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上一章 第17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第18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56

顶着江湖海的压迫,江淮看顾烟格外不顺眼,他不好亲自动手,身后一众朋友却十分有眼色,常常去找顾烟麻烦,一来二去的,学校竟传出他看上顾烟的八卦。

听到这话时,桌游厅的江淮一口可乐差点呛到天昏地暗,缓了好久才嗤笑:“我喜欢她?我他妈又没病。”

“长得确实一般。”忽然有人评价。

江淮皱眉望过去,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哥们笑了下,他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闪了下光,又说:“不过她身上那股清冷的劲倒是真让人欲罢不能,啧。”

话题陡然露骨,江淮皱眉,“你想勾搭她?”

“不行么?”阴影中的男生终于仰脸。

五官不如江淮深邃精致,唯一出色的就是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衬得他整个人都多了几分阴柔,“玩玩而已。”

“呵。”

还算安静的桌游厅忽然出了声清沉的低笑,江淮抬头,忽然卧槽了声。

顾烟不知何时进了桌游厅,她斜挎着书包,手上捏着一个文件袋,脸上没什么表情,这过分的淡漠让江淮震惊的同时还有些恼怒。

震惊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恼怒她竟如此反应?正常女孩子听了这话不都该哭得梨花带雨或者恼羞成怒麽?艹

他下意识往角落的宗泽望一眼,皱眉问顾烟:“你来这做什么?”

“签字,张斌要向警察提交证明。”声音很凉,和说话人脸上的表情一样。

角落里窝着的男生终于起身走来,可他手还没落在少女下颌,顾烟忽然往另一边退了一步。

男生金丝边眼镜光芒闪了闪,轻嗯一声,划过几丝兴味,“怎么了?”

这话掐得熟稔,顾烟面上表情却变也没变,直接将江淮签好的单子塞回书包才抬眸看了男生一眼。

这一眼看得有些久,像是带着隐隐审视,男生不悦,顾烟却倏尔弯唇,很短促地哼笑了下。

少女嗓音本就低缓,哼笑时脸上表情淡淡,没带什么情绪,可若是仔细品,还是能觉出其中的嗤笑。

宗泽脸瞬间黑了,手直接往不算宽的走廊一拦,挡住顾烟出去的路。

他嘴边挂着的的笑有些冷,顾烟却目光都不移半分,她面不改色看男生,“张主任在学校门口等我。”

宗泽到底被江淮压着脾气强摁住。

没办法,谁叫后者被江湖海警告过再犯事儿就送到老家呢。

想到又被顾烟威胁了次,江淮低骂了声,再抬起头时发现人已经出了走廊,桌游厅的玻璃门缓缓阖上,发出咔哒一声轻响。

他叹口气,拍了拍宗泽肩膀,后者沉默两秒,忽然长腿一迈,拎着书包面无表情跟了出去。

江淮眉宇一皱,连着喊了好几声也不见男生回头,他掐灭指尖的烟,踢了踢身边小弟,问:“顾烟一般放学做什么?”

“这两天都在排练,校庆快到了,她们节目好像过了初审,最近一直在排练,听说是他们班主任找的地方。”

“什么节目,”江淮皱眉,“我怎么没听说。”

“不止顾烟,”说话人支吾了下,“好像那个、那个祁越也在。”

江淮脸色一沉,说话人立刻改口:“不过听说大家都嫌他孤僻,戏份很少演个坐轮椅的残废,我看根本就是凑人头,淮哥你堂堂市一校草,跟他置什么气!”

“谁告诉你老子生气了?谁他妈跟他一般见识?”江淮抄手轻嗤了声,直接绕到前台。

他指尖燃了一支烟,银行卡密码还没输完,屋外忽然砰地一声巨响,震得地面都轻轻摇晃。

江淮皱眉,探头出去看。

路口竟然发生了车祸,一辆红色宝马横摆在路口,此刻冒着烟,不知有撞没撞到人,原本秩序井然的路口此刻有点乱。

江淮皱眉看了会儿,耳边小弟忽然叫嚣起来,他一怔,眼睛跟着望过去时果然看到宗泽。

原本身材高大的男生此刻被一个交警搀扶着,手中捏着瓶水,苍白着脸,胸口起伏得厉害。

江淮直接绕开人群挤过去,他拍了拍男生肩膀,语气有些冲:“你怎么弄的?”

没等他答,交警却是拿着对讲仪走过来:“你是他朋友?”

