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饕弑术
主目录 下一章 爽!

第一章 是福是祸?

作者:吾咕 更新时间:2022-05-03

孙逝,一个乡下人。二十有二,村里里县城挺远,150公里左右。他生活的村子算是个穷村,全村年收益不达2万。

孙逝可以算是个知识很广的人,看多许多小说,脑洞也挺大。他也是村里上过大学之一的人。也说明也有人大学毕业了。他虽然上过大学,可还是回村干活了,可以说是上大学也没啥用。孙逝身高不算很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相貌平凡,不过脑子也有几分小机灵。

他也不想回村,谁让他们村是个穷村呢,不管在村里干什么活也赚不了几个钱,月薪给你个八百块就已经不错了,因为是个穷村,村里的成年人几乎都一窜一窜地往城里跑,不像其他村,全村年收益都快10万了,所以其他村的青年更多都是留在村里拼搏赚钱。他也想去城里拼搏,可他们前任村子临终前对他说村子就靠他了,不然做鬼也不放过他,孙逝还没拒绝呢村长就断气了,孙逝想想就后怕,只好回村。

他一回村就当上了村长,谁让村里太穷,就算当上个村委会也赚不了几个钱,所以都没人来收拾这烂摊子。

不过自从他当上村长,日子倒过得挺悠闲自得,每天几乎都躺在床上,看看电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到收获的季节的时候也才出去帮父母收稻谷收草药。以前他倒挺积极能干,现在自从当上村长后就懒了起来。可这又怎么样?谁让他是村长呢?“事情”特别多,不是睡觉,就是看电视,不是看电视,就是吃饭,不是吃饭就是睡觉,不是睡觉就是看电视……这样一来,他可真忙啊。

终于有一天,他爸孙大空都看不惯他了:“小兔崽子,一天到晚蹲家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残疾人呢,出去活动活动,别整天呆家里!”可他就吐出了一个字:“懒!”“诶,小兔崽子,你等等呃。”说着孙大空就出他房间到处找东西。惨了惨了,孙逝心想,赶紧穿上衣服和鞋子赶紧往屋外跑。孙大空进孙逝屋时手里多了一根棍子,但发现孙逝已经跑了,只好吐了一句:“小兔崽子,平时倒不见他那么‘勤快’,见到家伙了就怂了。”。

孙逝回头望了望,发现并没有追出来才慢慢走。他这才发现,窝在家里久了再出来活动,空气都变清新了,脑子都清醒了,孙逝也觉得应该常常出来走走,想到这里孙逝都觉得自己像个老人家。

孙逝走向一条山路,想去看看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水塘。走到离水塘不远处,孙逝听到了人玩着水的声音,心想:竟然有人发现了那块宝地,似乎还在游泳,我要赶紧赶走他,免得污染我的宝地。孙逝走向那块“宝地”,竟看到了一位女子在洗澡,孙逝忍不住发出声音“呃....”那位女子猛地回头,手还当着重要部位。“啊!孙逝你好大的胆子,给我走开,变态!”孙逝发现原来是张睿,吓得赶紧跑了。张睿可是个女汉子,打架杠杠的,还是个县里的人民警察,要是被判个变态罪他可受不了。

孙逝赶紧跑回了家。张睿穿好衣服后赶紧跑去孙逝家找他算账,也跟他父母说说他的恶习,好好教训教训他。

孙逝跑回家后,赶紧叫父母去睡午觉,理由还是好好养身体。他也担心张睿来跟他父母告状。因为他家里水塘也只一公里左右远,所以他很担心张睿来到得快,终于等到父母睡着,张睿还没来,他的心终于放下了,大胆的往门口走,被揍一顿总比被父母知道好,所以就大胆的在门口等待张睿的毒打。

终于,张睿终于气愤的来了。可孙逝还是有点怂,把家门关上后,赶紧跑,张睿见状赶紧追上去,虽然孙逝是个小身板,但是他逃跑的速度可不是一般人能追上的,不过张睿应该不算一般人吧。

终于,在他们的追逐赛跑了全村的两圈后,孙逝在一棵离村不远的山里的古树下被抓了,“你小子,跑得挺快啊,不过你体能没老娘好。”正当孙逝准备接受“酷刑”,往后退了一步,掉进了一个深坑里,这个深坑没人能测出它的长度,就像这个坑可以通往地球的另一端似的。

