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我自镜中来
上一章 耳光 主目录 下一章 改良大炮

第9章 赌注是你

作者:西北幻羽 更新时间:2019-12-23

第9章赌注是你

“你说老大是怎么了?”麦金托什的话飘进了我的耳朵,我没理他。

卡加斯摇了摇头,在自己胸口夸张的比划着:“还记得被老大欺负的那个漂亮魔法师吗?就是打了他一耳光的那个,我估摸着,她可能是给老大下咒了。”

“卡加斯,他是你们军乐团的人吧?是不是吓疯了?怎么天天弄着几块铁板,吹着进行曲在兵站里溜达?”巡逻的哨兵也在看热闹。

“老大疯了?”麦金托什吓了一跳,随后竟然点点头:“确实像。”

“要不要送到军医那看看,明天就开拔了,可别拖大家后腿。”哨兵好心提醒道。

‘咣’,魔力或者说脑力耗尽,我忍着剧烈的头疼,两眼昏花的坐在地上,看了看旁边的沙漏,那是找后勤借来的,每颠倒一次,大概是十分钟,这次还是一样,沙漏刚漏完,就撑不住了。

铁板,我呸,铁盾,已经做好了,那个买了我专利的铁匠,手艺确实好,尽最大能力去除了盾牌的杂质,只不过他用祖传秘方,让铁盾表面光亮如镜,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明光盾’。

第一次看到‘明光盾’的我,还以为他想杀我灭口,站在队列前面的笛手就够醒目的了,再带上几面闪闪发亮的盾牌,这是嫌敌人看不见我?还是嘲讽敌人拉仇恨?

可是铁匠解释后,我就明白了,他曾经也是个步兵,所以了解战争,他是在凭着自己的经验,用尽一切办法救我的命,北方都是兽人和矮人,矮人数量稀少,不参与战争,冲锋陷阵的都是兽人,可兽人的眼睛都不能直视强烈的阳光,所以必定背对阳光作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没有火炮,移动迅速。

帝国军队也无所谓,因为人类的眼睛没那么脆弱,而且三角军帽,都能遮阳,所以,我面对阳光走向敌人的时候,明光盾就会反射强烈的光芒,让兽人的强弓手无法直视,看不清我的位置,这不是他的独创,军用盾牌中间都有这么一面巴掌大的光滑铁镜,起一样的效果。

按照铁匠的说法,上阵的笛手,要在军帽上插一根艳丽的红色羽毛,还要披上红色的披风,以吸引火力,不是,是吸引其他战友的注意力,因为我的位置只能是阵列中央的最前端,他们会跟着我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我被箭射中,倒在地上,后面的军官就能立刻看到,或者派其他笛手来接替,保持队伍前进,或者直接下命令冲锋,不过我听到另一个说法……

两天前,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在训练操作这些盾牌的时候,几个新兵在跟老兵闲聊,询问战阵上保命的诀窍,老兵指了指我:“看见那个疯子没?记住他,他铁定第一个上,到时候,他会穿一身红色,如果他倒下了,那就说明我们进入敌人弓弩的有效射程了,前排的盾牌手,就会举起盾牌,你们一定要尽量躲在盾牌手后面,避免被箭矢射中,如果盾牌手倒下了,不要犹豫,立刻丢了武器,捡起盾牌,遮挡箭矢。”

在一个说法中,我是定位器,另一个说法中,我是测距仪,不过用法都是我被箭射中后……

所以,笛手已经够耀眼了,无所谓再显眼一点,你就是光着屁股涂满夜光粉,或者穿的像麦当劳叔叔,只要戴上红羽毛,披上红披风,那就是死路一条,除非运气好,敌人今天出门刚巧忘了带弓箭,或者……下雨。

雨水会导致空气潮湿,除了极少量弩弦用钢丝绞制而成的强弩,大部分都是动物跟腱胶合的弓弦或者弩弦,雨天都会受到影响,变得没有力量,射程会大大降低,威力也会减弱,不仅如此,地面泥泞,也会导致骑兵速度减慢,甚至无法前行,战斗力下降都是最好的结果,加农炮的火药受潮也会打不响,所以没有哪个指挥官会为了一名笛手,拿全部士兵的性命开玩笑,所以下雨意味着……休战。

