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乳科男医生(停看风景)
上一章 我太自私了 主目录 下一章 可你能不能换一个?

配对

作者:停看风景 更新时间:2019-02-14 01:38:31

“嗯?”嘴里都是饭,没办法说话,周平川只能用鼻子和眼睛问李芗。

“几天没吃饭了?也不怕噎死?吃慢点儿!”李芗说完,又命令道。

李芗是真能方人,她刚说完,周平川就噎着了。被饭菜噎着,周平川的脸,越来越红。可是,周平川还在努力想往下咽。

“瞧你这样?!说你是个医生,谁信呀。水!”看周平川被噎得实在是痛苦,李芗端着自己的水杯,走过来递给他,说。

周平川端着李芗的水杯,一点一点地小口抿着,慢慢地把卡在食道里的饭往下顺。

终于顺下去了,周平川长出了一口气:“哎哟,噎死我了。”

“瞧你那点出息,你多大了。”李芗又给了周平川一句。

“行,行,算你狠。”被饭噎着刚过去,周平川又被李芗的话给噎着了。

“狠怎么着?有本事,你把我也吃了。”见周平川落了下风,李芗有些得意。

周平川见李芗拉开乘胜追击的架式,便改换招术,用沉默应对。他端起饭盆,继续吃起来。当然,这次他不会再给李芗攻击的机会了,周平川半口半口地吃。

李芗见周平川不还嘴,只是低头吃饭,便也吃起了饭。可是,刚才和周平川这一斗,把吃饭的劲儿给弄过去了,没食欲了。

抬头看了一眼周平川,见他快吃完了,可依然吃得那么香,李芗便问:“嘿,你够不够?吃饱了吗?”

“怎么着?还有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周平川今天的胃口特别好,他还真想再吃点儿。

“给你。”李芗举着饭盆,要把自己的饭拨给周平川。

“你不吃了?”周平川问。

“我让你气饱了。”李芗又给了周平川一句,全当是给他开胃。

周平川一听她这样说,放下自己的饭盆,伸手就把李芗的饭盆夺过来。周平川不仅夺了李芗的饭盆,还把她的饭勺夺了过来。夺过来之后,他就用李芗的饭盆和饭勺,再次大吃起来。

“你恶心不恶心呀?我让你把我没吃过的拨出来,你怎么这么吃呀,还用我的饭盆、还用我的饭勺?你不嫌脏呵。”李芗边推着周平川,边说。

“嗯。”周平川不停嘴地吃,只是用摇头表示不嫌。

“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呀。”李芗可不乐意周平川这样,她不依不饶,仍然推着周平川说。

见火候到了,周平川把嘴里的饭咽完后,突然说:“老公吃老婆的剩饭,理所当然,有什么可恶心的。”

“你!”李芗真没有防备,她想不到周平川会如此狡猾,会这样出招。

见李芗被自己一击而中,并且被打哑,周平川得意地又香香地吃起来。

虽然李芗没事总拉着架子,像是要跟人开仗似的,可是李芗真不是个打架的好手。遭遇周平川这一击,李芗不仅还不上嘴,没有应招,不知道躲,还是傻乎乎地、气鼓鼓地站在周平川身边,怒视着他。

“您站在这里干什么呢?有事情吗?是不是等着涮碗呢?李芗真是个好同志。”周平川没事儿人似地笑眯眯地边吃边说。这回,饭没有堵住周平川的嘴。

李芗没说话。她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李芗仍旧是瞪着周平川。

“噢,我明白了,你真是等着涮碗呢。”周平川得便宜卖乖,说完,三下二下把饭吃干净,然后把饭盆递给李芗。

“你!”李芗快要被气炸了。

“哟,真生气了。不会吧?不会,我们李芗不爱生气,是吧?咱李芗哪会这么小气呀?”周平川见李芗这样,可是来了劲儿,他也疯起来了。

“你!”李芗真是要炸了,她除了生气,真的没招了。

“告诉你,以后别跟我斗。你说说,女的跟男的斗,能占得了上风?行了,长点教训吧,别生气了,涮碗去吧。涮完碗,我还有话别你说呢。”周平川见李芗脸都气白了,知道不能再逗了,赶紧往回收。

“跟你斗怎么着?就跟你斗了!”周平川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话,让李芗缓过劲了。缓过劲儿的李芗,抖擞精神,准备跟周平川再来一个回合。

