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消失的客机
上一章 怖境 主目录

深山古庙

作者:牙齿总动员 更新时间:2022-05-17

小林睁开眼睛,发现眼前一片白色,待他慢慢的恢复视觉,原来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而隔壁的病床上居然躺着老何。他想起来,但一动不能动,全身非常的痛。

小林急忙叫来护士问这是怎么个情况,他只记得自己和老何从王老太太那里回来,路上去了一趟坟地,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

护士对小林说,昨晚上他们开着车子在街上转圈,然后一头撞在电线杆上,然后就被人送到医院里来了。

老何这时也醒了,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三天时间里,一桩又一桩的怪事太多了,他们不但没有抓住凶手,就连自己都差点丢了性命。

老何和小林盯着天花板,默默无语。这时候局长来了,见面就把他两个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局长说:“你们这是查的什么案子,越查越出鬼,不但多死了两个人,就连吉普车也撞报废了,这可是重大的财产损失,你们两个回去就写停职检查。”

老何分辨说:“这个案子绝对不能停,有一个隐藏的凶手一直在杀人,如果我们放弃调查,那么今后死去的人还会更多。”

局长看老何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办案,屡立奇功,他也相信老何一定有他的道理,于是他说:“这事还是等你们伤好了再说吧。”

局长刚一出门,老何就问护士,自己的衣服到哪里去了,那件警服里有王老太太画的一团字,这是案件调查下去的唯一线索。护士回答说,衣服上面很多血迹,已经不能再穿了,早上已经送去锅炉房了,现在可能已经烧掉了。

老何挣扎着要起来,他要赶去锅炉房找那件警服。护士只能帮他去锅炉房看看,三步并两步的去了。

过了好一阵子,护士回来了,万幸的是衣服还在。老何和小林两个看着那团皱巴巴又被血浸透的纸,真是欲哭无泪,因为上面的字已经看不清楚了。

在养伤的几天时间,小林和老何天天在琢磨这纸上写得是什么,他们看过来又看过去,仔细的揣摩猜测这一笔一划,不时用手指在空中划圈,苦思冥想。

他们推断这纸上写的是:“去富灵寺”。这一定是王老太在临时前提供的一个线索,因为时间太紧急,所以也只能简略的写了这三个字。老何叫来探望他的同事找来地图册,在上面仔细寻找“富灵寺”可是无论怎样找,就是找不到这个地方。

老何对小林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要我们去一个叫什么寺的地方,但现在全国的寺庙文革中拆的拆,砸的砸,和尚尼姑也都还俗了。再说全国那么多寺院,我们上哪里找这富灵寺啊!”

这话被来换药的小护士听见了,她“噗嗤”一笑说:“侦探们,你们说的这个富灵寺我知道。”

老何:“小姑娘,赶快说,不要卖关子,富灵寺在哪里。”

护士:“这富灵寺就在医院后面的嵩云山上,离这十里地。解放前山上有个寺庙,叫护灵寺,是保护的那个“护”,后来这个寺庙被改造成茶场了,现在叫嵩云茶场。”

老何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们拿着的是新版的地图,难怪找不到这个地方。”

说着老何就跳下床,穿上鞋子就准备走。护士说:“您这是要上哪里去?”

“出院!”老何说。

小护士:“你这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哩。”

老何:“死不了,这腿过两天自己就好了,不用在这耽误工作。”

小护士:“我家就在山下,路过我家就去坐坐,我爷爷在家......。”

老何和小林回到局里,刚进院子就看见自己的吉普车停在那里,老何对门卫大爷笑着说:“你看我们的车这不是好好的吗?”

老大爷:“好什么好,这几天这车拉去大修了才回来,发动机都换了,和换了台车一样的。”

老何马上就要去嵩云茶场,小林说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了,赶到那里恐怕又到晚上了,还不如明天再去。

老何:“我们在医院住了十几天,那么那个“女鬼”也一样受了伤,如果她伤要是好了,我们能打得过她吗?所以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早点找到她,不然我们以前所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小林敬佩老何的敬业还有他每次分析问题都是那么准确,于是他俩带上枪就出发了。

一路上颠簸得两人的伤口发痛,但未了能找到真相,此时也不顾的了,只是开车的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到了嵩云山下天已经要黑了,单凭王老太太随手写下的四个字,他们就能找到什么吗?这一点小林也很怀疑,但既然已经来了,也就一定要努力去争取。

这座山不高,沿着山路绕了几个大圈就到了半山腰,山上本来有很多树的,解放后大炼钢铁的时候树都砍光了,要不是这里土地贫瘠,早就在“农业学大寨”中种上粮食了。那后来是这里种上了茶叶,而寺庙就理所当然的做了茶场。

