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孕妃休夫爱妃收回休书
上一章 王爷求欢被拒 主目录 下一章 美男成全

第37章 遇极品美男

作者:巫雾 更新时间:2015-08-07 08:24:02

但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过去肯定不行。

就在这时,一辆拉菜的马车进来了。

上面的人好像同门卫很熟,他们只是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楚狸看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冬兰,我们先去哪里呆上一会儿。”

又半个时辰,拉菜的车出了府,行了大概半里地,从车底掉下来一个人,在众人的惊讶眼神中,慢慢地爬了起来,是个小斯,满脸的灰土。

行人见没事,也没太在意。

那人正是楚狸,她伏在了马车底,混了出来,不过,刚才也好险,马粪差点落到自己的头上,真是的。

她没有带冬兰出来。原因是她带不出来,若是能带出来,她们 一起逃走,再不用回王府了。

出了王府的楚狸如出了笼的鸟,恨不得立刻飞到天上去。

她东瞧瞧西瞧瞧,自己就这样真的出来了,如此顺利?

她臭美着,不知不觉走了很远,她发现,这里的建筑很有江南风格,灰『色』的墙瓦,不远处竟然有一条河平缓流过,河岸边不少房屋,不断的乌篷船从河道里经过,那条河边还有女子在洗衣服,旁边就有洗菜的『妇』从……

这样的景致怕是只有在画里才能见到,楚狸嘴角带笑,边走边看,后来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做呢,不由地扯住一个人问了集市的方向。

集市很繁华,同现代的并无很大不同,不同的怕只是服装和哟喝声吧,两旁店铺林立,楚狸先打量了一番,能吃得下这件宝贝的,可不是普通店家。

她紧了紧衣襟,怀中的宝贝时刻提醒着她,快些出手。

集市上人来人往,她很快被各种有趣的玩意吸引了目光,鼻子捕捉到了一股香气,是路旁一个貌似很豪华的酒楼里飘出来的,她咽了咽口水,自己没有一文钱,还是算了吧。

她溜着边就要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好像降了一阵雨,她『摸』了『摸』脸,闻到一股子酒味,再抬头,酒楼二楼窗户里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原来有人从楼上往下泼酒!

楚狸冲着楼上喊了一声:“喂,楼上的,讲点公德。”

楼上的没反应。

楚狸讨了个没趣,心想自认倒霉算了,还是别生事了。

就在这时,哗地,楼上又下了一阵酒雨!大部分仍是浇在了她的头上,酒气熏得她皱着眉头直想作呕,这下子她再也沉不住气了,两三步到了门口就要往里进。

没想到那守门的见了楚狸的打扮,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客家,旁边有一间小点酒楼,你要是想吃想喝去那里吧?”

楚狸愣了一下,起初还没明白为何这酒楼小二如此客气地把自己介绍给别家,后来看到他们的眼神,她就明白了,一挺身:“睁大你们的眼睛,瞧瞧你们客人,浇了我一脸的酒!”

一听她来找人的,更不让进了。

楚狸推着他们的胳膊,冲里面喊道:“哪个混蛋,往下倒酒?瞎了你们的狗眼。还有你们这两个混蛋,包庇罪犯!”

她就象炎夜陵说的一样,很粗鄙,不过仅限于她被气晕了头的情况下。

门口的小二听到她的话,不屑地道:“我们这酒,可是二两银子一壶的,你没花一文钱尝了这么多,偷着乐就是了,还叫喊什么呀?”

楚狸看着这两个人的可恶嘴脸,气得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她的叫喊惊了一些客人,目光向她投了过来。

真是店大欺负人哪。

不知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又该是什么样的嘴脸!

楚狸腾然间醒悟,自己怎么了?还想着王妃的身份,自己是不属于那里的?怎么能贪恋这些虚名呢。

自己难道也学他们,压人不成?

她突然气消了,自己堂堂的现代人,怎么跟这些作古的人一般见识。

“哼,告诉楼上那些不开眼的,有酒喝好好喝,别没事当潘金莲,我可不是西门庆,勾搭谁呢?”楚狸说完抹了把脸,继续往前走。

潘金连是谁?

