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娱乐圈]女娃家的烤地瓜
上一章 粉头儿 主目录 下一章 油管爆了

Hann

作者:露馅的包子 更新时间:2020-05-02 20:16:47

热搜, 热搜, 狄露颜表示防弹这群人难道是用流量构成的吗?想想最近自从她跟防弹沾上点儿关系以后,都上了多少次的热搜了。

是, 就算这几个月以来, 很多事情她们都是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而进行的主动曝光, 可是现在这一件又一件的上热搜,狄露颜都开始有点儿担心要是她们下一次回归的时候,回归热度跟现在出现明显差距就不好了。

因此,这段时间以来,在将自家仅有的综艺资源都砸到雨棋身上以后, 狄露颜也渐渐的像自家队长一样, 在不回归打歌的时期, 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她们团的幕后工作上, 而这一次的迷你演唱会,便是最近狄露颜行动的具体体现。

演唱会的场馆不大, 甚至只是一个五六百人的小场子,当然,客观来讲其实以Gidle出道以来的战绩, 稍微豪放一点儿搞个上千人的场子在上座率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那个时候的狄露颜却依旧放弃了那个相对较大的千人场, 转而选择了这个并不大的“小场子”, 只是因为……

“她想要自己设计她们的第一场迷你演唱会的舞台。”

是,500人的会场在一定程度上比起一个会场更像是一个稍微大一点儿的礼堂,但是相对的, 因为场地较小,收费低,且预约竞争较低的关系,她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与设计,并进行一些在场地所有方允许范围内的“现场布置”。

第一场的演唱会,虽说现在作为新人的她们还开不起什么“大场子”,但是这毕竟是她们的第一场演唱会,所以她宁可赚不到什么钱,也要尽可能的将这场迷你演唱会办得更有价值一点儿。

否则她这个大学学了两年多的“室内设计”不就白学了?

小归小,但绝对不能Low,这是狄露颜作为一个“手艺人”最起码的坚持。

于是乎,等到迷你演唱会当天,当那些有时间的赶来演唱会现场的Gidle粉丝走进那个看起来不是多么豪华的会场时,全部都下意识的在门口愣了愣。活脱脱的一副怀疑自己是否“走错门”了的样子,甚至还有不少人在门口瞄了一眼后,都纷纷扭过头看了一眼门口的“Gidle路牌”,并确认周围并没有其它的场馆后,才半信半疑的走进了会场。

……

这一刻,老实说,倒不是粉丝们粉丝们大惊小怪,而是现场的环境真的与她们所预想的,有着很大的出入。

在韩国Kpop,每年都有不下三四十个新人团体出道,因此在这样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下,大多数爱豆哪怕在稍微“小火”了一把后,所能够举办的演唱会也一般都“极为朴素”。

然而走进会场后,当她们看到透过会场里那些微弱的“荧光”看到舞台上那几根极为逼真的“遗迹石柱”,以及覆盖在石柱四周的“沙漠绿植”的时候,她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一个新人组合的“小型演唱会”要用到这种布置吗?这种大道具不是应该等到什么颁奖典礼,或者年末的特别舞台上才会看到的吗?

她们有些不解,然而没过多久,当原本就在会场门外排好队的粉丝在现场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全部落座后,只听会场门口的工作人员框的一声关上了会场的门,然后下一秒,舞台上便似乎有几个人影从现场可视性极低的“荧光”下,从石柱后走了出来。

然后下一秒,一束追光打在了站在舞台最前面的那个“人影”身上。

那一刻,几个坐在前排的粉丝在看到在追光下现出身型的身影后瞬间瞪大了眼睛。

极具东方民族特色的金质桂冠头饰纯白色的抹胸纱裙,配上从胸口处延至两侧腰身的深蓝色薄纱外搭,再配上狄露颜那本就带有一丝丝异域风情的精致面孔。

明明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暴露”之处,但是对于前排的观众而言,无论男女都默默的摸了摸自己有些燥热的口鼻。

清纯?抚媚?都不是,在这一刻哪怕是现场这些见识过各种各样女团概念的Kpop粉丝,都不知改怎么去形容眼前这种集结了清纯与性感两种极端风格的美感。

“又纯又欲”,虽然词藻有些白话而空洞,但是此时此刻,对于这些坐在前排,能够最清楚的看到舞台上景象的观众而言,却是此时此刻最为贴切的形容。

眼前的这一幕,虽然没有任何的暴露,但是女孩精致的面孔和玲珑有致的身型在这种反差的美感下,就如同死神的镰刀,在不停的摄取着眼前观众的魂魄,而与此同时,也不知是现场的哪一位观众忍不住,在一片黑暗中吞了一口,引得四周的人开始带着调笑的目光四处找寻。

