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武林雨潇潇
上一章 遇飞儿 主目录 下一章 确认

第二十二章 琴声

作者:三木林先生 更新时间:2019-11-14 22:31:25

不一会儿,来到了小山脚下。未近小房子,一阵悠扬的琴声传进了他的耳鼓,琴声伴着花香,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随着花香钻进人的耳朵,飘进人的鼻子,让人心醉。

再走近一点,听得更加真切了,作者弹的是一首古典歌曲《高山流水》,初时只能够听出崇山峻岭,高山巍峨,流水淙淙。转而凉风习习,如有一股清泉从心间流过,不多时,又有如有千军万马在冲锋陷阵,激昂的气势刚过,扑入耳朵的是小草在地里慢慢生长,燕子在檐梁间呢喃。

大有白居易诗中所描述的“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之感。

琴声戛然而止,沈飞扬正想着不打扰这弹琴之人,自己从小路过去算了,这时听到屋里传来人的说话声:

“秋菊,你把伯牙和子期相遇相知那一段古词再唱一遍。”

沈飞扬再走近些,这回就能清晰听见里头传来的琴声和说话了。琴声再起,一个十多岁姑娘清新圆润的声音传来:

挥弦一曲几曾终。历山边,犹起薰风。门外客携琹,依稀太古重逢。高仾处,落雁惊鸿。怕弹指唤醒美人邜睡,客子春浓。任闲愁千缕,也不觧踈慵。

焦桐,非中郞青敨,徒沉埋爨下残红。休虑却,调高和寡,换徵移宫。一帘秋水月溶溶,酒樽空。懒听琵琶江上,泪湿芙蓉。盼何时,钟期再遇野航中。

一曲唱罢,里屋一个女人声音再说:

“冬梅,你听秋菊这一段时间有进步,特别是在表达伯牙、子期二人刚成为好友时他们之间不分彼此、不分贵贱那一个地方处理恰到好处,二人比夫妻还好啊。”

女人说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发出了“咯咯”和笑声,估计是两个女孩觉得夫妻二字,距离她们还遥远,。

“有什么好笑,长大你们就知道了。冬梅,你来唱下一段。看有没有长进?”

这时另一个尖细更加甜美的声音又开始唱道:

挥弦一曲几曾终,历山边,犹起薰风。门外客携琴,依稀太古重逢。高低处,落雁惊鸿。怕弹指,唤醒美人卯睡,客子春浓。任闲愁千缕,也不解踈慵。

焦桐,非中郞青眼,徒沉埋爨下残红。休虑却,调高和寡,换徵移宫。一帘秋水月溶溶,酒樽空。懒听琵琶江上,泪湿芙蓉。盼何时,钟期再遇野航中。

一曲唱罢,屋里传来年纪大的女人一声长长的叹息,两位女童这一次沉默了,没有说话。叹息过后,女人说:“我们再把前些日子我改编的《梅花三弄》演唱一遍,今天就休息。”

琴声再起,缓慢的曲调引子过后,伴着悦耳的琴声,两个女孩同时起唱:

梅花一弄冰未销,淡云晓日君来到。

珍禽孤鹤清溪桥,美人佳月情志高。

梅花二弄花含苞,薄寒晚霞轻烟罩。

竹边疏篱棋琴伴,夕阳几回问君好。

梅花三弄落红飘,细雨绮窗柳枝摇。

思君肠断点点泪,情深恨海路迢迢。

暗香已随君心去,青山已老情未老。

任凭情路冰风雪,只等梅开春会到。

春到梅开三生石,与君共渡奈何桥。

暗香已随君心去,青山已老情未老。

任凭情路冰风雪,只等梅开春会到。

春到梅开三生石,与君共渡奈何桥。

春到梅开三生石,与君共渡奈何桥。

一韵三叠,一唱三叹,女子弹,女孩唱。唱完后,沈飞扬这个大男孩也感到泪涟涟。不知这位女子为何如此怀旧和伤感,想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他也不想打扰这三人的唱和,就轻轻移动步子,准备离开了。

没想到刚一动脚步,屋内传来一声平和却不容反抗的声音:

“外面是何人,听了人家唱歌,连声谢谢也不说,就想走吗?冬梅、秋菊,还不去请人家喝杯茶再走。”

