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我自镜中来
上一章 求婚 主目录 下一章 全环食

第55章 醋中信

作者:西北幻羽 更新时间:2020-01-15

第55章醋中信

三天时间,真的是一晃就过,我跟朱莉的感情,如初升的朝阳,迅速升温,且不说平日里是形影不离,在大棚里散发死灵元素的时候,更是如胶似漆,别的不说,这几天我接吻吻得嘴都有点肿了,可是朱莉总在最关键的时候打断我,说是一定要正式结婚以后才能正式在一起,不然不吉利,要不然生米早就煮成熟饭了,该死的阿普顿,为什么非要把婚礼安排在霜月的月底,还要一个月零4天,真是的。

还有个麻烦就是苔丝,卡罗那个表姐真是个2万千瓦的水银探照灯,经常不敲门就冲进我们独处的大棚或者镇公所,然后又跟踩到尾巴的兔子一样跳出去,可每次倒霉的都是我,朱莉总是那我出气。

“跟你说了,那个魔法运用的是虚空,你要把所有的元素全部抽走,不然无法形成有效的屏障。”朱莉坐在我腿上,使劲掐着我的手臂,郁闷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绝对形成有效屏蔽了,阿普顿就进不来,苔丝一定是把光系元素注入到魔法屏障里了,才把屏障破掉的,否则根本碰不到门把手,她是故意的,她一个上午已经送了四次饭了,刚才送的都是宵夜了。”

“我不管,她是你表姐,你自己想办法。”朱莉红着脸说,顺手又掐了我一把:“要不你赶紧把她嫁出去。”

由于要准备圣光明教所谓的大礼,所以今天全城戒严,大棚的工作也暂停了,这让我和朱莉有了充足的时间独处,我跟她相拥在一起,画着未来的总督府平面图,时不时还亲热一会,可一个上午,苔丝用送饭的借口,打搅了我和朱莉四次,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难道看我跟朱莉在一起,她心里不爽?故意来搞破坏?

“你就没劝劝她?”我眯着眼睛问道。

朱莉楞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忘了,难道她想……”

“估计是这事吧?要不然她干嘛这样?”我苦笑着说。

朱莉想了想,然后从我怀里钻出来:“我去跟她说明白。”

“委婉点,别太直接啊。”我劝道。

半个小时后,朱莉就红着脸回来了,我奇怪地看着她的表情:“出什么事了?”

“别问了,我们都误会了。”朱莉红着脸说:“苔丝说是为了防止我们……所以才一会就冲进来一趟,是牧师说的。”

我一听就火大,那个神棍老头管的够宽的,拿苔丝当枪使不说,还害得我这身上被朱莉掐的没一块好皮肉。

“要不我们还是按照传统,先别见面了。”朱莉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说:“万一要是把持不住,真的不吉利的。”

我一把把朱莉拉进怀里,吻了她一下,又迅速在她的酥胸上掏了一把:“大不了今天就结婚,你等着,我找那个老头算账去,反了天了,连我都敢管!”

朱莉抽了我手背一下:“贼手,你还是别去了,会被人笑话的。”

我笑着捏了捏朱莉的脸蛋,然后推门出了镇公所,刚出门,就看见阿普顿将一个篮子递给苔丝,苔丝苦着脸很不情愿的要推门进来。

我立刻就明白了:“好你个阿普顿!原来是你在搞鬼!”

“啊,总督大人,这个,是不是饿了,我正好让苔丝给你送饭呢。”阿普顿立刻说道。

“行了,别演了,再送连明天中午的饭菜都有了,你们想干什么啊!”我气呼呼的质问道。

“不关我的事,我先走了。”苔丝缩了缩脖子,抱着篮子跑掉了。

阿普顿叹了口气:“总督大人……”

“有话直说,是不是那个牧师让你来管闲事的?”我问道。

“是,啊,不是,总督大人,我真不敢管您和朱莉大人的……”阿普顿苦笑着说:“可明天就是光明大礼,你们不能……”

“我靠,我们干什么,关光明大礼什么事?”我郁闷的问。

“他这个……您不是要参加大礼吗?大礼前三天,都是要禁欲的。”阿普顿小声说。

我一听,脸就绿了,皇帝取缔圣光明教,可能是有一定道理的。

“还要禁欲?不吃不喝啦?”我问道。

“饮食不能粘荤腥,从今晚开始,到明天日出前,不能吃饭饮水,更不能起炊烟,女色更是……嘿嘿。”阿普顿说道。

“我去,我又不是信徒!”我气急败坏的说:“关我毛事?”

“您要参加大礼啊,而且朱莉大人也要去。”阿普顿说道:“参加大礼的人,不能不洁。”

我一听,就挥了挥手,把他让进镇公所:“朱莉也要去?”

