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夏至桑旗
上一章 滚上楼去 主目录 下一章 被霍佳打

第92章 我们离婚

作者:何聪 更新时间:2019-07-03 04:17:41

第92章我们离婚

虽然不知道龙骨是什么玩意儿,但是鲜掉了眉毛,我连喝了两碗,撑的瘫在椅子上起不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桑旗吃饭很快,那时候我经常说他吃饭好像是直接倒进嘴里,都不用嚼的。

桑太太保持体型吃的很少,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忽然我有种想法,如果桑家一直就我们三个人就好了。

我们三个人,静静地过着我们的小日子。

但,这种想法只有一秒就被桑旗的电话给打断了。

他接的很快:“盛小姐又吐了吗,我马上来。”

桑旗立刻站起身来,匆匆地解释了一下:“嫣嫣不舒服,我去下医院。”

“阿旗。”桑太太喊住了他:“你又不是医生。”

他顿了下,还是迈步走出了餐厅。

我觉得桑太太就多余叫他,他就算不是医生,去了也只能傻站着看着,他都一定会去。

桑太太看我的眼神有点抱歉,其实她对我完全没必要抱歉,我又不是他老婆,他去看谁跟我无关。

如果没有那个电话,我觉得我今晚度过了和桑时西结婚以来最安宁的一个晚上。

我本来还想跟桑太太聊聊,但很意外的是桑时西今晚回来的特别早,没有和大桑太太他们一起回来。

我正在帮桑太太收碗,今晚就我们在家,所以桑太太就放了蔡姐他们的假,让他们出去逛逛。

正收着,桑时西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夏至,上楼。”

我回过头,离的老远就闻到了酒气。

一向不太喝酒的桑时西今晚也喝酒了,我隐隐觉得他是带着气的。

我磨磨蹭蹭,桑太太轻轻推我一下:“这里我一个人可以了,你回房间吧!”

我只好擦擦手,跟着桑时西回房间。

他平素里没表情,今天脸色阴沉,山雨欲来。

我现在特怀念他面瘫的样子,至少比马上要下大雨的表情要好看许多。

我坐在床上,刚要开电视,他把我手里的遥控器给拿走了,扔到一边。

他一向忍耐我,今天却似乎零容忍。

看样子他是有话要跟我说,我洗耳恭听。

他站在床头,看了我片刻。

我吃饱了就容易困,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夏至,我们离婚。”

“嗯?”我顿时睡意全无,抬头看他。

刚才我在心里猜测了很多他要跟我说的话,但是没想到是这个。

我就是喜欢他出其不意,是我想不到的事情,这才刺激。

我也懒得问他原因,估计是因为晚上我挑战了他的尊严,我公然站在桑太太这边,让他很没面子。

我仔细地想想,也就点了头:“好。”

然后我就躺下,拉上被子就准备迷瞪一会,等会再去刷牙。

被子被他掀开,他英俊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怒意:“就一个字?”

“你就给我六个字,我回你一个字已经不错了。”我又拽回自己的被子:“这答案不是你想要的么?”

估计他没想到我这么干脆就答应了,始料不及:“为什么?”

他问的好奇怪,提出离婚的是他,干嘛要问我为什么。

“我逆来顺受啊!”我笑嘻嘻地回答他:“你说离就离呗!”

“是因为你闹够了?”他看着我冷笑。

“算是吧!”其实现在想想,他的提议也不错。

反正这孩子生下来我估计是别指望带走,都只是个代孕妈妈,有婚姻没婚姻都一样。

我闭上眼睛睡觉,领口却被他给揪住,差点把我从床上给提起来。

可能是我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他,我第一次看到桑时西发火。

“夏至,你以为桑家是个什么地方,你以为我桑时西是什么人?可以让你这么耍?”

“是你要跟我离婚的好不好!”他的火发的真是没有道理,快要把我给勒死了:“你不喜欢我的回答?那我们重新来一遍,你再问我,这次我恳求你别把我甩了,然后你一定要把我甩了,行不行?”

他瞪着我,他的眼睛其实很漂亮,和桑旗的很像。

只是,他的眼睛太深了,我实在参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我也懒得动脑子。

他足足瞪了我有一分钟,然后撒手,我倒在床上。

幸好床很软,要不然的话我的后背会痛死。

然后,他长久地注视着我。

我又不收门票,他要看我也没办法。

我只能装睡任由他看我,其实我挺怕他魔性大发用大砍刀把我劈成小块。

不苟言笑的人比较可怕,因为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过还好,并没有。

于是这个晚上,我连牙都没刷就睡着了。

临睡前我迷迷糊糊地叮嘱他:“早点睡,明早还要去离婚呢!”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翻出我和桑时西的结婚证还有身份证之类的。

整理完了发现桑时西不在房间里,于是我里里外外楼上楼下找他一边,却没有找到。

我问小锦,小锦告诉我桑时西一大早就走了。

不是要去离婚么,大清早去哪里了?

我回房间给他打电话,打了好几个他才接。

“喂,你去哪里了?我们是不是直接在民政局见?”

啪,电话挂断了。

他一句话都不说就挂我的电话,我真的很莫名奇妙。

明明是他提出要离婚的,现在是怎样,反悔了么?

说真的,他提出离婚我真的赞同,我连我去哪里都想好了。

我要回我自己的城市,到谷雨那去跟她混一阵子,等我孩子生下来再说。

我这暴脾气,明明说好了又反悔。

我换了衣服就赶去他的公司,他和桑旗同是大禹集团,但不是同一家公司。

大禹集团涉猎广泛,旗下数十家公司。

我连大厅都进不去,没有员工卡刷,站在门口团团转。

刚好看到董秘书,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吓的他差点把手里的咖啡给扔了。

他看清楚我:“桑太太?”

“桑时西呢,带我去见他。”

“桑先生在开会。”他说。

我敢肯定他在搪塞我,我阴测测地看着他:“你信不信有办法让你的秘书没得做?”

从他的表情上我就看的出来,他信。

他哭丧着脸领我进去,领我上楼,然后站在一个办公室的门口:“桑太太,您等我一会,我进去通报一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滚上楼去 主目录 下一章 被霍佳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