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我自镜中来
上一章 全环食 主目录 下一章 大礼

第57章 朱莉同志的秘密

作者:西北幻羽 更新时间:2020-01-16

第57章朱莉同志的秘密

“朱莉,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我惊讶的问。

朱莉楞了一下,躲开我的目光:“那个美国科学家,叫罗伯特·奥本海默,我在报纸上看到过。”

我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你、你……”

朱莉抬起双臂,在我们四周加了一圈虚空墙壁,她要防止有人偷听,朱莉站在我面前,静静地看着我,突然她投进我的怀中,抱住我说:“我本以为这个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了,但你是我的丈夫,跟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朱莉:“我的上帝啊!”

“你也信天主教?”朱莉惊喜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勉勉强强吧,倒霉的时候。”

“那就好办了,我也曾是信徒,我以前的父亲不让我跟异教徒结婚,虽然我早就无所谓了,但也总算完成了他一个执念。”朱莉认真的说。

“你也是穿越者?”我问道。

“穿越者?嗯,这个词真贴切。”朱莉点了点头:“是的,不然我怎么知道罗伯特·奥本海默?还知道毛.泽.东同志?对了,其实我是知道汉堡包和爆米花的。”

“是毛主席。”我纠正道。

“他可不是我的主席,我是苏联人。”朱莉略带自豪的说。

“苏……你哪年生人?”我皱着眉头说:“苏联都解体好几十年了。”

“193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我生在德国,战争结束后,我就跟着父亲去了苏联,一直住在莫斯科。”朱莉说道:“你呢?”

“86年,共和国原产。”我眨眨眼说道。

朱莉捂着嘴笑了起来:“原来你小这么多?哈哈。”

我揽着她的腰,叹了口气:“真是没想到,还能见到故乡人。”

“是啊,同志,你那天说乌托邦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不过我没敢告诉你,这边不能谈论共和党,你知道的,他们有点布尔什维克的意思。”朱莉兴奋地笑着说,然后又惊讶的问:“你刚才说……苏联解体了?伟大的斯大林同志怎么可能让苏联解体?这太不可思议了,出什么意外了?帝国.主义对我们宣战了吗?”

我去,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油画般的魔法世界,怎么就突然变成了黑白色的前苏联电影?‘同志’这个称呼实在是……

我抿了下嘴:“斯大林同志53年去世了。”

“天啊。”朱莉张着嘴巴:“他去世后苏联就解体了?”

“没,后面执政的是赫鲁晓夫……同志,然后是勃列日涅夫同、同志。”我差点咬了舌头:“后面还有两、三届吧?我记不清了,不过在位时间不长,最后是戈尔巴乔夫,1991年12月25日,东欧剧变,戈尔巴乔夫辞职,叶利钦上台,苏联解体。”

朱莉听得目瞪口呆,她张嘴说了一句什么,叽里呱啦的我没听清楚,不过听起来像是……俄语。

“你说什么?”我问道:“我听不懂俄语。”

朱莉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同志,我不知道,我是说苏维埃亡国了?”

“算是吧,时代需要,不过俄罗斯现在还是强国,普京挺牛逼的。”我安慰道。

朱莉松了口气:“那就好,只要共产主义还存在就好了。”

“呃……俄罗斯现在是资本主义……”我还没说完,朱莉就吼了起来:“不!这个该死的布尔什维克叛徒!”

我顿时冷汗直流,代沟太大了,再说这事是叶利钦挑的头,我想了想,决定岔开话题:“朱莉,你不是德国人吗?”

“不!我生在德国,但我不是该死的纳粹!”朱莉恶狠狠的说道。

“啊,我没说你是纳粹,你别激动。”我苦笑着说,朱莉下一句话就让我释然了,她红着眼圈说:“我外祖母是犹太人。”

四分之一的犹太血统?这就要命了,那个年代的第三帝国,这种血统可是足够领一张去奥斯维辛的门票了,你不要都不行。

我抱住她的头,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那你是怎么逃过一劫的?”

