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明末不求生
上一章 伏兵山阳(二) 主目录 下一章 伏兵山阳(四)

第四十八章 伏兵山阳(三)

作者: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06-09 12:48:51

“全跟我来!”

张守备见闯军从后截击,心知不妙,感到大局已去,根本无力挽回。便打定主意,准备丢下王知县等人,自己带秦兵溃围,杀回山阳县县城去。

他知道叶平章聚集的那堆乡勇,平素缺乏训练,如今又遭到闯军伏击,已经全然失去作战能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这些畏敌如虎的乡勇,一个个或丢下兵器乱跑,或干脆抱头蹲伏在地上,束手待死,看得张守备简直气急攻心。

“兄弟们,跟我杀出去!咱们还有弟兄在后头看守牲口,杀到那里去,就还有救!”

之前因为和叶秀才的争议,最后王知县和稀泥,留了一些官兵在后方一处丘陵地里看守骡马。现在这支留守部队,就成为了张守备唯一的指望——他心想,若能从后方突围而出,与那支留守兵马合流,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放箭、放铳!”

藏身在密林之中的流贼,趁着官军的混乱,大举杀了出来。他们的弓箭手和火铳手,也转移到了视野更加开阔的平地上,又进行了一轮齐射。官兵挤成一团乱麻,变成了流寇射手最好的靶子,几声铳鸣声和放弦声后,弹丸和箭矢便在官兵队伍里撕裂开片片的血花和惨叫。

张守备看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叶秀才被铳弹击中,连惨叫都来不及,便落马遭到无数乱兵的踩踏,心中稍感快意,暗自叫好。

这个狗大户,胡乱带兵,害老子跟着落到这等地步,让人踩死才好!

“叶秀才死了,那些乡勇是不顶用了!别理他们,咱们自己从后面杀出去!”

张守备咬咬牙,将腰刀拔出,涌出一股狠劲来。老子在榆林不知道杀过多少西虏,难不成还怕了这些流寇不成!

他和另外两名同样骑马的亲兵,一起下了战马。这种密林丘陵的地形,骑在马上不仅跑不快,反而会因为目标更大,吸引流贼射手的火力。张守备已经见到叶秀才傻乎乎送死了,又怎么会再犯同一个错误。

从侧后方发起截击的流寇,都是一些使用短兵器的锐卒。以张守备的沙场经验,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全都是打老了仗的悍贼,最难对付——可他也知道,眼下唯一的生机,就是和这支流贼刀牌队硬碰硬,从官军队伍的尾巴处,强行杀出阵去。

“杀流贼啊!”

下了马的一名亲兵家丁,怒吼一声,第一个冲了上去。这几名亲兵家丁,平日在队伍里全都享有最优渥的待遇,吃穿用度一点不少,张守备完全是用对待家人我的态度来照顾这些人。关键时刻,家丁们的表现也没用辜负他平日里付出的心血。

第一个冲出去的家丁,原名叫做孙大行,因为体魄高大魁梧,被守备收为家丁后,便改了姓名,叫做张行。

张行刚刚下马,来不及拿长牌,只拿了把长柄的大刀就冲了上去。他身材特别高大,体格魁梧,几乎只比郝摇旗矮了半根手指的高度。他冲进流贼队伍里,挥舞起大刀,杀得满面血水,双眼赤红。

“好!”

张守备赞叹一声,赶忙指挥其他秦军士兵跟在张行的身后,一起突围。可流寇的动作也极快,他们见秦军在短暂的慌乱后,很快就又重整旗鼓进行突围了。流寇便也兵力向官军队伍的尾巴处集中,增加力量进行阻击。

流寇的那些刀牌手非常难对付,他们的武艺倒不比秦军士兵厉害多少,可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模样,就不是拿饷卖命的秦兵可比的了。

所谓拿一分饷、卖一分命,秦军之中除了像张行这样将领的亲信家丁外,大部分士兵拿的也就是被克扣了三五成的军饷,他们还犯不着为此卖命搏杀。而流寇都是为生存而战,双方的斗志决心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哪怕武勇相当,实际作战中的表现也有了极大的差异!

