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上一章 第1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3章

第2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38

少年睁开眼的时候,顾烟目光恰好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见他醒了,顾烟惊讶了声,慢慢抄手起身,微勾的唇角漾出笑意。

祁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虽然一只眼睛微肿,可眼神里透出的凶狠还是让顾烟的笑滞了滞,她甚至能看到洁白被单下祁越一点都不隐忍克制的呼吸。

想到原主之前做的破事,顾烟不紧不慢地端起了桌上的热粥,目光落在祁越身上,语气温和。

“要不要喝点东西?”

祁越没说话,但冷冽如刀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略微沉吟两秒,顾烟笑着将包装盒打开,“不想看到我对吗?喝完粥我就走。”

祁越眼神更冷,干裂苍白的唇抿得笔直。

顾烟笑容不变,她舀了勺热气腾腾的粥递在少年嘴边,眉眼微弯,“如果实在不方便,我亲自喂也不是不可以。”

输液的吊针瓶忽然剧烈晃动了下,少年的拳头差点砸到脸上,顾烟敛了笑,刚起不耐,门却咔哒一声,开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身量很高,带着口罩看不清脸,但似乎很快洞悉了这里的情况,他冲顾烟伸出手:“我来。”

声音清冽舒服,顾烟心中隐忍的怒气消了不少,她道了谢,抄手退到一旁。

原本还想着趁此调侃,却不自觉被男人专心致志的动作所吸引。

医院病房都有暖气,男医生穿得并不多,微倾下身时都能看到他冷白色的,筋骨分明的手腕。

面上则因为戴口罩的缘故,看不清全脸,只能看到男人舒展的剑眉和高挺的鼻梁,浑身的气质很清冷,带着说不出的优雅。

他动作娴熟自然,有一瞬间顾烟以为他和祁越认识,可喂完粥,医生只抬头检查了输液情况后就转身离开。

病房重新安静下来。

祁越冷着脸看向窗外,顾烟扫了眼他身上单薄的病服,走上前将半开的窗户重新关好。

夜色快散尽,雨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一夜没休息的顾烟有些困,她直接忽略祁越愤恨的眼神,裹着衣服在隔壁床上躺下。

市一高周六休息,周日正常上课,也就是说,她只能眯一小会儿就要回学校报到。

只是少年似乎并不想让她好好休息。

顾烟睡眠浅,房间稍有响动她都会警觉,所以当少年窸窸窣窣弄出声音时,她立刻睁开眼。

扭头,昏暗光线里,祁越拖着受伤的腿慢慢朝这里移,他手上拿了个枕头,行动艰难。

睡意散了些,顾烟慢慢起身,黑暗中的语调有些冷凉:“想用枕头闷死我?”

紧接着,灯亮起来。

顾烟微微仰头,迎上少年愤怒和憎恶的目光,唇角弯了弯。

她脸上的微笑让祁越心中没来由涌出一股暴戾,他拳头攥得更紧,几乎将肉掐破。

“你怎么不去死。”

嗯???顾烟挑了下眉,“我为什么要去死?”我家财万贯啊少年。

祁越冷冷看她,见少年确实有动真格的意思,顾烟沉吟了下,很快道:“你有点蠢。”

“在这儿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为了我这种人将自己送进永不见天日的牢狱,一生受尽无妄之灾,人生再无任何翻转可能,你觉得值得?”

她才没有少年这般蠢。

恨一个人现在又没有能力改变时,该做的是藏起自己的羽翼,要忍、要等,要努力让它一点点变得丰满,变得坚毅,变成一把锋利的箭,一柄淬满毒药的刀,然后一举插入敌人心脏,不留后患彻彻底底地将敌人杀死。

见祁越站在原地眸底晦暗难明,顾烟笑了笑,目光落在他的右腿。

“想以后还能正常走路就安心呆着,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

说完顾烟就直接出了病房。

走廊人不算多,可起夜的病人都有家属陪同,想到一个人的祁越,顾烟脚步顿了顿。

如果没记错,原主的锦鲤爹似乎替她请过保姆,这样一想,她迅速给这个没见过几次却能按月拿工资的保姆阿姨呼了个电话。

一切安置妥当顾烟才回了学校。

这会儿不过七点,路边买包子的学生不算多,顾烟刚站到摊位前,身子忽然被撞了下。

压着在祁越那儿攒的怒气,顾烟皱眉回头,熟悉的人站在身后,嬉皮笑脸地看她。

顾烟没理,转头看向老板娘,语气淡漠:“一杯豆浆。”

