。”楚狸对这点很有信心,就是怕当地的风俗搞不懂,地头蛇不好打兑。不过,那都是后话。

冬兰因为自己做了决定,有些兴奋,开始打包东西,嘴里问东问西的,倒好像她是穿越来的,什么也不懂。

楚狸已决定,趁着黑夜,自己和冬兰便从那条水渠里钻出去,那外面连着的是野地,随便找个方向,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出去之后去哪里,如何行动,到时候都得因时因地再想办法了。

她俩忙活的时候,避着院子里的其它丫环。

天刚见黑,两人吃了一肚子的东西,又打包了些干粮,便开始吹灯上床睡觉养精蓄锐,等着午夜的来临。

只是因为太兴奋,两个人翻来覆去,竟然一时间谁也睡不着。

是夜太子府。

灯火通明。

丫环下人们衣着光鲜,脚步匆忙。来来往往,手里大盘小盘,都是美味佳肴,往返于太子府大堂与厨房之间。

大堂里更是蜡烛,宫灯全部点亮,如同白昼。

有几十个小方桌,每桌前坐着一个大臣,大多着的是官服。每桌上的菜式都是相同的。旁边有倒酒侍候的丫环,一眼看去,觥筹交错,屋内很是热闹,还不时传来阵阵笑语。

歌『妓』坐于一隅,乐声悠扬。

今天太子设宴。

主要是为赫将军接风洗尘,所以,赫将军一身紫袍,有别于众人的官服,坐在上位,神情自若,举止优雅。

炎夜陵也是座上宾,没有穿官服,而是一件玄『色』的长袍,更显得玉面如水,整个人坐在那里,威仪风头,超过了着黄袍带金冠的太子。

朝中的大臣几乎悉数到场。

气氛很微妙。

炎夜陵的身边聚着几位大臣,不时与他低语,然而当太子到场后,各位就坐得威严,不再低语。

酒过三巡。

太子举杯:“来,各位臣公,赫将军连日征战,功劳先不提,自然辛苦万分,我们为他的风餐『露』宿再敬他一杯。”

众人举起酒杯,赫连煜也是如此,只是开口一笑道:“在座的都是赤炎的砥柱中梁,赤炎强大,是所有人的功劳,在下只不过是做份内之事,至于辛苦,在座的日夜『操』劳国事,哪个不辛苦?太子也一样吧?除了国事,还安排我们宴乐,倒更是辛苦啊。”

众人捧场似的笑了两声。举杯饮了。

太子尴尬地笑了笑,也喝了。

这个赫将军的态度让他很无奈。软的硬的,他都试过了,没想到,他竟然跟他玩起了太极,你来我往的,也探不到真实心意,他是怎么想的,他的地位作用举足轻重,到现在态度也不明朗,真是让人心急,却又恼不得。

今天宴请,他也来了。

只是在这里,他很客气,很生分。

这让他有些添堵。

却又找不出『毛』病。

一杯酒尽,炎夜陵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跄,他起身来到赫连煜身边,亦举起酒杯道:“来,赫将军。本王敬你,不为别个,只为我想喝酒。”

他的话里已带着酒意了。

赫连煜点头亦举起酒杯:“好,我们喝。”

两人撞杯一饮而尽。

下面的大臣见状,也上前来敬,但赫连煜摆摆手,不喝了,不论谁敬,他也不喝了。

他说自己喝得高了。

再喝下去就失态了。

太子见状,一招手,上来十名美丽曼妙的女子,每个人轻纱半遮面,随着乐曲飘然而舞,有两个女子看见赫连煜,一时惊为天人,自己不会动作了,其它人正好旋转,将她们给带倒在了地上,太子见状,挑着眉头:“来人,推出去杀了。”

两个女子顿时伏地呼饶命,太子冷冷地道:“我每日好吃好喝地养着你,那么宠着你,只为你为赫将军舞一曲,舞得赫将军高兴了,你怎样都成,只是你今天这样败坏了将军的兴致,我如何能饶你?你说。”

