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我自镜中来
上一章 缺德带冒烟 主目录 下一章 狡诏抢劫

第21章 三段击和菲儿耳根

作者:西北幻羽 更新时间:2019-12-25

第21章三段击和菲儿耳根

三段射,又称三段式射击或者三段击,这是为了弥补前膛火器射速不足,所产生的一种战法,关于这种战法是谁最先发明的,却鲜为人知,我记得曾经有一次国内举行的游戏界中、日、韩三国玩家交流会,不知道谁提起了这个问题,结果中、日、韩三国玩家为了争夺三段击的创始人,唇枪舌战,最后大打出手。中、日玩家先是很默契的,联手放到了‘万物皆由我们发明’的韩国玩家,然后展开鏖战,踹翻了三个喊‘板载’的日本土产小矬子,但是屁股挨了一键盘的我,趴在凳子上被漂亮的警花,忍着笑教育了一顿,我们还互留了电话号码。

最后在精通明史的警局局座确认下,大家才知道,使用这种战法而闻名的人有三个,大明朝的沐英,日本战国时期的织田信长,还有17世纪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腓特烈大帝我表示笑笑算了,但是我大明皇朝的沐英大人,仙逝的时候,他织田信长的曾曾曾曾曾祖父还没出生呢!

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加农炮大队毫不客气的,对开始冲锋的兽人进行了齐射,不过这一轮没打中几个,我拿起一个沙漏,颠倒过来,每个沙漏漏完,正好是一门加农炮的发射后,所需要的冷却时间,等它漏完三分之一,我抬头看了眼战场:“下一轮!黄色。”

黄色的信号弹又齐齐打上天空,又是一轮炮击,这次准头好多了,炮弹冒着白烟,欢呼着跳进了兽人参差不齐的冲锋队列,好几排兽人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拦了一下,齐齐掀翻,倒在地上,颠倒完第二个沙漏,等了一会,我得意忘形的把手猛地挥下:“Fire!again!”

西诺德愣了一下:“什么根?”

“呃……魔法咒语,就是‘再次开火’的意思,不过有魔法增强效果,普通人也可以用。”我立刻说道,欧格雅导师很不给面子的捂着嘴偷笑。

西诺德点点头,冲信号兵喊道:“菲儿!耳根!”

菲儿是谁?耳根怎么了?这个西诺德……

绿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加农炮又是一阵咆哮,炮弹才刚飞出去,前排看到加农炮冒烟的兽人,一个急刹车愣在了原地,然后马上被后面的队友撞到,还很不仗义的踩了过去,而更多的,则丢了简陋的武器,抱着头蹲在地上,结果……

西诺德看到效果不错,点点头:“嗯,这魔法好使!”

欧格雅导师已经笑岔气了,我低着头颠倒完最后一个沙漏,同样的等待后,第一个沙漏已经漏完了:“红色信号弹。”

“菲儿!耳根!”西诺德喊道,嘿,他还来劲了,我听到负责发射信号弹的信号兵,也跟着念叨起来。

就这样,每隔一分钟,就有一轮炮发射,炮声并不密集,可这是对我方的人来说的,至于兽人,冲锋速度明显减慢,这就给几个加农炮大队更多的时间,当两轮三段击后,加农炮大队换上了开花弹,这种炮弹不是刚才的实心弹,飞出去只能打一竖排,我清楚的看到黑乎乎的炮弹,飞到天上,突然闪了一下蓝光,然后凌空炸开,一阵白色的烟雨,倾泻而下,冲在最前面的好几排兽人,捂着脑袋,倒在地上。

“魔发炮弹?”我惊讶的说道。

“是的,这是帝国从魔法公会买来的,每个炮弹里面都有一枚魔爆核心,弹壳里装的也是铁砂和小铁珠,可以杀伤500米内的所有敌人,杀伤力非常强大。”欧格雅导师笑着说。

西诺德点点头:“就是太贵了。”

欧根亲王笑着说:“他们开始溃退了。”

我看了看沙漏,又有一个漏完了:“还打吗?”

西诺德看向欧根亲王,欧根亲王微微摇摇头:“就这样吧。”

兽人们哇哇乱叫的跑了回去,还很不地道的把那些受伤的战友丢下了,战场上,尸体并不多,可到处是武器和各种杂物,我甚至还看到一条裤子,这是跑的裤子都掉了?