“是!”话音刚落,屋内飘出两个女孩,一前一后将沈飞扬夹在了中间。

“对不起,我有事,不能奉陪,请让开!”说完,沈飞扬举步要走,但站在他前面的女孩却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这倒让沈飞扬有点为难了,硬来,有失礼节,不硬来,人家却不相让。

他只得单掌一举一划,用五分力道让面前这位姑娘身形一动,他就好过去。可当沈飞扬掌刚一发出,两个女孩显然是有所准备的,动作比沈飞扬还快,一前一后已向他夹击攻来。

沈飞扬以一敌二,面对两个女孩的进攻,毫无惧色,只有一条,想早一点逼退她们,自己好抽身走开,想得倒容易,事实可没有这么容易,哪知两个女孩一点都不弱,他也只好打起精神拿出真本事来对付了。

不知不觉三人就拆了十多招,双方没有胜负。这时沈飞扬有点焦躁了,准备取出青松剑,来个快刀斩乱麻,用剑逼退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女孩。正在激战之中,要取出背上的宝剑也非易事。

他来个声东击西,佯攻正面,却将拳脚突然变向,向身后女孩连续进攻三招,将身后女孩一逼退,他嗖一声抽出宝剑,大吼一声:

“再不让开,我就不客气了。”

“谁要你客气了。”这两个女孩也不甘示弱,回他一句。沈飞扬正要进攻,这是门内传来一个声音:

“都给我退下,让我来见识这位先生的高招。”

话未说完,人已到了沈飞扬面前。沈飞扬抬头一看,来人一双大眼睛,只是失去了光彩,带着无限的哀伤,细细的眉毛略作了描画依然灵动,高挑的鼻子,薄薄嘴唇,略带忧郁的气质。

整个形象完全能够感知当年风采,岁月的风霜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美丽,如今依然风韵犹在。沈飞扬对来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感觉有一种亲近和温暖。

“你是谁?从哪里来?”来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问道。

“晚辈沈飞扬,从雪山下来,想找唐门掌门,核实一件事情。”

“想找掌门,就能够随便冲关吗?小子,想从我这里冲关的人还没有出生,拿出本事来,能胜我手中剑,我让你过去。”说完,女人亮出了手中的三尺长剑。

沈飞扬将宝剑倒提手中,作了一个起手势,双手一抱,一揖,说声:

“得罪了。请。”

剑平平刺出,这一招看似不快也不慢,其实是天山剑法中追风剑法,后续动作会越来越快,它是一套由慢到快的剑招,如果不知它的厉害,一开始的节奏没有跟上,后来的招法也不容易跟上,一招处于下风,那招招处于下风。

该女子当然知道这是天山剑法,也知道这一套剑法的厉害之处。只要不慢一招,落后半招以她的功力足以应对。双方剑来剑往,身进身退,展开厮杀,你三尺宝剑要取项上人头,我一柄青锋欲掏胸中肝胆;你有武学超一流,我藏毒功镇九洲;一个年轻力量猛,一位中年经验丰;你想结束战斗寻掌门,我思拖延时间看本真。

不知不觉中,二人已走了二十招,双方分不出胜负,半天脱不了身,沈飞扬更加急躁,招术一变,欲用父亲传给他的“燕青十八浪”来撕开防线。使出雪山剑法“燕青十八浪”第一招“四渡赤水浪打浪”,这一招的要诀在于一个“奇”字,要在敌人未觉察的方位进行攻击,要在敌人没想到的部位去找空隙。

所谓“奇”者,乃出其不意也。令沈飞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也照他的姿势来了这么一招,两人一角即分,第二招,沈飞扬第二招“岳飞枪挑小梁王”使出,对方也使出这一招,这让沈飞扬大为奇怪,第三招沈飞扬刚一使出,对方挺剑架住,问道:

“你究竟是谁?沈浪是你什么人?”

“你管我是谁,我父亲的名号是你能随便叫的。不和我打,就让我走。”

“你父亲是沈浪,你真是飞扬,你……你……你,我的孩子。”话一说完,这女子三尺宝剑“呛啷”一声掉在地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沈飞扬不知所措,一个人怔怔立在原地。一会儿,他才缓过来,面前这位女子应该就是他的母亲,但还是问个明白好一些,于是沈飞扬问道:

“前辈,你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遇飞儿 主目录 下一章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