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神境仙迹
上一章 冰的世界 主目录 下一章 地狱之莲

第三十二章 极地人

作者:写一方世界 更新时间:2020-03-27 11:07:57

越来越近。

何从站在极地人面前,就连族长都不敢抬头相看,更别谈其他族民,不过还是有些好奇的年青男性女性偷瞄着,毕竟好奇能害死一只猫。

「咳咳。」

「大家都起来吧!」

何从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好像真是冰神的使者一样,心里也没想到,冰精老妖在这些极地人心里是如此重的分量,好事应该也做了不少。

「恭迎神的使者驾临!」

这个部落的族长突然喊了声,紧接着数百人齐齐喊出,连绵不绝,将何从叫得都极为不好意思,原来被当作神供养是这样地滋润,难怪那么多的强者寻觅神境仙迹。

随即。

拿出一坛冰乳。

对族长说道:「这是你们的神赐予你们的礼物,拿去给大家分了吧,切不可贪杯。」

年迈的族长一看,顿时颤栗不止,激动不已,他何尝不知冰乳,传说中的神药,渐渐的痛哭流涕,百般言语难说出口。

「谢谢……谢谢……」

不停地说着。

口齿不清。

神的馈赠,这是多么地无上荣耀,况且还是传说中的冰乳,他们高呼不已,神情高涨,心中的信仰更是坚定不移。

何从瞪了瞪眼皮子,略显无奈,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地奇怪……

不久。

极地人护仰着神的使者来到部落,史无前例,空前绝后,代表着神的使者降临在这个不为人知的部落,传出去后,多少极地人的部族将会视这里为神眷顾的部族。

极地人拿出了最好的食物和美酒,这里的美酒是极其珍贵难得的,食物都是鱼类品,几乎看不到熟的食物,何从抽了抽嘴,这些极地人只会吃生肉么?

看了看主屋。

完完整整的冰屋,尽由冰块制成,屋内没有过多的装饰,鱼类的皮毛和简陋的武器,烧着某些鱼脂取暖,倒也有些暖烘烘的,屋子里还有这个部族一些年长的极地人。

「神的使者!」

「这些食物不可口吗?」

部族长问了问。

也是其他人的疑惑,没有吃任何的美酒和佳肴,脸上甚至还写着嫌弃。

何从环视了下这些人和食物,不禁笑道:「神需要食物吗?」

众人恍然大悟。

继而道:「神需要的是子民的信仰之力。」

顿时,众人膜拜在地,齐声喊道:「子民们一生一世都虔诚的膜拜,至死也不会违背神的意愿。」

何从差点没笑出声来,强忍笑意,敲了敲冰桌,咳嗽了声,严正道:「现在神需要子民们的一份请愿名单,每个人将自己的指纹拓在皮草上,很快我便会回到冰山。」

众人连连点头,受宠若惊。

部族长道:「一定办到!」

「请神的使者在这里休息?」

众人看着他。

何从眨了眨眼,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离去,一切恢复的洁净如新,这里可是部族最豪华的冰屋,就连部族长也没资格下榻,专门为神打造的供养之屋。

「真是可笑!」

何从摇了摇头。

觉得一切都好像有了些新意,这里的文明与外界大不相同,语言和文化都有着自己的一套体系,而且各种风俗也是颇为耐人寻味的。

在另一间冰屋。

众老人们商量讨论着一些事。

最终,决议酌定。

部族最美的少女赛娜佤,精心打扮了一番,被偷偷“塞”进了供养之屋,何从一惊,一股寒风过后,怎么就有个人“飘”了进来!

「姑娘,有事吗?」何从问道。

赛娜佤低着头一言不语,脸早已是羞红。

「怎么了?」

何从走了过去,微微一观,这是名很精致的少女,身着一些少量的皮毛衣物,甚至可以看到一些雪白肌肤,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她的羞涩,隐隐中还藏着青春活泼的气息,可真是个靓丽的少女。

怔了怔。

忽然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似乎极地人都有一种特别的风俗,喜欢用一些特别的方式招待客人。

「叫什么名字。」

「我……」

「我叫赛娜佤。」

她鼓足勇气抬起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羞涩也被勇气压了下去,芳心却乱撞,但能服侍神的使者也是无上荣耀的。

何从点了点头。

「没事就走吧,我要休息了。」说完,一个鲤鱼跃,躺在冰床上,闭上了眼睛。

赛娜佤愣了愣,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不知过去多久。

赛娜佤缓缓走了过去,散去皮草之衣,躺在了冰床的边缘处,何从眼皮一跳,听她说道:「神的使者,请不要嫌弃赛娜佤,您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请让我服侍您入睡吧。」