我的明光盾从带回兵站起,就遭到各种的猜测和讽刺,盾牌手的大队长,还特地跑过来参观了一下,可是这种盾牌,每一面的重量高达惊人的60公斤,他们没人能举太长时间,更不用说就是块铁板,没有束缚带和把手,怎么举?所以他临走时丢下一句很中肯的话:‘神经病。’

我会点魔法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没人当回事,用魔法举着四面盾牌上战场,能撑多久?老撒加也对这个笨办法嗤之以鼻,但我依然把全部热情投入到训练中,我要尽可能久的多撑一会,只要指挥官下令冲锋,就没我的事了,按照条令,我可以立刻想办法离开战场,保全自己的小命,这是笛手的特权,不过很多笛手,还没能等到那一刻,就成了刺猬,据传说,中箭最少的笛手,尸体上也有13根……

每天苦练三到四次,每次都头疼的要死,欧格雅导师给的魔法药剂很珍贵,我只能靠尼古丁镇痛,两天下来,香烟倒是抽了一大半,可我的魔力,没有任何增长,就如同打了我一耳光的欧格雅导师所说,魔法没有捷径,要么是天分,要么是勤奋,勤奋很重要,但跟天分比起来,只能笑笑算了。我的训练,与其说是提高魔法能力,不如说是适应操作步骤。

我掏出铁匠给的一大块鹿皮,擦拭明光盾,别看这几面盾牌,亮的跟304不锈钢一样,可依然是货真价实的纯铁,如果不擦,就会生锈,所以我每天要花两、三个钟头的时间,擦拭它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世界中,金属防锈技术已经延续了数百年,可明光盾既不能上油脂,也不能掺杂其他金属,那就只能天天擦了,同理可证,天分不足,勤奋来补。

“还没放弃?”老撒加走出了军乐团的宿舍,如果是以往,他上午会训练大家,吃过午饭就开始喝酒,天天喝的烂醉,可能是快要开拔了,他这两天酒是照喝不误,却没见他喝醉,不过每天下午,他都会出来晒着太阳讥笑我一会,因为我是军乐团除他以外,唯一会留在兵站的人,简单说,他就是闲的难受。

“扯犊子的时间又到了呗?”我损了他一句,老东西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哼了一声:“老子怕死,不会放弃的。”

“咱们团的后勤,开了个局,赌你上阵能不能活下来。”老撒加不疼不痒的说道。

如果说去妓院是一个人的消遣项目,而喝酒是一群人的,那赌博,就是王城第16步兵师,第四团全体热衷的娱乐了,不过团长下过命令,军营禁赌,但后勤明目张胆的在仓库开盘坐庄,就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意思了,这也算统一管理吧?

“你也买了?”我问道,这老头不好色,但嗜酒、好赌、好音乐的毛病,这是人尽皆知的,所以他铁定参与了。

“20个金币,买你……活着。”老头故意顿了一下,卖了个关子。

我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钱多烧的啊?花不了给我点,我好几天没吃晚饭了。”

钱都花光了,连个铜币都没剩下,剩下的钱,我先买了一瓶酒,贿赂后勤仓库的长官,要来的两个两升装的旧扁铁水壶(后来我才知道,他那不是没有制式的水壶,而是数量很少,没法配发,所以除了给军官,都倒卖给镇子上杂货铺),一个装满了便宜的烈酒,另一个装满了灯油,其实我也没搞明白,我当时买灯油干嘛,打火机用的不多,去后勤蹭点就够了,但我还是买了满满一壶,反正也不贵,北方很冷,冰天雪地往雪坑里倒点灯油,生堆小火取取暖也不错。

“别学卡加斯他们,一定要养成晚上少吃或者不吃东西的习惯,睡前多喝水,睡觉时就会警醒,这样能保住命。”老撒加说道。

我点点头:“干嘛买我赢?你不是天天讽刺我吗?”

“因为你执着,因为你傻。”老撒加认真的说。

我笑了笑:“原来我还是有优点的,执着我同意,傻怎么说?”

