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女配末世养崽日常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第十四章

作者:桃汲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9:39

这日,秦意意从游乐场回来没多久,她就接到了顾雄的电话,他们一家人约了她大后天在一家餐厅吃饭。

秦意意答应了下来。

此时她坐在沙发上,咬着笔头,盘点着手头的资产。

前天莫文发来了消息,她要的枪支弹药,过个一周就能交易了。

数额巨大,对方要的又是现金。

秦意意手头多的是固定资产,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

最近有不少人向她流露出了买股票的意愿,但能像张总一样,豪爽地拿出那么多现金来交易的人,并不多。

秦意意有些发愁。

……

很快就到了跟顾家人约定见面的日子。

秦意意蹲在小秦湛面前,哄着他,“阿湛,你乖乖在家待着不要出去,姐姐下午就回来。”

小秦湛抓着秦意意的衣摆,紧紧地不放:“我要跟姐姐在一起。”

秦意意看着那被抓得皱巴巴的衣摆,有些无奈。

男孩看着无害纯善,力气却大的吓人,她扯不开那抓着衣摆的手。

“姐姐回来,就给你买你喜欢的橙子味的糖好不好。”秦意意摸了摸小秦湛柔软的发。

小秦湛很固执,“我不要,我就要姐姐。”

小秦湛什么都好,就是太黏人了些。

秦意意没有养孩子的经验,还特地询问了那位女医生,秦湛是不是太过黏人了,要不要现在就开始培养他的独立性。

医生是这么回复她的,大部分小孩子都喜欢粘着大人。特别是像秦湛这种童年受过创伤的,因为没有安全感,会更加地依赖他信赖的大人。

所以秦意意没觉得他此时的行为有任何不妥,想着他长大之后,这种黏人的情况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不见。

男孩睁着他那双漂亮如水晶的眼睛看她,抿着唇不言不语。

仿佛只要她一拒绝,眼中的光亮就会破碎熄灭。

秦意意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捏了一把他的脸,拿他没办法道:“走吧。”

小男孩喜笑颜开,重重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

餐厅,秦意意提前了十五分钟到。

顾家人已经到了,热情地站了起来,招呼她坐了下来。

秦意意仔细打量了顾雄和姜曼一眼。

顾雄是个看起来有些严肃的大叔,脸上挂着随和的笑,姜曼则很优雅和善。

她最怵跟长辈吃饭,看这两个长辈都挺和善的,想着这顿饭应该不会吃的太难熬。

而顾凌的变化很大,没了以前在校园里的意气风发,潇洒自在,目光黯淡,十分的颓丧。

看来乔雨跟商州的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他一时半会儿难以走出来。

姜曼看到秦意意身边的秦湛,有些疑惑,随后问了一句,“意意,这个小孩好漂亮,是谁家的孩子?”

“我弟弟,秦湛。”

小秦湛被秦意意教的很有礼貌,不用她说什么,他就奶声奶气道:“叔叔,阿姨,哥哥好。”

顾家人更诧异了,秦意意父母都死了多少年了,她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弟弟?

而且这小男孩,长得是不错,但跟秦意意父母没有一点相像之处啊。

秦意意看出他们的疑惑,解释道:“是我领养的。”虽然手续还没办,但末世快来了,手续这种东西已经不重要了,没人会在意的。

好端端的,怎么领养起小孩了?难道是秦意意被顾凌伤得太深,决定亲自培养个秦家继承人,自己打算一个人过了?

顾雄和姜曼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这可不行!

“你这孩子,早点跟我们说啊。我们不知道秦湛会来,都没准备什么礼物,”姜曼笑眯眯地从包里取出了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递给了小秦湛,“这是见面礼,等下次见面阿姨给你补个更好的。”

小秦湛没有收,转头看向了秦意意。

见秦意意点了点头,他才接过了玉佩,“谢谢阿姨。”

“真可爱。”

看着小秦湛白嫩嫩的脸,姜曼有些想捏。

秦湛偏头躲过,站到了秦意意的身后。

“他有点怕生。”秦意意解释道。

男孩除了会主动亲近秦意意,十分抵触外人的触碰。

姜曼不以为意,“没事儿,小孩嘛。”

入座寒暄几句后,大家就开始点菜。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顾雄开口道:“意意,顾凌年轻不懂事,伤了你的心。我今天特地把他叫来了,让这臭小子好好给你道个歉。”

说完,他瞥了顾凌一眼。

小秦湛咬着饮料吸管,看着坐在对面的大哥哥。

眯了眯眼睛,目光不善,姐姐这么好,他为什么要伤姐姐的心。

坏人!小秦湛很快给秦湛下了个定义。

顾凌此时正在借酒消愁,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意意,是我对不起你,那件事是我做错了,”他微微低着,又说了一声,“真的对不起。”

