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我自镜中来
上一章 不请自来的贵客 主目录 下一章 撕裂元素

第60章 食人花隧道

作者:西北幻羽 更新时间:2020-01-17

第60章食人花隧道

朱莉此前曾教过我怎么发射各种颜色的魔法信号弹,说出来都能笑死人,跟烟花一模一样,只不过步骤有点复杂,首先,这种魔法运用的是一种叫焰色反应的原理,一些金属,在火焰的炙烤下,会让火焰呈现不同的颜色,钙是红色,铜是绿色,钠是黄色等等,不过自然中想找到这些元素,并不十分简单,魔法师一般是从骨头中提炼钙,从食盐中提炼钠,而铜,只要用铜粉就行了,有意思的是,他们知道能产生什么效果,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首先把元素聚集在上空,然后向这些元素发射炎龙术,那是一种火系的攻击魔法,射程非常远,火焰经过元素团,就会发生焰色反应,然后将各种颜色的火焰带上天空,军队用的三色信号弹,就是简化版,其实就是个大号彩珠筒。

朱莉点了点头,这才松开我,我走上前,伸手戳了一下花心,食人花似乎是连续被三个人激怒,动作极其粗暴,它猛地钻出来,把我推到在地,然后叼住我的脚,把我甩上了天空,我一边下落,一边看着它张着大嘴,在下面等着,我只来得及听到朱莉尖叫了半声,就掉进了它的嘴里,不过感觉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它的内壁既没有粘液,也没有恶臭,而是一种雨后草地的芳香,大概也就三分钟,我再次被吐了出来,不过落地没有那么精彩了,我直接一屁股撴在了地上,精灵王和阿比盖尔互相看了一眼,精灵王突然笑着拍起了手:“卡罗,勇气可嘉,怎么样?我赢了!”

说完就冲阿比盖尔伸出手去,阿比盖尔一副要哭的表情,从身上的草叶子下面取出一个粽子一样的用叶子包起来的东西,然后小心的打开,我注意到里面是十五、六粒黑色的植物果实,像是桑葚一样,精灵王笑着捏起一个,送进嘴里,很享受的咀嚼了一下,然后咽了下去:“嗯,还是这个好吃啊。”

“我就这点了。”阿比盖尔立刻收好叶子,心痛的要死。

“愿赌服输,再说了,我这月不是应酬多嘛?过几天其他人来了,我给你补回来。”精灵王说道。

很明显,他们在拿我打赌,赌我敢不敢走食人花隧道。

我翻了个白眼,冲天空发射了绿色的火焰,告诉朱莉我很安全,铜元素是从矮人的山里找来的。

“你们拿我打赌?是不是也该分我一点好处?”我笑看着这两个活宝,阿比盖尔一听,就吓到了:“没了,一只都没了。”

“只?”我注意到她用的单位,奇怪的问道。

“紫花虫,吃了可以保持皮肤不干燥。”精灵王笑着说:“味道也很不错,不过你们人类吃了会中毒的,上次有个人进我们的森林,我们拿紫花虫招待他,结果把他毒死了,真是不幸啊。”

我一听,脸都绿了:“那是虫子?”

阿比盖尔点点头:“是啊,你以为是什么?”

我还以为是什么酸甜可口的浆果呢,这时候我身后的食人花又冒了出来,它把朱莉也吐了出来,朱莉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我赶忙把她接住,朱莉瘫软在我怀里:“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没事,你感觉怎么样?”我赶紧问道,朱莉的脸色不那么好看。

“还好,那个食人花对我没那么粗暴。”朱莉抱着我松了口气,然后指了指食人花:“阿普顿在后面。”

“哦?他不是跑了吗?”我笑着问。

“我把他拖回来了。”朱莉哼了一声。

过了好久,阿普顿才被食人花吐了出来,不过阿普顿立刻爬到墙角那,吐了起来。

“哦,忘了说了,食人花对你们人类,特别是男人,非常敏感,所以动作会比较粗暴。”阿比盖尔说道。

你早干什么去了?我看了看阿普顿惨白的脸色:“恐高?”

阿普顿连连点头:“吓……吓死我了。”

精灵王尴尬地笑了笑:“一对食人花中总有一只脾气不好。”

阿普顿指了指面前的食人花:“它的脾气要比镇口那只好?”

“说不定那只脾气才是好的。”朱莉笑着说。

阿普顿叹了口气:“那我还是走着回去吧。”

精灵王笑了起来,他冲我种的松树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石苑说:“卡罗,我知道你魔力很强,可惜你完全不会使用。”

我愣了一下:“怎么讲?”

精灵王迈步走进石苑:“这里有战斗过的痕迹,显然是你输了。”

阿比盖尔点了点头:“是的,他被人捅了一刀,据说还取走了一罐血液。”

精灵王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卡罗,你没有得罪哪个精灵族的姑娘吧?”

我立刻点了点头:“一个叫艾尔莎的姑娘干的,她有一半精灵族的血统,不过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取走我的血液。”

精灵王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可要命了,不过你是活该。”

朱莉立刻问:“为什么这么说?那个艾尔莎要对卡罗施咒术吗?”