有个脸受伤的兽人,从地上爬起来后,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哀嚎着跑了两步,等看清自己在往帝国军这边跑时,又愣住了,然后拿手遮着脸,掉头往回跑,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两眼,似乎是害怕我们在他身后开炮。

很快,大家就都看到一个惊人的景象,逃回去的兽人也没幸免,被自己人砍了脑袋,兽人还有督战队?

“呵呵呵,相信他们不敢回来了。”有个苍老的声音笑着说。

众人一回头,竟然是院长老头,他正在我们身后看热闹。

“院长大人!”

“您总算回来了。”

“陛下怎么说?”

院长老头,笑着从长炮袖子里取出一卷羊皮纸,上面捆着金丝带,蜡封也是金色的:“不辱使命。”

欧根亲王立刻拿了过来,扯开丝带看了起来,我注意到他的眼神猛地一顿,然后飞快的撇了一样我,又看了下去,最后重新把羊皮纸卷起来,用丝带捆好:“陛下同意了。”

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西诺德师长也笑着点点头,当我转身看向欧格雅导师的时候,欧格雅导师竟然一脸怒气的瞪着欧根亲王,表情非常不客气。

“怎么了?”我问道。

欧格雅导师摇了摇头:“没什么。”

我也没管那么多:“亲王殿下,现在该您跟皇家近卫重甲掷弹骑兵出场了。”

欧根亲王点点头:“希尔伯特!”

真正的皇家近卫重甲掷弹骑兵,是皇帝的亲随,帝国的脸面,当然不会让我用来胡闹,希尔伯特和他的手下也没有上战场,而是一直待在后方,他可真是有贵族风范,自始至终,他都坐在一旁,品尝完牛肉汉堡,又优雅的端着茶杯,喝着茶,没有对我们制造的各种奇迹,发表任何看法,听到亲王叫他,他从我身后走上前:“殿下,请您下令。”

“点齐你的本队人马,跟我走一趟。”欧根亲王说道,然后看了我一眼:“卡罗担任笛手。”

嗯?还有我的事?随便吧,只是去谈判,打不起来,我很安全,可等他们都准备好,我撇了撇嘴:“那个……我就跟你们跑着去?不好看吧?”

清一色的骑兵后面,还跟这个跑的快断气的笛手,确实不雅,欧根亲王也愣了一下:“你会骑马吗?”

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摇了摇头,欧根亲王冲希尔伯特使了个眼色,很快,我就在重甲骑兵兵站的人,特解恨的眼神中,跨上了一头上了年纪的……驴。

一群唐吉坷德!我心里骂道,然后把驴子的缰绳套在手臂上,抽出铁笛,试吹了几个音:“好了。”

“前进!”

我跟在队伍最后,心情很愉快的吹着《不列颠掷弹兵进行曲》,兽人们苦头吃尽,进攻受挫,相信他们会接受皇帝的好意,等这一出完事,我就能跟着院长老头回魔法学院,专心想办法回家,可是……我真的想回去吗?我突然皱起了眉头,眼前竟然满是欧格雅导师的影子,脑海中是一片银白色的沙滩,海浪正温和的时起时落,欧格雅穿着一条柔软的丝裙,拎着裙摆,赤着脚,走在海浪中,不远处,还有一所漂亮的海景别墅……

路过阵前的时候,士兵们欢呼起来,我甚至听到有几个喊‘老大’的,还有笑声和驴什么的……

到了战场中央,欧根亲王示意队伍停止前进,一名皇家近卫重甲掷弹骑兵,受命单骑前往兽人阵营,兽人们挥舞着武器吓唬着那名掷弹骑兵,掷弹骑兵可真是好样的,理都没理,调转马头,沿着他们阵前飞奔,大声喊着什么,我只听到皇帝陛下、谈判、最后通牒什么的。

过了一会,一名强壮的兽人粗暴的推开周围的兽人士兵,大声喊着什么,不过他身上的盔甲很齐全,似乎是首领了,几秒钟后,掷弹骑兵就掉头返回。

“殿下,他们同意会面。”

欧根亲王点点头,示意大家下马,他独自走了过去,那名兽人首领也走了过来,两个人站的很近,开始交谈起来,欧根亲王还冲后面挥了挥手,表情颇为严肃,兽人首领吼了几嗓子,接着,两个人各自后退了一步,竟然抽出武器,我心里一哆嗦,谈崩了!