寒冷的空气侵袭着她的柔弱的身体,却始终不敢掀开何从的皮草被褥,小心翼翼的侧躺着床沿处,一动也不敢冬。

何从一叹。

「你我素不相识,何必因此失去自己的纯净之身,还是快些离开吧,神的使者不接受这种贵客的招待。」

赛娜佤撇了撇嘴,说道:「我早就认识你了,神的使者,谁会不认识,如果我不能好生服侍您,荣耀将会变成耻辱,将一辈子被人唾弃,连神都嫌弃的可怜人。」

语毕,何从深吸一口气,年纪不大,这嘴巴子倒是挺能编的,羞涩是暂时的,不安也是无奈的,最后恐怕是疯狂是直接的,已经看到了结果一样,何从抽了抽身子,说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神已经眷顾你了。」

话落,将皮草被褥盖在了他的身上,又道:「不要说话,安静的睡去即可,等我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好的。」

赛娜佤哦了一声。

他的举动已经彻底融化了她的心,原来神的使者是这样平易近人,总是为别人着想,还以为高高在上,以为一切都会发生的。

一开始,赛娜佤是抗拒的。

这刻却迷恋上了这个男人。

静静地看着他一呼一吸间。

身体很快温暖起来,他却没有任何的被褥,赛娜佤有些不忍心,她明白了很多,神也是人,也是有七情六欲,也需要酒足饭饱的,至少他是这样认为,至少他碰上了何从,换作其他道者或者那个时代的何从,绝不会是这样的想法。

数千年来,虽然是在坟墓中沉眠,但毕竟时间的洗涤,可以改变很多,哪怕是一个植物人,多年以后也会性情大变,一切都会让人陌生。

不久。

黑夜降临。

本来是要过几天才降临的极夜,却提前了,极夜长达数月之久,极地人也不再为食物而发愁,何从赠给他们的一些冰乳,足可以支撑他们度过好几个这样的极夜,一滴冰乳就足以让一个人好些十日不吃不喝,且不会损坏身体,反而还能强身健体,本来这就不属于平凡世界的物什。

某一天。

何从突然醒了过来,窗外漆黑一片,唯独鱼脂在燃烧着,增添着一些光明,不知道睡了多久,也没有任何时间的参考物。

赛娜佤早是不见,摸了摸身体,没有缺斤少两,衣衫却有些凌乱,发生过什么?

何从有些恐惧。

凉了……

道者本不该睡,一睡就会不省人事,特别是自己,每次一睡就会很沉,忘记开启识海运行,道者是不需要睡眠的,就算睡眠也该让识海自主运行,以免他人有机可乘。

缓缓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衣物,起身走出了冰屋,进入极夜了,但不像是真正的黑夜,只是昏暗的极夜罢了。

何从找到部族长所住之地,一进去便看到好些人在喝酒吃肉,好不自在,看到何从的到来,所有人停下了一切,仿佛时间静止一样。

「神的使者,您醒了!」

部族长说问道,脸上的笑容满面,似乎有些事值得他高兴一样。

「我睡了多久。」

「十天。」

娘勒!

何从差点踉跄在地,随即索要了请愿名单,小心地收了起来,毕竟是拜见冰精老妖的重要凭证,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的,也不会像石兽那样,还需大战一场得浪费多少道气。

神的使者离开,自然没人敢阻拦,没有任何留恋,踏上离开的步伐,冰崖的方向已不可取,只能绕更远的路程,何从这样认为。

走不久。

赛娜佤追了上来。

她盘起了发丝,再没有少女的气息,递上了一些普通的皮草衣物,说道:「神的使者,这是赛娜佤亲自捕捉猎物的皮毛,路上能抵御些严寒,收下吧,一定要好好的。」

何从接了过来,看到她的眼神婉转流连,想问一些事情又止住了口,重重地嗯了一声,道:「我叫何从,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赛娜佤心神一震,低下了头,原来神的使者也是有名字的,再抬头时,见他已走去很远,不禁喊道:「何从使者,但愿您还能再回来,赛娜佤永远等着您的眷顾。」

自然是能听到。

何从嘴角微扬轻笑了一声。

此次之后,再也回不去,在地球所经一切都回不去的,很快就会离开地球的,再多的遗憾也无法替代。。

唯一的不解。

便是阳晓慧画像之中隐藏的某位人物留下的言语,不要相信守墓人的一切包括说的话,但这已经不重要了,离开便是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冰的世界 主目录 下一章 地狱之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