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上一章 第19章 主目录

第20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57

再度醒来时,周围格外安静,眼前是刺眼的白光,顾烟闭上眼睛适应片刻,再睁开时,不适感少了很多。

她缓缓起身,气定神闲掀开被单,伸手要拔手背上的输液针管时,帘子另一侧忽然有人腾地站了起来。

“妍妍……”见女儿醒来,温如心一贯冰冷的神色终于有一丝松动。

她急步朝病床走近,本想抬手碰一碰顾烟额头,手伸到一半却猛地一缩。

想起女儿不喜欢她碰,温如心苦涩一笑,骤然亮起的光慢慢黯下去。

然而神情不能骗人,温如心眸中的担忧还是让顾烟明显看出她对女儿的关怀。

思忖两秒,顾烟很快笑了下,喊了声妈。

温如心僵住,脸上带着不可置信。

顾烟扬了声音又喊了次,虽然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但足够让眼前优雅端庄的温如心眼眶瞬间湿润。

身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进来,听到顾烟口中这声“妈”时皆是一愣。

顾烟却微微一笑,十分淡定迎上众人目光。

她记得这次住院的事,确切地说,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已经弄清楚来到这个世界要做什么。

这是一位和上一个世界不太相同的委托人。

原主的妈妈,也就是温如心,是江城最大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是原主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父母和学校老师校长都要卖其面子的存在。

然而原主对她妈的态度,可谓是恶劣至极。

原主十四岁时遭遇了一场车祸,也就是那一场灾难,让原本幸福的家支离破碎。

事故中原主截了一条腿,失去了最爱的父亲,而存活下来的,毫发无损的她的母亲,竟十分坦然地接受了保险公司的巨额赔款,然后一跃成为家族公司董事。

起初原主小,只记得身边常常有人同她提起这件事,说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温如心所设计,为的就是将顾氏企业收入囊中。

原主心中将信将疑,然而原本纯粹的感情一旦出现杂质,就一定会出现隔阂和裂缝。

原主开始越来越叛逆,加上她失去了一条腿,情绪更是阴晴不定,一来二去就从一个任性的小公主变成了对周围人和事都漠然视之的暴躁女王。

唯一被她悄悄藏在心底的,就是乐行影视的新晋顶流——黎晟。

这世界,每个人心底都或许藏了那么一个人,他是人间理想。

生活在一个颜值即正义,原创即才华的时代,黎晟自出道,就红透华国大江南北。

原主是黎晟还是练习生时就开始默默陪伴他的存在。

黎晟参加练习生节目时,她砸钱送他出道,黎晟新歌出来时,她默默打赏分享榜单,黎晟参演新剧时,她疯狂买微博热搜,黎晟有新代言时,她会氪金无数。

顾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车祸那天,她失去了最爱的亲人和成为一名芭蕾舞者的梦想后想要自杀时,在少年眼中看到了光。

很细微,但莫名其妙的,就让顾妍湿了眼眶,就像是一簇火,重燃起了她生命的光亮。

渐渐的,她成为黎晟全国粉丝后援会的神秘会长,她和黎晟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切。

只是即使砸了这么多钱,倾尽如此多的精力,她也从来不敢在他的生日会演唱会见面会上露面,仅仅因为,她很自卑!

更为离谱的是,在黎晟极力邀请她来他生日见面会时,她竟求了一个朋友替她前去,而这个女生此刻正温温和和地提着保温桶,面上挂着乖巧的笑。

其实顾烟不是特别能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小公主会因为这样一个理由不敢去见她的偶像。

她是叛逆,可她有一颗默默守护自家爱豆的心,虽然成绩不好,是学校里整天混日子的差等生,可也是个心底善良从未做过坏事的小姑娘。

倒是这个病床前这个脸上挂着甜甜笑的女生,总是咬着唇瞪着无辜水雾大眼的女生,有谁能想到她竟然会整出那么多幺蛾子呢。

顾烟抬眸,似笑非笑看了眼禾羽。

黎晟成为顶流大红大火之际突然被狗仔爆出有神秘女友,并且两人似乎还未婚有子,这对混娱乐圈任何明星来说都无疑是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在娱乐圈爆红后黎晟本就惹了不少对家眼红,狗仔爆料之后,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黑料开始袭来,网友大多吃瓜从众,舆论变得出奇地可怕。

