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末世重生之风流邪少
主目录 下一章 3病房闹剧

2末世身亡

作者:恋竹小妖 更新时间:2015-03-10 03:24:17

昏暗的天空慢慢升起一轮血月,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时不时的能听见丧尸的怒吼声。破败肮脏的小楼角楼里蜷缩着一个身影,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如同碎布一样挂在身上,头发乱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梳理过,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也是乌黑肮脏。

人影就这样缩在小楼的角落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忽然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接着费力的抬起头,只是一个动作,由他做出来却让人觉得有万年之久。仇九天就这样看着门口,自嘲的一笑,他就知道那些人不会放过他的,即使知道他没有几天可活。他对那个人太了解了,如果不亲眼看着他死,又怎么会甘心呢。

仇九天知道他是活不过今天,七天没进食的他别说逃跑就是动一下都觉得艰难。松开手里的匕首,任由它掉在地上发出铛铛的响声,事到如今他也不在乎会不会引来那些怪物了,哪怕是被怪物分尸他也不愿意落在林靖焕手中。

“仇九天,你果然还没死。”门被推开,然后弓腰让后面的青年进来,那模样狗腿的可以。被让进来的青年看也不看开门的人,从进门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仇九天一秒。看到仇九天凄惨的样子,他的眼里闪过快意,仇九天你也有今天。

仿佛没有看到少年眼里的杀意和不屑,仇九天嗤笑一声回道:“你们兄弟都没死,我又怎么舍得先走呢。怎么着也要看着你们先上路才行啊,这样黄泉路上才不会寂寞。”

“几个月不见你的嘴皮子还是这么厉,呵呵,如今的你别说拿起匕首,恐怕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吧。”看到仇九天脚边的匕首,林靖焕就猜到他如今的状况。不错,比他预想的还要多撑了几天,如果不是两个人注定是对立的,他还是很欣赏仇九天的隐忍。可惜,如今这个人注定要死在他的手里。

“是吗?这么肯定?”仇九天仿佛不在意般看着走到他身边不远处蹲下的林靖焕,心里却暗自警惕。他跟林靖焕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他为人最谨慎的,这会儿怎么会毫无防备的走到他身边,还是在他能攻击到的范围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还是说他就笃定他发攻击了,仇九天想不通他哪里来的自信。

目光落在仇九天的右手上那血红的印记,林靖焕笑的更加温柔。“是不是在奇怪我明知道你有嗜血妖藤还敢离你这么近?仇九天啊仇九天,你自诩聪明,难道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什么意思?”顺着林靖焕的目光,仇九天也注意到右手的印记。这个印记已经存在好几天了,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嗜血妖藤升级的缘故,看林靖焕的样子似乎不是如此。可是,林靖焕不是木系传承者,他这段时间又没有见过林靖焕,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什么意思,笑死我了,你们瞧瞧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决定了回去就赏小六子一包方便面吃。”听了仇九天的话,第一个开口的青年大声的嘲笑起来。他身边的人虽然没有他笑的夸张,也都是个个幸灾乐祸的。

小六子?难道说?仇九天不是笨蛋,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在看林靖焕的表情,他明白自己猜对了。该死的,原来林靖焕早就挖好坑等着他跳了,他就说以林靖焕如今的地位,怎么会让他轻易的逃走。

仇九天不是传承者也不是异能者,他就是个普通人,不,他连一般的普通人都不如,因为他是个残废。如果在以前别说他只是跛脚哪怕是他的脚废了,他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可如今是末世,末世里普通人就是炮灰,普通人就意味着死亡。

他太希望得到能力了,特别是在那个人死了以后,他对能力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所以,在小六子拿来嗜血妖藤的时候他才没有任何怀疑的契约了。“小六子是你的人。”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那当然,我跟我哥可是黑羽正统的继承人,你以为别人都是安晏那个白痴,就会跟在你这个杂种后面献殷勤。哼,杂种就是杂种,跟你的婊、子娘一样,到处勾引人。”虽说现在是末世早就跟以前不同了,可说起自己黑羽继承人的身份,他还是很自豪的。

安晏?听着从林靖辉嘴里冒出的名字,想着那个男人对他的包容和顺从,仇九天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他阴冷的看着林靖辉说道:“安晏的死也是你们设计的吧。”

“哼,怪就怪他跟着谁不好,非要跟着你这个废物。哈哈,本来我们还不知道怎么下手呢,谁知道你这个废物居然给我们制造了机会。没有了安晏的保护,你也不过是个丧家之犬而已。现在还不是被我们兄弟玩弄于鼓掌之中。”林靖辉心里恨死了仇九天,他不会放过任何打击对方的机会。

林靖焕只是微笑的听着,也不插嘴,任由弟弟在言语上打击仇九天。在他的心里仇九天已经是个死人了,临死前让他痛苦一点何乐不为。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仇九天在痛苦中死去,仇九天越痛苦,他就越开心。

“好了,靖辉,看在他帮我们养了这么久妖藤的份上,就让妖藤送他最后一程吧。顺便也让妖藤吞噬他的血液和心脏,成长为真正的嗜血妖藤王。”如同讨论今天天气般自然,林靖焕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多恶毒,让人感叹两人不愧是兄弟。

仇九天心里一惊,明明他都跟嗜血妖藤契约了,他也能感觉到妖藤的存在,怎么就成了帮别人养着呢。要说对别的传承者仇九天不了解很正常,安晏就是木系,他对木系不可谓不深。安晏曾经告诉过他,契约的东西跟主人的生死相关,主人死了,它又怎么会独活。

输人不输阵,仇九天看似平静的说道:“林靖焕、林靖辉,你们真的以为所有事情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么?”

“仇九天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天底下不止安晏一个木系传承者,如果安晏活着我们确实没有办法做手脚,可惜他死了。是你,害死了他。”

仿佛就是为了印证林靖焕的话,门口有一人慢慢朝他走来,他边走边说着什么,手上也跟着做着怪异的动作。随着他的靠近仇九天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流逝,右手的印记也越来越烫。眼看着印记就要从手背上冲出来,他知道不能再等,就是死,他也不想便宜林家兄弟。

不顾身体里流逝血液的疼痛,仇九天快速的把手伸到衣兜,那里有他仅剩的两颗手雷。说起这两颗手雷,还是他从姓苏的那里偷来的,是他留着保命用的,没想到如今却被用来结束自己的命,想想还真是讽刺。

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中,仇九天大笑着拉响手雷。如果可以他更想拉着林家兄弟上路,可惜能拉动保险已经用尽他的力气,仇九天也只能遗憾的看着林靖辉快速的逃离。

“砰”小楼终于承受不住轰然倒塌,连带着林靖焕的人也被炸死两个。林靖焕本人也是灰头土脸的。

“该死的,仇九天。”眼看着事情要成功了,却在最后一刻被仇九天破坏,林靖焕再也装不下去儒雅,他恨恨的看着着火的小楼,眼里有着浓浓的不甘心。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3病房闹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