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消失的客机
上一章 原来孽障有根源 主目录 下一章 月照古戏台

凭空而去又一人 夜探古宅又如何

作者:牙齿总动员 更新时间:2022-05-17

老何和小林开着吉普车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果然老何的老战友袁医生在值班。袁医生听说来意之后,笑笑对老何讲:“你啊,还是急性子,这么晚了还在工作,今年的劳模肯定的选你了。”

老何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说明来意之后就急匆匆的就往太平间赶。

袁医生解开盖在于老四脸上的白布,于老四那张苍老惊恐的脸就露了出来。大家在深夜看到这样恐怖的尸体不免有些害怕。袁医生摇摇头,对林浩田说:“我和老何可是在朝鲜战场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见过多少死人也不像这个,感觉阴森森的,呵呵,对了,你们想知道什么?大半夜的,你不会只想来看看尸体吧。”

老何问:“你说说这人是怎么死的?”

袁医生看了一下说:“像是心肌梗死。”

老四何说:“跟你说了没用,赶快拿解剖刀来,剖开看看才知道!”

袁医生:“好的,我就给你找刀来,我这行医几十年你不信,你剖看看就信了,呵呵。”

袁医生找来解剖刀,用刀从尸体的心口划到腹部,尸体的五脏六腑都暴露出来。林浩田壮起胆子一看,尸体的腹腔里通红一团,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看起来令人作呕。

袁医生也大吃了一惊:“内出血,出这么多血,一定是心脏破裂,可是没有见有外伤的痕迹啊,这怎么回事?”

老何一言不发,用一个长镊子,夹住心脏拖出来,林浩田猛地看见:心脏上有三个洞,还有一个手印!

大家听到这里,想起奈恋香为猪公隔空心脏起博,道理是一样的啊,猪婆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躲到老林身后,嘴里叫到:“鬼!鬼!”

大家都回过头来看着奈恋香,但奈恋香仍旧是面无表情的翻了一下白眼,说:“不要看着我,我不知道。”

大家一想,如果奈恋香是那个鬼,大家早死了,于是又平静下来。继续听老林讲往事。

老林继续说:“原来于老四是被人捏住心脏,并用手指插入心脏杀死的,但我们就在面前,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袁医生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一个什么原因。死者的皮肤完好无损,为什么心脏会遭到这样的重击,这件事用科学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突然,太平间仿佛有一阵风吹过,旁边的几具尸体身上的白布摆动了一下。但是老何的注意力不在这些尸体身上。

老何问袁医生:“你看到什么了吗?”

袁医生紧张的环顾四周,然后摇摇头说:“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影子从墙上飞过去,但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小林插话道:“没有看清楚就好,据说要是人看到了鬼,那就活不长了。”

虽然他作为一个警察说这样的话是很不合适的,但老何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批评他。

第二天老何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想问题,比起平时来,更显得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看起来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要把这个案子查清楚还得去找更多的线索,但问题是线索在什么地方?

小林问:“我们还需要去看看殷夫的尸体吗?”

老何叹了一口气说:“不用看了吧,他一定也是这样死的,如果我们把他解剖了,但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么家属那里更难交代了。”

小林:“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下一步应该去什么地方查?现在我们手里的线索除了两个人死了,其他没有任何线索。”

老何想了想做了一番分析:这位香港老人的身世现在还搞不清楚,除了从香港入境的记录,其他什么都不清楚。但他这么远到西郊的这个荒芜的宅子里来,一定是为了见什么人或者找什么东西。从他找于老四这件事来看。他应该是很熟悉这里过去的事情,不然于老四不会和他一起去古宅,他不也会认识于老四。

老何问小林,关于这座宅子的档案找到没有。小林说已经叫人找了两天了,奇怪的是没有找到什么记载。只知道这宅子本来是庆亲王的一处宅邸,三十年代卖给一个大富商殷之云,后来解放前殷家人不知所终。

老何对小林摆摆手说:“我们还是再去一趟云府吧,找找居委会的大妈们了解下情况,什么都瞒不过人民的眼睛,这些历史见证人比写在纸上的历史要还要真实。”

两人开着吉普车去了云府所在的居委会,这个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对这个宅子也说不太清楚,要说解放前的事,也只有去找退休的王大妈了。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里,附近什么情况都很清楚。

