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夏至桑旗
上一章 被霍佳打 主目录 下一章 你好 夏至姐姐

第94章 我改变主意了

作者:何聪 更新时间:2019-07-03 04:17:42

第94章我改变主意了

我的脸还隐隐作痛,跟桑时西皮笑肉不笑的时候,脸更痛。

眼下的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了,桑时西反悔了。

昨晚说好的去离婚,但是今天却变卦了。

亏的我已经跟谷雨说好了,我正在跟桑时西对峙的时候,谷雨给我打电话,我一手滑就按了个免提。

“小疯子,手续办好了么,你几点到,要不要等你吃午饭?”

吃个毛线,我和桑时西还在胶着,估计今天是离不成了。

“再等等吧。”我哼哼唧唧。

“怎么了?离不成了么?我可是把你的房间都收拾出来了啊!”谷雨的语气甚是懊恼。

冷不丁,桑时西插话:“这么希望我和夏至离婚?”

电话那头的谷雨愣了两秒:“呃,今儿天气不错啊,喂,喂,我这儿怎么信号不好,喂喂……”

谷雨挂了电话,估计是被吓破了胆。

这个怂货,我鄙视她。

我把手机揣进兜里,桑时西靠着他的办公桌上看着我,表情不太友好:“你很希望跟我离婚?都已经规划好和我离婚后的生活了。”

“我这个人对自己的人生一向有规划,你说你要甩了我,我当然先找好长期饭票。”

“我不觉得谷雨是你的长期饭票。”

“她靠得住的。”我对她有信心。

“那你就没有现在的锦衣玉食了。”

“吃糠咽菜也能活。”好像我跟他结婚是因为想要享福一样,我冷哼:“人家民政局快要下班了,麻溜的走着。”

他直起身:“我今天有会,没时间。”

“下午。”

“下午不办理离婚。”

“明天。”

“明天我出差。”

“等你出差回来。”

“忽然不想离了。”他暇着眉眼看我:“让董秘书送你下楼,司机在门口等你,先到医院去看看。”

他耍我,还是临时变卦了?

主动权在他那里,他不跟我离我也没辙。

所以,我才不做无谓的抗争。

我无所谓地站起来:“那你什么时候想离了知会我一声。”

“离婚你是没得家产分的。”

“我也没打算分啊!”

“我也不打算给你抚养费。”

“你把孩子让我养?”

“美死你。”

“就是,你要带走孩子,我要什么抚养费?我养不了自己?”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提着我的小包包走到门口。

“夏至。”他又在我身后喊我。

他每次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我转身:“干嘛?”

“明天我放假。”

“然后呢?”

“陪你去邻城看望一下你的父母,我的岳父岳母大人。”

“你精神分裂?”这是我唯一能够判断的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昨晚说要跟我离婚,今天却说要陪我回家见我爸妈?

我谢谢他哦。

“我不需要你陪。”

“我只是通知你,不是跟你商量。”他朝我挥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扯了扯嘴唇,他做梦,我才不会听他的摆布。

我背着包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桑时西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一路走一路想,走到了电梯门口都没想明白。

面前站着一个人,我急忙急刹车,不然就要一头撞上去了。

这胸膛怎么看着这么熟悉?

我抬头,是桑旗。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公司,他是总公司的副总裁。

不管了,跟我没关系。

“麻烦借过。”我很有礼貌。

他却握住我的手肘:“你的脸怎么了?”

不是已经消肿了,怎么还被他看出来了?

我摸了摸脸:“作为一个狐狸精,这是我应得的。”

他的黑瞳格外的黑,只需一秒就猜出来了:“霍佳打你了?”

“嗯。”我不太热心地哼了一声:“我也打回去了,没吃亏。”

“去医院。”他拽着我的胳膊就进了电梯,董秘书错愕地准备跟进来,桑旗把他推出电梯:“跟我哥说,我下午再过来。”

然后,电梯的门在董秘书的面前关上,差点夹到了他的鼻子。

我极度不耐烦地甩开桑旗的手:“不用去医院,就算去我一个人也可以。”

我刚被霍佳打完,可不想被何仙姑打了。

打完我还要一一打回去,很累的。

“恐怕你去不了医院就得死路上了。”桑旗看着我冷笑,他的牙很白,我一时晃神差点想问他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牙膏。

“老娘又不是被吓大的。”

“按照霍佳的个性,一定会在路上埋伏你,就算不弄死你也差不多了。”电梯到了,他拉住我的手往外走:“桑时西不会不知道霍佳的脾性,他居然不送你回去?”

我半信半疑,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不信这个霍佳这么猖獗,大白天的对我下手。

但是,宁可信其有。

桑旗执意要送我去医院,他亲自开车,我坐在后座。

开了没几分钟,桑旗回头跟我说:“有车跟着我们。”

我回头看了眼,的确有辆车跟着我们,我视力超好,还看见了车里有个女人,正是霍佳。

我转过头来,桑旗从倒后镜看着我:“你这是什么表情?知道有人跟踪怎么这么兴奋?”

我兴奋么?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是有点兴奋。

我这段时间生活这么苦闷,难得有点乐子。

再说桑旗在,我不怕。

他能给我安全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霍佳车子开的飞快,她想把我们的车给别住。

于是,桑旗和她在大马路上飙车:“安全带系好,抓紧了。”

我们的车和霍佳的车在车流中穿梭,霍佳车技不错,桑旗开得这么快都没把她给甩掉。

“停车吧!”我被车子扭来扭去的都要吐了:“那女的有疯牛病,躲是躲不过去的。”

桑旗将车停在路边,霍佳也停了车,把车横在我们的车前,然后她率先下了车。

桑旗解开安全带,扭头嘱咐我:“先别下车,我让你下来你就下来,我下车后你把车窗锁上。”

然后他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只能趴在玻璃上往外看,霍佳不是一个人,身后有好几个彪形大汉。

桑旗的车的密封性太好,车窗关死之后,他们在外面说什么我都听不真切,嗡嗡的。

他们在外面说了好一会,霍佳忽然走到了车头,冲我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我下来。

当我傻?他们人多,桑旗一个人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我才不下车。

我跟她比划了一个乌龟,霍佳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绿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被霍佳打 主目录 下一章 你好 夏至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