后者犹疑了下,动作也慢了几分。

她在学校附近做生意多年,记住的学生不多,眼前这位就是一个,每次早点都要买五六份,所以这次小姑娘忽然只要一杯豆浆时,她有些不确定了。

顾烟蹙了下眉,强调:“一杯豆浆。”

“顾烟你什么意思?”

质问的话从身后来,连带着肩膀都被推搡了下,顾烟捧着豆浆回头,漠然地看了眼面色难看的,她的前狐朋狗友。

吸了口热豆浆,冻了一夜的身子终于暖和,顾烟目光这才落在几人身上,她语气和神色一样淡漠,“你们,有事?”

乔玥涵愣住,顾烟没等到回答却径直往校门口去了,等她走了十几步站在原地的乔玥涵才回神,脸瞬间一黑,出口就骂了句卧槽。

身旁站着的女生捂嘴嗤笑,“别跟她一般见识。”

“我猜昨晚顾烟肯定被她家人骂了,连佳佳要打祁越的钱都没理。咱们等一个小时,不到一个小时顾烟就会哈巴狗一样围着我们转。”

老板娘眉皱了皱,趁着递包子时不禁多看了李心柔两眼,又远远看了看已经进了学校的顾烟。

顾烟走路速度很快,站到办公室时预备铃刚好响起,她上前拦住准备去教学楼巡逻的教导主任,后者盯她看了瞬,认出是顾烟时脸色变了变。

张斌认得顾烟。

当时副校领过来的插班生,据说她爸中了彩票,有不少钱,故而专门把顾烟送来一高。

当时副校只说将她随便安排在借读班就行,可没想到自主招考时顾烟直接跑到清大招生负责人前告发祁越抄袭,后来他们考场亲自核实,果然在男生身上找到了夹带。

虽说不信祁越会这么做,祁越也说自己没有,可物证俱获,顾烟还一口咬定她亲眼看见,学校只好当着清大负责人的面儿给祁越做了处分。

这事儿校长面子没挂住,他也因此挨了批,因为祁越就是他从借读班里挑选推上去的苗子。

市一高分火箭班,普通班,借读班和国际班,火箭班不用说都是清北国外常青藤高校预备选手,普通班很正常,要说的就是另外两个。

借读班乃是借着国家政策扶持从周边各个县市来借读的人,高三下学期前只要确保成绩优异稳定,学校就会主动出面将学生学籍转来,如果成绩不够的话,那就哪来滚哪儿去。

至于国际班,那基本就是成绩不够钱来凑,他们家里大多贼有钱,不过是借个名校的东风,以后大多都会出国读本科。

当时他了解情况后就不是很想将顾烟放去借读班,但副校说顾烟家长没出国意愿,顾烟又符合从偏远地区来的背景,去借读班再合适不过。

现在想来,他都该争一争,不让她去霍霍他挑的好苗子!

“张主任。”顾烟忽然出声。

张斌思绪回来了些,女生却突然低下眉眼。

“今天来主要是向您做检讨,之前自主招考祁越同学没抄袭。所谓的夹带是谢雨佳和李心柔做的,然后我借着同桌优势悄悄放在祁越身上的。”

顾烟递上手机,“这是我们整个计划的聊天记录,您看一下。”

虽说确实不信祁越会抄袭,可这件事的性质恶劣性让张斌瞬间炸了,“你们!”

“我们如今深刻认识到所犯的错误,希望学校严肃处理我们,给祁越一个交代。”

顾烟道歉的表情十分到位,张斌恨铁不成钢地瞪她几眼,不耐烦地挥手,“先滚回去上课,回头我再收拾你们!”

