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末世之全民修真
上一章 宰朱 主目录 下一章 想和你出去兜兜风

第52章 青梅

作者:故城北 更新时间:2015-04-17 09:28:50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悦来客栈一楼大厅,在距离大门不远处的地方。朱贺臻特意从后厨找来一张古朴到简朴,简朴到极致的四方木桌摆在了这里,再加上一条木凳,这就是朱小宝的工作台了。

朱小宝也不在意桌椅的简陋,坐在条凳上,喝着小酒,品着佳肴,偶尔再瞥两眼不远处满含怨念弹奏古筝的叶知秋,倒也惬意。

看着朱小宝偶尔耍上两手,用元气将壶中美酒抽出,让美酒在空中幻化成各种模样,然后一口吸入。叶知秋的心情更是波澜起伏了,好好的《梅花三弄》给弹的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还真别说,这朱贺臻临时想到的主意还真不错。客栈门口步行街上,已经有不少人被朱小宝元气的花哨用法给吸引了,更有一些已经是进入客栈一边吃饭一边欣赏了。

正为自己的妙计洋洋得意的朱贺臻,却是突然发现一辆黑色轿跑缓缓停在了客栈门口,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那饭店小开同一位套装丽人从车里下来,看着恭敬的迎上来的朱贺臻,那小开却是异常和善的介绍道:“这就是店长朱贺臻,是个人才。别看这家店是我们家那么多产业中规模最小的一个,但是在他的打理下,生意还真不错。”

小开明着是夸赞朱贺臻,暗地里却是狠狠的炫耀了一把自家的产业雄厚。

朱贺臻闻言,一边讪笑着应着“过奖”,一边将二人迎进了客栈。

客栈内,因为朱小宝的卖命炫耀而心烦意乱的演奏着的叶知秋,却是突然看见了进入客栈的朱贺臻三人。

叶知秋的面色突然一滞,琴音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嘣”的一声,琴弦断了。

弦断之音通过店内的音箱传遍了整个客栈,一楼众人俱是朝叶知秋看了过去。

朱贺臻一脸郁闷,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小开明明是大老板最宠爱的儿子,性格又是无比乖张,叶知秋怎么就偏偏在他面前犯这么低级的失误。

或许是因为有佳人在侧,这小开却是反常的没有大发飙。只是当小开笑着想同那佳人说上几句的时候,佳人却是径自朝叶知秋走了过去。

看着佳人莲步轻移,缓缓走来。叶知秋心中五味杂陈,嘴唇张了张,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明明方才才饮过刘影送来的茶水,喉咙却依旧干涩无比。

“你,更瘦了。”

叶知秋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佳人,终是开口了。只是一向苍白无趣的招呼,此时说出来,苍白之外,更带着苦涩。

来人正是安心,曾经因为叶知秋的负心而离开濮城的安心。她回来了,只是不知是为了什么回来。

安心看着面前这个让她日日夜夜思念却又流尽泪水的男人,同样说不出来话。或许,是被强咽下的泪水堵住了喉咙吧!

二人便这样,一坐一站,相视无言。

没多久,是的,没多久,但是叶知秋却感觉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般。叶知秋终于决定了,他想告诉安心,告诉安心他能修真了,并且修炼的很好,他又能给安心幸福了。

然而,就在叶知秋准备开口的时候,却见那饭店小开走了过来。

左手似有意似无意的搭在了安心的肩膀上,温柔笑道:“安心你对古筝演奏也有兴趣?”

不料安心却是一把将小开的手拂开,依旧看着叶知秋,缓缓开口道:“既然攀上了掌门千金,不应该在山里幸福的生活着,好好的做个神仙吗?”

叶知秋闻言一怔,顿时想起自己曾经让滕云骗安心的谎话,连忙解释道:“其实……”

叶知秋正说着,心中却是闪过了陈茜的影子,剩下的解释马上咽进了肚子里。是啊!还有陈茜呢!如果自己同安心旧情复炽,那陈茜怎么办呢?那个因为自己而成为废人的修真天才陈茜,该怎么办呢?

叶知秋顿时沉默了下来,不敢再看安心那已经微红的眼睛。视线缓缓落在了面前古筝的断弦上,手指轻轻拨弄着,断了的弦,还能再续吗?

见叶知秋说了半句却不再说下去,安心淡淡问道:“其实什么?怎么不说了?”

叶知秋却是依旧沉默着,他无法说出真相,去伤害陈茜。却同样无法将谎言继续下去,再次在安心心上剜上一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早已明白安心与叶知秋有旧情的饭店小开,终是忍不住开口了,朝着叶知秋呵斥道:“你怎么回事?哑巴啦?还想不想在这干下去了?”

“李晨,你能安静会吗?”安心冷冷说道。

被唤作李晨的小开,闻言顿时不再说话,只是看向叶知秋的眼神,却是越发阴狠了。

几人就这样沉默着,氛围顿时更加凝滞了。

这时,一旁的叶开心却是突然歪进叶知秋的怀里,道:“爸爸,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啊?”

叶知秋轻轻抚摸着叶开心的脑袋,却是依旧不发一言。

安心闻言则是身形一震,强忍的泪水终是流了出来,只是嘴角却是倔强的翘起,轻笑一声,道:“呵呵,都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却没想到你进山没多久,反而孩子却是这么大了。神剑阁果然是修真大派,真奇妙,真奇妙……”

安心说完一抹眼泪,吸了吸鼻子,看向一边的李晨淡淡道:“不是要吃饭吗?”