见江淮点头,交警严肃的眼神略微缓了缓:“你朋友刚险些出车祸,你扶他休息会儿吧。”

他又嘱咐宗泽:“下次等红绿灯也要小心,有时候你遵守交通规则并不意味其他人也会,另外,你还是得感谢感谢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顾烟?江淮皱起眉头。

果然,见他疑惑,下一秒,缓过来的男生开了口。

“刚等红绿灯,我搁顾烟左边等着,是打算过完人行道跟她好好、讲道理,可他妈的那辆宝马不长眼,喇叭都不按直接朝我们这边撞,我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懵了还是怎么回事,直接僵在原地,要不是顾烟她眼疾手快拽我一把,老子今天就交代那了。”

他扶着眼镜,脸上挂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江淮将信将疑,“你没开玩笑吧?”

男生瞪他一眼,撩人的桃花眼里多了些戾气,“我拿命开玩笑?那司机喝了酒,醉驾,我艹他大爷!”

骂完,男生滞了滞,目光冲对面拥挤的人潮望了眼,眼神有些复杂。

他没想到顾烟会拉他一把,尤其是他刚刚说完那些不太正经的话后。

顾烟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救了那男生一命,原本心中是犹豫了的,可车忽然冲过来时,手的动作比心要快。

被车祸一耽误,到达老师租借的演播厅时已经快到约定时间,顾烟将书包寄存好,直接走了进去。

原本大家是没想耽误学习时间来排练的。

可这次,他们不仅过了初筛,初筛表演时还得了校长的夸赞,顾烟虽猜不出里面到底有几分真心实意,但大家的斗志到底被挑起来了。

加之她花钱买来的这个剧本,确实挺有意思。

它是一个中英文混杂的话剧,以马可波罗和华族公主的视角游历大江南北,见识古朴典雅的青花瓷韵,游云惊龙的中国书法,华夏神州大地的各色美食,神奇的活字印刷以及能起死回生的针灸之术等等等等。

说起剧本顾烟还有些想笑,她起初作为甲方,要求只有一点,稍微跟学习生活相关,高大上些即可,没曾想最后乙方小姐姐提交的剧本不仅融合了语文数学,英语,历史,还赠送了地理和医学。

当时只扫了眼,顾烟就觉得可操作性不强,哪知编剧却打了保票,称只要道具到位,绝对没问题。

后来听完编剧小姐姐的角色划分,又将每一幕的情节稍归类,整堂戏的确清楚不少,此外,为了增加戏剧性,编剧小姐姐还专门安排了反串。

比如让钟良演陪马可波罗游历元朝时的公主,文艺委员演马可波罗。

原本顾烟想让祁越当男主促进促进感情,可他不良于行,整个人还浑身冒冰气儿,只能演被神医用针灸起死回生的重病之人。

而她,也挑了个跟祁越有点关系的角色,当代神医。

一晃,就到了校庆当天。

因为想邀请各界校友,故而日子定在了风和日丽的周六,博雅会堂。

顾烟赶到博雅广场时,外面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阳光有些晒,穿着打扮讲究的人却丝毫不怕,顶着光线满脸带笑地交谈。

途径走廊的自动贩卖机时,顾烟停了一下。

她往身上掏了掏,却只摸出个手机。

学校自动贩卖机是用不成手机的,她微叹了口气,身后忽然有道暗影靠过来。

顾烟下意识让开位置,来人却缓笑了下,清润的声音有些熟悉:“没带零钱?”

说着,一张纸币已经塞了进去,男人扬了扬下巴,一副让顾烟挑的架势。

见顾烟犹豫,他又笑着晃了晃手上手机,“你可以转账给我。”

这下顾烟才释然,直接摁了一袋葡萄吐司和一瓶矿泉水。

等找零噼里啪啦掉下来时,她很快打开手机支付,将钱转了过去。

她转钱的动作不快,低着头的神色却很认真,齐渊只要微微低头,就能将少女整个轮廓瞧在眼里。

或许是表演节目的缘故,她脸上带了淡淡的妆,鸦羽似的睫毛又浓又长,涂了枫叶红的唇轻抿着,身上香气若隐若现。

和从前的她一点也不像,但那双眼睛还是一如既往,仿佛蕴了无数细碎的光。

“您收到了吗?”顾烟忽然抬头。

她头侧过来,身上浓郁的香气也一并袭入鼻腔,齐渊缓过神来,轻嗯了声,清浅道:“收到了,等会儿,你有节目?”