说完,他急匆匆出了办公室往教学楼走去。

顾烟也往教学楼去。

高三(3)班在角落,顾烟推门进去时发现不少人在自习,她坐回座位,看了眼周围属于祁越的空荡桌椅,掏出本书开始看。

她这莫名其妙的拿书动作让另一侧的同桌不禁多看了两眼,那边正惊讶,顾烟却忽然转头,露出一个粲然的笑,赵小曼心底咯噔一跳,迅速收回视线。

顾烟有些想笑,这番人人避而远之的心境有一说一,人生头一次,不过却没有想象中难接受。

人活着,最重要的还是修炼自己的内心,心强大了,才能百毒不侵,当然,人也要一样强大。顾烟眼神暗了暗。

教室门忽然被推开。

两个肩上有学生会袖章的女生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班上有女生跟着站了起来,个子有点矮,好像是班上的卫生委员,她语气弱弱的,带着畏惧,让顾烟有些奇怪。

她把目光放在讲台上扎着高马尾的女生身上。

高马尾先是摸了摸门框,皱眉,又低头扫了眼墙边的垃圾桶,眉皱得更深,扭头看了看窗台上病怏怏的绿植,这回直接冷笑,最后高马尾目光落在黑板底部落下的粉笔灰,直接转头看另一个拿着打分表的人。

她声音不高不低,整个教室却听得一清二楚。

“三班卫生脏乱差,扣班级分5分,课间操时通报批评。”

顾烟皱眉,她四处看了眼,大多数人竟然都见怪不怪,卫生委员还讷讷地陪着笑应了声收到,思索两秒,她挽了个笑从座位上站起来。

“同学不妨说说到底是哪一块儿卫生没做好,我们也好按要求整改呀。”

女生皱了皱眉,忽然被喊住她神情很不耐烦。

“哪哪都做的不好,门框有灰,垃圾桶有垃圾,黑板框落了粉笔灰,班里环境那么差绿植都被你们养的要死不活!”

顾烟目光从女生手上收回来。

“门框上的灰是擦了后落上去的,没多少,不然你手也不会这么白净,垃圾都是刚扔的,我们班大多是住读生,在学校食堂买早饭因为来不及也会带到教室,总不能随意扔在地上抽屉吧?”

“至于粉笔灰,”顾烟笑了笑。

“我猜每个班都有吧。毕竟老师布置任务,课代表用粉笔落点粉笔灰很正常,至于你所说的要死不活的绿植,太阳给它晒了,水每天给它换了,它要是发挥主观能动性想死还能以我们人的意志为转移了?”

女生眉蹙了起来,冷道:“有意见你去跟政教处反应,我只是如实说明我检查的结果!”

“好啊。”顾烟微微一笑。

“最好再请政教处老师带领我参观参观其他班的卫生情况。”

教室门口的人神情有些僵硬,顾烟勾了勾嘴角,随手拿起一个笔记本晃了晃。

“正好做做笔记,亲自去学习,不然我们班这么多次卫生脏乱差,其他班学生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们班是垃圾场呢。”

女生咬了咬牙扭头就走,顾烟微微一笑,在一众同学错愕的目光里出了教室。

a女生悄悄问:“她吃错药了?”

b女生猛点头:“估计是!”

再次回来时已经上课十分钟。

老师站在讲台皱眉看顾烟,质问的话刚出口,教室里有人慢吞吞站了起来。

顾烟目光落在卫生委员身上,后者抿了抿唇,小声说:“顾烟是去政教处说明班级卫生检查的情况。”

老师的眉头松了些,看向班长,“确定不是迟到?”

钟良摇头,心里有些奇怪。

顾烟这个人他不喜欢,可昧着良心说假话不是他的作风,好在老师没再继续问他,让顾烟回了座位继续开始上课。

课间操时果然没听到通报批评3班卫生脏乱差的广播,卫生委员咬了咬唇,还是没朝顾烟道谢。

她其实早就不想当卫生委员了,自打上次学生会班委一同开会她无意间得罪了赵叶,后者每次都借着职务之便给班级卫生打差,她不好意思找老师,只好每次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她又看了眼顾烟,后者坐在教室最后,手快速动着,不知在写着什么。

顾烟旁边的女生也有些好奇,用眼角余光悄悄看了眼,热水杯差点从手中滑在地。

顾烟莫不是疯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