“对啊,她已经答应当您的正室了,那就是总督夫人了,虽然你们还未成婚,但也要出席,以前都是这样的。”阿普顿认真地说道,正巧,朱莉也走下楼:“卡罗,我小时候听人说,就是这个规矩的。”我一听,就泄了气,早知道问清楚了,不该心软答应参加什么大礼,朱莉走过来,挽住我的手臂,安慰道:“好啦,别生气了,只是一个晚上不食不饮而已,日出不就能吃东西了?我们提前吃饱就行了。”

有些欲望,光吃饱是没用的,我捏了捏她的手,叹了口气。

阿普顿一听,就挠了挠鼻子:“其实从大礼开始,我们没空吃饭的,算起来,明天可能下午才有时间喝口水,因为那时候牧师也要休息一小会,由于不能起炊烟,所以大家也就都不会做饭。”

朱莉一听,就傻了:“下午才有空喝水?一整天都干什么?”

“要听牧师唱诵圣光明长诗啊。”阿普顿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想了想,打断阿普顿的话:“长诗?有多长?”

“嗯……不是太长,从今晚日落开始,大概到明天傍晚就结束了,一共1440句。”阿普顿算了一下。

我算了算:“1440句诗歌,那不一会就完事了?怎么会念一天?”

“不是念,是唱,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哦,城卫军和兽人已经开始封锁全城了,骑兵也都在周围巡视,您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布置的?”阿普顿有点紧张的问道。

我想了想:“暂时没有了,一会我去巡视一遍,有事我会立即安排,哦,西科城的那个珠宝商人有没有托人捎信过来?”

“你说哲罗姆啊,没有,他要是捎信通知他的东家,就算不停的在驿站换快马,一来一回怕是最快也要30天,要是寄信那估计要1个月以上了。”阿普顿搓着手笑着说:“我们有了镰刀车,收割速度快太多了,朱莉大人又让尤兰达和丽莎一遍练习魔法,一边烘干粮食,我想用不了一个月,20多天就能把他们需要的粮食准备好,嘿,12万枚金币啊,我这都不知道该放哪了。”

朱莉突然笑了出来,她趴在我肩头讥讽道:“你瞧阿普顿,12万枚金币就乐成这样,卡罗刚来的时候,不是带来400多万金币吗?这点钱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阿普顿一听就不好意思了:“嗨,说到底我也只是个镇长,没见过多大的世面,总督大人刚来的时候,带来了460万金币,我就已经感觉浑身发飘了,可这次不一样,这是每个月啊,不是我吹,您上其他镇子打听打听,一个小镇一个月就能有12万的进项,这在帝国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问道:“上次那笔钱,还剩下多少?”

阿普顿立刻站起身,走到镇公所角落的书架旁,那里是存放镇子文件的地方,有全镇及周围村落所有人的户籍记录,还有以前大家交税的旧账,他抽出一本羊皮册子走过来,摊开放在我面前:“都记着呢,您过目,剩下390多万金币,其中有230万您吩咐过不让动的,现在都堆放在镇子里的一间破房子里,城卫军的营所就在隔壁,出不了岔子。”

接着他就指着账本一笔笔给我解释了起来,他记得很仔细,每一笔都有详细的数额、用途和经手人,我看的很满意,其实我并不是为了盘账,而是担心钱空缺太大,其他各种开销就不算了,光是为了‘买’下王城第16步兵师,我就预支出了200万,我甚至已经开始动用许诺给西科城城卫军的钱了,虽然钱还没有挪窝,但是欧根亲王早晚会妥协,毕竟前线的情况并不那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

西诺德师长昨天还派人送了一份战报过来,本来只有师长级别的军官才能看到,可他看完后就派了米路快马送了过来,战报内容并不多,大概就是说,魔族在前线攻势很猛,已经扫平了西部26个城镇,正在猛攻西部最后一条防线——波多卡要塞,不过波多卡要塞兵员精良,武器充足,欧根亲王指挥得当,7天打了大大小小一共41场守城战,要塞依然完好无损,算是有惊无险,魔族已经停止攻城,在要塞外100公里的地方扎下了营地,可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们也需要休息。

不过米路等我看完战报后,又递过来一个小纸条,接着冲我眨眨眼,就带着战报跳上马回去了,我看了看纸条,上面是西诺德师长的亲笔,他只写了四个字,但这四个字,就让我心里七上八下起来,因为西诺德写的是:‘要塞危险’。

我几乎是立刻看到了那份战报所含的水份,这跟那些电视剧一样,国军整天在电台里让娇酸的女声播报的一样,‘国军弟兄枕戈待旦,重创共.匪几十万云云’,听得国军高级将领自己都不愿意听了,实际上那些话反过来听才对。

‘要塞危险’,说明波多卡要塞不是完好无损,而是岌岌可危,欧根亲王不是在仔细考虑我有什么阴谋阳谋,而是已经没时间考虑了,钱,即使再多,在某些危急关头,很可能也不会起什么太大的作用了。

我看了看那本账册,就让阿普顿收好,然后嘱咐他随时等候西科城的消息,一但欧根亲王决定要这200万金币的强心剂,那就立刻给他运过去,片刻不要耽误,不然魔族一但冲破波多卡要塞,那狗皇帝要么迁都去南方,要么守着王城等着被围,无论哪种情况,北方都会被放弃,王城第16步兵师想不走都不可能了。

阿普顿一看我没事了,就离开去准备大礼了,朱莉亲昵的搂着我的脖子问:“怎么了?突然脸色不太好看,阿普顿贪污了?”

