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她降临之后(快穿)
主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第1章

作者:春宴十九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6:34

再次站到花灯社前,顾烟唇角掀起一抹极淡的笑,阔别三年,这里依然没什么改变。

一个稀烂的牌子,一间格外破落的大院,里面栽了些寻常的花树草木,根本没什么看头,任谁经过也不会多瞄一眼。

可谁知道,沿着花道再往里走,便别有洞天。

这里有全亚洲最大的引魂阵,阵旗一亮,能引万千亡魂来,而花灯社的作用就是辅佐地府,度鬼万千。

三年前,顾烟还不叫顾烟,她叫陈轻颜,是花灯社最优秀的员工之一,也就在那时,她无意间撞破花灯社总负责人和魔修的交易,灵魂直接在任务中被抹杀。

从前顾烟一直认为花灯社是个无比干净的存在,能人异士本着帮助那些不得善终亡灵们的初心来到此地,在能力范围内满足他们的心愿。

可直至死的那刻,顾烟才明白,自己看到的从来都浮于表面,这世界上总是有光照不到的地方,那里全是黑暗。

原来帮亡灵实现心愿的任务也被暗自划分等级,中级高级的愿望,全都要亡灵拿东西来换,亡灵孑然一身能拿什么,无外乎下辈子的种种福缘。

可顾烟怎么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亡灵愿意与虎谋皮。

比起全部忘却的下辈子,他们似乎更执着于能抓住,能记得的这辈子,所以即使被要求拿来下辈子的运气,灵智寿命福缘等种种珍贵,他们也愿意。

正想着,不远处帘子一掀,走出个年糕似的一大爷,他手上拎着个笼子,里面蹦哒了两只颜色艳丽的鸟,它们扑腾着翅膀抢食,叽叽喳喳聒噪得厉害。

喂完食儿,那人似是想将那鸟笼子挂在树上,碍于体型,动作费力又滑稽,顾烟嘴里挂着玩味,等到铁钩子终于要搭上枝桠时,她才勾了勾唇角走过去。

“需要帮忙吗?”话出口的同时,大爷心一惊,鸟笼子直接一滑,眼看就要摔在地上,却被一双手稳稳接住。

“您的笼子。”顾烟微微一笑,没错过这人惊愕又带了点审视的眼神。

但很快,这人乐呵呵笑起来,像个人畜无害路边下象棋的大爷,“新来的?”

顾烟点头,摆的态度倒是极好,金敏忠满意地点点头,顺手指了指身后,“打那走。”

是一条很破的石子路,但顾烟知道从那走能避开不少机关,也少很多麻烦,她礼貌地道了声好,擦肩而过时,黑色的眼眸眨了眨,嘴边的笑很快消失不见。

深秋的南市清晨空气又湿又冷,降在草木上时,便化成一层一层的露水,碰到脚踝时凉清清的,让人清醒。

顾烟穿过熟悉的藤蔓长廊,很快站在一间办公室前。

门开着,里面的人低头忙碌,顾烟伸手敲了敲门,座位上的人才抬起头来。

是张素淡的脸,不施粉黛,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严肃又认真。

她看到顾烟时眉尖很快蹙了下,目光带着隐隐审视。

顾烟站在原地,唇眼俱弯:“您好,我是新入职花灯社的顾烟。”她知道这个人叫莫兰,是隐世宗门弟子。

能进花灯社内的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得跟道法结缘,总负责人是地府外派员,莫兰是宗门弟子,掌管任务的分发,方才遇到的那人姓金,专修符箓,手下一帮子人掌管任务结界的维控,就连前台,都必须长得漂亮,还得有双阴阳眼。

“把简历拿给我看看。”莫兰轻嗯了声收回视线,声音有一些疲惫。

“好的。”顾烟上前,唇边笑意浅浅。

随便翻了几页,从头到尾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莫兰随手将简历丢在一边,头也不抬道:“去任务部报道吧。”

顾烟答了好,这才从莫兰办公室里退出来。

如果没记错,花灯社负责人都是固定的,唯独任务部的人完全不固定,因为需要度化的亡魂数量实在庞大,花灯社需时时刻刻补充新鲜血液。

“顾烟是吧?任务部在这边。”

声音从身后传来,顾烟侧头,说话的小姑娘拿着个pad倚在墙边,她脸上妆容精致,看起来像是朵刚出水的花,透着年轻和生机。

顾烟友善一笑,问了句好。

小姑娘也伸出手,“文婧。”

她顺手往报到表上打了个勾,“害”地一声感叹:“你都不知道我好久好久都没见到新人了。”

顾烟愣了下,微不可察蹙了眉,“为什么?”