冲在最前面的张行很快便抵挡不住了,他一拳难敌四手,先是左臂被流贼砍伤,随后右脚又被一名倒地的流贼紧紧抱住——那名流贼刀牌手肚子被整个剖开,眼看是活不了多久了,却还是死死抱住张行的右腿,使他动弹不得。

张行使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将腿抽出来,他看着面前其他流寇已紧逼过来,便狠下心来,举起大刀,飞快斩落,将流贼的手臂整条砍断,才勉强脱身。可不待张行踹口气,稍稍休息一下,其他悍贼便又堵了过来,前、左、右三面都是敌人,任他骁勇非凡,也实在抵挡不住。

张守备情知不妙,如果张行这种悍将被流贼杀死,那秦兵的士气一定会完全崩溃。突围逃生岂非成为一句空话?他顾不上指挥其他官兵了,当即便带着另一名家丁冲过去,给张行解围。

可流寇的刀牌手越围越多,这群刀牌手都是些悍不畏死的精贼。他们行动极为有序,分成小队穿chā jìn来,一边挡住张守备带领的解围援兵,一边又将张行困在阵中。

张行和其他官兵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几步了,可这区区几步距离便成为了生死的差距。他用大刀最后一次格挡下流贼的进攻,然后两把长刀,一左一右贯穿了张行身上被砍破的布面甲。鲜血从张行口中不断涌出,他站立不稳,向前滑倒了一步,使得流贼的刀锋刺入更深。

“杀贼……啊……”

张行用尽身体中最后的几分力量,将大刀举过头顶,可再也没有力气挥落下来了。面前的流贼将长刀从他体内抽出,伴随着内脏和鲜血的喷涌,这具魁梧高大的身躯,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截住官军的屁股,匹马都不能放出去!”

带头冲锋的张行被流贼围杀后,其他秦军士兵就更加胆怯了。而流寇也很快意识到了,官军队伍尾巴上的这支部队,比起前面的乡勇丁壮要厉害许多。因此他们也不断调遣兵力,加强截击的力量,令秦军的处境更为困难。

而最让张守备头疼的还不是秦兵士气上的低落,而是随着前面乡勇的崩溃瓦解,大批丢下武器的乡勇像无头苍蝇一样跑进了秦军的队列里面。他们不光冲乱了秦军的阵型,还不断扩散着恐慌的情绪。

更为致命的是,这些溃兵挤满了逃生的道路——山中林间的小道本就狭窄,此时又堵满了乱兵,秦兵想突围而出,也无路可走了!

你妈的,为什么!

张守备被溃兵的rén liú裹挟住,想逃都逃不了。他四顾寻找,也没看见王知县的踪迹,猜测知县老爷应该是和叶秀才一样,一开始就被流贼击杀了。

既然知县已经死了,张守备也就顾不得什么情面了。他干脆大开杀戒,直接挥刀砍杀身边乱跑的溃兵,驱赶这群崩溃的乡勇帮秦兵冲击流寇的阵型,自己则寻机聚集兵力,再找机会突围。

“杀!都给老子杀!挡路的人,不管是官兵还是流寇,全部砍死!”

杀红了眼的秦军见人就砍,在张守备带头之下,他们也顾不上分辨敌我了。只要是阻挡在他们突围路上的人,不管穿着什么衣服、打的什么旗号,都是直接刀枪棍棒一阵招呼。在这样的猛冲猛打之下,大批溃逃的乡勇,就被秦兵驱赶着,一头冲进后方截击官兵队伍的流寇刀牌队里,打乱了流寇的部伍队形。

张守备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手中钢刀毫不留情地砍死挡路的友军后,又灵机一动,大声呼喊秦兵在后方还留了许多大牲口。只要大家突围杀出去,就可以骑上那些留在后方的骡马逃回县城去。

秦军士兵们听到张守备的许诺后,求生的**也促使他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挤成一团的秦兵刀剑齐舞,趁着溃兵冲乱流寇阵型的机会,全力扑了上去,和堵住后路的流贼刀牌手,杀成一团。

张守备手上的钢刀在不断的杀戮后,已经崩裂出了许多缺口。但他知道现在是事关生死的紧要时刻,根本顾不上换刀,亲自带着最后几名家丁,冲在最前面,试图打开一道口子。

流贼见官兵越冲越猛,几乎要有溃围而出的趋势,也加紧围堵。但他们兵力不足,在大量溃兵的冲击下,左支右绌,像一张破洞的渔网一样,补住这头,那头就又被冲开,补住那头,则这头便被溃兵冲开。

秦兵抓住这个唯一的机会,将剩余的全部兵力集中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冲击队形。张守备和他身边几名心腹家丁,就是这个阵型的刀尖。刀尖先从渔网的破洞处冲了出去,而后跟在张守备身后的其他秦兵一拥而上,便将整个洞口全部扯开。

强烈的求生欲刺激着官兵们爆发出了远超以往的体力,一举冲开了流寇的围堵,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夺路狂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伏兵山阳(二) 主目录 下一章 伏兵山阳(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