“不,精灵族的血统非常纯洁,别说有一半精灵血统,就是只有八分之一,她也不可能使用咒术,那只会反噬她自己,她……”精灵王叹了口气:“只是不得已罢了。”

“那你为什么说卡罗是活该?”朱莉皱起了眉头。

精灵王看了看朱莉,然后小声对我耳语道:“你未婚妻很像米拉,不过你们还没结婚,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

说完他还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我笑着摇了摇头:“我也很想知道缘由,我跟艾尔莎相处的时间不久,虽然她性格很顽劣,但她应该不会无缘无辜的伤害我。”

精灵王点点头:“很好,可惜,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我和朱莉同时问道。

精灵王不动声色地说:“第一,这事错并不完全在你,但你肯定要承担主要责任,第二,你并不知道根源在哪,但这是你的劫,你要自己去化解,除非到了那一刻,否则谁也不能告诉你,那只会害更多的人。”

“我的……劫?”我奇怪的问。

精灵王笑了笑:“是啊,年轻,真好。”

朱莉听得模棱两可,我更是稀里糊涂,精灵王拍拍手:“好了,言归正传,卡罗,下一步的建城,需要我精灵一族怎么配合?丑话说前面,我们可不做苦工。”

我从壁炉里捡出一块烧焦的木炭,在墙壁上涂抹起来:“按照图纸,要在蓝冰镇城墙外围扩建,形成旧城区,旧城区四角再设立教堂区、矮人区、魔法区、商贸区,以这五个结构组成,称为暴风城,东区是兽人族的聚集地,分别是荣耀、力量、智慧、净化四区,称为奥格瑞玛,暴风城和奥格瑞玛的北面设立堡垒要塞,堡垒要塞与暴风城、奥格瑞玛相连并形成三角形,以城墙包围,并有东南、西南、正北三座城门,再北面就是您的森林了。”

“嗯,达纳苏斯。”精灵王看着我笑了笑。

“如果您希望这么称呼的话。”我笑道:“以上是地表区域。”

“地表区域?”阿比盖尔愣了一下:“地下难道还有?”

“有的,铁炉堡并且有隧道直通东边的山区,必要时可以撤离。”我说道。

阿普顿突然说道:“精灵族的这片森林要不要也用围墙圈起来?”

精灵王一听,就大笑了起来:“用围墙圈森林?哈哈哈哈!阿普顿镇长,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可是,帝国……”阿普顿话只说了半句,精灵王就摆摆手:“帝国?你问问帝国的士兵,敢进我的森林吗?我精灵族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哼!”

精灵王哼了一声,手重重的拍在石墙上,石墙立刻裂了一条缝,艾比盖尔叹了口气,手指一伸,把裂缝修好了,似乎是早有准备。

“现在的问题是,由于我跟植物们签订了契约,所以不能砍任何一棵树,我需要木材,大量的木材。”我说道:“希望您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好办得很,等生命泉水一到我立刻能就能提供你很多木材,你说让这些木材怎么长,它们就会怎么长。”精灵王笑着说:“这么说,矮人族也会来?”

“是的,还需要提前准备大量的石料和工具,不过这两天太忙了,我没顾得上。”我说道。

“总督大人,要不我让菲兹去搞石料,他……”阿普顿还没说完,精灵王就抬手制止了:“不用费那个事了,那么多石料,就算你们有钱买,等运过来,也是几年后的事了,而你们自己开采,速度更慢。”

“那怎么办?”我问道,其实一开始我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想自己一个人召唤石元素来这,可后来一听矮人王艾德文算石料时用的单位都是多少多少万方,我就放弃了,我是不知道建城需要多少石料,可那么大的单位,我魔力再强横,也是不可能的。

“卡罗,我刚才说过你的魔力很强大,但是你完全不会使用。”精灵王慢慢的说道:“实不相瞒,如果你跟你的未婚妻动手,你也打不过她。”

拉倒吧,我跟朱莉一见面,朱莉就败在我手下了,可我转念又一想,我跟艾尔莎在这个房间战斗的时候,虽然我的魔力强大,可没两招就被她放倒了,而朱莉……我瞄了一眼那只绿毛兔,我真的打得过那么大的东西吗?

“所以,我来教你如何使用魔法。”精灵王说道:“你现在对于魔法的认识,就像一个婴儿一样无知,我举个例子,正常人用弓箭去射击猎物,都是瞄准后再释放,而你,滥用自己的庞大的魔力,就像是在使用上万张甚至十数万张弓箭同时乱射一样,可能射到目标的箭矢,也就只有那一两根而已,而我,只要躲开那致命的一两根就行了,不需要在意其他的箭矢,那是虚张声势,那是浪费魔力。”

“那我该怎么做呢?”我立刻问道,精灵王说的对,我现在的状态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精灵王立刻说:“简单,让阿比盖尔教你就行了,顺便也能把石料的问题一并解决了。”

“我?”阿比盖尔指着自己愣住了。

“总督大人一个人解决所有的石料?”阿普顿更是傻了。

朱莉想了想,也问道:“我能跟着一起吗?”

