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武林雨潇潇
上一章 大师勘死因 小侠寻真凶(一) 主目录 下一章 试剑

第八回 大师勘死因 小侠寻真凶(二)

作者:三木林先生 更新时间:2019-11-14 22:31:15

第二节试剑

一大早,沈飞扬就起床了,将随身行礼携带好,出门吃了一点东西,趁山上的雾还有大起,早一点出发。

他沿峨嵋山道人平时挑水的路线,一路上山,不到一个时辰,到了峨嵋派寺院外,正好一个峨嵋山小道人在打扫院外道路,他先给小道打招呼:

“小道兄,这边有请。”小道人抬头看了一眼,没理沈飞扬,继续扫他的地,沈飞扬提高声音又问第二次,“请问小道兄,木耳道长在寺庙内吗?烦给我通报一声,有故人找。”

小道人斜着眼睛看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

“什么木耳,黄瓜?我们这里没得这个人。”

这让沈飞扬纳闷了,明明木耳道人就是这峨嵋派的人,难道他们杀了人,还不敢承认。原来是木耳是江湖上给木油取的绰号,在峨嵋山肯定没有人敢叫这个名字,或许这个绰号根本就没有传到峨嵋山上来。

“哦,道兄,刚才是我弄错了,我找的是木油道长,请问,他在吗?”

“四道长?他没在,离开峨嵋山已经一个多月,没得山上。”

“你不叫,是吧,那我自己去找。”说完,沈飞扬往里闯。

“我说没在,故意找茬,想来峨嵋山撒野,是嗦?”扫地小道人手提竹扫帚横在沈飞扬的前面。

“让开,否则我不客气。”

“谁要你客气,不晓得我的厉害,看扫帚。”

嘴里还在说,小道人手中扫帚已经给沈飞扬挥过来,小道人哪里是沈飞扬的对手,沈飞扬来个顺手牵羊,抓住扫帚的另一头,一用力,小道人力量没法和沈飞扬抗衡,他又不松手,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带过来摔在地上。

沈飞扬可没管他,直往里闯,冲到寺庙里头,是一个大院坝,里面左前方有两个道人,都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个长得肥胖,一个长得清瘦,正在练习拳术;在院坝的右前方,只有一个道人在练习剑术。原来这三人就是峨嵋派现在的第三代弟子,胖那个叫涂利,和他对练的叫向出名;另一边练习剑术的那个不胖不瘦的道人叫于大力。

沈飞扬一见到三人,指着对练的二人问:

“打扰道兄,木油在何处?让他出来,我找他有事。”

“你是何人?找木师叔啥子事?”这时胖道人喝问。

“雪山派沈飞扬,找他报仇。”

“闯我寺门,先将他拿下。”

涂利喝道。说完,二人将沈飞扬围在中间,这时,练剑的于大力倒提宝剑也过来了,不过他只是观战,并没有加入战团。二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拉开了架式,沈飞扬喝道:“你们两人一起上,省事些。”

“少跟他费话,擅自闯入者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一起上,拿下他再说。”

二人使出峨嵋拳,和沈飞扬混战在一起。前边一个使出“盖马三拳”,后边一个使出“罡风扫叶”进行配合,沈飞扬见来势凶猛,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便拿出天山拳的精华和二人展开大战,马上一招“高山流水”上手一拳直捣胖子涂利上三路,下手右拳直击瘦子向出名的前胸,三人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对方“耿耿银河”、“弓步劈打”,沈飞扬“弓步双推掌”、“弓箭冲拳”,双方你来我往,辗转腾挪,上封下闭,即便如此,胖子涂利和瘦子向出名才与沈飞扬堪堪打个平手。沈飞扬和双方交战十来个回合后,完全摸清了对方的招数,来一招“八面埋伏”,让对方二人不知南北东西,不知从何招架,由于和对方也没有深仇大恨,只在二人的左胸和右肩各自击了一拳和一掌。他趁二人吃痛,来不及阻拦,从二人中间一穿而过,冲上后面一座红墙房子所在,这是一座不太大的院落,一排五间,都是一个构造,上面盖的龙形碧瓦,可是没有见人,倒反而显得非常清静,他大喝一声:

“有人吗?有人出来说话。”

过了几秒钟,沈飞扬正想再往里面冲,从房屋中间过道出现了一个穿灰色道袍的道士,中等身材,体型偏胖,头上挽一个高高的发髻,手提一把宝剑,走了出来。这时刚刚被沈飞扬打败的涂利和向出名也追了上来。涂利指着沈飞扬说:

