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谈恋爱好难[综漫]
上一章 终于相见 本站APP 下一章 遭遇袭击

第20章 名为“信念”的火苗

作者:薇水 更新时间:2021-01-15

在齐木楠雄毫不留情的魔鬼特训中,六天的期限很快就过去了一半,泽田纲吉他们有没有提升实力绫音不知道,但她自己还是没能成功点燃死气之炎。

这天晚上,她一脸挫败地离开训练室,黑子哲也跟在后面安慰:

“别多想,这个世界的你也是比较晚才开窍的类型,或许到了一定的阶段,你就自然而然地懂了。”

“这几天辛苦你了……黑子君。”绫音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觉得自己不仅耽误了黑子哲也的时间,最让人恼火的是还毫无成果,虽然他看起来好像并不在意,但这也不是她可以心安理得的理由。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回报他一下呢……]

“对了!黑子君,你有没有想要吃的东西,我现在就去做给你吃!”纠结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能够作为报答的点子,绫音连忙期待地说,“别看我这样,厨艺方面还是挺能拿得出手的哦!”

黑子哲也本想说不用,但看着她眼中闪烁的星光,心头一热便不由自主地应了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帮我煮碗荞麦面吧。”

“面食吗?没问题!”绫音拍着小胸脯保证,“交给我吧,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等两人来到餐厅后,发现这个时间点餐厅里还有不少人在,除了同样才下训练的泽田纲吉等人,另外还有笹川京子和三浦春这两个帮忙做饭的小姑娘。

她们俩都是泽田纲吉的朋友,也是从十年前过来的,但并不知道彭格列和黑手党的种种事情,每天就围着厨房打转。

绫音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是神经再大条再天然的人,身处这样的环境,心里怎么可能不产生怀疑?毕竟这个地下基地氛围紧张又凝重,还禁止人员外出,每天都有新的伤员被送入急救室,来来往往的大人都带着一身血腥。

再怎么欺骗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地方真的很可疑,关键是泽田纲吉还不肯明说,竟然只用“他们正在为大型相扑比赛做特训”的烂借口搪塞两人,绫音感觉他迟早要玩脱。

他想要保护女孩子的初心是好的,但一味地欺瞒她们绝对不是什么好办法,笹川京子和三浦春虽然都是温柔善良的女孩子,但有的时候,性格柔弱的人一旦爆发,带来的后果会更加严重。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绫音也没有立场去劝说他。

“啊!是黑子桑和绫音姐,晚上好!”眼尖先看到他们的三浦春第一个向两人打招呼。

“今晚的宵夜是咖喱饭哦,绫姐和黑子君要不要来一份?”戴着围裙的笹川京子也笑着问道。

绫音斗志满满地握拳:“不用了!我今天要亲手为黑子君下面吃!”

“——噗!咳咳!!”泽田纲吉成功地呛住了,狱寺隼人吓得大惊失色:

“您没事吧?!十代目!!”

“哈咿……?”三浦春不解地歪了歪头。

笹川京子见怪不见,继续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绫姐是要亲自下厨吗?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呢?

“哼哼,”绫音双手环抱、胸有成竹地笑了笑,“放心吧,我一个人完全能胜任,黑子君,在外面好好等着哦!”

说着她就气势汹汹地走进了厨房,黑子哲也无奈地朝泽田纲吉请求:

“boss,如果厨房需要重建的话,装修费请在我的工资里扣。”

泽田纲吉汗颜:“没有这么夸张吧……”

另一桌的齐木楠雄正喝着reborn亲自煮的手磨咖啡,闻淡定道:

[放心吧,除了无法点燃死气之炎外,那家伙在其他方面都是完美的。]

reborn举着迷你型号的咖啡壶萌萌问道:“要再来一杯吗?”