赫连煜眼睛没看地上的女子,也没看太子,只是看着堂中的某一处,慢慢端起酒杯,啜了一小口,什么也没说。

炎夜陵突然开了口:“太子,放了她们吧。若真杀,败了大家兴的人怕是太子了。”

说完,他看着太子浅笑了一下,醉眼朦胧。

太子看着赫连煜,又看了看炎夜陵,没有发话,地上的女子哭出了声。

“是哪,太子息怒,这样的美人,有错改就是了。”有一个大臣不知死活地开了口。

炎夜陵摇摇头,他不说话了,赫连煜终于幽幽地开了口:“太子,我们喝酒,让她们都下去吧。吵得慌。”

“将军当真觉得她们吵?那好吧,来人……”太子叫来一个下人,吩咐了两句,那群女子被带了下去。

不一会儿,那个下人端了一个盘子上来,上面盖着一个银亮的盖子,那人端着它,一直走到赫将军面前,跪着呈上。

赫连煜不明所以看着太子。

太子一笑道:“赫将军,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赫连煜揭开,皱了皱眉头,又盖了上。

近处的大臣还有炎夜陵都看到了,那是两条舌头,人的舌头!上面的鲜血淋漓!

定是刚才那两个女子的,刚才他说吵,太子便将她们的舌头割了下来。

“将军可满意?”太子举起酒杯。

赫连煜淡然一笑:“太子,来,下官喝醉了,这礼物……有点特别,我们喝酒,不谈别个。”

“好,不谈别个,今日须尽兴才是。”太子面上『露』出了笑容来。

下面被吓到的大臣个个举起了杯子,脸上陪着笑,赫连煜一连饮了三杯。

太子好像很高兴。

炎夜陵见状,心里吃惊不小,他没想到他皇兄为了拉笼赫连煜,连这个招术都用上了。

“将军,沙场上的事情同我们讲讲,让我们也开开眼界?”下面有人为了缓解这尴尬血腥的局面而故意找话题提议道。

“是呀,定有许多我们闻所未闻的事情。”另外有人随声附喝。

赫连煜摇摇头:“大人,我讲的,您定不想听,听了也吃不下眼前这美酒了,还是不讲的好。这酒是好酒,莫浪费了才是。”

那位大臣被踢了面子,讪讪地没说什么。

太子也未说话。

炎夜陵呵呵地笑了几声:“将军所言极是,酒是美酒,人是知交,我们不醉不归吧。”

“好,不醉不归。”赫连煜对着炎夜陵举了举杯子,两人相视,饮了。

然后赫连煜又满了一杯,向着太子举杯:“臣感谢太子款待,先饮为敬。”

太子见状,不好说什么,也饮了。

不过,心中叹气,这赫连煜真是个难对付的人。

谁也不得罪,真是要命。

炎夜陵放下杯子看着赫连煜道:“将军此番班师回朝,若无战事,会歇些日子吧?”

赫连煜点点头:“若无意外,会的。”

“本王新建了个学院,院士的人选还未定,赫将军若有时间,可否帮在下筹划筹划?”炎夜陵微笑地道。

赫连煜也是一笑道:“景王抬举了,在下一介武夫,书院的事情哪里知道半点,在座这些大人,哪个不是学富五车,随便找一个,谁会不帮忙?”

“皇弟的学院,我亦有耳闻,我看那些翰林足够了,就不用劳烦赫将军了。”太子呵呵一笑:“皇弟,你不会是想私交权臣吧?”

“皇兄,若臣弟想私交权臣,不会在您设的宴上还在所有权臣的面前来交吧?”炎夜陵满脸的笑意:“臣弟不过想借赫将军,多招些太学生罢了。这也是父皇的意思。”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美男成全 主目录 下一章 准备逃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