“孙逝!!!!”张睿对着坑里大叫,可就是没有孙逝的回音,张睿愧疚得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如果我宽容一点,不就什么时都没有了吗?这个坑可无人能测啊,我可怎么和孙逝的父母交代啊?张睿心中充满悲伤。“不行,这是我犯的错,我要下去救他,要死一起死。”张睿暗想。正当张睿想要跳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从坑里冒了出来,那双手全是鲜血,可他依然往上爬。“孙逝的鬼魂??”张睿吓呆了。

爬上来的的确是孙逝,可他全身都是血,眼神呆泄。缓缓向张睿方向走去,张睿吓呆了,可她觉得就应该让孙逝的鬼魂好好惩罚自己,可孙逝并没有伤害她,而是朝他们村的方向走去。“不会吧?”张睿说道。“不能让他去祸害村里人!”张睿赶紧跑去抱住孙逝,阻止他前行,可孙逝仿佛有可以顶下天的力量,任由张睿怎么阻挠,都无动于衷,孙逝还是一直前进。

张睿很无奈,只好跟着走,他伤害人的话张睿就挡。可一路上孙逝并没有什么举动,而是一直走,往家的方向走,村里的人也一直以怪异的眼光看着孙逝,谁让他满身的血。

此时,他们家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应该是他父母开的门,孙逝缓缓走进去,终于到了,孙逝也倒下了。孙逝的母亲韦素焦虑地说道:“啊!儿子,你怎么了,怎么满身的血啊,孩子他爸,快来啊,你儿子怎么了!”张睿也进了屋,韦素也对张睿说:“啊,张睿啊,我儿子这是怎么了!?”“他……他……他掉进了村外那个邪门的坑里去了,可……没想到却自己爬起来了,但是似乎没有意识。”张睿吞吞吐吐的说,充满了心虚。

“咦?等等。”张睿说道,便蹲下来看看孙逝。“怎么了?”韦素问。“您看,孙逝身上竟然一点伤也没有,只是满身的血,难不成真的是鬼?”张睿心中充满恐惧。

正当张睿刚说完,孙逝就突然开了眼睛:“咦?妈,还有张睿,你可……可别打我啊。”声音很虚弱,不过也就坚持了10秒又闭上了眼睛。“哇塞,看来孙逝没有死,这都没死,他的命好大啊。”张睿终于把悬在心中的石头放下来了。

次日

孙逝正躺在床上,身体都干净了,这当然是他爸爸帮他换的,他妈妈当然也可以,不过孙逝都长大了,不像小时候那样,让孙逝知道难免会有些难堪。孙逝突然睁开了眼镜,虽然身上没有伤,可他还是感觉身体酸酸的,不要多想,这只是他睡觉时同一个姿势太久产生的。

孙逝有点奇怪,毕竟记忆是在掉坑后就到家了。他不知道还以为,那坑就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呢。孙逝正要起身,发现身体的热量快速上升,浑身难受,突然身体的热量又突然下降,如一丝不苟在南极一般,突然身体又变暖了。就这样来回了两次,孙逝就昏倒了,普通人不昏倒才怪,除非是受过魔鬼训练的人。

孙逝再次醒的时候看了看钟,十点了,离刚刚昏倒前有三个小时。孙逝心中充满了疑惑:我之前不是掉进无底洞去了么,怎么又回到家了?我刚刚的身体温度变化是怎么回事?一窜窜问题让孙逝脑子快爆了。他索性不鸟这些问题了,出门吃早饭去。韦素看到了,赶紧跑过孙逝这边,碰碰肩膀,碰碰手,询问:“儿子,你没受伤吧?你没事吧?”“啊?怎么了,我能有什么事?妈,我肚子饿了。”孙逝说。孙逝坐下吃着饭,他妈妈在他旁边一直说着他之前发生的所有怪事,还问他有没有记忆。孙逝只说记忆都留在了掉进坑里的那一刻。

孙逝回到房间,兴奋地说:“哈,难道我有超能力了!满身血竟然没有伤。不过听说那个坑是个非常邪门的坑,当时靠近那个坑测量坑深度后周围的人,不是第二天重病,就是死了,难道我染上了邪气!?这邪气可以让我有超强的治愈能力,但邪门的东西依然是邪门的,对了,当时张睿就在坑的旁边,她不会有事吧?但这究竟是福是祸呢?”“哈哈,这句以为深长的话好酷,我都快被自己帅哭了。”孙逝自恋地说道。

张睿也不会有事了,谁让孙逝染上这“邪门”的东西,把邪气都吸走了呢?

这东西究竟是福是祸?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