王大妈住在居委会后面的弄堂里,老人家今年六十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身体还行,每天早上还能义务扫扫大街道,为人民服务。

王大妈把老何和小林接进屋里。王大妈没有结过婚,一辈子孤孤单单的生活,但她精神却很好,乐于助人热心公益,虽然年纪大了但屋里一点不邋遢,倒是打扫的很干净整洁,墙上还贴着几幅水彩画,虽然画的也不入流,但也可见主人的生活情趣。

老何说明来意,向她打听古宅子的事情。王大妈倒是个热心人,但听说是问“阴宅”的事立即变了脸色。她说四十年代她也有二十多岁了,也住在这附近,但这“阴宅”的主人是个有钱的大商人,而且这个人深居简出,实际上她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到了解放前,听说这宅子闹鬼,有段时间天天有死人抬出来,听有些府里出来的下人说。这宅子闹鬼,是出活鬼,白天都能看见鬼影。后来这家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那时候也是兵荒马乱的,到处死人,谁也不在意他们去了哪里。

王大妈有一件事却是记得很清楚,而且就是前不久的事。那时候文革刚刚结束,王大妈帮居委会的人撕满街的大字报。那天是冬天,天黑的早,到了五点多钟,天都已经快黑透了。

王大妈心里想“阴宅”里以前搞了那么多政治运动,还关押过走资派的,里面一定有很多大字报还没有揭下来,于是她决定走进去看看,要是有,那就叫人明天来揭。

王大妈找来居委会的钥匙,打开着很久没有开启的门,走进去一看,这个大宅子还真是一片狼藉,幸好除了家具用具被搬走之外,房屋树木都还保存完整。

房门都关着,里面都是阴森森的屋子,王老太也没有勇气推门进去看。这个院子的后面有个后花园,从屋子旁边的一个走廊过去就到了,于是王老太想去后花园看看。但是那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她想还是算了吧,这黑灯瞎火的,要是迷了路,在这个阴森森的地方会被吓死。

正当她回头向回走,突然觉得背后有亮光传来,王老太一激灵,觉得这情况不对,这宅子久没有人住,莫不是什么坏人在里面。她蹑手蹑脚的走近花园里。花园的尽头处有个小戏台,光亮好像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像是一片微弱的烛光,但好像又是什么也没有。王大妈盯着戏台,猛地想起来,曾经听人说,每到半夜这个宅子里可以听到一个女生唱京剧,唱的什么曲目不知道,但那声音若有若无,听得人只打寒颤。

王大妈说道这里,不禁打起了寒颤,声音也发抖了。她继续说,那时她也顾不得再看戏台上有什么,转身拔腿就跑,猛地听见有一阵京腔传来,隐隐约约哀怨凄绝,好像很远传来,又像是在耳边响起。

老何:“你说这京腔从戏台上传来?你看见戏台上有人吗?”

王大妈摇摇头:“从地下传来!”

小林惊叫道:“地下!声音怎么会从地下传来?”

王大妈急忙摆摆手说:“这事太吓人了,不说了。我一直没有对人说这件事,怕别人说我宣扬封建迷信。”

王老太再也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唯一说的这个情况还像是一个鬼故事,对于破案似乎毫无帮助。老何相信世界上或许真有神秘力量,但鬼那是一定不会存在的,不过奇怪的是所有对这古宅有了解的人都说有鬼,这实在令人不解。老何和小林从老太的屋里出来后,对小林说:“走,我们回去。”

小林觉得很奇怪,依着老何的性子,非要进宅子看明白不可,可今天就快要到这“阴宅”门口了,他也不去看看,反而说要回去,小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何悄声说:“这个宅子白天都看不出什么来,我们晚上来看看,一定能有新发现。这事一定保密,不准对别人说。”

小林一听差点哭出来,自从接手这个案子,没少受惊吓,晚上睡觉都做恶梦,一听晚上要来这种鬼地方,背心里都发麻。

小林打个哭腔说:“晚上来,你没有搞错吧,这地方晚上闹鬼,闹得厉害着哩,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查了吧,就说香港佬得心脏病死了就得了。要么就白天进去看看,晚上去那要人命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原来孽障有根源 主目录 下一章 月照古戏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