谁知道两个人都没动手,而是同时把武器插在脚下,接着兽人领袖就跟着欧根亲王过来了。

我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好像欧根亲王和兽人领袖,达成了某种协议,走到近前,欧根亲王绕过皇家近卫重甲掷弹骑兵的队伍,走到我面前:“安托万,这就是卡罗。”

那名叫安托万的兽人,皮肤是灰绿色的,左边耳朵上穿着一个粗大的铁耳环,他很不高兴的上下打量我一眼,然后围着我转了几圈,接着使劲嗅了嗅,最后狠狠地点点头,声音近乎咆哮的说道:“好!俺们回家!”

欧根亲王点点头:“明智的选择,从今天起,西科城80里以北,就是你们兽族的自治领,每年向帝国缴纳50万金币,或者同等价值的粮食,皇帝陛下仁慈,宽赦你们这次的不敬,免除今年赋税,并且赏赐你们2000公斤粮食和500匹牛羊。”

安托万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别的,而是看着我,眼神里满是不乐意。

“宣陛下圣谕,卡罗·娜·丹克,谨言有功,敕封为帝国总督,领扎尔喀自治领。”欧根亲王看着我说道。

我眨眨眼,懵了,我?总督?当官了嘿!呃……扎尔喀在哪?怎么听着像是印度那边?毁了,我吃咖喱过敏!

“卡罗,好好干,陛下在看着你。”欧根亲王说完,把皇帝写的羊皮卷塞进我怀里,然后挥了挥手,跳上马,带着皇家近卫重甲掷弹骑兵走了,他们还把我骑的驴也牵走了,这是……不用我回去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又转头看了看那个叫安托万的兽人,心里大概明白了:“我是总督?”

安托万的兽人哼了一声:“你就是俺的总督,总督是干什么的?”

这口臭,我的天啊,欧根你大爷的,他们吃人的好吧!就算当总督,你也给我挑个好地方啊,这是人呆的地方吗?最多一个星期,我就得被他们炖了……

“狗皇帝!”我狠狠的骂道。

安托万突然笑了起来,还笑的很开心:“哈哈,俺听见了。”

“听见什么了?”我笑着问。

“狗皇帝!”安托万大笑着说:“这是要砍头的。”

“你不也说了?”跟我动脑子,绕死你。

“俺……是你先说的。”安托万有点急眼。

“你也说了,我听见了。”我撇撇嘴笑着说。

安托万急了攥起拳头:“俺没说!你再胡说,俺打死你!”

“打死我?我后面这群家伙立刻就会冲过来,这样吧,我们都没说,你觉得怎么样?”兽人可真有意思。

安托万想了想:“好!”

我拍拍手:“走吧,安托万阁下。”

“俺不是阁下,俺是大酋长,兽人都听俺的。”安托万很自豪的擂着胸口。

哎,我叹了口气:“阁下是尊称,尊称你懂不懂?不能直呼你安托万,这是对你的不尊敬,要称你为阁下。”

安托万显然脑袋没转过筋来:“可俺是大酋长。”

“那就是大酋长阁下。”我认真地点点头。

安托万琢磨了一会,点点头接受了:“你也得这么叫俺。”

“我不一样,我是总督。”我笑着说。

“总督又怎么样?俺是大酋长!嗯……大酋长阁下。”安托万大酋长很认真的说道:“你得尊敬我。”

我亮着手里的羊皮纸:“看到没,皇帝让我当总督,总督比酋长大,所以我管着你呢。”

“凭什么!这不行,都得听俺的,谁不听,就打死他!”安托万酋长吼道。

我摇了摇头:“看见身后那群人了吗?他们都听我的,你也得听。”

安托万飞快的摇摇头:“俺不,他们是他们,俺们是俺们,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我聪明,因为我能让大家都吃饱饭,明白了?大酋长阁下。”我说道。

