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农门科举
上一章 5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54 章

第 53 章

作者:玉子双泽 更新时间:2019-04-23 10:56:02

马县令看到被选出来的诗魁,高兴的哈哈大笑。虽然他文墨不是很通,但既然大家都说好,那必然是好的。于是马县令又趁兴拿出一匹绸,十两银子作为魁首的彩头。

县太爷添彩,众人纷纷上前捧场,恭维马县令仁爱大方。恭维完父母官,受赏的正主儿,那也得好好的恭贺一二才是。

众人接着又纷纷走到江松涛面前恭喜他今日得中魁首。宗泽也随大流上前祝贺一二,原本想着寒暄两句就走开的,可这江松涛偏偏拉着他热情的说起了话。

见状宗泽也不好走开,既然他有心结识自己,刚好自己也有点好奇,他为何用那种眼光看自己,那就好好侃侃吧。今天来虽然是吃酒的,但也可看做是自己交际的开始,如果在这宴席中认识一两个日后一起科考的同伴,那也是美事一桩。

一个有心结交,一个无心拒绝,于是两人还真认真的说起了话。

聊得一会儿,江松涛已是知道宗泽是从陈家沟来的学子,当得知宗泽现在师从王仁光王老进士时,当即大赞道:“陈同学真是有福啊,能得老先生青眼,陈同学真是前程无量啊。”

宗泽谦虚道:“哪里,哪里,宗泽微末学问,只求别堕了老师的名头才好。”

宗泽对江松涛也是有点好奇。别说江松涛刚开始看人的眼神让人奇怪,宗泽今天在宴席上见到他,就觉得此人于风白县的普通学子有所不同,观他那通身的气派,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

但这种话不好直接问,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怀疑他冒籍呢。时下科举冒籍时有发生,朝廷对冒籍的打击力度极大,轻则取消学籍功名,重则坐牢流放的。

宗泽不好问,但江松涛却是主动说了,他其实非常清楚自己于风白县学子的不同。别人好奇是应当的,于是痛快的说了:“我出自运河江家,我家的堂号是济阳堂。我从小跟随爷爷在楚地长大,很少回来,这次回来也是因为要回原籍考试才回来的。”

哦,济阳堂江家,这个宗泽知道。

济阳堂江家,在风白县那是鼎鼎有名的存在,父子皆举人,简直就是风白县的传说。宗泽听到这个,赶紧拱手道:“原来江同学出自济阳堂,失敬失敬。你不在风白县长大,怪道我觉得你的口音怎跟我们不大一样呢。”

江松涛笑道:“好多人见了都有点奇怪,但没办法,我从小在楚地长大,口音的事是改不了了。”

宗泽笑道:“这有什么,反正江兄日后用的多的也是官话,会不会家乡话也没什么打紧。江兄你说从小在楚地,那这次考完了,还要去吗?”

江松涛笑道:“不去了,这次,我爹带我们全家回来,以后就在老家了。我也是要科考的,不好来回奔波。”

两人相谈甚欢,末了,江松涛道:“陈同学,我俩这样同学同学的叫着,有点太生疏了。我俩兄弟相称好了,我忝长你一岁,就忝为兄了,你看可好。”

这也太快了些,这么快就称兄道弟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个称呼而已,时下,同辈在一起,一向是以年长者为尊的。宗泽也不是那等孤拐之人,虽这江松涛初始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但好像也没什么恶意,既然他有心拉拢关系,那就亲近一二又如何,于是宗泽笑答道:“这样甚好,江兄,宗泽有礼了。”边说边站起来给江松涛作了一揖。

江松涛也赶紧回了一揖:“陈兄弟,为兄有礼了。”行完礼,两人相视一笑。

宗泽觉得,原来看到别人郑重其事的兄弟相称、互相行礼,感觉好生奇怪;可今天自己做来,发觉也挺有感觉的,因此笑的颇是愉快。江松涛却是松了口气,终于向前走出了一步。

马县令这次的宴请算是很成功的。只余了赵永耀当场晕倒,出了点岔子。不过,郎中来看了后,说道,这人也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因为原本有点受凉了,又不胜酒力,所以才晕倒了。

宗泽听到赵永耀不胜酒力晕倒这茬儿,突想到,那马建那日劝自己酒的话也不全是胡诌,看来,不管做什么,人确实要知道自己的斤两才是啊。

这次县令大家也算是趁兴而来,趁兴而归了。辞别同学,宗泽回到家中,陈忠运跟林淑芳已是等在家中,见到儿子回来,都是有点兴奋的连连问话。

宗泽一一答来,又说到了席间认识的江松涛。林淑芳听了,惊讶的问道:“济阳堂江家?他们家嫡枝不是都在外为官么?我记得他家老太爷跟长子都在做官么?怎么?他家有人回来了?”