广告商纷纷开始解约,导演开始更换主演,音乐作品被公司压着不发,黎晟想说清楚,可根本没有人相信他。

那个所谓的粉丝后援会会长,那个口口声声对媒体说怀了他孩子的女孩子,在爆出这些事时,顶着受害者的名头直接从他生活里消失。

再后来,黎晟渐渐淡出媒体视线,等再出现公众视野中时,已然成了具冰冷的尸体。

尸体旁,还有一封写给世人的信,信上说:他真的,从来没有做过那些事。

全网瘫痪,举国哗然。

从神坛跌落到不见底的深渊,这个原本才华卓越,明朗爱笑眼底有光的少年最终割断了人生,证明了他的清白。

而所谓的神秘女友,那个在媒体采访里口口声声说怀了黎晟孩子的,最终被网友唾沫星子网暴的女生,就站在眼前,化成灰顾烟都认得。

或许是直接替代了原主的身体,这次感情来的极其强烈,顾烟闭上眼都能想起画面中原主看到黎晟自杀时情绪的歇斯底里和崩溃。

搁谁谁不崩溃呢。

心底藏了一个那样好的少年,虽然自卑又怯弱,却始终忍不住将自己人生中最好的一切都送给他,只因他值得。

然而被原主捧在心尖尖的那个人,却因着莫须有的污名,葬送了一切。

理思绪时,顾烟听到有人叫自己,她偏过头,原本挤了不少人的病房此刻只剩下禾羽。

顾烟下意识蹙了眉,“你怎么在这儿?我妈呢?”

禾羽一怔,内心闪过不可思议,然而面上丝毫不显,仍是一副软萌模样。

“妍妍,我担心你所以想多陪陪你。”

若是在以前,禾羽说这话时,顾妍估计会撑着羸弱的身体爬起,带着万分激动的笑,而如今顾烟只静静地望着她,面容恬淡,甚至还隐隐笑了一下,反问道:“是吗?”

虽然疑惑顾妍怎么没有表现出同往常一样的欣喜亲切,但好在少女脸上表情还算平静温和,甚至还笑了下,禾羽心中安定许多。

她微微一笑,继续关心顾烟这次烫伤的情况,话语很关心,语气却能很明显感受到其中的幸灾乐祸和洋洋得意。

禾羽确实得意,唯一遗憾的是顾烟这次意外烫伤烫在脖子而不是在脸上。

她低头看床上躺着的少女,已经没了一条腿,若是再失去一张漂亮的脸,禾羽忍不住弯了弯唇。

她正想着,顾烟忽然抬眸,目光锐利的让禾羽惊了一下,她捏了捏手心,赔上一抹柔弱的笑。

“妍妍,你刚刚说什么?”

“我妈呢?”顾烟语气不善。

禾羽心中冷笑,却还是笑着将水果放在茶几上,“阿姨好像接了电话出去了,应该是工作上的事要忙吧。”

话说得漫不经心,人却在悄悄观察顾妍的反应,见顾妍闭上双眼,神情似有落寞时,禾羽又继续添油加醋:

“妍妍,你别伤心,温阿姨她忙工作也是为了你。”

顾烟简直无语,这人真是有火上浇油的本事!

且不说她根本没生气,禾羽这信口胡诌的本事简直一点没变,之前也是她一直在原主耳边叨咕不停车祸阴谋论,可偏偏蠢原主还相信了!

想到这,顾烟轻嗤了声,缓两秒,她眼眶慢慢红了。

“我真的……太过分了。”

禾羽脸色变了变,她话里的意思明明是想说:看吧,在温如心眼里你还不如工作重要,怎生让顾妍理解成这样?

“不是的,妍妍……”

禾羽要劝,然而顾烟情到浓时,眼泪哗啦啦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温如心和医生讨论完顾妍烫伤病情回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病床旁,禾羽呆愣站着,自己女儿红着眼眶,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温如心眉头皱得更紧,她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走到病床前,还未说话,顾烟忽然一扑,紧紧搂住温如心。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温女士惊了。

要是搁在旁人,见此母女情深的场面还不都默默退出,顺带关上门,给母女一点私密的空间,禾羽倒好,直接上前,温柔委婉地浅笑:“阿姨,妍妍许是打针打疼了。”

“禾羽,”顾烟止住泪,眼神转冷,“我什么时候说我疼了?”

许是从未见过这样的顾妍,禾羽脸色瞬变,隔两秒,竟低低啜泣起来。

温如心皱了皱眉,心想这两姑娘趁她不在估计闹了矛盾,不过妍妍打小朋友就不多,思及此,她正想安慰安慰禾羽,衣袖却被扯住。

顾烟抬眸,通红的眸子和泪痕徒添了几分可怜。

“妈,是不是在你眼里,我还不如工作重要。”

温如心愣了一下,笑容很是苦涩:“瞎说什么。”

禾羽一僵,顾烟却继续:“可你刚还不是去处理工作了,工作比我重要?”

“谁跟你说我在处理工作?”温如心皱了皱眉,“我刚是和医生谈了一下你的身体烫伤状况,看需不需要手术。”

禾羽直接愣住,她心里有些急,祈祷顾烟千万别再往下说,然而顾烟偏头,分外无辜一指,下巴轻扬。

温如心看向禾羽,眉蹙得更深。

察觉到事态不对,禾羽一凛,急忙转向温如心道:“阿姨,你听我解释。”

她想挽回局面,然温如心只笑笑,然后凉凉地回了句,“天色不早了,小羽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阿姨……”

顾烟也懒得再看这种低段绿茶,径直逐客:“我想跟我妈单独待会儿。”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9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