然而还没等她们找到那个“情不自禁”的目标,舞台上的狄露颜便轻轻的举起了手中的话筒,然后顷刻间一段轻快的拉丁旋律便随着女孩唇齿的微启而覆盖了整个会场。

拉丁,一种在众多音乐风格中最为“性感”的代表,也许很多人都会觉得拉丁风情的唱腔需要一种特别“有东西”的嗓音,却殊不知,作为音乐中最为“Sexy”的代表,它所需要的反而是那种干净到可怕的“澄澈”。

一小段干净到极致的吟唱,虽然在冲击力上可能远远比不过极具爆发性的高音所带来的那种“快感”,但是这种绵若无骨的嗓音,却如同慢性的毒药,在不知不觉间侵蚀着人们的大脑。

并且就在这个所有的人都因为这段干净到极致的吟唱而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舞台上狄露颜那张清纯且精致的“面容”,却突然邪魅的一笑。然后便在舞台上强烈的节奏响起的那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略微的侧移,露出了她身后一身黑袍的全兆妍。

白与黑的切换,清澈的吟唱和磁性的Rap,这一刻,这种极大的反差感在全兆妍极具压制力的Rap下,一瞬间便将原本被那种“慵懒的纯欲”给蛊惑的观众从那一片的失神中给拉了出来。

“还记得吗?你记得吗?曾说过什么?”

“还记得吗?你记得吗?曾说过什么?”

这一刻,一身黑袍的全兆妍就如同一个被抛弃者一样,用自己的Rap在质问着眼前被蛊惑并“发生背叛”的观众。

一白一黑,强烈的反差在昏暗的灯光下被放大到了极致,而很快当所有人因为全兆妍那看似不在意,却又带有浓重哀怨的“Rap”而莫名背上一丝丝负罪的“愧疚感”时,现场的音乐却突然再一次的转换,同时在这一刻,舞台上的灯光也终于彻底的亮了起来。

一片黄沙的背景,古老甚至能够明显看到岁月侵蚀的石柱,在这一刻,借由现场的布置完美的将沙漠那古老而又神秘的美感衬托了出来,而与此同时,身着极具阿拉伯神秘色彩的“民族服饰”的女孩们,也在这阵阵“黄沙中”偏偏起舞。

与先前的《Latata》还有《Uh-Oh》都不同,这一次的《Hann》在保留了Gidle一贯的拉丁曲风的同时,特别强调了拉丁曲风中那有别于其它音乐的“异域风情”。

米妮:“你是吃错药了吗?面目全非。”

“倾洒而下的Blue,我逐渐浑浊的双目。”

狄露颜:“要忘记你 oo。”

“要抹掉你 oo。”

沙哑的磁性与清澈的空灵,这两个完全极致的嗓音,在这首歌特殊的编曲下竟然异常的搭调,而且随着少女们的舞动,在着一片黄沙的背景下,竟然衍生出了一种别样的吸引力。

那种与Gilde一贯以来的“坏坏的酷炫”不同,却又与成员们之间极为搭调的那种“微妙的性感”,在身为这首歌主唱的狄露颜和身为主舞的徐惠珍的加持下被彻底的融合了起来。

同样的曲风,异样的风格,明明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但不知为何大家又觉得并没有与过去Gidle的形象产生任何的冲突。以至于直到歌曲结束,观众们都有一种“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

明明不同,却又觉得没有背离Gidle的特色,他们只知道在那一片黄沙的风景中,有着一种让他们极度着迷的感觉。而等到全兆妍用那最后一句的“请从那边滚,别再靠近,别再妄想能回头。”为整个舞台落下帷幕的时候,女孩们的身影便被深深的烙印在了观众们的脑海中,久久无法散去。

这一刻,虽然观众们或许还无法完全理解自己脑海中,这种矛盾的协调感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此时此刻,作为已经见证了无数女团的Kpop观众,他们却十分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这群女孩,似乎早就已经找到了那种“独属于她们的风格”,并且已经学会在自己的风格下,去给观众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描写这种风格的舞台,不是很习惯,但是时间太紧了,没时间复盘,所以后期还要修。请大家多多包涵。,,..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粉头儿 主目录 下一章 油管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