“这就说来话长了。”小姑娘清了清嗓子。“地府那边前不久新设了个灵疗部嘛,我们这边阵法自然而然就被削弱了,所以来的亡灵就会少很多,再加上我们任务部本来人就不少,加上你都109个了,你看隔壁符箓部才几个人。”

听到熟悉的字眼,顾烟扭头冲小姑娘笑了下,不经意道:“符箓部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人啊?叫什么轻歌。”

小姑娘脸色僵了下,停住脚步扭头看她:“你在哪听的?”

没等顾烟回答,小姑娘四处看了眼才小声说:“他死了。”

顾烟猛然停了步子,见小姑娘还在紧张地四处张望,她缓了下,轻轻垂下眉眼笑:“来之前听过他,挺年轻的不是么。”

“我也不太清楚。”文婧心虚地眨了眨眼,像是想起了很久远的事。

“其实那时候我也刚来,还是个小菜鸟。”她干笑了两声。

“虽然现在也是,不过最起码不是个无头苍蝇,当时我记得……”她顿了顿,皱着眉尖搜索记忆。

“好像是有个前辈出事了,他和出事前辈认识,就去找负责的莫兰姐,其实当时还挺好的,后来出任务时结界不知道为什么崩坏了,他受到反噬就死了,当时我们都感叹天妒英才,尤其是金大爷,足足一个月沉着脸。”

天妒英才?顾烟下意识摩挲指尖,眸中神色不变。

撞破总负责人和魔修交易的是她,她实力不够被抹杀致死是她运气不好,可凭什么,还要动不相关的人。

“诺,这这这儿就是他们符箓部。”文婧边走边介绍,顾烟顺着她指的方向往里看,那个位置上的桌子已经不见了,空荡荡一片。

好像在很小的时候,少年就一直在为她出头。每次师父因为她符画得跟狗爬一样罚她,少年就会挡她身前替她说话,后来师父游历结束回昆仑宗门,想带上天赋异禀的少年,少年却怕她孤单,微微一笑留了下来。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五岁那年在孤儿院被一群孩子欺负时,自己没有叫住经过的少年。

“哈,看这里!这就是我们任务部的地盘了,1507是任务挑选室,这是钥匙。”

她转了头,语气郑重:“友情提醒,初次挑任务切忌太激进,欲速则不达,第一个任务就失败,啧,那感觉超差的,而且也会被前辈们说。”

面前人机关枪一样哒哒说个不停,顾烟收起情绪礼貌道谢。

小姑娘害了声,冲她摆摆手,“这算什么,那你现在慢慢找,我去联系个靠谱的符箓师,等会儿我们会议室见。”

她声音渐渐远去,顾烟扫了眼没什么变化的1507,随手挑了个二星魂魄盒子出了任务部。

找到会议室时顾烟发现里面没人,刚想退到走廊再确认下标牌,忽然迎面走来一个人。

个子很高,米色打底外套着件深色长款风衣外套,高挺鼻梁上架了副金丝边眼镜,半明半暗的光线中男人五官其实看得并不真切,可顾烟还是能很轻易地脑补出这人的长相,理应是极精致的。

她没忍住多看了眼,男人却忽然停下步子,目光直直朝这里看来。

顾烟皱眉,心里闪过丝奇怪,她想退回会议室,小姑娘却领了个人在走廊口冲她招招手:“顾烟,这儿。”

“好的。”

她点头,擦肩而过时,顾烟注意到陌生男人领襟别了个很特殊的徽章,形状像只黑猫。

怕惹麻烦,她没再多看,直接走到小姑娘跟前。

刚坐好,身后忽然有强大的压迫感袭来,顾烟惊了下,扭头,那男人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

他走路像只猫一样,完全没有声音。

见到亓邺,小姑娘和身旁的符箓师急忙起身鞠了一躬,顾烟觉得莫名其妙,但也很有眼力见的跟着颔了颔首。

亓邺低嗯了声,脸上的神情没多大变化,他薄唇动了动,看向顾烟,“刚来?”