老撒加摇了摇头:“你天天弄着四面……这叫什么盾来着?”

“明光盾!”我叹了口气。

“对,明光盾,用四面明光盾围着你,不是傻是什么?你的魔法水平很……我直说你不介意吧?那好,很烂!烂到家了,本来就拿不了太长时间,你还不减减份量?”老撒加笑着说。

我愣了一下:“减份量?老头,我这是魔法,不考虑重量的。”

“我知道,我在宫廷见得魔法师多了,你们那点门道我还是知道的,我说的不是重量,而是数量。”老撒加说:“你护着前面我能理解,护着两边也说得通,你护着身后干嘛?后面都是自己人。”

瞬间,我傻了,对啊,我护着后面干嘛?又没人会打我黑枪:“你是说三面就够了?”

“一面就够了,你左右全是盾牌手,有他们在,两边也很安全,就算倒下一个,后面的人,就会立刻冲上来,补上他的位置,以维持锋线,所以你要保护的,只是你的正面,盾牌也不是这么竖着拿,而是在头顶斜向上举着,远距离的时候,弓箭手射箭都是抛射,箭矢是从头顶射下来的,腿部中箭死不了人的。”老撒加摇摇头,比划着说。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唉,你干嘛不早说?”

“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执着。”老撒加说道。

我翻了个白眼:“那现在怎么又说了?”

“因为我花钱买你活着,要是你能活着,我那20个金币,能赢一口袋,你是不知道,现在买你阵亡的,有多少,嘿嘿。”老撒加老奸巨猾的笑着说。

我笑着哼了一声:“多谢了。”

“嗯,是该好好谢谢我,你忘了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不解决,你死定了。”老撒加说道。

“什么?”我吓了一跳。

“这些东西你怎么带到前线去?我看了看你买的东西,光是水壶就有三个,你带这么多水干嘛?这玩意儿……”

“明光盾!”

“啊啊,明光盾,一面就有几十公斤重,你打算怎么背到北方前线去?我们是步兵,一路都是走着的,就你这些家当,恐怕你还没出兵站,就压死了,知不知道什么叫路远无轻载?”老撒加说道。

“啊!”我茅塞顿开,然后笑嘻嘻的看着他:“你一定有办法,你也不想输是吧?”

“嗯,我找辎重大队的百夫长商量了一下,他也买你赢,同时他会想办法调高赔率,让大家都买你输,他自然会帮你,用他们的辎重马车,偷偷运你的……明光盾。”老撒加得意的说道。

“真有你们的!”我笑着说:“这不是作弊吗?”

“这叫手段。”老撒加示意我小声点:“咱们军乐团和后勤大队的人,这两天,天天请加农炮大队的人喝花酒,就是为了帮你疏通关系,关键时候帮你一把,不过丑话说前面啊,万一开战,你第一个穿红披风。”

没问题啊,少了三面盾牌,我能把明光盾举半个多小时,这么厚的玩意,什么能打穿?第一个就第一个,你就是不选我,团长也惦记着呢:“好,没问题,呃……他们还请加农炮大队干嘛?”

“你个笨蛋,加农炮大队有8门加农炮,随便两门炮口一歪,打上两轮,就是四发炮弹,那就能给你的正面轰出条路来。”老撒加恨铁不成钢的低声说。

“炮火支援!给我一个人的?这下全妥了……你们以前怎么不这么干?那样笛手的生存几率不是高很多?”我想了想问道。

老撒加摇摇头,严肃的说:“加农炮就那么好打啊,给你多打一炮,其他人就少打一炮,谁都指望炮弹打到自己面前,可你是笛手,照顾两炮还说的过去,也是人之常情,但不能一直照顾你,他们可是要担任整个团的炮火支援,一但意思到了,就差不多了,那时候,笛手就只能靠运气了,你有明光盾,自然更有希望。另外嘛,加农炮大队的驻地不在这,不过也托人捎了两口袋金币……”

我突然明白,我是在拿别人的生存几率换自己的:“这样不好吧?这么多人,万一炮火覆盖不够,阵型崩溃了怎么办?”