秦意意知道,顾凌并不清楚他错在哪里。

不过是遭受了乔雨的背叛,就否定了他为乔雨做的一切,其中包括为了乔雨伤了原身的心这件事。

这声道歉,是顾凌欠原身的。

可惜,原身永远没有机会听到了。

秦意意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顾雄很满意这一局面,道:“好了,既然说开了就好了,这件事就过去了。顾凌年轻不懂事,说了那些解除婚约的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叔叔和阿姨早就把你当做顾家的儿媳妇看待了,除了你,哪家姑娘都不会认。”

秦意意定了定神,说道:“叔叔阿姨,解除婚约是我跟顾凌共同的决定。”

姜曼不信,“你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你对顾凌是什么感情,阿姨也是知道。你这次是被顾凌伤透心了,才说出了这样的傻话,阿姨都清楚。你放心,有叔叔阿姨看着,他绝对不会再做让你伤心的事。”

“意意啊,顾凌年轻单纯,受了别人的欺骗和挑拨,不知道谁才是值得相伴一生的人,做了些对不起的事。他现在都明白过来了,你也是喜欢他的,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他会对你好的。”

顾雄跟姜曼都以为秦意意只是在假意拒绝,于是好声好气地给她递上了梯子。

秦意意看着顾凌在旁边一言不发,一点都不信顾凌婚后会对她好。

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说出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叔叔阿姨,这件事就不要再谈了。”

顾雄和姜曼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眸中看到了一丝诧异。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秦意意是来真的。

这还是那个跟在顾凌屁股后面,成天说要当顾凌新娘子的秦意意吗?

看着对顾凌没有半分情意的秦意意,他们都觉得有些陌生。

顾雄固执地认为秦意意是被顾凌伤透了心,只要顾凌态度够诚恳,秦意意就会回心转意。

他瞪了顾凌一眼,示意顾凌识相一点,麻溜滚过来道歉。

顾凌十分地无奈,他被一个女人欺骗伤透了心,本就够惨了。

现在还要逼着他对一个以前对自己低声下气的女人道歉,实在是憋屈。

他在现实社会摸混滚打了一回,知道了钱的好处,知道跟父母对着干没有好处。

于是无奈道:“意意,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原谅跟解除婚约并没有直接关系,”秦意意直截了当地道,“我对你没有了感情,没有跟你共度一生的打算。我们的婚约,就算了吧。”

秦意意一开始不明白,顾凌为什么这么配合他的父母,想要跟她结婚。

即使乔雨伤了他的心,他应该也不会有强烈跟秦意意结婚的意愿。

秦意意之于顾凌,一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并不是非她不可。

顾凌自小被疼宠着长大,一路被吹捧,是个骄傲又自负的人,不应该对她这样“低声下气”的。

秦意意回想起书中的内容,福至心灵,突然就想明白了。

顾凌哪是良心发现,希望对婚约里的她负责了。

根本就是看上了秦家的家产,要知道只要两人一结婚,她手中的一半股份就自动会划到顾凌账户里。

顾凌这个人活的很自我,又自负,不像是主动会打秦家家产注意的人。

秦意意把目光扫向了顾雄和姜曼,他们正一脸和善的看着她,脸上是鼓励她答应的笑容。

仔细一瞧,那笑意不达眼底,夹杂着算计,她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儿子无心无情,末日来临转头就能把未婚妻抛在脑后,去救别的女人,又怎么能指望他的父母有良心呢。

在原身的记忆里,顾凌的父母十分和蔼可亲,待她很好,所以秦意意对他们的印象还算不错。

在电话里,他们对秦意意也是客客气气的,秦意意不忍心拂了长辈的好意,才赴了这次约。

此时秦意意没了胃口,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我吃饱了,叔叔阿姨你们慢用。”

她起身就要离开。

顾雄和姜曼面面相觑,顾雄更是瞪了顾凌一眼,示意顾凌说些什么挽留秦意意。

顾凌不知道说什么好,昔日的舔狗,现在还要他低声下气去讨好,他心里也有很大的落差。

他干脆低下头吃饭,假装没有看到父亲的眼神示意。

顾雄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考虑到秦意意在,他早就发火骂人了。

姜曼拍了拍顾雄的手,让他不要急躁,说:“意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可不能任性,说退婚就退婚啊。这可是你父母生前替你定下的,你忍心违背你父母的夙愿吗?”

