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悬疑小说 > 我的左眼能见鬼
上一章 他的女人只能他碰 主目录 下一章 诡异现象

32.第32章 冰冷的吻

作者:暖阳初殇 更新时间:2017-01-15 16:41:02

“你在担心他?”冥司幽幽的声音响起。

我瞪他一眼,他却勾唇一笑,松开环在我腰间的手,细长的手指对着苏瑞所坐方向轻轻一点,苏瑞坐着的椅子‘哐’地一声往后划去,动静之大,连图书管理员都朝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苏瑞吓了一跳,手上的书没拿稳,也掉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响。

他惊魂未定地看着我,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发生了什么?”

我哭笑不得,冥司太坏了,居然这样吓唬苏瑞,人家又没招他没惹他。

“这次也是错觉?”苏瑞脸色发白,轻声嘀喃。

我无奈发笑,却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这个现象。

好一会儿,苏瑞才把椅子拉回来,继续故作镇定地看书,但我看得出来,他精神恍惚,尽管两眼盯着书,可他肯定一字一句也看不进去。

我起身,示意去卫生间,苏瑞朝我点点头。

我大步走出图书馆,直接拐进了楼梯通道。

这幢楼这个时间来的人很少,楼梯通道有两个,大多数学生都走另一侧,这边的很少有人通行,一楼的入口经常是上锁的。

楼道里有些阴暗,有很重的回声,阴森森的。

我回头看着尾随出来的冥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能不能不折腾苏瑞,他是我同学。”

“同学怎样?同学就可以用那种眼神看你?”

“哪种眼神?”

冥司不说话了,高高仰起下巴,一脸倨傲。

他个子很高,我目前的身高还不及他的胸膛位置,每次看他,我都需要仰着头,着实费劲。

然而,我转念一想,感觉冥司这是典型的吃醋反应,心头忽地一阵柔软。

我清清嗓子,问他:“你是不是在吃醋?”

他瞥我一眼,冷笑:“怎么可能。”

“既然不是,那就不要再折腾我同学。”

“不可能。”

“……”

听他的意思,是还要继续胡闹下去?

“他真的就是一个同学,我对他没有兴趣的。”我直白地说。

冥司眉头一挑,垂眸睨着我笑问:“那你对谁有兴趣?”

这还用问?

他是傻还是傻,还是傻呢?

自打十岁的时候见到他,我就知道自己迷上他了,尽管他不是人,可他是我的老公,我既然跟他举行了阴亲仪式,那此生就非他一人了。

我敢说,我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

我没说话,他却笑了。

“我会等你,快点给我长大,我们还没有洞房花烛。”他邪魅一笑,一步逼近我,直把我逼到墙根儿。

纤白的手指轻抬我的下巴,低头吻了上来。

我年纪尚小,这么亲密的举动我是有些避讳的,可我不能拒绝他,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我发现他的小心脏是玻璃做的!不能伤,绝对不能伤……伤了他就又很长一段时间不露面,让我望眼欲穿。

冥司浑身冰凉,连嘴唇都是冷的。

他吻上来,我感觉双唇像在触摸一块柔软的冰。

“你那一脸陶醉的样子是搞什么?”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袭来,我下意识地转头,避开冥司的吻,却见程冯冯一脸诧异地站在走廊上看着我。

她手里抱着几本书,显然是来还书的。

我苦哈哈一笑,忙说:“我就是思考一下人生,哈哈哈……”

这个理由连我都觉得牵强,程冯冯竟然信了,她信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练习接吻。”她嘟囔一句,大步进了图书馆。

我朝里探了一眼,看见苏瑞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只不过,他的旁边多了一个人,是个女生,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乌黑的长发直直地垂下来。

我仅能看到两人的背影,可光看那女生的背影我的头皮就炸了起来。

那是……许子惜!

我赶紧从兜里摸出商易给我的镇鬼符,取了一张就摘下眼罩要往眼罩里面塞,冥司一把抓住我的手,一字一句道:“放上那东西,你就看不见我了。”

“可是,我更不想看见不该看见的。”

还记得在苏家别墅那天,为了对付鬼婴,我把当时手上唯一的一张镇鬼符紧紧攥在手里,几乎揉成一团烂纸,商易后来又给了我几张镇鬼符,可我一直没来得及塞进眼罩里,这一路上能够看着冥司,感觉还不错,可许子惜的乱入让我想起了这茬儿。

我不得不在眼罩里重新放进镇鬼符了。

冥司迟疑几秒,终是松开了我的手。

我把镇鬼符叠成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塞进眼罩里,快速把眼罩戴好,心里这才踏实了一些。

然而,戴上有镇鬼符的眼罩,冥司的踪影全无,连他的声音我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再往图书馆里看,座位上只有苏瑞一个人了。

我有点不敢进去,因为已经看到许子惜坐在那里,就算此刻戴着眼罩,我仍然有些后怕。

我转身靠墙,伸手把眼罩摘下来,本以为冥司还在我面前,哪知眼罩摘下来的一刻,映入眼帘的却是许子惜那张狰狞扭曲的脸。

我大叫一声,捂着脑袋蹲下身去,缩在角落里吓成狗。

感觉头顶掠过一阵阴风,我不敢抬头,紧接着肩膀上落下一只冰凉的手。

“我没害你,我还救过你一命,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厉声吼道,想为自己撞胆,可事实上许子惜的死我并非没有一点责任。

当时,我被阿紫吓得屁滚尿流拔腿就跑,全然没有顾及身后的许子惜,如果当时我拉着她一起,她就不会成为阿紫的替死鬼。

然而,就算阿紫不再纠缠许子惜,也还是会有别人受害,替死鬼就是一个恐怖的无限循环。

“是我。”

冥司的声音。

肩膀上搭着的手加重了一丝力道,冥司的声音也加重了语气,他大声说:“是我,别怕!”

我小心翼翼地探头,唯恐又看见许子惜的样子,确定此时在我面前的真是冥司,我一拳就捶在他胸膛上。

“你去哪了,你乱跑什么。”

他沉沉地笑出声,用力握住我捶打他的手说道:“见过行行色色的鬼,你的胆子怎么还这么小。”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他的女人只能他碰 主目录 下一章 诡异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