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武林雨潇潇
上一章 走一遭 主目录 下一章 滚出来

第五十七章 赶尸

作者:三木林先生 更新时间:2019-11-20 05:00:35

赶尸匠通常是两个人。

如果只有一个人的,那这个人一般是赶尸匠中的宗师,或者是在一个地方名气最大、地位最高、徒弟最多的师傅,据说这种赶尸匠法术都很高超。

一个赶尸匠的,无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

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

他走在尸体的前面,在尸前带路,有一点月色就不打灯笼。

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

如果完全漆黑,则要打灯笼,就将阴锣收在身上,一只手摇摄魂铃,一只手打灯笼。

两个赶尸匠的,月黑里就是前面一个打灯笼,摇摄魂铃,后一个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并负责喊口令:

“阴上——阳回”这是告诉生人死去的人在路上,请活人回避。

有月光时前一个赶尸身匠就省去打灯笼这一动作,其余照旧。

如果赶一个尸体好办,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

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画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

赶尸途中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

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

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客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

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大家听到了“阴上——阳回”,这句暗语意思是说死人上路了,请活人回避,不要挡在路前面。

听说这是湘西赶尸,大家心头更紧了。

这时又听见了口令:

“直,转。”

随着口令,外面的脚步有所变化,但凡外面说暗语“直”时,这个“扑嗒”声就是均匀的。

一听到喊“转”的时候,外面的“扑嗒”声就变慢一拍才落地,好像是在转弯,所以放慢了脚步。

大家是不敢看又忍不住去看。

“扑嗒扑嗒”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瘆人。

大家又听到了“阴上——阳回——”、“直,转。”的暗语,随着口令,外面走动的脚步也在变化,这个走路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里边一阵阵发紧。

大家是不敢看又忍不住去看。

最先悄悄抬起头,从墙壁裂缝往外看的是谭不拢。

他鼓着胆子看了一眼,然后用手戳了旁边的化不少一下,化不少眯眼看着他,见他在用手向裂缝指,也忍不住向外瞄。

就这样,你戳我,我弄你,几个人都屏气从裂缝向外看。

庙子那边过来的人越走越近,借住淡淡的月光看得清楚一些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打扮像道士模样的人,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手里拿一个摄魂铃,脚上穿着可看不实在。

他走在尸体的前面,在尸前带路,手里有一个灯笼,却没有点亮。

走在第二看上去是一具能走路的尸体,头上蓬松的长发像没人打理的野草,头顶上结成了团,两三纽顺耳朵吊在胸前。

其余散乱披在脑后,灰白色的脸在月光照射下显得更加惨白,下巴粘贴的一张一尺长的黄色鬼纸符。

身上穿一件青衣,双手被两支白色长袖笼着无力搭在前面,手指下约有一尺五寸长的一截白色长袖,超出并掉在前方。

尸体一动或有风吹动,宽大的长袖就跟着前后摆动。

走在最后的也是一个人,他手中有一面小阴锣,走过十多步,最后这个人就敲击一下小阴锣。

第一个与第二个之间,相距五六步的距离,第二个与第三个之间相距十来步的距离。

那个赶车的车夫刚一看到第二具走动的尸体,吓得一哆嗦,眼睛赶紧闭上,嘴巴张得多大,半天没收回去。

牛渔樵胆子反倒比车夫大一点,坚持往下看。

这三个人一走过这个裂缝,庙子里的四个人都看不见了,因为刚好被墙壁挡住了视线,只能凭听声音来判断这三个人的动向。

从脚步声可以判断,这三个人走到前面转了一个角,又听见摄魂铃在外面响了长长的一声,那个破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就在这里停下来。”

话说完,三个人的脚步,一步步向庙子大门的位置走来,四人先前听声音以为这三个人走远了。

现在一听到这一声铃响和说话声,刚刚沉下去的心眼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小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自己不但能听见自己的心中,感觉别人也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又隔了几秒钟,听见三个人的脚步在大门外停了下来,这时听见一个略带尖细、像夜空中猫头鹰叫的声音说道:

“今天运气还不错,出门就有收获,这里是一个显眼的地方,说不定还有倒霉鬼要撞上门来。”

