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上一章 第1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

第17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55

半小时后,江市警察局。

坐沙发上的江淮胡乱抓了把头发,嘴里一连冒出好几句脏话。

做记录的女警看了眼站在角落眼眶通红的女生,非常不赞同地瞪了瞪江淮,她敲了敲桌子喊:“素质!”

“这儿可是派出所!”

闻言,少年冷哼了声,但态度到底是收敛了,他咬了咬嘴里已经没什么滋味的木糖醇,遥遥冲顾烟祁越看了眼。

目光带着不爽,顾烟没搭理,她身旁的祁越更是漠然,两人愣是半分眼神儿没给,叫江淮心中窝火的厉害。

他刚想再给江湖海呼个电话,大厅的玻璃门忽然开了。

一位穿着洋气时尚的漂亮妇人走了进来,她提着logo显著的包,十厘米的高跟把大厅的地板踩得嗒嗒响。

声音太吵引了不少人注意,江淮也跟着去看,一见来人,他不自觉就骂了句卧槽,一个起身挡在来人跟前。

“谁让你来的?”

徐雁刚要答,肩膀忽然被拍了下,女警官和善地笑笑:“你是江淮妈妈?”

江淮面无表情,“我妈早死了。”

这话半点面子都不留,在场的不少警察都蹙了眉。

美妇人脸色也有些难看,“小淮,你爸有点事,所以才叫我先过来。”

见前方差点吵起来,顾烟忽然起身添一把火,“事情能快些解决吗警察姐姐?我还想回去做作业。”

她嗓音清亮,甫一出口就引了徐雁注意,她拍了拍女警肩膀,“小淮跟这位同学有纠葛是吧,我去处理。”

说完刚抬起头,徐雁就愣在原地,她表情怔然,讽刺的声音却从身后来。

江淮幸灾乐祸冷笑:“小妈,既然看到对方是你亲儿子那就劝他把警撤了呗。”

这下轮到女警官懵了,她刚想问到底怎么回事,江淮又冷笑了声,“你总不能让我白叫你一声小妈吧?”

“还是说,我这个继儿子在你眼里不如你对面那个亲儿子?行,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说说呗。”

女人脸色慌了下,“小淮,不是的小淮你听我说,你先别打——”

“那你就去劝。”江淮收回手机冷笑。

“怎么和你妈说话呢?!”

突然出现的男人一个公文包直接往江淮头上一拍,动作不重,他眉眼和江淮有些相似,身材却因岁月和日常应酬显得格外臃肿。

一一听女警讲完,江湖海远远看了眼坐在大厅另一侧的两人,乐呵呵笑了。

“警察同志,我们家这小子从小就混惯了,这次给你们添麻烦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这件事确实有点复杂,你看我们能不能自己先私下解决,解决不了我们再找你们警察同志帮忙。”

态度还算过得去,女警官指了指顾烟坐的方向,“具体怎么解决还是要看报警人意愿,对方要是不同意私下和解我们也只能按正规程序走。”

“试试。”江湖海又是乐呵呵一笑,领着江淮朝顾烟走来,看到一旁祁越时,他愣了下,回头看了徐雁一眼。

两人眼神交汇了下,江湖海心中多了些了然,他呵呵一笑伸出手来,“你就是小越是吧,我是你江叔叔,你妈妈跟我提起过你。”

“爸你跟他好好说什么话!”江淮不耐烦地站在一旁冷冷看着,“我就是拘留受处罚也绝不求他!”

顾烟忽然笑了,她抬头,语气格外清淡:“好啊,那就按正规程序来。”

“这怎么行?”江湖海皱眉。

女人也一急,手直接放在了祁越胳膊上,“小越,你可能对我不太有印象,但这次你能不能跟你朋友说说,原谅小淮,他比你小,还不懂事。”

“谁比谁小,谁不懂事儿??”