声音清冷又低沉,一旁文婧的脸率先红了,急忙介绍:“今天刚来,叫顾烟。”

“嗯。”他点点头,修长的食指随意拈起一张明黄色的符纸,“做任务?”

不等她们答,他又低声道:“你们走吧,我来画。”

顾烟有些懵,文婧却颇为复杂地看了顾烟一眼,不过什么也没说,拉着身边符箓师急匆匆地离开了。

方才还略显吵闹的会议室此刻彻底静下来,沉默两秒,顾烟抬起头想看这人要做什么,却见他目光毫不避讳地朝她看了过来,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声线也是极淡漠的。

“我是亓邺。”

他自我介绍的很快,顾烟摸不清他的意图,只好装作疑惑的样子啊了声,然后点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好奇怪的名字,顾烟却没有再主动搭话,因为男人已经开始书符了。

他端正坐着,不紧不慢的动作不像师父强调的那样严谨,反倒多了些自我的随意散漫,熟悉得让顾烟微怔,想细看,男人却很快结束了动作,染了朱砂的符箓被他轻轻一抛,落地瞬间迸发出无数金光。

顾烟受了那金光的照耀,整个人化为一道虚影,直接被吸进符箓之中。

地球上存在平行空间,各个空间因为结界的存在互不干扰,有些普通人会在银日线波动磁场变更时误入平行世界,但很快就会被时空管理者纠正,但若是凭结界符进入,就能很轻易避开管理者的监察。

再睁开眼时,她坐在梳妆台前,桌上卷发棒嘶嘶地冒着热气,顾烟抬头,打量着镜中的姑娘。

清秀是清秀,但审美不太行,比如现在,原主正在卷一个泡面似的空气刘海。

虽说审美不行,原主她爹却是锦鲤大王看中的男人,中了体彩一等奖追加,一夜之间成为十四亿中国人的梦。

然而原主却不太成器,托关系进了好高中不好好学,真朋友没一个,狐朋狗友一大堆,也正因为这群狐朋狗友,她最后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典型的人傻钱多,顾烟微哂,亮出一节光洁白净的手腕。

被师父收为弟子后她想跟陈轻歌一样修符箓,奈何没什么天赋,总是失败。

顾烟以为自己到死也没有修符箓的机缘,却没曾想她没死成,被抹杀掉的灵魂不知为何重新聚在了一起,还到了一片荒原。

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棵巨大的枯木,树上站了只乌鸦,见她第一眼,黑珠子似的圆愣愣眼盯着她瞧。

然后用它那嚼沙子一样的沙哑嗓子连连桀叫几声,说:“我能让你出去,但你也得救我出去。”

顾烟没信,然而荒原整日下雪,她呆到灵识都不清醒,终于接过从那乌鸦口中吐出来的一枚黑石印。

说来也是奇怪,黑石平平无奇,就像扔在路边也不会有人理会的鹅卵石,可她一碰,再醒来时就成了某个道门世家的小姑娘。

借着家世的优势,她迅速投了简历到花灯社,回来不为其他,如果这个世界她看不到光,那她就自己创造光,但在此之前,她必须遵守约定让那乌鸦出来。

按那黑乌鸦的说法,它因为得罪了一些人被困住了,枯木为狱,要救它必须得让那枯木活过来,但枯木若想逢春,需要存灵魂魄的灌溉。

花灯社其实还有一个秘密,那些被装进任务盒子里的魂魄,并非普通魂魄。

一般的普通魂魄早在死时就跟着黑白无常去了地府,赏罚之后重入轮回道,而这些装在任务盒子里能被花灯社选中的魂魄,都是些存了灵根的。

他们这些人天生就有修佛道与神结的契缘,但很多人并不清楚,更有甚者,无知到将自己珍贵的元神卖给魔鬼。

可谓愚昧且蠢,但诱惑在前,很难持住本心,顾烟勾了唇,慢慢闭上眼睛。

存想三秒,她低头开始认真书符,用了足足二十分钟符箓终成,顾烟将胳膊一抬,嘴唇微动,那皓腕处竟慢慢聚了一团黑,最后变成一块黑印。

将黑印往符箓上一盖,密闭空间忽然起了风,再然后,原本平滑干净的梳妆镜慢慢浮出了个白影,目光呆滞。

顾烟下意识敲了敲桌面:“你交易了什么?”