顾烟点头,很随意地晃了晃手上的小青袍,转身朝后台去了。

齐渊站在原地,手在亮键上轻摁,一小瓶纯净水滚了出来。

他低下眉眼,拧开瓶盖尝了口,没什么表情地进了会堂。

这会儿大幕还没拉开,大厅里的来人稀稀落落,两男两女穿着隆重的主持人在后台对词,有节目的演员们脸上都带着浓厚的妆。

舞台妆是要比平时的妆容要浓的,顾烟四处扫了眼,眉尖忽然蹙起来。

几个她眼熟的人站在一块,脸上表情都不太好,而那群人的正中央,是祁越。

少年坐在轮椅道具上,紧抿着唇,腿轻轻蜷着,一言不发。

他脸色有些苍白,和煦的日光从窗外照在他脸上时,能看清隐隐的薄汗,如今天气凉爽,显然不是热的,顾烟直接走上前。

在熟悉的人对面,还站着一个不认识的人,她表情忿忿,将她脸上的欧美妆衬得很是可怖。

“我不是故意的!”女生始终强调。

可站她身后那群看热闹的人眼底笑意实在太明显,顾烟懒得再想,一瓶水直接拧开泼了过去。

尖叫声此起彼伏时,顾烟唇角弧度深了几分,慢慢走到祁越跟前。

“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有病?”

“卧槽——”

叫骂声铺天盖地袭来,顾烟侧头看向几张画着同样妆容的女生,黑眸微凉,嗓音格外平淡:“我就这样,我有病,所以最好别惹我。”

“也别惹我的人。”

她说着这话离开时,轮椅上坐着的少年明明低垂着眸,隐在袖中的手却忍不住抓紧了,他眸中光影流动,有极浅极淡的光一闪而过,又很快黯下去。

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开口。

顾烟并不在意,继续微笑往前,还未出后台休息室身子忽地被猛地一拍。

带了力道,她转头,对上化妆师不悦的眉眼。

“你这学生怎么是这样的素质?知不知道一个全妆至少要化半小时吗?”

她率先开口质问,顾烟目光径直越过她,落在来人身后哭得梨花带雨妆全乱了的女生身上。

女生轻扯了化妆师衣角,咬着唇泫然欲泣,“姐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惹到她们,我明明就在那里站着,结果水就泼在我脸上,最后弄成这副样子,姐姐,我等会就要上场了,您能不能帮帮我?”

说完,女生眼珠转了转,蓄在眼眶里的清泪要落不落地挂在脸上,可怜见儿的让化妆师又心疼又不悦,她刚想要张口数落,面前她拦住的女生忽然很随意地笑了下。

“你睫毛膏,内眼线,高光,粉底,腮红全花了,与其和我在这争论不如坐在化妆镜前好好补补,至少还能赶得上场。”

“你——”

女生眼眸一颤,憋了好久的戾气刚要爆发,却在瞥见老师身影时陡然一转,捂着脸扯着化妆师匆匆挪了几步,走了没多远,又忽然在化妆台前停下了。

这个位置刚刚好,可以顺势补妆,也可以看到老师呵斥女生的模样,镜中女生和化妆师的目光都浮现出几分得意,哪知这得意还没持续一秒,忽然僵住。

原本面容严肃的老师在看到那女生时忽然喜笑颜开,在他身后,又涌出几个拿着摄像机的人,他们围成一团,和和气气交谈采访,然后对着女生疯狂拍照。

明星么?化妆师蹙了蹙眉,不期然对上顾烟似笑非笑的眼,手一抖,连原本画好的眉峰都陡然一戳,成了蜡笔小新的粗平眉,蚯蚓似的凑在镜中人脸上,格外滑稽。

对面,顾烟淡淡看了眼,旋即若无其事收回视线,她没再说话,反而直接推着祁越进了休息室。

这会儿主持人已经在报幕,不少人绕到厚重的幕布周围去看校长发言,顾烟将手洗净,然后移到祁越身边。

“又磕到右腿了么?”顾烟声音放得格外柔和,手直接想去掀祁越裤腿,后者却忽然抬起头来,眼神清冷了几分。

“没什么。”动作不着痕迹避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顾烟扫了两眼,见确实没什么大碍,又不想错失这个两人单独相处的时机,索性从兜里摸出颗果汁软糖,眼疾手快往男生嘴里一塞,而后得意一笑,“你最喜欢的草莓味儿。”

祁越愣住,下意识要吐,少女手却格外快,直接往他嘴唇上一碰一压,眼角眉梢的笑意更加轻快,“不至于,就一颗果汁糖,还是班长给的。”

说这话时,顾烟意外了下,因为神色清冷的少年整具身子正下意识绷着,耳垂也染了一层薄红。

他好像没这么讨厌她了呢,顾烟忽然弯了弯唇。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7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