剩余的话被江湖海的忽然一瞪噎回肚里,江淮冷哼一声,索性站远了些,脸上颇不耐烦。

收拾完自己儿子,江湖海忽然转头冲祁越笑了下。

“其实小淮也是知道你的,当初听说你也在市一时他还很高兴,你对我们印象不深,不过你奶奶肯定记得,我和你妈妈还去给你奶奶送过钱,你看这次能不能看在江淮还不懂事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说完,他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徐雁,后者咬唇,凄楚道:“小越,你能不能帮妈妈一次。”

说话间,一双保养得当的手出现在他视线,祁越目光微暗,手心却被柔轻的五指轻轻捏住了。

顾烟站上前来。

“不好意思,报警人是我。”

“同时纠正一下,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式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貌似至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说完,她微微一笑,迎上一众视线。

其实她也不确定江淮的做法算不算非法拘禁,不过就现在这种混乱的情形,赌上一把也是可以的。

果然,她一说完,江淮就气笑了,“顾烟,你哪知眼睛看见是老子锁的你们?”

顾烟微勾唇角,“你是主使人。”

“是这样,”江湖海打量了眼顾烟,“这整件事我刚刚也听说了,确实是江淮做的不对,我让他跟你们道歉,你看这事我们能不能私下解决?赔偿什么都好说。”

“可以啊。”顾烟露出爽快的笑,“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跟江淮谈谈。”

“???”江淮难得迟疑,“你该、、该不会想泡我吧???”

“瞎说什么!”江湖海一个巴掌拍到他脑门上。

见江淮满脸狐疑地跟着顾烟离开,他才转身朝一旁的警察感叹,“现在的孩子们就这样,闹闹脾气,很快就解决了。”

他嗓门不小,顾烟听了,发出一声冷笑,江淮也跟着冷笑一声。

“你该不会在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吧顾烟?故意闹这么大然后引起我的注意?”

说完,他抄手站到一旁,戏谑地上下打量了眼顾烟,讽刺的话还未出口就见少女淡淡瞥他一眼,“我问你问题,你只用答是或者不是。”

江淮卧槽一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顾烟微微一笑,“凭你爸爸的话。”

等到江淮暴躁地答完全部,顾烟才若有所思地回头看徐雁和祁越一眼。

同一片白炽灯下,两个长相相似的人流着相近的血液,人生却截然不同。

顾烟慢慢走回大厅,想了两秒,她冲徐雁笑了下,“你给祁越道个歉吧,道歉我就接受和解。”

话一出,跟过来的江淮乐开了怀,十分欠揍道:“确实得道歉。”

其实他一开始就不喜欢徐雁,奈何他爸当初被这生了好皮相的狐狸精迷得五迷三道,还硬要强迫他接受。

起初他能忍,后来无意间撞破她有儿子,恨不得拿着喇叭边跟江湖海说,哪曾想江湖海竟然也知道?

不仅没因此嫌弃徐雁,还把他给臭骂一顿,后来江淮索性也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反而直接在学校欺负她儿子。

反正顶了张分外相似的脸,欺负起来一样的爽!

等到徐雁道歉,江湖海又提了句不低的赔偿金和后续学校的善后事宜后,顾烟才点了点头,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时她余光看了眼祁越,从听了江淮的话后他就一直沉默,出奇地沉默。

等到将这一拨人全送走,女警才掏出手机发了个朋友圈。

相比之下,顾烟受到的冲击就小了很多,她原本就知道祁越和江淮的关系,却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呈现开。

她忽然觉得祁越也挺惨,多年前因为贫穷被抛弃,多年后,还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再次被抛弃,结果没什么区别,只是过程更加残忍。

毕竟那时他那么小,而如今,他已经什么都明白。

众生皆苦,主要看谁撑不撑得住,顾烟步子停住,抬头,望着天幕上的圆月重重叹了口气。

旋即自嘲一笑,她还不如祁越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