“灵识。”影子嘴巴微张,像个木偶。

“愿不愿意,和我再做个交易?”

“不仅完完整整活着,真心爱你的人我替你守护,利用你的我替你讨回,你会获得一个各方面都很圆满的人生。”

影子一怔,旋即开始猛烈摇头。

顾烟皱眉,“不要你拿东西来换,你只用将你看到结局时那颗眼泪留下来给我。”

影子探了探头,“只这样?”

顾烟微微一笑,点头,她很快收拾了桌面,开始认真整理思绪。

原主到大城市后虚荣心很快爆发,为了不被同学低看,她很快加入以谢雨佳为首的小团体,后者虽瞧不上原主,可免费送来的钱不要白不要,自此便有事没事溜着原主,也让原主成了最强背锅侠。

谢雨佳虽有个混混男友,心中却十分倾慕市一高富帅校草江淮,后者有意无意透露出对祁越的厌恶,谢雨佳为讨江淮欢喜,便十分热衷欺负祁越。

做的最狠的就是撺掇原主,让她凭借祁越同桌的先天优势趁机污蔑祁越,让其错失清大自主招生的机会,第二次,就是今晚的借刀杀人。

明明提出打祁越的人是谢雨佳,传到最后却成了顾烟请人打的,谢雨佳金蝉脱壳,原主最后却被十年后的大佬请人砍手断脚,落了个死无全尸。

顾烟思绪微停,认真想了会,她迅速拿伞下了楼,如果没记错,祁越失去一条腿的时间就在今晚。

房子是原主上学特意买的,离学校很近,是以顾烟走到学校后街时只花了十分钟不到。

雨下得很大。

除了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不少店铺早早都关了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顾烟借着手机光沿着马路牙子走了几步,手机忽然嗡嗡响了两声。

姐妹群里有人发了个视频,模糊不清的光线里穿着校服的男生跪在地,周围狞笑声咒骂声此起彼伏。

顾烟思索了下自己一人去解决的可能性,思忖两秒,很快拨出电话。

嘟声响了好一会儿才通,那头嗓音冷冷,听完顾烟来意后很快嗤了声,说了声好说。

这人联系方式是原主在学校贴吧里翻到的,号称随叫随到,原本原主存下他的号码是为了揍祁越,如今却被顾烟用来帮祁越解围。

果然,没过几分钟,几辆机车陆续在她面前停下来,顾烟蹙了蹙眉,目光和领头少年相接。

后者勾唇笑得眉眼都弯,可笑意还是不达眼底的,顾烟没怎么在意,往里巷遥遥一指。

一帮子人立刻走了过去,里头混混压根没想到突然来这么多人,还一溜儿的跆拳道服,面面相觑了眼,撒开腿就往另一条黑巷子里跑。

“咱们追不追?”雨中有人问。

“追什么?”陈寻野轻笑了声,盯着地上人看两秒,说:“扶他起来。”

他朝路灯下的影子掠了眼,手机屏幕旋即一亮,到账5000。

他有些意外,眉梢笑意多了些,绕到路灯下微弯唇角,“妹妹,顺道送你们去医院?”

顾烟看了眼浑身是血的祁越,直接点头,半分不迟疑的态度倒让陈寻野轻唔了声,盯着女生身上的校服看两秒,他勾唇一笑,长腿跨在机车上,直接忽略了身后师兄弟的哀嚎,平淡道:“我可不想道服上沾血。”

一路疾行,雨天,又是深夜,路上没什么人,赶到医院时人不算多,一帮人送到就离开,顾烟坐在安静的走廊,等着祁越的检查结果。

虽说挨了揍,但去的也不算晚,这人总该不会严重到断一条腿,这样想着,她看了看手机,电话忽然打过来。

如果是以前,谢雨佳的电话原主恨不得捧起来,现在,顾烟笑了笑,直接拉入黑名单。

手术室的灯也在同时暗下去,顾烟朝刚做完手术的医生道了谢,又跟着护士一起去大厅缴了费。

右腿轻微骨折,比想象中好太多,她心情愉悦了些,去餐厅买了热粥才重新回到病房。

少年麻醉似乎还未散,悄无声息地躺在病床上,脸上的青紫淤痕看着实在触目惊心,顾烟眼神定了会,目光掠向窗外。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没必要看轻谁,风水从来都轮流转。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