“师傅,就是这小子,刚刚从外面强行闯了进来,我们没拦住他。”

“好,晓得了,朝侧边去。”

“你是哪个?擅自闯入我寺门是为了哪样事?说不清楚,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我到贵观,是找木油道人的,请他出来,我有事问他。”

“木油没在,他下山已经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没有回来了。有啥子事,你问我好了,只要是寺院的事,都可以问我。”

“他没在,不可能,问你有用吗?我问你们掌门方可。”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我让你走进来,爬着出去。”

“今天,不问出木油的去向,我还就不走了,看你怎样?”

“好狂妄的小子,贫道不欺负你,亮出武器,让你知道马王爷长的几只眼。”

说着,涂利的师傅木通右手执宝剑亮出了招式。

沈飞扬看今天不较量不行了,手中也没有带其它兵器,只得拿出了雪山派的镇山之宝——青松宝剑,做好了迎战的准备。正在这时,从过道里又出现了一位道人,年纪和这位胖的道人差不多,个子也差不多,只是要清瘦一些了,手里边也提了一把宝剑,先出来的道士和刚出来的打招呼:

“二师兄,这小子找上门来,说找四师弟木油,给他说没在,他不信,一定要我们怎么样,看我收拾他。”

“他是怎么样进来的?三师弟,究竟咋个回事?”

“我也是正在练功,听见外面有陌生的声音,我走出来才看到的,哦,记不得了,他还没告诉他叫啥子名字。”

“小子,你叫啥子名字?找木油何事?”

沈飞扬想了想,最好不给天山派添乱找事,就说自己的真名真姓罢,于是高声说道:

“本人雪山派沈飞扬,特来找你们峨嵋派的木油道长,让他出来,我有事问他。”

“这位施主,木油没在山上已经一月有余了,有啥子事给我讲嘛。”

沈飞扬认为峨嵋派的人有意保护木油,不让他出来,或者是在有意拖延时间,于是愈加生气,大声喝道:

“峨嵋掌门在吗?让掌门出来,我与他说话。”

这时,出来的二师兄木汕也有点生气了,“好吧,你要找掌门师傅,我们拿你去找,给我拿下。”

话刚落口,三师弟木通已经出手,一个高平步起手,右脚不动,左脚高高提起,左手食指、中指并拢,轻轻一抚剑身,指着对方,右手持剑,念个剑诀,宝剑一抖,剑身轻飘飘向沈飞扬胸口刺去,这一招叫“乌龙探海”,因为这一剑动作轻,剑式去也奇快,沈飞扬大吃一惊,没料到这个胖道士一剑来势如此之快,这种实战他一点经验都没有,眼看无法躲避,情急之下,只得就地打一个滚,直滚出一丈之外,才将将避过,但已是惊险万分,狼狈不堪,引得峨嵋派的几个弟子在一旁哈哈大笑,他自己也是脸红到了耳根。好在这一滚,也让他冷静下来,不能有丝毫大意,必须全神贯注对敌。马上使出天山派学到的天山剑法从容相对。

第一招虽然没有将这小子拿下,但是也将这小子逼得出了洋相,二师兄木汕也感觉能够可以轻松搞定沈飞扬了,而三师弟木通,更认为拿下沈飞扬是易如反掌。剑身不动,利用身法,将宝剑使成了一团剑花,这一招叫做“无边落木”,他知道,只要对方不认识这一招的厉害,最多在两招之内,必将落败,这一招在他们四师兄弟中,以他使得最好,出神入化。这一招无边落木,就是要让敌人不知道剑势的方向,在每个方向都感觉到有人影和剑身,让人产生眼花缭乱之感,要么是敌人自乱阵脚,要么是不能接好下一招。

其实不是沈飞扬的剑上功夫不济,只不过是他缺少实战经验而已,一旦情绪一冷静下来,他的动作就协调了,也流畅了,眼见得对方一招无边落木攻来,平时和师兄弟们拆招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招的厉害,师傅也教给他们破解方法,他打定主意,我就将师傅平时教的招式来对付,这一招要破解就只须掌握一个字“定”,敌动我不动,一动就中了对方的招,越动越找不到对方的方向,没有方向,就找不到还击的线路,要让敌人觉得奇怪,只要敌人觉得奇怪,剑势就会变慢,剑势一变慢,这一招就会出现漏洞,漏洞一出,破绽就随之而来。