齐木迅速将空杯子递到他面前,[谢了。]

才短短三天,齐木的凶名就和reborn并驾齐驱了,被十代等人合称为“恶魔二人组”,用狱寺隼人的话来讲,齐木是“能自己跟自己丢陨石玩的狠人”。

在第一天的时候,当reborn询问齐木他的火焰属性是什么,好以此安排他跟对应属性的人特训时,齐木楠雄一次性点燃了七种颜色的死气之炎,并风轻云淡地表示自己是“全属性”,泽田纲吉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伴随着reborn露出意味深长的奸诈笑容,他们的悲惨的地狱生涯也随之开始——

全属性的齐木用超能力分化出好几个自己,同时训练所有在基地内的十代家族成员,虽然每个他的克隆体性格都跟本体略有差异,但整天看着这么多长着一张脸的家伙在基地里晃悠,画面还是怪令人惊悚的。

好在严格的训练带来的进步也十分显著,就连一开始看他不顺眼的狱寺隼人,现在都能真心实意地喊他一声“齐木师父”了。

再回到当下,虽然进去前着实让人捏了把汗,但绫音端出来的成果却出乎意料的色香味俱全,黑子哲也在众人或紧张或好奇的视线中尝了第一口,接着又是第二口、第三口,边吃边点头道:

“好吃……真的。”

绫音提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黑子君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泽田纲吉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不用重建厨房真是太好了……]

自觉也算是小小回报了一下黑子哲也,内心负担感稍减的绫音本以为自己会睡个好觉,结果到半夜的时候她突然被噩梦惊醒了。

好像是做了个很可怕的梦,但一睁开眼就忘记了梦的具体内容,绫音抹抹头上的冷汗,心绪不宁地披起衣服出门。

[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到现在都还没成功踏出第一步,真的能行吗?]她郁闷地想着,心情焦躁又紧迫,[同样是十年前的人,齐木怎么就那么厉害,连比我小好几岁的泽田他们都能独当一面,我真是没用……]

绫音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时不时叹一口气,紧接着在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她差点和人迎面撞上。

“……齐木君?!”绫音捂着受到惊吓的胸口诧异道,“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

[其实是睡了,又被你吵醒了。]

齐木暗道,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问她:[睡不着吗?]

绫音抚了抚头发,有些难为情:“嗯……有点。”

齐木楠雄忽然朝她伸出了手:[要不要去外面散心?]

“诶?”绫音迟疑道,“可是不是说外面有危险……”

齐木顿时笑了:[是对谁有危险?]

…………

一眨眼,两人就从黑漆漆的地下基地来到人来人往的明亮街道上,第一次体验到齐木的超能力,绫音显得莫名兴奋:

“哇~这是哪里,齐木君?”

[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

“?外国吗?!”

[是位于南半球的一个国家。]

“原来如此。”

绫音看着街上那些肤色黝黑的本地人与人种不一的各国游客,心情瞬间明媚了:

[感觉就像是出国游玩呢,齐木的超能力真好使,要是窪谷须也在这里就好了……等等!齐木好像能听到我的心声,不能想不能想不能想……]

她面色一红,开始在心里默默背诵英语单词:

[a、abandon、acronym、aggression、artistic……]

[…………]

齐木楠雄有一瞬间想要将当初的事情和盘托出,但强烈的自尊心还是抑制住了他这股冲动。

[……这算是给我的惩罚吗?真好笑,窪谷须什么也没做就赢了我,或许那小子也有‘神明’在暗中庇佑。]

齐木苦中作乐地想着,不肯承认有那么一刹那,自己心中冒出了阴暗的想法。

两人顺着热闹的街道继续往前走,一路上,所有见到他们的人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这里完全没有受到战争的波及,人民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他们脸上也没有见惯了杀戮与死亡的麻木,而是一种对安定祥和生活的满足。

白兰洗血了除彭格列之外的整个里世界,但外面的人却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不知情,如果几天之后的决战,泽田纲吉他们输了的话,这个世界就会陷入永恒的战火,大地化作一片焦土。

彭格列,就是阻拦白兰向普通人伸出魔爪的最后一道防线。

再一次意识到泽田他们瘦弱的肩膀上扛着怎样的重任,绫音忍不住感叹道:

“这里的人能够岁月静好,是因为在看不见的地方,有人为他们负重前行。”

齐木楠雄眸色平静:[没错,所以他们要是想守护这个世界,就不能输。]

绫音心中若有所悟:[这样的世界……难道不同样也是我想要守护的么?不仅仅是这里的人,还有我的家人、朋友、许许多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他们都应该生活在和平的世界里,而不是被战乱侵蚀的末日。]

这念头一出,她好像突然明白了另一个自己的想法:

[十年后的‘我’应该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才选择拿起武器去战斗的吧?]

[原来这就是‘信念’……]

绫音抬起手掌,一团绿色的小火苗正在她的手心里静静燃烧。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终于相见 本站APP 下一章 遭遇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