这个声音一出,里面的四个人个个感到头皮发麻。

“胡道士,你到门后,将脸再拉长一点,样子再做得吓人一点,没有我的话,不准动,一动我要你的狗命。

我叫你做什么你就照着做,听见没有,快进去。”这是破锣声音在发话。

“唔。”这时另一个声音无奈和苍老的声音在回答。

然后听见大门吱哑一声被人推开了,“扑嗒,扑嗒”一个有点拖拉沉重的声音踢了门槛一下,走了进来。

这时里面几个人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层细细的汗珠,化不少和谭不拢也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要有人进来,管他是人是鬼,先给他当头一击再说。

好在门吱哑一声又重新往回关,应该是没有关到位,然后似乎有人站在门后面。

“快,张不三,对面有马蹄声,快将灯笼点亮。”

如猫头鹰叫的声音急促说道。

“李不四,着什么急?我也听见了,好,我点上。”

破锣声音回答道。里面四人从对话中听了出来。

外面是三个人,一个道士姓胡,一个破锣声音的叫张不三,另一个似猫头鹰声音的叫李不四。

一会儿过后,小门外能够看到一点点火光,那道小门的影子也被拖得老长,拖进了化不少他们休息的屋子一角。

“张不三,快将灯笼挂在牌子旁边,你我躲在挡山两边。

胡道士,一会儿有人来了,他在外面,你故意弄出奇怪声,将假舌头伸长,吓来人一跳,然后不要动,我和张不三知道收拾。”

李不四回答结束。化不多等人听见脚步声向两边跑去,然后再也没有听见什么声响。

化不少四人估计,这两人已经躲在庙子两边的挡墙边上。

在这短暂的令人窒息的时间里,只听到不时有风吹过庙子的四角,发出呜呜的让人感到悲鸣的声音。

同时灯笼也随风摇曳,灯笼一摇晃,小门的阴影也跟着摇晃不止,就像要倒压过来。

过了几十秒钟,有节奏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又过了一分钟左右,能够听出是两匹马奔跑的声音。

再过十多秒钟,马蹄声没有了,大家估计这是那两个骑马人停下来了。

果然如此,这时听到了一个男性声音:

“奇了怪了,这里有一辆马车,上面有火光,有火光应该就有人,今天也有点累了,我们不妨上去看一下,看来这马车里的人也到上面去了。

虽然这么晚了,但上面人家还没有睡觉,可能在招待马车里的人,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说不定在等咱们。”

谭不拢和化不少听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看上去倒像一户人家,我真的累了,好吧,上去歇一会儿再走也好。说不定还会有收获,你知道我的本事。”

这是一个女性的声音,难道……难道是不老道人阳三泰和千手观音阴三娘,谭不拢和化不少在心里边思忖。

马蹄声又响起,隔了几秒钟,马蹄声在庙子外面停下来了。

听见两人双双跳下马来,两人两马走路的声音又响起。两三秒钟后,男性声音说道:

“快看,这是什么‘死尸客店’,死尸客店难道有人?”

“你没听说过湘西这边有赶尸一说吗?这应该是有道士在赶尸,不要进去沾了死人的晦气,沾了死人的晦气,诸事不顺,我们还是走远一点为好。”

“干的就是夜猫子的勾当,你也怕死人?未免太胆小了吧?”

从二人的对话中,谭不拢和化不少都听出来了,这应该就是千手观音夫妻俩。

但还没确定之前,先再听一下,看他们还有什么表演勾当。

这时大家都听见了猫头鹰夜叫的声音,就在小门对着的大门后边发出来的,显然这是姓胡的道士在模仿猫头鹰叫。

大门外男的说道:

“什么声音,好吓人,我们还是走吧?”

“这是猫头鹰叫,好像是从大门内发出来的。”

“快,快看。”

“怎么了?”

“管你妈的是人是鬼,吃我一鞭。”这个女的声音一落,只听“叭”一声,紧接着是“哎呦”一声。

“你是人还是鬼?给老子滚出来!你不是伸舌头吗?伸啊,怎么不伸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走一遭 主目录 下一章 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