老撒加意外的看了我一眼:“帕克伍长说你懂得很多,还好几次偷偷找团长,让你去他那,我开始以为他就是喜欢你,想护着你,没想到你懂得确实不少。”

对于军事,我从小耳濡目染,家里老辈都是行伍出身,从抗日战争到自卫反击战,得到的勋章装了好几个铝制饭盒,军属大杂院里,还有个3米见方,简陋的大沙盘,我小时候就带着小伙伴在上面掏沙坑,生火玩,后来被打烂了屁股,还被罚抄了三十遍《主席诗词选》,只因为我踩踏了几位老兵,改良了一个星期的‘新型戈兰壕’。

“多少知道点。”我挠了挠鼻子。

老撒加想了想:“这样吧,这次北行,如果你能立下功勋,我就托关系举荐你去军部进修,怎么样?”

我点点头,这正是欧格雅导师,所说的另外一条路,而且是最光明的一条。

“对了,你知道骑士们学的‘气’,是什么吗?”我问道。

“‘气’?只有魔法师才这么叫,那叫‘血术’,是一种瞬间激发身体潜能的修行方法,不过你就别想了,学会魔法的人,哪怕没什么建树,也很难再学‘血术’啦,据说两者的理论完全相反,魔法是精神力的释放,而血术,则是意志、血液和潜能的调配。”老撒加说道。

我不同意:“不见得吧?伯纳德教导长……”

“伯纳德,唉,4岁学习魔法,12岁学习血术,可你知道他今年多大吗?”老撒加问道。

这事欧格雅导师说过,我点点头:“30岁吧。”

“那你知道他能活还能多久吗?”老撒加看着我又问道。

我愣了:“你是说,他命不长了?”

“是的,他就是不使用魔法和血术,最多还能活20年,也就是说,他能活到50岁左右,如果跟人动手,我不知道他能撑多久,这就是魔法和血术产生的冲突,也是他为什么在魔法学院管理学生,而不是去教课的主要原因,万物都是均衡的,血术和魔法都有弊端,魔法损耗精神力,会造成大脑的衰坏,很多人类的魔法师都活不过60岁,你那位魔导师,可是有精灵族血统,人家天生就是魔法师的好苗子,哦,那位小法师也是。”老撒加说道:“而血术,我劝你不要去学,你知道学血术的都是什么人吗?”

“骑士啊。”我想当然的说道。

“没错,听说过骑士精神吗?”老撒加说道:“又称骑士守则,一共八条,谦卑、荣耀、牺牲、英勇、怜悯、诚实、精神、公正,你可不要以为发个誓,走个授勋流程就行了,尤其是牺牲,那绝不是说着玩的,我告诉你吧,不是说成为骑士才能学习血术,而是学习了血术,才能成为骑士,血术的代价,或者说燃料,就是生命。”

我琢磨了一下:“就是说,使用血术,要消耗生命?”

老撒加摇摇头,示意我说的不对:“看到咱们团长了?他就是骑士,你知道他为什么每天都披着那么厚的斗篷吗?别说现在,就是一年中最热的热月,他也是这样。”

“啊?学血术学的?我还以为他肾虚。”

“胡扯,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毫不客气的说,要是他不用血术,我个糟老头,都能把他打趴下,不是使用血术才消耗生命,而是学习血术,就开始了!”老撒加说道。

我吓了一跳:“欧根亲王可是看起来没事啊,他也是骑士,也会血术啊。”

“唉,不存在例外,陛下正直壮年,可是学习了血术,除了米希尔公主和温格妮儿侯爵,膝下再无一子一女,亲王殿下也学习了血术,可他身上穿的那套铠甲,却是一天也不能再脱下来。”老撒加说道:“那套盔甲可以延续他的生命,但如果全部脱下,最多一顿饭的功夫,就会身亡!”

“我的天啊,他睡觉也得穿着?”我撇撇嘴。

“是的,就是洗澡,也得有宫廷魔法师用冰系魔法,为他镇住血脉的流通,把他冻僵,否则也是一样,所以,呵呵,你知道他为什么单身了吧?”老撒加不愧为宫廷混过饭吃的,知道的秘密真是不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耳光 主目录 下一章 改良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