只见沈飞扬不慌不忙先立定身子,只将剑尖上指,看似没有什么招式,其实这是以不变应万变。果然他一没动,木通反而觉得奇怪了,一觉得奇怪,剑势果然变缓了,一变缓,漏洞出来了。是什么漏洞呢?这一招变慢,每一剑与每一剑之间就失去了联系,失去了联系,木通的整个身体就暴露在对方的利剑之下。

木通想变招,沈飞扬当然不可能给他这种机会,立马还他一招“雾里看花”,让他也来尝尝天山剑法的厉害,这一招雾里看花,从道理上讲,也是令敌人看不清攻方的剑势来路,但运用的方法却在起点动作上完全不同,前者是剑不动,身体动,在而天山剑法的这一招却恰恰相反,是身体不动剑动,剑从四面八方一起动,剑一动,就不再是死的,而真正下的是剑雨,只见一片剑雨,专朝木通道长一个人身上下,这一招木通道人可从来没有看过,更别说拆过招了。急得他口中哇哇大叫,在迟疑不决与慌张之中,他只能将自己的宝剑乱舞一气,想通过在每个方向都有自己的剑影来保护自己。

这种没有章法的剑影,当然骗不过沈飞扬这样的武学行家,沈飞扬看他的剑上动作已然出现漏洞,跟进一招“西风倒卷”,人不进反退,这个动作让木通刚才的动作又缓了一缓,为什么呢?首先是木通道人不认识这一招,第二是他本来的舞剑动作就是骗人的,心里边就发慌,第三是他看见沈飞扬不进反退,以为对方没有了下一个进攻动作,故就迟疑了一下,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事,高手过招,输赢就在一瞬间,沈飞扬就利用了这一瞬间,身体背向木通道人,右手剑倏从右腋下穿出,向后一刺,这一剑出乎木通意料之外,眼看木通右胸要被沈飞扬的宝剑刺个窟窿,旁边观战的峨嵋山弟子们都忍不住惊呼一声,心想这一下完了,旁边的木油连忙将手中剑飞出,刚好在沈飞扬的宝剑剑尖要刺到木通前胸的一刹那间,两把宝剑的剑尖一相碰,都变歪了,沈飞扬的宝剑只是将木右前胸的道衣刺破了一个小口子,其实,是沈飞扬知道可能木通躲不过,只用了五分力量罢了,如果用上八分力量,早已将木通道人洞穿。

“承让,可以告诉我木油道人的去处了吗?”

“木油的去处我已经说过了,确实不晓得在哪个地方,不过,既然雪山派的同道来了,可不能就这样走了,让贫道来领教一下雪山派的高招。”

其实这已经是峨嵋四恶说话很客气的一回了,以前,他们说话做事是从来不客气的,毕竟随着年龄的增大,人会变成熟;今天峨嵋四恶也看出来,对方不是好欺的主,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所以说话就客气了不少。而沈飞扬也做了放手一搏的打算,至于逃走的想法还真没有,于是不客气地回道:

“没有知道木油的下落,我还真的不打算就这样离开。不如趁早给我说了,我走了为好。”

“施主一定想要知道,好,让贫道的剑来告诉你,请。”

“好,我来领教峨嵋派的高招。”

这一次出手的是木汕道人,他的功夫显然在木通道人之上。不管练习什么功夫,除了要有天赋之外,还要勤奋,最重要的是对剑法要领,要有自己的领悟的理解,没有领悟和理解,那么,剑始终是身外之剑,不能够将剑与人融为一体,也就谈不上剑术大师,最多只能叫使剑者,或叫练剑者,木通和木汕的区别就在于,前者不勤奋,只凭自己的一点体力,但练剑不光是体力活,又不善于去动脑子,师傅教的剑招只知道死记硬背,在灵活运用上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只见木汕将宝剑轻轻横在胸前,左手食指和拇指卡住剑身,右脚不动,左脚脚尖从右向左,轻轻划了一个半圆,用“劈”开头,右手宝剑斜斜向沈飞扬的左肩削去,这一剑的速度不紧不慢,但是明显感到有一股剑气在向沈飞扬逼来,人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一招有一个名字叫“吴王试剑”,既是起手式,又是进攻式。沈飞扬知道这一次的对手比上一次要更硬了,不由得凝神聚力,也缓缓的做了一个起手式:身体站立,右手倒提宝剑,左手变单掌,盖在右手上方,一表尊敬,二也是静观其变,没想到敌人已经攻过来了,眼见剑尖已要砍到左肩,右手剑顺势向左上扬,向上一撩,当对方宝剑回收之时,剑靠剑身,再次顺势向对方握剑的右手削去,这动作一气呵成,不禁让周围的人都自愧不如,人家如此年纪轻轻,剑术上的造诣达到的程度却非同凡响。不是木汕收势快,五指怕有三指要被削下来,这一次,让木汕心中一惊:好厉害的角色。

