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明末不求生
上一章 搜杀 主目录 下一章 崇祯

第五十三章 出秦

作者: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06-09 12:48:56

守备张岩一发现城头着火,就知道情况已经不妙了。他不像教谕张万道和其他乡绅那样,还懵懵懂懂的,不知道死期将至。当即就带了两名亲随,说是要到城墙上去督战,立刻离开了关帝庙。

城中官民大多都知道县中头面人物,都聚集在关帝庙,他还留在关帝庙或者衙门里,岂不是等死?一离开关帝庙外的校场,张守备就给两个亲随使了眼色。这两个家丁跟随张岩多年,多次保护他死里逃生,只一个眼神他们便会意了,马上动手冲进一家民居当中。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二话不说就将尚未反应过来的一家数口平民杀光,换上了平民的衣服。张守备将衣服换好后,又将刀剑武器全部丢在民居里,只和两名家丁在衣服内藏了防身的短刀,便准备趁乱找个机会出城。

可流寇攻城之严密,大大出乎了张守备的预料。他也是打老了仗的人物,与八大王张献忠的西营、曹操罗汝才的曹营都交过手,献贼剽悍远过于闯贼,曹贼凶狠也超过闯贼。但这两支兵马都是攻占有余,组织上则比较薄弱,全无闯贼破城后,迅速严密控制全城局势的组织性。

张守备知道短时间内趁乱逃出去的希望很渺茫了,便寄望于闯贼在城内搜刮一番后尽快撤走,他也可以保住一条性命。就算朝廷怪罪下来,他又并非本县的守将,无论如何,处置不到他身上。

可很快,张守备便发现城中情况很不对头了。闯贼利用了一些全无心肝的衙役和乡勇,让这些认得他脸的人,在城内大搜。衙役、乡勇,都是山阳县本地人,比之张守备还要更加了解城内形势。

“是他!他就是张守备!”

山阳县县城不过一座小城,哪有多少可供藏身的地方?张守备藏无可藏,很快便被衙役发现,那些如狼似虎的闯贼随后便追赶了过来。

张守备心灰意冷,近乎绝望,他颤抖着将藏在衣服下的短刀取在手中。又看了看左右的两名家丁,终于还是一脸颓丧,彻底垮掉,靠着墙角坐了下来。

“大人,快走吧!我们从城门那里冲出去,还有一线生机!”

两名家丁还想将张守备架起来,强行冲出去。可张守备却挥了挥手,拒绝了他们的建议,他将短刀横在脖子上,凄然哭叫道:“我早就该死了,十一年的时候,东虏毁边墙入寇通州。我跟着虎总兵去勤王,在巨鹿刚看到东虏的探骑,就吓得溃散,眼睁睁看着卢大帅一个人死战捐躯,自己逃去了山西。”

“我在巨鹿勤王时逃了,在城外被伏击时又逃了,如今坐困城中,想的还是逃……可这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张守备将短刀横在脖子上,用力一划,却只划破了一点皮肤。他双手颤抖得实在太厉害了,甚至用不出力气自裁。

“我……我还不想死啊!”

守备眼中充满了绝望的哀愁,他想起了被自己和其他许多逃兵,一起丢在巨鹿送死的卢象升。那时的卢象升,为什么能够有勇气死战捐躯呢?为什么都到了这种时候,他自己还没法用短刀划破脖子,给自己一个体面英勇的结局呢?

张守备凄然将短刀丢在地上,他知道自己没有奋战到底的勇气,也没有自刎就义的决绝。只能闭上双眼,束手待死。不一会儿,好几名小虎队士兵就在衙役们带路下赶了过来,那两名家丁奋力抵抗了一会儿,但寡不敌众,很快就被闯军斩杀。

小虎队士兵还没动手,便有一名乡勇嘴里囔囔着“叫你这厮克扣老子的饷银”,冲上前去,一枪戳穿了张守备的心窝,将他捅死了。

又过了一阵儿,李来亨才一名捕快走了过来。他见到张守备已被衙役刺死,离手不远处有把短刀丢在那里,似乎没有进行什么激烈的抵抗。

李来亨并不知道张守备死前思考的问题,他对此也没有兴趣。明朝的旧体制中,一些不可能回答出来的问题,并不存在于白纸一般的闯军新体制中——从零开始创造新的体制,可比缝缝补补、裱糊一个旧体制,容易太多了!

“将首级割下来,送到掌家那里去。”

闯营其他几支部队,此时已经控制住了城中其他要点。高一功率部看守城门,又分兵弹压城内乱兵。李双喜和党守素则在接管城中府库以后,开始抓捕士绅,拷掠其窖藏的粮食和金银——由于大部分乡绅都在关帝庙被李来亨一网打尽,这次山阳县的乡绅便没有像之前龙驹寨那样,还能在自家大院中组织家丁抵抗。

李自成又在城头和高一功布置了一下兵力,确保城内残兵无法趁乱出城后,才姗姗来迟,带亲兵前往关帝庙。本来李自成破城后,一般都是将督署直接放到县衙。但山阳县县城里,关帝庙位置更佳,又早被王知县和张守备等人布置过一番了,李自成便直接移驾关帝庙。

“来亨。”

“掌家!我已经亲自带兵,将守备搜杀了!”李来亨将张守备的首级送过去后,便回到关帝庙,处置剩余的乡绅和张教谕。他考虑李自成也在这里,便没有擅作主张,只是让小虎队的士兵们,将那些官绅人物全部绑缚起来,等老掌盘过来处置。