宗泽答道:“江兄今天仿佛提到大伯什么的,看来他爹肯定不是做官的那个。”

听了宗泽的话,林淑芳也点头道:“那想来就是他们二房回来守灶来了。”

见他们母子说的热闹,陈忠运也插话到:“既然他有心结交,你就跟他来往一二也好,不可轻易开罪了人去。”

宗泽点头道:“爹放心,我省的得。”说完,又好奇的问他娘道:“这江家在风白县也太有名了,一提,大家就都知道。他家怎这么厉害?”

林淑芳笑道:“他家在风白县也是大家,家里有不少土地,祖上好像也出过读书人,说起来,他家还真能算上耕读之家。我做姑娘时就经常听你外公叹他家有好儿郎,守的住家业,又能读书上进。”

说到这儿,林淑芳噗嗤一笑:“每次你外公一叹起这事儿,你大舅舅可就会挨顿打的。”林淑芳还没笑完,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是啊,家里有读书做官的人可是能避祸呢,当年我家要是也有读书做官之人,也不会……”

宗泽见好好的说话,却将伤心事够了起来,知道他娘的性情,光是宽慰是没用的,赶紧岔开话题:“娘,你不是说等我这边的事了,你要带我去还愿的么?我们明天就要去的吧?我要做些什么准备呢?”

果然,林淑芳听到这话儿,立即想到还有还愿的大事要准备呢,可不能耽误了,赶紧道:“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对对,我们明天可得好好的谢谢菩萨。现在天儿也不早了,你快去沐浴更衣,早点歇息,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走。”

第二天,宗泽一家,倾巢出动,往观音寺出发。

来到观音寺,宗泽虔诚的祝告菩萨,保佑自己这世及前世家人一生顺遂,保佑自己科举之路步步得中。

跟着家人祝告完毕,宗泽他们又四处游玩了一番,时近午时,方来到寺院的厢房随喜。

今天是法会,人来的特别多,宗泽他们走了几间厢房人都满了,于是就打算不再等了,先下山去好了。正在这时,东边尽头的厢房出来了两个人,打头妇人一看到林淑芳他们就笑道:“陈家妹妹,你今天也来了。你们在哪个厢房歇息,我过来找你说说话儿。”

林淑芳笑答道:“张家姐姐也来了?我们来晚了,没找到厢房,正准备下山去呢。”

那张姓妇人笑道:“哎呀呀,这马上就是吃午食的时候了,来了观音寺,怎能不吃吃这儿的素斋呢。来来来,陈家妹妹,到我们厢房来挤挤,我们姐俩也好说说话儿。”

一边说,一边走过来,热情的将林淑芳往他们厢房拉。林淑芳无法,只得跟着这张妇人去到厢房,陈忠运见状,赶紧对这他们一点头,算是招呼一下,然后对宗泽说道:“我到前面山门处等你们。你要照看好你娘跟你姐姐她们。”说完转身避了开去。

陈忠运是要避开,宗泽未成年,却是无碍的。于是宗泽就跟着她们进了厢房。

进得厢房,屋里有一个十六七岁少年模样的男子,还有三个较小点的孩子,另有两个仆妇模样的人伺候在侧。

刚进屋站定,林淑芳就对宗泽几姐弟道:“宗泽、芬儿、香儿,快快上前见过张家伯母。”宗泽他们赶紧上前行礼,张娘子笑眯眯的受完礼,一手拉过宗泽,一手拉过良芬,啧啧的夸着:“陈家妹妹,你可是有福气。你看看你,儿女个顶个的聪明伶俐;又好看的紧,啧啧,看,长得多体面。”

很是夸了一阵子,夸完,放开宗泽他们,又转头叫过站在一旁的几个儿女:“毓儿,你们快快过来见过陈家婶子。”

那叫毓儿的少年带着弟弟妹妹们走过来,对林淑芳行礼道:“张毓见过陈婶婶。”

林淑芳笑着受了,这张毓又转过头来跟宗泽互相见礼。然后又对着良芬两姐妹作了一揖。从来没有陌生男子给自己行礼,眼前这温文尔雅的男子的一个揖,只把良芬羞得粉面通红,赶紧匆匆的弯腰回礼,然后羞怯的退回到林淑芳身旁,咬唇低头站在那儿,再不敢抬头。

那男子看了良芬一眼,原本淡定的神情,有了淡淡的涟漪。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5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5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