“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我出生在慕尼黑,母亲有一半的犹太血统,父亲是雅利安人,他给了我一头漂亮的金发,有一天,我父亲突然把我送到了我祖父家里,后来我父亲告诉我,我母亲被党卫队抓走了,从那以后就再没人见过她,后来我就一直躲在祖父的家里,可能因为我父亲是纳粹的火箭科学家,纳粹就没搜捕我,我祖父经营一个农场,很少有外人经过,我又是金色头发,所以没被人举报,后来苏联军队解放柏林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去了莫斯科,帮助苏联研发自己的火箭,49年的时候,哦,就是你们国家成立的那一年,我父亲还得到了嘉奖,他所在的单位研究出一种叫P1A的火箭,我父亲高兴地说我们很快就能把人送上太空了!”朱莉搂着我幸福地说道:“对了,你不是说人类已经能离开地球了吗?谁是第一个上去的?苏联人还是美国人?”

“加加林,苏联人。”我说道。

“乌拉!”朱莉兴奋地说了一句俄语,嗯,这句我常在电影里听到,意思是‘万岁’,朱莉高兴地搂住我,又亲又啃,我只好偷偷翻了个白眼,至于吗?加加林最后还不是坠机死在了地球上,对于他的死,众说纷纭,还有一种说法是加加林酒驾……当然,这话我还是别说了,毕竟粘了点他老人家的光,朱莉第一次这么主动。

“你在前苏联,啊,我是说在苏联的时候,是干什么的?”我等朱莉‘啃’够了,就意犹未尽的问道。

“我一开始是克林姆林宫的通讯员,专门负责接受中国同志的电讯汇报,不过只干了半年,就被调走了,后来隶属俄罗斯航天局保卫部,负责外围防空安全,是女子高射炮排的班长,你呢?同志。”

“我是修医疗设备的。”我笑着说,我想我还是别提医疗器械公司什么的了,朱莉那种社会价值观,理解不了的,而且解释起来太麻烦,我得先从改革开放开始说。

朱莉想了想又问道:“同志,你哪年入的党?”

“我……”我去,你这话我没法接啊,我苦着脸说道:“我只是团员,后来到了年龄,自动退团了。”

“没关系,我也是团员,我是50年入的团,本来我身份特殊,能参军已经是非常幸运了,没想到还能入团……”朱莉笑嘻嘻的说。

“亲爱的,你是什么时候穿越过来的?”我再次把话题叉开,不然我怕一会就得聊到珍宝岛事件了,那可就尴尬了。

“嗯……50年,就是你们援助朝鲜人民军,打击美帝.国主义的时候,我记得是年底吧,那天夜里我在航天局的高炮阵地值班,突然一阵闪光从天空划过,向发射塔那边飞了过去,没过多久,那个闪光又绕了回来,在我们头上大概1500米的空中徘徊,然后我就接到上级的命令,向闪光点开火,可当时炮手伊娃吓傻了,我就把她从炮位上拖了下来,然后命令玛莎给我装弹,接着我记得我瞄准了目标,踩下了炮钮,可没打几炮,我就失去意识了,再醒来,就来这了。”朱莉撇着嘴耸了耸肩,一脸的迷糊相:“我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婴儿,连话都不会说了,后来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社会,再后来,你就知道了,生我的父母都死了,我就去了魔法学院,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点了点头,她难道碰上飞碟了?这经历比我还要离谱,真可谓是同命人了,虽然代沟差了几十年,但总算还有点共同话题。

这时候,围绕我们的虚空墙壁突然消散了,把我和朱莉吓了一跳,我们一看,是苔丝,她又拿了个篮子,鬼鬼祟祟的看着我们:“你们……饿吗?”

我和朱莉同时白了她一眼,朱莉冲我眨了眨眼,我明白她是让我保密,于是我接过篮子:“这次还真饿了,苔丝,一起吃吗?”

苔丝摇了摇头:“我先走了,阿普顿镇长让我告诉你们,大礼一会就要开始了,如果你们再不吃点什么,就只能饿着了。”

送走了苔丝,我和朱莉坐在桌边大吃大嚼起来,朱莉偷偷小声问我:“亲爱的,你会做红菜汤吗?”