木汕改变策略,不再用峨嵋派的平常招式,直接用了峨嵋剑法中的上乘招式,先送出一招“西施捧心”,双手紧握剑柄,身体右扭,剑尖向沈飞扬的中部刺去,剑招刚一使出,让对方招架之际,剑身和人身一扭,剑尖又转向了对方的右脚,这是“犀牛望月”和“下山斩虎”两招联用的精华所在,一般人躲得了第一招就躲不了第二招,但沈飞扬何等人也,人向上轻轻跃起,硬生生在空中来一个“铁板桥”,一下连续躲过了这两招,两人不断变招,不断拆招,你来我往,杀得个难解难分。这时,木通看二师兄十多个回合都没有拿下沈飞扬,也顾不得什么峨嵋派的名誉了,从斜刺里看见沈飞扬边战边退,到了他这一侧,趁沈飞扬没太注意,用尽力气从头顶一剑劈下去,其实沈飞扬随时都在用眼睛的余光,注意四周他人的动静。木通的这一剑,早已在他的视线之内,他向外一跳,大喝一声:

“好啊,峨嵋派的一起上吧,全部上我也不惧。”

好个沈飞扬抖擞精神,与峨嵋派的两大剑术大师战个天昏地暗,三把宝剑上下翻飞,只见两条灰影裹着一条黑影,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两个要让对方登时毙命,一个要在剑影中求生;开始时,还可瞧清楚三人的站位,一会儿过后,三人的站位,像蝴蝶穿花,让人眼花缭乱,已经分不清哪些个影子是谁了,斗到紧要处,峨嵋派二人你一招“仙剑斩龙”,我一招“仙人指路”,上一招“掀牛喝水”,下一招“湘子吹箫”,前一招“响隔楼台”,后一招“想入非非”;但不管对手如何剑快,沈飞扬总是能够在剑影下,在毫厘之间闪躲开去,伤不了他分毫。二人斗得急了,满脸通红,看上去好像变成了两个关公,真是两个关公战秦琼。

久战不下,也让沈飞扬有点焦躁,再这样下去,何时才能解决战斗,得想办法,到时他们用车轮战术,不被杀死,也要被累死。想到此沈飞扬一思考,不如用昨天晚上父亲在剑书上的招式来试试,反正只记得第一招,其它招式连名字都还记不全,更谈不上如何运用,那就用第一招看有没有效果,于是念个剑诀,使出燕青十八浪第一招“四渡赤水浪打浪”,这四渡赤水浪打浪,是将四个招式连环套用,也就是一浪紧接一浪,四浪相连,犹如滔滔不绝之江水,连绵不断,躲过了第一个浪头,就会有第二个浪头,躲过第二个,就会有第三个,紧跟着会有第四个,招中有招,式中有式,这一套招式是雪山派剑术中的精华所在,融汇了独狼沈浪的毕生潜心研究,本身沈浪就是个剑术大师,他还将雪山派剑术中的糟粕部分去掉了,因此完全称得上是当今武林剑法中的上乘杰作,这一招一使开来,配以雪山宝剑青松剑,顿时威力无比,三人在使剑,却好似只看到一个人的剑光,另外两个对手反而被沈飞扬的剑气笼罩了,二人顿时感到非常吃力,又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一招有四式,故名四渡赤水,每一式又有四个变化,这一招总共有一十六个变化,沈飞扬刚使到第十二个变化,峨嵋派二人已经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狼狈不堪了。沈飞扬正想再将剩下四个变化使完,只听到一个不洪亮却非常清晰的声音传来:

“请施主住手。”

来的又是何人,沈飞扬能否问出木油的下落,顺利下山。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大师勘死因 小侠寻真凶(一) 主目录 下一章 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