“好好,打住,咱先别斗了,你先涮碗去,我还有正事儿跟你说呢。”周平川真不想再和李芗斗了,便阻止李芗。

“你有什么正事儿,说吧。我看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样的象牙来。”好不容易又站到了上风,李芗可不想轻易地结束。

“李芗。”周平川友好地叫了一声,拉住了李芗的手。

“说话就好好说,别拉拉扯扯的。”李芗边说,边用力地甩开周平川的手。

李芗这一甩,让周平川觉得很没面子,于是他怒吼了一声:“你还来劲儿了你。”

“来劲了怎么着?你还以为我真怕了你!有本事,你再来呀。”李芗真有胆,不怕周小出高声,她顶着周平川的怒气上。

“我让你不怕,我就不信制不服你。”说完,周平川猛扑上去,抱住了李芗。

李芗真没想到周平川会来这招,虽然周平川先前使过,可是,她还是记不住周平川会动手,所以没有躲。

“说,还闹不闹了?”周平川抱住李芗,用手紧紧地箍住她,问。

又被他抱住了,李芗的心里再次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全身发软,又要不行了。可是,周平川的这句问话,却一下激起了李芗的怒火。怒火控制了李芗的意识,她挣扎着叫道:“你放开我!”

李芗的挣扎也激起了周平川的斗志,她更用力地箍紧李芗,并且说:“还反了你了。”

周平川用了死力了,李芗被他箍得实在难受,气都要喘不上来了,她拼尽全力,挣扎着叫道:“你放开我!”

李芗的叫声太大了,周平川怕人听见,分出一只手,去捂李芗的嘴。

李芗是真急眼了,也是真不客气,张口就把周平川捂自己嘴的手狠狠地咬住!

周平川吃痛不起,一下松了手。

周平川了手,李芗也松了嘴。

周平川把自己被咬的手,举到脸前:真狠,咬流血了。

事情怎么闹成这样了?看着自己流血的手,周平川问自己。算了,谁让你招人家的。周平川觉得事情闹到这步,真没意思了。周平川捂着手,低着头坐下了。

李芗虽然还在生气,可她也觉得过分了,可又不能掉价,便仍是气鼓鼓地站在原地。

两个人谁都不再说话,一下僵持住了。

开玩笑开成这样,真是自找的。又看了看伤口,周平川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个假小子,还真有些狠劲儿。是真狠我,还是逗急了?看着伤口,周平川在心里琢磨开来。

抬眼看看李芗,她还是气鼓鼓的,应该是把她逗急了。周平川下了个结论。

再抬眼看看李芗,周平川忽然觉得她的样子很可爱。瞧她副装横的小样,真像是一个初学打架的小男孩儿。

周平川不生气了,反而在心里真想乐。

算啦,长记性吧,她不识逗,以后别再和她闹了。

正好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还是把正事儿办了吧。

“李芗,谢谢你。”周平川对还站在自己身边的李芗,一本正经地说。

谢我?谢我什么?谢我咬了你?莫明其妙!李芗听周平川这样说,有点蒙。

有些蒙头转向的李芗,脸就不绷着了,眼神也变软了,而且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

“呵,你帮了周谢燕这么大的忙,我谢谢你。”周平川见李芗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知道她没明白,便又补充说。

“我帮她,关你什么事儿?”李芗明白周平川在说什么了,可她不明白,周平川怎么会在这会儿想起说这个。

“周谢燕是我姐。我替我姐谢谢你。你记着,我欠你一份情。”周平川看看自己的伤手,又说。

“算啦。我咬了你,咱们两清了。”李芗听周平川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便收起了打架姿式,走到另一把椅子边,然后坐下。

“这是两回事儿。你记住,我说的,我欠你一份情。”周平川不同意李芗的说法。

“行,你要愿意这样,你就欠着吧。”李芗听到周平川坚持,便由他去。

“李芗,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债,你说吧,我怎么还?别拖着,快点的。”周平川问。

“你真想还?”李芗一下想到马晓晴,机会来啦。李芗立即问。

“对,一定要还。”周平川坚决地说。

“这样吧,你和马晓晴好,你欠的账,就算还了。”李芗快速地说。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跟她好?我跟她好,就能还你的债?就因为你跟她好?你们是朋友?怎么,你还玩男人的两肋插刀?”这回,换周平川不明白了。他不高兴地发出了一连串的提问。

“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哪儿那么多废话。”李芗不耐烦地说。

“要是这样,你要是这样,咱还是用你咬我这一口抵了吧。”周平川真是不乐意。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太自私了 主目录 下一章 可你能不能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