他们找到茶场,这是一个只有四五间古老房子的青砖建筑,看起来和清代民居也没有显著的不一样,这个寺就算是在清代,也只能算是一个香火不旺的偏僻之所。

寺里的菩萨早已不见,房顶漏雨门窗皆破,大殿放着几台大转盘式的揉茶机,采茶的季节早已经过了,而且因为茶叶质量不好,这里早没有了工人。大殿后面的几间破屋子倒是有些炊烟,看来这里还有人住。

老何走到后院,叫了几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在厨房里烧柴火做饭。他们进了屋,老头看见有公安来了,很诚惶诚恐的立正站好。通过询问得知,这个老头叫圆通,以前在寺庙里当小和尚,后来政府勒令和尚还俗,他就在这个山上的林场工作,现在是茶场的退休工人。看他对公安毕恭毕敬的神情,就知道这人一定挨过不少改造,是一个苦命人。

老头从小是个孤儿,在寺里长大,所以无名无姓,他就把法号做了他的姓名,他姓“圆”名“通”所以就叫圆通。老人目光呆滞,口齿不清,要问他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何况老何也不知道要问什么,总不能问他殷夫是怎么死的,王老太太为什么要我们来这里吧,所以谈话也就不能够继续。

老何很无奈,心里想这地方看来也是白来了,在这里也发现不了什么。他们只好长叹一声,准备回去了。

无奈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更兼电闪雷鸣,如果此时往回走的话,道路泥泞。所以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等雨停。

圆通对他们说。两位还是在这里住一晚吧,下这么大的雨,土路早就变成河了,不说是车,就算是人走也走不下去,明天早上都难说。

老何信步走走,他推开厨房的后门,发现后面还有一个大棚子,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堆了一些茶场的杂物。棚子用木头搭成,大约年代久远,很多木架已经腐朽,瓦落了一地,而瓦上也生满了青苔。

他俩拿出些馒头胡乱吃了几口。圆通指着旁边的一个屋子说,让他们去里面睡觉。老何进屋一看,原来这里是以前和尚的卧室,里面倒也干燥,屋脚铺着几块很厚的木板,上面又垫上了很厚的稻草,这倒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圆通留下一盏油灯走了,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虽然他们有点累,但总是觉得睡不着。老何觉得这个寺庙总归来说也没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而且这个圆通,一辈子几乎从来都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问他外界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知道。

小林躺在稻草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的手指碰到木板,觉得有一块非常光滑,而其他的地方又非常粗糙。他觉得很奇怪,起身拿起电筒一照,原来这些木板原来是有油漆的,而没有油漆的地方是用斧子砍过的。

老何也过来看,他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这些木板有问题,这些残存的油漆有黑色也有鲜红色,这无疑都是棺材板!你看,也只有棺材板才有这样厚。”

老何掀开稻草,指着这些木板数道:“楠木,椿木,梓木,这都是做棺材的上乘材料。”

小林:“我说怎么睡在上面背心里凉飕飕的,原来是睡在棺材板上,这真是他妈的奇怪,寺庙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棺材板?”

老何:“这里开辟茶场的时候肯定挖了很多坟,北京的有钱人墓多哩,棺材都是好棺材,工人建茶场少了木头就用它来做建筑材料也不一定,最后就用来做床板了,这也正常的很。”

小林:“唉!算了,我们还是先睡吧,明天一早问问那老头怎么回事。”

转眼就到了半夜,小林迷迷糊糊正要睡着,就听见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他俩警惕的睁大双眼盯着大门,小林心里想,难道是古宅的女鬼找过来了?脚步声走到窗户前停下用一种很苍老的女声说道:“我好饿啊........”接着一个闪电闪过,窗户上映照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小林吓得赶紧去摸枪,老何将他的手一按说:“这是个人!”

说着两人起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太婆站在门口,蓬头垢面,精神恍惚。

老何喝道:“你是谁?”

这老太婆也不吱声,只是很害怕的向后退。小林追到大棚子下面,这时在厨房草堆里睡觉的圆通推门跑出来说:“这是我的老婆,她是个神经病,有时候还清醒,有时候就发作,这么多年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正说着这话,棚子突然塌下来一块,一团水浇下来,把小林浇成了个落汤鸡。

突然出现的这一幕,搞得小林哭笑不得,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老何觉得这个疯女人身上却有很多疑点。

老何说:“我们还是去厨房里烤烤衣服吧,顺便说说话。”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怖境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