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全系魔法师:逆天五小姐
上一章 反唇相讥 主目录 下一章 突如其来的吻

第47章 惊鸿之姿

作者:花叶不相见 更新时间:2019-02-11 18:14:55

殿内原本的说笑声都停了下来,众人纷纷跪下朝君王和王后请安。

“君王千秋万世,唯尔独尊,王后日月争辉,唯尔真善。”

“众卿平身,今日乃王后大寿,只管热闹。呵呵。”一道浑厚的男声响彻整座大殿。

羽水瑶偷偷去瞧,君王名轩辕得意,虽以年近四十,可那有棱有角的面孔还是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王后沐汝漪,头戴朱雀凤冠,身着曳地凤服,如漆乌发梳成一个反绾髻,髻边插一只累丝金凤还有一套累丝点翠宝石头面,额上贴一朵镶金花钿,耳上的红宝耳坠摇曳生光,气度雍容沉静。

体态纤秾合度,一点看不出已年到三十,一双杏眼高高挑起,带着皇家人的气质:“君王说的是,众卿不用拘谨。”

王后又转头看向君王,温柔道:“君王,开始吧。”

“好,寿宴开始!”

台上的舞女又开始流转身姿,这回加了琴声进来,更加热闹。

酒过三巡,一派和睦。

“君王,今日这么热闹,不然让各家小姐比试歌舞诗画为您和王后娘娘助兴吧。”一套突兀的女生响起,羽水瑶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羽涵儿。

君王一愣,和王后对视一眼,王后温和的声音响起:“这样也甚有意思,既然你先提出来,就由你先开始吧,可好?”

羽涵儿俯身领命,脸上划过一丝阴狠:“不过小女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君王似乎颇有兴致:“哦?说来听听。”

“就是她……”羽涵儿指向羽水瑶,“也要跳舞。”

众人纷纷看向羽水瑶。

君王道:“看来这是一场比试啊,羽卿,你觉得如何?”

羽青松俯身:“既然是王后娘娘大寿,这个主意到是不错。”

羽涵儿又道:“既然是比试,得有个彩头吧,如果谁输了,谁就绕着皇宫跑三圈,还要大喊自己是废物。”

众人皆惊,这个羽涵儿和羽水瑶不是姐妹吗,怎么说话这么咄咄逼人。

羽涵儿挑衅的看着羽水瑶:“怎么,不敢应战?”

羽涵儿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羽水瑶丢脸,她笃定,羽水瑶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可能会跳舞,她一定会输!到时候,尽管羽水瑶长得再漂亮,一个已经丢光了脸面的女人,还会有人要吗?

沐天放担心的看向羽水瑶,站起来道:“这不公平。”

龙之冉也难得的没和沐天放唱反调:“四小姐何必这么咄咄逼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羽涵儿没想到连这两个人都为羽水瑶说话,眼中怒意更甚:“不公平?有什么不公平的?”

“是啊,都是大家闺秀,跳个舞怎么了。”

“哎呀你不知道,那羽水瑶先前可是一个废物,是弃子,她怎么会跳舞,恐怕大字都不识得几个。”

“啊?真的啊,那可有好戏看了。”

羽水瑶沉静如水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羽涵儿,半晌露出一个笑来,这可是你自找的:“既然你有这个要求,却之不恭。”

沐天放和龙之冉齐齐望向羽水瑶:“不成。”

“有什么不成?”羽水瑶看着羽涵儿,犹如看着一只跳梁小丑一般,复又轻声道:“我可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沐天放和龙之冉顿时放心了,也对,她可不是会吃亏的主。

君王拍掌大笑:“那就开始吧,寡人已经等不及了。”

王后侧头吩咐:“上文房四宝。”

台子上原本跳舞的宫女都已经退了下去,摆了一张沉香木雕花填漆桌子,羽涵儿正在台上作画,在羽族门口说羽水瑶的紫衣女子正拨弄着琴弦,清清淡淡的,一时间到还真有几分意境。

羽涵儿放下手中的笔,一旁立马有宫人上前捧着那画到君王面前。

众人都等着君王的点评。

君王看了一眼羽青松:“羽卿有此女,当真好福气,小小年纪就能做出有如此意境的画。”

“是啊,看着蝶儿似乎要从画纸上飞出来了,橙英,赏。”王后点头道。

君王一挥手,那宫人捧着画给各大官员观看,一时间场上只有赞赏羽涵儿的声音。

羽涵儿杨头,得意的看向羽水瑶。

羽水瑶拿着酒杯,轻嗅了一口,一饮而尽。

场上一阵急促的琵琶声响起,不知何时羽涵儿换了一件火红的纱衣,紧身袍袖上衣,下罩同色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蜂腰盈盈,莲步轻点,轻轻抬手见露出一截莹白的手臂,然后身姿旋转,整个人在台上像是要飞起来,正如她刚刚做的画一般,蓬勃欲放,待人采撷。

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满堂开照曜,分座俨婵娟。

一曲极其妩媚热情,妖娆多姿的舞作罢,掌声四起。

火恒更是直勾勾的盯着羽涵儿曼妙的身姿,肆无忌惮,爆发出一声喝彩:“好!”