精灵王看了朱莉一眼,似乎是琢磨了很久,才点点头:“如果卡罗愿意的话。”我当然愿意了,精灵族都是使用魔法的强者,这么好的魔法高级进修班,我真是求之不得,我笑了笑:“能不能再加几个人,反正阿比盖尔教一个人也是教,教一群人也是教。”

“哦?你这里有很多魔法师吗?”精灵王愣了一下。

“我有三个学徒。”朱莉笑着说道。

精灵王点点头:“当然可以。”

阿比盖尔哭笑不得的问:“我该怎么教啊?”

精灵王笑着走出石苑,我只听到门外的松树咋呼了一句:【哎呦,你干嘛?】

只见精灵王向松树陪着笑脸:“不好意思,借来用用。”

【你赔!】松树不依不饶的喊着。

精灵王手一抓,就拿出了大把的自然元素,丢到树干上,看表情像是冲狗狗丢骨头一样,然后精灵王走回来,他手指里捏着一簇松针。

“这是……”朱莉愣住了:“我是死灵系,无法使用木系魔法的。”

阿比盖尔看了一眼:“教这个?这都是……”

精灵王示意阿比盖尔别说:“不是木系魔法,只是练习基础。”

“拿松针怎么练?”我纳闷的问。

精灵王笑了笑:“这就要让阿比盖尔来说了。”

阿比盖尔翻了个白眼,拿过一根松针,手指一碾:“就这样。”

我立刻傻了,阿比盖尔把一根墨绿的松针,分成了上百根,每一根都如丝如雾,缓缓漂浮在空中。

朱莉愣住了:“这拆的也太精细了。”

“啊,对,就是练习你们说的拆,不过这只是第一步,等你们能把每根松针拆成100根的时候,我就教你们下一步。”精灵王笑着说道。

阿比盖尔缩了缩脖子,苦着脸看了一眼精灵王,精灵王把头扭向一边,假装没看见。

朱莉拿起一根松针试了试,松针也只不过分成了11根而已,而且明显粗细都不一样,至于我,三根,还断了……

我苦着脸说:“这也太难了。”

“总比让你画鸡蛋强吧?”朱莉笑着安慰道,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想来她是听过的。

我听罢无言以对,精灵王笑了笑:“好了,诸位慢慢练,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他就溜达着上了楼,阿比盖尔等他一走,就说道:“这种把戏,都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谁分的多,不过……”

“小孩子玩的把戏?”朱莉一听就快哭了。

“不过什么?”我问道,又拿起一根松针试了一下,还是同样的结果。

“我们都是从树枝开始玩起的。”阿比盖尔笑着说。

我想了想:“为什么这么练呢?”

“用元素塑形,谁都会,可植物是不能塑形的,只能拆,所以没法作弊,谁拆的多,谁就能更精细、更合理的使用魔力。”阿比盖尔说道:“其实我们精灵族的魔力比你们人类强不了太多,我们之所以魔法强大,就是因为我们能更精细更合理的运用而已。”

我点点头,迈步走向外面,我靠,精灵王的自然亲和力果然不同凡响,他刚才是给了松树多少自然元素?松树已经长成一人环抱那么粗了,松树一看我走过来,就警觉地问:【你要干嘛?】

我笑着说:“借点松针用用。”

【拿手指头来换。】松树不客气的说:【就没听说过松针有借的。】

不过松树还是给足了我面子,它立刻抖了起来,很多松针和枯树枝都落到了地上:【就这么多了,不够找别的树去。】

“谢谢啊。”我捧起一把松树针,回到石苑,只见朱莉正坐在一边,开始了冥想,我想了想,把松针放在桌子上,捡起一根小树枝:“你们是从树枝开始的吧?”

阿比盖尔点了点头:“是的,不过想赢,光靠拆可不行,要看透它才是最根本的方法,你看都看不透,怎么拆呢?”

阿普顿看了看我们,就对我说:“总督大人,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我根本没过大脑:“好,路上慢点。”

阿比盖尔突然笑了起来,她好奇的看着阿普顿镇长,不过天色已晚,阿普顿镇长想走回去,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走食人花隧道回去,过了十多分钟阿普顿终于准备好了,只听外面一声凄厉的惨叫:“妈……呀!”

我吓了一跳,转头向外面一看,阿普顿被食人花抛到了空中,甚至高过了绿荫石苑的院墙,然后食人花潇洒的把他接住,这还没完,食人花叼着阿普顿镇长的小腿,借势把他甩了半个圆,才咽了下去,我哆嗦了一下,问道:“你们用这种食人花隧道,没出过意外吧?”

“没有啊,不过你们人类就不好说了,我听说有几个帝国士兵迷路了,不小心激怒了食人花丛,那是我们通向森林腹地的通道,结果一队人,只有6个送到了我们那,还有两个没接住,被甩到了树杈上。”阿比盖尔遗憾的说道。

我回去的时候,还是飞回去好了,这种没有运营许可证的公共交通设施,太他妈刺激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不请自来的贵客 主目录 下一章 撕裂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