“剩下这些官绅,我让弟兄们都绑好了,就等掌家的处置了。”

“雷厉风行,行事确实如虎!”李自成点点头后又称赞两声。或许是他们在名义上的亲缘关系,也或许是由于他们事实上的米脂同乡关系,让李自成对李来亨总有一些过多的偏爱。

“来亨,坐下说吧。那些官绅,一会儿都交给双喜,好好拷掠一番。”

李自成对张教谕和另外几名乡绅并不是很在意,他先在关帝庙前的正位上坐下,又招手让李来亨一起坐下。

“你之前写的那份老营条陈,非常有用。这次官军突以大兵围剿,老营行动迅速,搬运物资、转移老弱,一切都有条有理,全靠你的这份条陈了。刘宗敏一贯眼高于顶,瞧不上这等细务,也说你实在是难得的料理人才。”

李来亨对李自成的这番夸赞,心中十分受用。他自然知道这等结合了现代物流与管理学的办法,远超田见秀那种近乎原始的粗陋手段,效率翻个数倍都很正常。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做出一番居功不骄的样子,推辞了两句。

“这还是高夫人、玉峰叔、汉举叔办理老营的功劳,我写的条陈细则,最多帮上点小忙罢了。”

李自成看着李来亨,不禁大笑了两声,“小老虎,你还嫩着呢。这种事大可自傲,不必刻意推辞。”

不过随即,李自成表情又变得严肃了一些,说道:“你年纪尚轻,也不必要心思考虑太过深沉复杂,以后记得有话都直说。”

李自成这两句话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或者又只是单纯提点,总之李来亨还是略微心惊,感觉自己或许不该太过卖弄。

“官军即将搜剿商洛,很快咱们都要悉数南下鄂西。”李自成双眼紧紧盯住李来亨,他目光沉静有力,又富有一种特殊的锐利感。让李来亨感觉在被审视之余,又有一种平等交谈的舒适感。

“田玉峰和袁汉举,带回了数百散失的溃兵。加上这次扫荡商洛各县,也增添了少许兵力……”李自成话锋陡然一转,将话题转到了闯营兵力的问题上,“我有意重新编制闯营各队兵马,想看看小老虎你还有什么条陈意见没有。”

李自成将这种关系到闯营组织结构与权力分配的重大问题,突然摆到李来亨的眼前,当然使他暗暗心惊。李来亨一边寻思自己在李自成心目中的地位,是否真的达到了可以参谋编制兵马的地步,另一边又仔细筹措语言,尽量回答李自成的问题。

“嗯……来亨对闯营各队诸将,尚不是特别熟悉。恐怕还不能合理调整部署,使得人尽其用。”李来亨猜测不到李自成的用意,说话便更加小心,尽量从大处着手,不涉及到具体个人身上,“但我常听义父讲,老掌盘用兵多从大处着手。那编制兵马,自也当从大处着手。”

“现在闯营之中,仅有队这一层编制。各队实力不一,人数差异又大,我看统一指挥、部署并不便利。或可统一各队兵力。再于此之上,另设大将统领数队”

李自成点点头,似乎对李来亨的回答颇为满意。但他又沉吟一会儿,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略微思考了一阵儿,才说道:“这与我之前所想倒很接近。我准备合数队为一标,营中暂编两标,让捷轩和玉峰两人统带。另外我听一功说,你们在山阳县缴获到许多骡马,我看正好可以编成一支马队。”

李来亨听到这里,略微有点感觉不对味了。如果李自成打算将闯营中实力不一的各队,全部重新编制成兵力相同的队伍。那除了刘宗敏和田见秀依旧率领大量兵力外,其他大将的地位岂不就和自己一样了?

他心下惴惴,问道:“那……我义父也仍做管队吗?”

“我看捷轩和玉峰一人负责数队,有些辛苦。可以让补之和汉举,分别帮忙分担一下。”李自成言下之意,似乎是让李过和袁宗第,分别出任刘宗敏和田见秀的副手——而且这个副手,应该也是直接率领数队的兵力。

李来亨点点头,感觉这样的安排有些道理,他估计那马队应该就是交给刘芳亮率领了。只是不知道李自成和自己谈这件事,只是随口说起,还是含有什么深意?

但他转念又一想,李自成于现在的闯营中,具备着绝对的控制权和主导力,没有太多玩弄手段的必要。便安下心来,答道:“掌家的安排甚为合适,应当尽快推行。”

“嗯……”李自成若有所思,他端起乡绅们喝剩下的半壶酒,斟满一杯,问道,“来亨,喝一杯吗?”

李来亨一边点头,一边伸手接过酒杯。他正想喝下时,披挂甲衣的李双喜和党守素两人便推开关帝庙大门,大步走了进来。

党守素看到李自成独自同李来亨饮酒议事的模样,心中多想了些事情。李双喜倒还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他直接大摇大摆坐在李来亨身旁,说道:“掌家、小老虎都在啊,我和守素已经把县城里的大户都拷掠一遍了。高哥那里把金银米麦,全部收拾的差不多了,咱们该出发了吧!我估计捷轩叔、玉峰叔还有一只虎,都等得急了!”

李自成站了起来,走到关帝像前,将手中杯酒全部倾洒在了供奉祭品的桌子前面,缓缓说道:“兵凶战危,惟愿圣帝护佑……”

他转过身来,看着众人,大声喊道:“我们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搜杀 主目录 下一章 崇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