在场不仅仅火恒,几乎所有男人的眼光都停留在羽涵儿身上,眼神火辣。

轩辕得意脸上到是没有那些大臣失态,依旧神色如初,沐汝新也只是仍然淡淡的笑着,端庄的坐姿体现着她国母的风范。

“好!羽卿,你这个女儿果真不一般啊。赏!”轩辕得意朗声道。

羽青松忙躬身道:“谢君王赏赐。”

羽涵儿也弯腰,胸前那一道雪白被她有意无意的挤着,露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来。

羽涵儿朝着羽水瑶这边走过来,在桌前站定:“五妹妹,请吧。”

羽水瑶看着羽涵儿脸上得意的神情,轻弹锦衣,从羽涵儿身旁走过,理都没理她。

羽涵儿咬牙切齿,等会儿有你好看的,我看你怎么丢脸!

由于羽涵儿那一舞让众人的兴致大增,所以大家机会都对羽水瑶抱着极大的期望。

火凤一直望着龙之冉,自然也看到了龙之冉对羽水瑶的亲密,心下怒火中烧,狠狠的看着羽水瑶的身影,几乎要用目光杀死羽水瑶。

羽水瑶心神一动,场间忽然暗了下来。

众人忽然闻到一股极淡的香味,清清淡淡的萦绕在鼻尖,沁人心脾,煞是好闻。

羽水瑶向乐师微微点头示意,一阵箫声渐起,羽水瑶一脚踢开正中央的桌子,将大大的宣纸直接从场边的一头拉到另一头。

选了最大的一只狼毫,羽水瑶一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起舞,舞姿清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众人只看到有一女子,清颜素衫,青丝墨染,身姿飘逸,若仙若灵,仿佛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

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整个大殿之内,有人忍不住伸手去抓,却发现那栩栩如生的花瓣竟只是灵力幻化而成,感叹之际又不由惊道,这女子好强的法术!

随著羽水瑶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

龙之冉拿着杯子的手呆住,喃喃道:“这真的是我认识的冷若冰霜的羽水瑶吗?”

沐天放张开的嘴就没和上过:“天!她跳的真好看。”

他们都想知道,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是羽水瑶不会的。

此时箫声骤然转急,羽水瑶以左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然后在那画纸上落下轻轻的一笔。

羽水瑶时而轻舒云手,时而抬腕低眉,手中狼嚎像在手上开出了花一般,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

乐声清泠于耳畔,手中妙笔如丝弦,甩、圆、转、合、开、拧,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一曲已毕,然而众人都还沉浸在刚刚那个画面中。

直到一道清冷婉转的声音响起:“献丑了。”

众人才缓过神来,大殿之中顿时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刚刚那花瓣像真的一样,看来这第一名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啊。”

“是啊,还有那香味,太真实了。”

“那身姿流转,软的像柳条一般……”

不用多说,胜负已见分晓。

羽涵儿不甘的抬起头:“不就是雕虫小技吗,谁不会!”

她不相信,眼前这个真是那个胆小懦弱的羽水瑶吗,不,她不敢相信。羽水瑶居然能在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舞姿上胜过她,“还有画呢?”

众人抬头,这才看见羽水瑶已经画完了的画。

“这边跳舞边作画,真是难得。”

“是啊,不管她画的怎么样,我认为,都是这羽水瑶赢了。”一位圆脸小姐装扮的女子说到。

轩辕得意盯着那画,半晌:“好好好!真是好啊!”

一连说了四个号子,一句定输赢。

羽涵儿脸瞬间白了几分,她感觉现在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嘲讽,不屑。

轩辕得意看羽涵儿画的时候,只说了一个好字,而看羽水瑶的画时却连说四个,高下立见。

丹药工会会长,也就是龙之冉的父亲龙正敏直接凑到了那画的跟前:“果真是好啊,这幅苍龙天下,当真是当真是气骨古雅、神韵秀逸、使笔无痕、用墨精彩、布局变化、设色高华…

轩辕得意也下了帝座,身旁的沐汝新也跟着离开凤座,轩辕得意看着那幅画,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激情澎湃之感,他已经许多年不曾这样了。

羽水瑶的画其实很简单,画了一副山水图而已,可这山水图的内容,却很不简单。

a(18)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反唇相讥 主目录 下一章 突如其来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