“真的?大家都能吃饱饭?”安托万怀疑地问道。

“要不皇帝让我来,你不听我的,大家还得饿肚子。”我认真地说道,说实话,我不想承诺什么。

“好吧,那俺听你的,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安托万说道。

“一言为定。”我差点笑出声来,这什么逻辑,怎么跟哄小孩似的。

“走吧,天黑之前,咱们得回去,不然那个家伙就带人冲过来,杀光所有人,孩子和女人都不放过。”安托万愤怒的说。

我点点头,路过欧根亲王和安托万插着的武器旁,我琢磨了一下,决定把欧根亲王的长剑带走,看起来挺值钱的。

“不能拔!”安托万立刻吼道。

我愣住了:“为什么?”

“你拔了,还得打仗。”安托万拽着我的衣服,拖着就走:“大家都得死。”

我懂了,这大概是某种停战协议的意思,可惜那把长剑了,切西瓜砍排骨挺趁手的。

进入兽人的部队,兽人们都恶狠狠地打量着我,我觉得眼睛一阵酸疼,眼泪直往下流,这味,野生动物园吗?

“吼!”一个兽人突然跳到我面前,张着嘴大声吼道,唾沫都拔丝了。

我吓得立刻后退,可安托万‘砰’的一拳,就把这个炸刺的家伙给打飞了:“他是总督,不许打他。”

那个兽人果然强壮,挨了安托万一记老拳后,立刻跳了起来,晃了晃脑袋:“大酋长……”

“以后叫俺大酋长阁下!这是尊称!”安托万吼道。

周围的兽人都晃了晃脑袋,参差不齐的喊道:“是,大酋长阁下。”

“走吧,跟俺去见先知。”安托万转头对我说道。

先知?那是什么?算命的?跳大神的?哦,对了,说不定是萨满,会打闪电链的那种。

进了一个满是补丁的破帐篷,安托万说道:“先知,俺回来了,果然跟您说的一样,帝国也不愿意跟大家打仗。”

我心里顿时一惊,有人能看出来我的意图!

一个女兽人走了过来,看起来年纪不小了,头发都白了,嘴里的牙也没几颗,说话直漏风:“他们说什么条件了吗?”

“说是给2000公斤粮食,还有500匹牛羊,今年不用交税了,还有……哦,这个家伙,他叫总督,也给咱们了。”安托万挠了挠脑袋。

我是总督,但不叫总督,什么叫我给你们了,算了,我向先知点点头:“您好,我叫卡罗,按照皇帝陛下的命令,西科城北80里以外,都是兽人的自治领,有我担任总督,但是兽人每年……”

我说不下了,原来没缴税这条的,这下惨了,我还是总督,总不能让这些兽人饿死吧?可交不上税,我敢说第一个倒霉的是我。

先知叹了口气,慢悠悠的坐下,安托万赶紧去扶着她,先知看了看我:“你就是那个把几万人伪装成几百万人的家伙吧?”

我撇撇嘴,人家原来早就知道,看来也是不想打,不过是借坡下驴而已,我点点头:“瞒不过您的眼睛。”

先知笑着点点头:“是的,但皇帝终归没完全按照你说的做,还把你扔到我们这里,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叹了口气:“别管这些了,咱们还是琢磨琢磨怎么让大家吃饱饭吧?帝国给的那点粮食,恐怕不过这么多人糊口的吧?”

先知愁容满面的点点头:“除了你,帝国没人关心我们的生死,哦,倒是有一个精灵族的混血儿,她还算有点同情心,啊,坐吧,安托万,让大家收拾一下,回家了。”

“是,先知。”安托万点点头,走出了帐篷。

帐篷外很快响起安托万的吼声,兽人们乱了起来,似乎在收拾东西。

先知看了看我:“皇帝很聪明,也很笨。”

“我不觉得他聪明。”我叹口气说,结果跟我预想的差远了。

“如果他全听你的,把兽人派去西面,那情况就不同了。”先知说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

先知笑着摇摇头:“你是人类,会这么想不奇怪,谁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生存,你是这样,我也是,安托万也是,皇帝也是,可他没我们两个聪明,有时候,甚至比安托万还笨。”

我开心的笑了起来,这话我爱听。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缺德带冒烟 主目录 下一章 狡诏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