秦意意对这话嗤之以鼻,“叔叔阿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时代的糟粕,我们要摒弃它。我父母若有在天之灵,肯定支持我的决定,我想他们是希望我幸福的。”

“谁说顾凌不能给你幸福了,顾凌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会承担起男人的责任,对你好的。你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算是知根知底。他要是敢对你不好,叔叔阿姨也会替你做主,”姜曼劝道,“意意啊,你不要钻死胡同啊,我们这样的家庭,最适合你不过了。”

秦意意是半个字都不信的,本来就是冲着钱去的,还能生出什么真感情来。

她摇了摇头,“不用劝我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她对小秦湛道,“阿湛,我们走吧。”

小秦湛立马跳下了椅子,抓着秦意意的手,道:“走。”

男孩敏感地察觉到面前的三个大人让他的姐姐不开心了,本能地对他们多了些不喜。

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姐姐不开心的地方。

好不容易约到了秦意意,顾家人哪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离开。

顾雄道:“意意,不要任性了。你以为你父母把你托付给我们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不放心把秦氏的基业放到你一个人手里。你跟我们顾家强强联姻,秦氏才能重现往日的辉煌。你忍心秦氏在你手里败落下去吗?”

终于开始暴露原本的目的了。

秦意意笑了笑,“秦氏在职业经理人的经营下,发展的很好啊。嫁给顾家,把股份给顾凌一半,让秦氏不再姓秦,这才是秦氏真正落败的开始吧。”

顾雄没想到秦意意说话会这么直接,一时哑然。

半晌,他端起了长辈的架子,“你这孩子,是怎么说话的。说得好像我们贪图你们秦家的产业,我只是想完成好兄弟的夙愿而已。”

秦意意说:“叔叔,我最近正在变卖手里的股份。你要是真想完成我父母的夙愿,可以把我手里的股份给买了。你入主秦氏,自然就能让秦氏在你手中发扬光大了。”

这不是顾雄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要的是不废一个子儿就拿到秦氏的控制权,而不是他用大出血换来它。

秦意意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有所动摇了。

她说:“看在你们是我敬爱的叔叔阿姨份上,我可以给你们打七折。不过得快点,得在三天之内完成交易,还有很多人想买我手中的股权。”

顾雄一下子就心动了。

七折啊,要是买下转卖出去,都能赚上不少钱。

眼见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作为一个商人,顾雄不贪心,见好就收,道:“我会在明天给你答复。”

他听说秦意意卖股权只要现金,他准备明天就准备好充足的现金去见秦意意,免得她后悔。

秦意意点点头,牵着小秦湛的手朝门口走去。

姜曼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问:“老爷,婚约就这么算了?”

顾雄哼了一声,又瞪了顾凌一眼,“这臭丫头被顾凌伤透了心,是铁了心跟顾凌断了,我有什么办法?”翻来覆去还是那句话,“你宠出来的好儿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

顾凌沉浸在失恋背叛的痛苦中,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

不言不语,借酒消愁。

姜曼看到这样憔悴的儿子,责备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只是说,“你真打算花那么多钱,买下那丫头手里的股份?”

想到那原本免费的东西,现在要花大价钱买下来,她就心疼。

“难道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买下她那些股份也不算太亏,做人呐,不能太贪心。”

话是这么说,姜曼还是心疼。

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朝秦意意离去的背影。

恰好那小男孩回头,目光跟她对上。

姜曼愣住了。

那目光阴冷怨毒,宛如一条吐着红芯的蛇,在她耳边发出嘶嘶声。

一阵深寒包围了她,让姜曼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是她的错觉吧,如此阴毒的眼神,怎么会出现一个长相如天使般小孩的脸上。

她再去看,那小孩已经转过了头。

“你刚才在看什么?”秦意意问。

小秦湛答:“坏人。”

别看小孩子小,其实他们什么都懂。

她问:“他们怎么就是坏人了?”

“他们欺负你,”小秦湛的小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我会保护你。”

秦意意看着身高还不到她腰际的小秦湛,笑了笑,“好。”

走出餐厅,秦意意去取车时,正好能看到顾家人坐在临窗的位子上。

男孩的视线在他们脸上停留了一瞬,又离开。

等他俩走远,放在顾家人桌上的红酒瓶突然炸裂开。

玻璃碎片飞溅到了顾家人身上,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应对。

等反应过来,他们身上满是红酒渍,脸上和手臂上都多了些细小的伤口。

当姜曼看到那保养得当的脸上被玻璃划出了一道道痕迹,尖叫一声,当即就晕了过去。

一阵兵荒马乱。

餐厅里发生的一切,秦意意都无知无觉。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