我摇了摇头:“我只会煮方便面,还有就是你吃过的汉堡包。”

“那真可惜,我好多年没喝过红菜汤了,真是有点怀念啊。”朱莉咽下了一口面包:“我试着做过几次,可都没成功,对了,我刚才摸到你身后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好像是……手枪?”

我点点头,把手枪抽了出来:“卡罗给我的,送你了,我还真用不着。”

朱莉把柯尔特拿起来,抽出弹匣,利落的拉了几下套筒,然后重新填好弹匣,上了膛,关好保险,放在桌子上不屑的撇了撇嘴:“美国枪?嘁。”

我突然笑了起来:“用不习惯?”

“嗯,要是TT-33就好了,它是33年研制的,跟我同一年出生。”朱莉叹了口气。

“哦,你说的是托卡列夫手枪啊,我知道,在二战中与莫辛纳甘、波波沙齐名,政委标配,使用7.62mm子弹,后来还被我国仿造,成了家喻户晓的五四式手枪,服役了很多年,由于乌黑的枪柄防滑块上有一颗五角星浮雕,所以在港台地区的黑帮分子那出了个别名,叫‘大黑星’,而且出了名的‘威力大,精度差’,它的穿透力和止动性真是不得了,听说穿防弹衣都没用,还有个故事说,有人用这种手枪在室内.射击,打穿了目标身体后,子弹又在目标后面的人身上穿了个窟窿,最后又打在墙上,反弹了,跳弹又把另外一个倒霉蛋的脑袋打开了花,可惜的是,死的三个人中,有两个是射手的自己人。”我又把剩下的两个弹匣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子弹有些少,你可得省着点用。”

朱莉拿手一扫,滑到自己面前:“精度差?怎么会?那是射手自己的问题,这些子弹足够了,我枪法挺好的,10米内,活动目标弹无虚发,跑的再快也没用,咦?这里面的子弹好奇怪,怎么是这个颜色?”

“哦,卡罗说是银铂合金的贵金属,那是一个富翁收藏的古董。”

“银子弹?唉,影响射程,不过打吸血鬼倒是用得上。”朱莉摇了摇头。

我愣了一下:“这里还有那玩意?”

“听说是有,不过好多年没人见过了,死灵系法师还能把僵尸做出来,那东西也怕白银。”朱莉说道。

“你会?”

“我大概能做出行尸,不过我没试过。”朱莉摇了摇头说道。

我愣了一下:“行尸?僵尸?什么区别?”

“死灵系法术里,确实有拿活人炼制那些不干净东西的法术,分四个等级,最低级的就是行尸,那东西没什么用,最多吓唬一下人,一见太阳就会自燃,但僵尸就不同了,它虽然动作缓慢,但是能攻击其他生物,爪子上有死灵系的腐败毒素,伤到人只要见了血,就能致人中毒身亡,除非用光系法术救治,就是你用过得那个排毒养颜术,不过僵尸不太好控制,听说连转弯都是个麻烦,然后就是骷髅,他们比较灵活,还能使用武器,不过也要看骷髅生前是干什么的,如果只是个种地的农民,那还是别折腾了,但如果是士兵,那它生前会什么,成为骷髅后,就会用什么,弱点也是有的,颈椎,打断了就完蛋了,最高级的是影生物,那是禁术中的禁术,是用人的灵魂炼制的,除了魔法,任何武器都伤不了它们。”朱莉把玩着手枪说。

“记得藏好哦,这玩意儿也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我指了指手枪。

朱莉点了点头,把手枪和百科全书放在一起,然后用手指在桌子上凭空涂抹起来,过了一会,桌子上就显现出一圈闪亮的符号,正好16个,那是虚空符号。

朱莉把手枪、弹匣和百科全书放在那一圈虚空符号中间,这几样东西,就像是沉入了沼泽一样,陷进了桌面中,不见了踪影。

朱莉拍拍手:“好了,你把这16个符号记住,有需要就可以从这里面拿了。”

我点点头,16个鬼画符一样的符号,我哪里这么快就得住,朱莉手一抹,虚空符号齐齐闪了两下,就消失了。

“放在虚空里,再安全不过了,除非知道这16个虚空符号,否则不可能拿到里面的东西。”朱莉自信的说道。

我想了想:“要是凑巧,有个魔法师用了相同的符号呢?”

