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武林雨潇潇
上一章 给我剑 主目录 下一章 这一局平局

第七十四章 看我牛渔樵

作者:三木林先生 更新时间:2019-12-03 17:52:24

这个声音和前一次的声音一样,都带着愤怒。

明显是莫高兴的同门或同来的朋友,见莫高兴的表现不好,亦或是招术使错了,在指点也在作提醒

此人不好对付,还是以守为主,静观其变,不宜暴露势力过早,或者将自己的体力消耗太多,一时拿不下,久战就不利了。

两人又陷入了缠斗,莫高兴使出昆仑剑法的精华,水木子拿出无极门的高招。

一个使织女穿梭,一个对钟鼓齐鸣;一个用招壮士断腕,一个跟上子胥举鼎;

一个怒发紫电穿云,一个拈来自在飞花;一个逍遥张果老倒骑驴,一个妖娆何仙姑斜挎篮。

一时松,一时紧;松时如张老汉春日晒太阳,紧时似李大爷下雨收荞麦;

一时快,一时慢;快时如闪电穿云过,慢时比蜗牛地上行。

二人不知不觉又拆解了二十多招,未分胜负。

莫高兴得了场外人的指点,没有冒进,支持了这么长时间,对自己的表现比较满意。

但水木子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将对手拿下,对自己的表现就非常不满意了。

莫高兴扬手又是一剑,刺向水木子的下腹,水木子将对方剑压住,盯着莫高兴眼睛说道

“莫兄,不好意思我要利用我宝剑的优势了,不知你的宝剑是什么材料,耐不耐砍?”

这是水木子有意要让莫高兴动气,人一生气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不容易克制,就会有一些超出自控范围的动作出现。

何况水木子的剑确实是一把宝剑,尤其是他将内力运在剑上以后,一般宝剑逢之必折。

他这是好心提醒,也是故意激怒对方,好人坏人一齐做,一箭双雕。他这一招果然奏效,莫高兴一听,气就上涌,宝剑“嗖”抽回,疾攻三剑,招招皆是夺命招术,这正中水木子的下怀。

水木子对此心里上早有准备,不慌不忙一一化解。突然大喝一声

“接招!”使出了无极门的杀手锏“断魂七剑”。

这一套剑法是无极子和无机子师兄弟,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习得,今传给了他们最得意的弟子水木子,还没有真正检验过它的威力。

今天水木子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试试这套剑法的威力。

前三剑莫高兴尚能应付,水木子使到第四剑左右逢源,莫高兴已经左支右绌,无所适从,只得凭感觉支撑。

只见水木子一柄利剑,在莫高兴胸前位置左右翻飞,始终不离他的左右胸左右肩。

莫高兴被动将剑立起,护住胸口位置,也是水木子不想伤害莫高兴,不愿和昆仑派结下仇怨,如真想伤害莫高兴,至少此时莫高兴的肩头已经两个窟窿。

莫高兴剑一立起,水木子连挥三下,剑尖闪动,轻脆的三声响,莫高兴的宝剑连续被斩断三次,每一次虽然不多,但一把长剑也剩下了一半。

“承让,不好意思我占了宝剑之利。”水木子倒提宝剑双手一拱说道。

“还不退出来!”

在莫高兴进场的方向再次传来一句暴喝。

莫高兴没和水木子打招呼,只狠狠瞪了水木子一眼,扔下断剑,几步跨出比试场地,从人群中消失了。

裁判曾公正走到场地中央将水木子右手高高举起宣布

“这一局比试,82号选手水木子获胜。”

主持人手拿话筒走进场内说道

“这一轮比试结果,82号选手获胜进入下一轮,请下去稍事休息。请下一组选手上场。有请102号和135号选手登场。”

主持人宣布完毕走下场地。

102号选手从牛渔樵站起来,钱不多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同来的几个人一起喊道

“加油!”牛渔樵向同来的人一一击掌,走到金不换的面前,金不换没有和他击掌,而是在他耳边嘱咐

“后发制人。”然后在牛渔樵腰上一推,牛渔樵小跑进了擂台中央。

他按照江湖规矩,双手抱拳分别向四周都鞠了一躬,然后回到场地中央接过话筒说道

“我是102号选手牛渔樵,来自泰山派。”将话筒交还主持人,双手放下变为半握拳,静待对手上场。

一个矮胖小伙笑眯眯走进场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来到场地中央,用浑厚的男中音说道

“我是135号选手,我叫路正通,来……来自山西恒山派。请大家多多关照。”

他的自我介绍引来周围一片笑声,来比武招亲,要人家多多关照干什么,只要你功夫好,战胜对手,成为花家的乘龙快婿,那不要人家关照也行。

主持人退了下去。

裁判右手持话筒走进来,先将二人请到比试场地中央,在他的左右一边站一个,然后宣布

“本轮最后一组选手比试开始。”

他将话筒传递给主持人,在旁边监督两位选手的比试。

牛渔樵和路正通走近打个照面,互相用右拳轻轻相撞,算作赛前武林同道之礼,双方都一个高平步看对手如何进攻。

过了十多秒钟,双方都没有任何动作,场边观众开始坐不住了,有的起哄,有的吹着口哨,不文明的开始骂人。

裁判知道二人都在等对手进攻,自己寻找对方的弱点,如果就这样下去,都不动手,那这一局比试就没有个头了。

于是他走上前去,口头向二人作了警告,在三十秒内双方都还没有动作,则取消二人的比试资格。

然后他又走到了旁边监督二人的比试。

牛渔樵死死记住师伯们的话,特别是金不换在他临上场之时给他有一个交涉,要后发制人,所以他迟迟没有动手,不过他想,如果对方还是稳住,那他就主动进攻。

正在这样想,路正通已经攻了上来,牛渔樵一看,是一招左穿花手。

这一招在速度上属于中等,但极有迷惑性,迷惑之处在于右手先为拳后为掌,左手先为掌后为拳,右手是掩护,就在右手拳变掌的一刹那,左手由掌变拳从右掌下穿过,猛击对手胸膛。

这一招其实有两个解法,一是将掩护手打掉,没有了掩护,那他的后手就发不出来;

二是只注意他的攻击手,只要你知道他的攻击手攻击的方向的部位,作好防御(俗称斩断攻击手)。

牛渔樵选择了第二个办法斩断攻击手,使一招左击右擒,同样道理,牛渔樵这一招也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

他的左手去封对方的掩护手,右手突然变拳为爪,使出鹰爪功,一个是拳,一方是爪。

就好比划剪刀、石头、布游戏中的一个是石头,另一个是布,布装石头,鹰爪正好抓拳头。

路正通一见对手变招好快,不禁暗暗心惊难道对手知道我的出招?

不是又怎会使出专门克制我的招式呢?

吓得他赶紧收回拳头,变招数为左右跨打,左右双脚变马步。

这种马步是运动型的马步,以马步的步子前进,这样身形既稳定,同时步幅又大,在攻击时力量足,这是矮胖之人拳脚比试时最好的步法。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给我剑 主目录 下一章 这一局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