她听到身后那两个店小二问道。

终于,看到一个玉器铺,她在门口看了眼他们漆金的牌匾,又看看掩了半扇的门,心里想,就这家了,他们做生意看来是做大户的。

她抬腿迈了进去,里面有一个伙计,面前摆着几件玉器,单看那玉器的品相,楚狸知道自己走对了,便往伙计面前一站:“我要见你们老板。”那伙计看了她一眼,被她的酒气熏得很后退了一步,客气地道:“客人,我们老板不在店里,您想买点什么,小人可以接待你。”

楚狸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老板肯定在店里,你去找他,我要见他,这件事情我只跟他谈。你做不得主的。”

说起买卖东西,楚狸在行,语气也够淡定,神态也挺唬人,那伙计看了她两眼,终于道:“来人,看茶。”

有人端上一杯茶,楚狸坐了下来,一点没客气,伙计让人等一会儿,老板正在接待一位客人。

楚狸没有异议,老板秘密见贵客的情况很正常。

等了能有一柱香的时候,终于里屋的帘一撩,出来一个锦服的富态中年人,见到楚狸道:“这位小官,长在下有什么事情?”

楚狸看了眼门。

伙计立刻将门掩了。

楚狸从怀里掏出那尊玉观音,刹那间,屋内好像突然亮了许多。

老板和伙计看到这物件,眼睛直了。

那老板掏出帕子,垫在手里,小心地拿起那尊观音,仔细地瞧看,手轻轻摩梭,待他看得差不多了,楚狸开口:“老板,开个价。”

没想到,她这话一出口,老板将观音放了下来,冲她打了个六的手势。

这六是什么意思,自己还不太了解这个时代的货币,但如果自己再问,他定然欺生。

正在犹豫间,老板开价了:“六两。”

“六两?”楚狸再傻她也知道这是个小数目。

在她心里,这观音若放在现代,怕是值六百万。

在这里值六两?

她伸手将那观音抢了过来,放在怀里,转身就要走。

“慢着。”突然老板变了脸,伙计也将掩身将门挡了上。

“怎么?你们要抢吗?”楚狸心里一惊,如果他们当真要抢,自己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哼,老实交待吧,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自己家祖传的。”楚狸底气很足地道。

“当真吗?可否告知贵府在哪里?又姓氏名谁吗?”

这群人,一定是看自己穿这样的衣服,不配有这样的宝贝吧,那吃黑也不能这么贪呀,给六两,跟抢有什么区别?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景王府的,这件宝贝是景王赏的。”

“景王?”老板看了眼她的衣服:“这衣服倒是景王府的衣服,不过,我不相信这是景王赏的。或者你这酒鬼假托景王赏赐,来哄骗于我吧。”

“不买就算了,说这些废话干什么?”楚狸往外走,身上有酒味就是酒鬼吗?或者他们以为她喝醉了,好把她东西给抢了。

伙计拦住了她。

她三两下将伙计扯到了一边,推门往外就跑,她没想到那老板和伙计竟然敢追出来,还大声喊捉贼。

楚狸夺路而逃,这世道的人可真吓人,除了暗泼酒还明抢钱,只顾逃跑,却没想到一头扎到街中间,而此时一匹豪华的马车眼见着到了跟前,她再躲已来不及,只得往旁边一闪身,赶车人急拉马头,那马头高高扬起,竟跟着楚狸往旁边闪,本来能避过的楚狸,却眼瞧着那马蹄踩到了自己的身上,整个人除了大张着嘴发呆,竟一步也不会动弹了……

她脑海里只闪过一个念头,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楚狸被一股大力扯到了一边,惊魂未定间,她抬眼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见到了一张会让所有女生都尖叫的脸,让所有女生都希望做梦能梦到的脸,这个男人怎么能长成这样?

男子身上是一件冰蓝的丝质长衫,在这夏日,望之肌肤生凉,墨玉般的长发束之于顶,一根同『色』系的丝绦扎着发,那肌肤如水晶般透明,隐约间竟似有光华流转,一双美眸更似琉璃般亮亮地闪着梦般的光彩,脸上的神情安静详宁,又带着些许慵懒贵气,看着她的眼神,他微蹙眉头,一下子整个人又威严起来,让人不敢直视。

但楚狸敢,她不但敢直视,还花痴般地笑了:“帅哥,你刚刚造了七层高楼。”

她说话的功夫,一直跟着的老板和伙计好像认出了眼前的男子,转身悄无声息地走了。

“七层高楼?是七层浮屠吧?”男子脸上挂着浅笑,他还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的。

楚狸眼睛只瞧着眼前的男人,呵呵地傻笑两声,故意拽拽地道:“公子好有学问呀,只是恩人哪,可否告知你的名字?在下无以为报,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王爷求欢被拒 主目录 下一章 美男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