李晨再是个纨绔的二世祖,此时也是明白安心与叶知秋二人早已是劳燕分飞。心中正喜,此时听了安心的问话,更是兴奋起来:“呵呵,是我怠慢了,三楼,在三楼。”

说着,李晨当先一步伸手朝着楼梯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在这里玩够了,就回山里去吧!好好做你的神剑阁驸马爷,再见。”安心淡淡说完,便径自上楼去了。

谄媚的送安心上了楼,那李晨却是又走了回来。

看着依旧呆坐在那的叶知秋,狠狠道:“愣什么愣,还过来给我们弹琴。”

说完,便走上楼去,只是嘴角却是忍不住的上翘,暗道这回一定让安心明白什么才叫有能力的男人。

叶知秋轻轻出了口气,缓缓起身,对着早已走过来却一直沉默不语的朱小宝道:“朱大哥,开心就麻烦你先看着了,我上去弹几曲。”

朱小宝伸手将乖巧的叶开心揽进怀里,淡淡的说道:“其实,你完全可以不去。甚至,拆了这家酒楼。”

叶知秋闻言轻笑出声,道:“呵呵,其实我本来就完全不需要出来找工作,不是吗?”

说完,叶知秋笑着上了楼。

因为朱小宝的“拆楼说”而冷汗直流的朱贺臻,见状忙朝朱小宝善意的笑了笑,接着便连忙跟着上楼去了。

“这小子,真不错。”

朱小宝眼中满是赞赏的笑道,说完便搂着叶开心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台。他可也是个打工仔,还有工作要做呢!

进了包间,朱贺臻恭敬的从一边的桌子上拿了菜单过去,而叶知秋则是默默地走到了角落的古筝边。

李晨伸手接过菜单,十分绅士的递给了安心,自己却是朝着叶知秋说道:“那个,就弹昨天弹的那首曲子吧!虽然比不上以前去我家演奏的那些大师,倒也还能将就着听听。”

后半句却是朝着安心炫耀的说着。

叶知秋闻言也不说话,盘坐在长案边,手指轻轻舞动,一曲《林冲夜奔》缓缓响起。

《林冲夜奔》,讲的是《水浒传》里,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在遭受官府迫害之后,于风雪之夜投奔梁山的故事,气势壮烈,情绪激昂。

这李晨再不懂古筝,却也明白叶知秋当下演奏的曲子绝对不是之前演奏的《香山射鼓》,不过却只是鄙夷的一笑,并不驳斥。

在李晨二人点完菜后,朱贺臻担心的看了叶知秋一眼,便离开了包间。

房间里只剩下叶知秋的演奏声,以及李晨同安心的笑谈,只是笑谈的大多是李晨,安心则是淡淡的“嗯,啊”的应付着。

一曲完毕,叶知秋却手不停歇,继续的演奏了下去,依旧是《林冲夜奔》。

对于古筝曲子并不熟悉的李晨,自然不知道叶知秋又演奏了一遍,只当是这古曲应是这么长。

此时,叶知秋却是完全的沉浸在了《林冲夜奔》的意境里。

仿佛这李晨便是高衙内,而自己便是林冲,至于安心,当然便是那被高衙内胁迫的林冲妻子。

沉浸于曲子中的叶知秋,体内的元气不自觉的涌向了指尖,使得演奏出的琴声出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渐渐的,整个包间,整个客栈三楼,接着整个客栈都被叶知秋的琴声所笼罩。

叶知秋体内的元气如同卸了闸的洪水,奔流而出。

很快,叶知秋体内的元气便所剩无几了。

叶知秋却依旧没有停下演奏,在叶知秋体内最后一丝元气消耗殆尽的时候,叶知秋的身体却是仿佛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吸了过来。

灵气进入叶知秋体内,一遍又一遍的淬炼着叶知秋的经脉,然后转化为叶知秋的元气,通过叶知秋的指尖幻化成琴音。

叶知秋越弹越快,此时早已忘记了曲子原有的节奏。

整个客栈的人如同怒海中的浮萍,被各种各样的情绪笼罩着。

有的人哭了,默默的流着眼泪,脑海中满是自己经历过的种种不幸。

有的人怒了,在饭店中不停的打砸着,仿佛面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仇人。

有的人则是突然义气迸发,宛若看到了梁山上众好汉在向着自己招手。

种种情境,不一而足。

包间内,安心哭了,她仿佛又回到了滕云告知自己爱人早已远去的那天。

至于李晨,却是感到了一阵阵的恐惧,他仿佛看到了叶知秋化身为豹头环眼、燕颌虎须的林冲,手执丈八蛇矛朝自己劈来。

这种恐惧,像是一张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无法呼吸;又像是一粒滚烫的岩浆,钻进自己的心脏里,沸腾着里面的血液,蛊惑着里面的血液往外喷薄。

最终,李晨不知道自己是被那双大手给掐死的,还是被从心脏里喷薄而出的血液给弥漫了眼帘。他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的世界,黑白了。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宰朱 主目录 下一章 想和你出去兜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