我摇了摇头:“不是,你还记得昨天我给你看的那张纸条吗?”

朱莉点点头:“嗯,西边情况不好呗,咱们离着那么远,就别操心了,欧根亲王打了很多仗,从来没输过。”

“但愿吧。”我突然觉得小腹发痒,就挠了起来,朱莉看到了,就笑着说:“大概是伤口好得差不多了,上楼吧,我帮你看一下。”

被院长那只鸟啄过得地方确实是好了七七八八,很多地方都结了芝麻粒那么大小的痂,手一扫,就脱落下来,不过新长的皮肤上隐约还能看清字迹,朱莉拆掉了绷带,奇怪的问:“‘把信泡在醋里’是什么意思?”

我一拍脑门,全忘干净了,于是把院长老头写的那封信翻了出来,朱莉又找来了醋,羊皮纸浸透后,红褐色的字迹就慢慢显现出来,我一看,就差点吐了血,难怪老头把信泡在醋里,他说话太直接了,朱莉也不太高兴,院长老头写的内容全是朱莉不想看到的东西:

-

卡罗,帝国近期边患危急,你暂时不要考虑自立的事情,不然帝国很有可能分兵,再次北上平叛,到时候你与帝国两败俱伤,魔族就能趁虚而入,最佳时机要等到盛夏来临,魔族不攻自退,届时,公会将派遣数名精干魔法师,协助你完成大业,大事可期,万望忍耐。

又及,抽时间回来看看欧格雅,她的情况不太好,艾尔莎取血的做法,实属无奈,抱歉。

-

合着我忙活了半天,院长老头什么都知道,我叹了口气,坐在床边,小心的看了看朱莉,朱莉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抬起手,信纸滴着醋飘到空中,接着开始自燃起来,满屋都是羊皮纸烧焦的臭味,朱莉走到我身边,跪在床上,打开了窗户通风,她静静地看着外面说:“院长大人跟你也是一伙的?”

我一把朱莉搂进怀里,轻轻在她翘臀上拍了一记:“真难听,什么叫一伙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事,看来魔法公会也在背后推波助澜,不过这也就明白,他和欧格雅为什么把我弄到这个世界了,他们跟矮人、精灵族一样,都想消灭皇帝,可惜啊……”

朱莉枕在我腿上问道:“可惜什么?”

“老子要结婚了,不打算跟他们同流合污,就算他们走的是阳关道,我也不去,我还是走我的独木桥好了。”我笑着说,朱莉听罢一脸的娇羞,看得我心里发痒,于是伸手抚摸着她温热的小腹。

朱莉挣扎了一下,把我的手推开,然后坐起身,搂着我的脖子:“不回去看看?”

“看什么?”我明知故问。

“信上不是说欧格雅导师情况不好吗?”

“管我什么事?她哪不好了,头疼还是月经不调?唉!疼疼疼!别掐了。”朱莉一听,就在我腰侧狠狠扭了一把。

朱莉哼了一声,又问道:“信上说艾尔莎取血是什么意思?艾尔莎又是谁?”

“哦,她是欧格雅导师的妹妹,一个大吃货,我前几天不是失踪了嘛,就是因为碰上她,被她捅了一刀,但她没杀我,你还记得我种的那棵树吗?它说艾尔莎只是取了我一罐血。”我指了指肩膀说道。

朱莉顿时瞪大眼睛:“她为什么这么做?”

“我哪知道?”我耸耸肩:“跟神经病似的,见面没聊两句就动手了,然后我就中招,全身都动不了,后来我昏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过来就看见那个精灵族斥候阿比盖尔了,是她救了我。”

朱莉皱起了眉头:“艾尔莎是魔法师?”

“嗯,跟欧格雅一样,是半精灵血统,好像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点点头。

“那她就是打算施咒术了,据我了解,咒术通常是用来诅咒别人的,是禁术啊。”朱莉咬着嘴唇说:“可是院长跟你又是一伙的,那一定不会让她伤害你,这就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啊!你作死啊!”

为了阻止她继续思考,我把手伸进朱莉的裙子里,从光滑的脚踝迅速滑到了她浑圆的大腿,朱莉使劲锤了我一拳,羞的满脸通红。

“呵呵,情不自禁,亲爱的,你身材太好了。”我笑着说道。

朱莉跳了起来:“我不理你了,没一点正经,我找苔丝去。”

说完她就离开镇公所,去了神殿,苔丝这会应该是在那给福利院帮忙。

我回忆着手上的滑腻,心神一片荡漾,突然一个声音说:“你不打算回来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求婚 主目录 下一章 全环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