朱莉摇了摇头:“那也没用,他没看过里面的东西,就不知道里面的东西长什么样子,没法用隔空取物术取出来,最多大家共用一套虚空符号就是了,不过这种巧合太低了,毕竟能排除所有元素并使用虚空的魔法师不是特别多。”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也没问题,就继续吃了起来,朱莉拿起一个西红柿,笑着说:“真没想到你能把集体农庄那些制度搬过来。”

“啊,我们那边叫人民公社,意思一样,对了,有件事你有没有注意到?”我降低声音说:“共和党那边的歌,有几首是苏联歌曲。”

朱莉楞了一下:“真的?这可太有意思了,难道也有我们的同志穿越过来了?是哪首歌?”

“《神圣的战争》。”我说道:“帝国这边的几首进行曲,也像是抄来的,皇家掷弹骑兵用的是《不列颠掷弹兵进行曲》,步兵用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不列颠掷弹兵进行曲》我听过,可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什么曲子?”朱莉摇了摇头问道。

我立刻低声哼唱了两句,朱莉苦笑着说:“这不是《德皇威廉练兵曲》吗?”

“是吗?可能曲调差不多吧?”我楞了一下。

“没错的,我小时经常听到。”朱莉说着说着脸色就沉了下来。

我握住她的手:“别想那么久远的事了,我们跟那个世界已经分隔很远了,现在是全新的生活。”

朱莉点点头:“你说这个世界到底来了多少穿越者?听起来,好像还有帝国.主义阵营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以前从没考虑过会有其他国家的人穿越过来的事情,哦,对了,皇帝很有可能也是穿越者。”我撇了撇嘴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朱莉吓了一跳。

“我曾给军队改良过加农炮,你知道他们现在用的都是前装滑膛炮,跟我们的后装线膛炮完全不一样,当时我看射速慢,就把子母炮的构造告诉他们了,皇帝只看了一眼,就管子母炮叫‘弗朗机炮’。”我说道。

“弗朗机炮?”朱莉皱了皱眉头,我立刻明白过来,她是苏联人,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

“那是我国古代,对葡萄牙子母炮的一种音译,我们管葡萄牙叫弗朗机。”

“这么说,皇帝是你们共和国的人?”朱莉猜测着。

我摇了摇头:“还不能完全肯定,但是我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假设说我、你还有皇帝都是穿越者,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可我们原来的那个世界,我们却不是,你是33年生人,我是86年,那皇帝是哪年生人?他是比我们早?还是比我们晚呢?”

朱莉叼着面包想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管他呢,我们跟他又没有什么瓜葛,他过他的,我们过我们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我笑了笑,这正是我所想的:“对了,圣光明教的大礼结束后,我们就该准备建城了,那个总督府的图纸,你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改的地方?”

朱莉一听,突然抿着嘴,笑了起来:“能不能把房顶改成克林姆林宫那样?你见过克林姆林宫吧?圣瓦西里大教堂那样就更好了。”

我顿时傻了,有个性,有想法!不过……

我苦笑着说:“电视上是见过的,不过,你不怕让人认出来吗?我想这个世界不会凑巧只有我们两、三个穿越者吧?”

朱莉缩了缩脖子,连连摆手:“那还是算了,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庞:“亲爱的,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亲爱的,你还是叫我朱莉吧,以前的名字,我……”我立刻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我抱着她,轻轻吻了一下:“好,那以后我就不问了,你就叫我卡罗,我就叫你朱莉,你说怎么样?”

朱莉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搂住我的脖子吻了起来,朱莉抬起头,轻声问我:“卡罗,你爱我吗?”

“当然,我爱你,这点毋庸置疑。”我认真地说道。

“那你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吗?”朱莉轻声哀求道。

我笑着点了点头。

“嗯……”朱莉红着脸说:“如果没人的时候,你能称呼我……”

“称呼你亲爱的吗?我不是已经这么叫了吗?小宝贝也可以。”我笑的很开心,朱莉瞪了我一眼:“请称呼我同志!”

我听罢好悬没一口血吐出来,这日子没法过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全环食 主目录 下一章 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