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明末不求生
上一章 山阳县中 主目录 下一章 伏兵山阳(二)

第四十六章 伏兵山阳(一)

作者: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06-09 12:48:49

闯营大队兵马出龙驹寨后,李来亨和高一功便分别统带一队近百人的部队,先过丹水渡口,然后慢慢南下到山阳县境内,搜括粮秣。

官军在军岭川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杨嗣昌得悉。到时候杨督师一定会调遣重兵,北上围剿闯营。因此留给闯营搜集粮食的时间非常紧张,李来亨也知道,商洛山中本来就是个人烟稀疏、地瘠民贫的地方,加上连年的大灾和战乱,老百姓逃的逃,死的死,留下来的稀稀拉拉,无衣无食,苟延时日。

山阳县一带虽然遭遇的战乱和饥荒比较少一些,可军岭川官军惨败后,本地的土寇也蜂拥而起,割据山寨,分守一方。县内许多在县城没有房屋亲戚的百姓,就只能选择投奔这些山寨之主,成为寨民了。

这些土寇山寨,对闯营采取中立态度,并不加以攻击,但也十分警惕,据寨自守。李来亨本打算直接出兵搜剿这些山寨,但高一功认为,土寇熟悉本地地理人情,而且又占据深山险要。以小虎队和高一功所部实力,剿灭这些山寨并非难事,但却很浪费时间。

高一功教了李来亨一个办法,这是过去闯营在陕西活动时,惯用的“借粮”法子。这种方法是直接派人到各处山寨送信,或到寨外放几响火铳,呐喊一阵,或点燃柴火垛,临走时将信张贴在附近。

这些信有一个传统的老套子,这样写着:某寨寨主知悉,本军过境,与尔无仇,并不侵犯尔山寨。唯本军需赈济百姓,需得纹银若干、米麦若干,尔寨若与本军为善,自当将银钱粮食如数凑齐,交付本军。倘若一意抗拒,欲与本军为敌,则当烧尔房屋,杀尔人,鸡犬不留!

这些土寇山寨大多实力不强,也没有和闯营为敌到底的决心。他们看了高一功张贴出去的信后,大多是派人联络闯营使者说情,希望商议减免一下钱粮的数目,并没有几家要同闯营为难的。

这法子令李来亨十分称赞,为此他也连连夸奖高一功经验丰富,比之自己老道许多。李来亨让庆叔跟着高一功的部下去办理钱粮交付一事,统计了一下数字,便发现初入山阳县境内一天多,闯营就收获不菲了。

“高大哥真是有法子,我们不费一兵一卒,稍作威吓,就让这些土寇山寨,主动送上钱粮了。”李来亨很是佩服高一功的丰富经验,这位李自成的妻弟,并不靠亲戚关系来维持自己的地位,而是依仗十年戎马的转战经验,确保了其在闯营内的一席之地。

高一功拱拱手,他看了庆叔统计上来的钱粮数字后,却并不放心,说道:“咱们时间剩的也不多了,所获钱粮同掌盘的要求却还差不少。我看,还是不能全寄望在这些山寨,主动交付钱粮上面了。”

李来亨也看了看庆叔交付过来的钱粮数目,他也理解,这些土寇山寨为了避免闯营的攻击,主动给出的“保护费”,并不会特别多。闯营即将离开商州,仅仅靠这些“保护费”是很难维持下一段时期作战的,他们还是必须攻取县城,获取更多物资才行。

但县城有城墙保护,李来亨估计城内除了官兵外,乡绅们还可以组织一些民兵参与作战——这些民兵野战中绝不是闯营对手,但他们在城墙上丢丢砖头檑木,还是非常麻烦的。

他沉思一会儿,想到附近一些田地庄园,因乡绅逃入县城避难而被放弃,便冒出了一个主意。

“我看这一带,不少乡绅因害怕我们,就把田产庐舍都抛下,一股脑逃回县城里了。”李来亨指了指附近一些被乡绅放弃的房屋庄园,分析道,“这些房屋财产都是官绅大户们的心头肉,咱们要是干一票大的,每过段时间就烧毁、拆除掉一批。我不信城里人能沉得住气,把自己的家产都不要了。”

高一功稍稍感到怀疑,他倒不是认为乡绅们能沉住这口气,而是觉得城里知县之流未必有出城作战的勇气,“我们时间紧急,城里知县、守备之流,更可能选择拖一拖,等我们自行退去吧?”

李来亨对此笑了笑,说道:“城中官绅怎么晓得我们时间紧急与否?他们就算知道杨嗣昌迟早会回师商州,但能肯定是什么时候吗?”

“我们也不必一口气把那些富户庄园都烧掉,反而要尽量选择一些离县城较远的房屋,慢慢烧、慢慢拆。”

“此外,”李来亨用手指了指远处县城的方向,补充说道,“如果县垣中的官绅不敢出城作战,我们就示弱诱敌。我看那些山寨都和城中官绅有所联系,我们大可将一半兵力收拢起来,只用一百人左右的部队在外活动,搜集粮秣。”

“官绅之中,或许有二三人可以沉得住气,不图一时之利。但绝大部分人,肯定是不会放任闯营毁坏其家产的——只要绝大部分人意见一致,少数沉得住气的人,也只能被其意见裹挟了。”

高一功细想一会儿,感觉李来亨的主意并不是没有道理。但他担心的还是时间问题,按李来亨所说,慢慢拆毁乡绅们的房屋庐舍,毁坏其田产,引诱他们主动出城作战,这肯定是要花费不少时间的。

但闯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杨嗣昌重兵围剿在即,留给闯营的窗口时间,最多不过数日而已。

“如果时间充裕,这办法确实合适。但我们时间实在紧急,若官绅并不主动出城搜剿,我们岂不是坐视时间流逝了?”

高一功十分年少时,就跟随李自成起兵,他懂得义jūn zhuǎn战、营寨后勤乃至于绿林潜规矩的方方面面,却对士绅阶层了解不足。而李来亨戎马经验虽然较少,但他在米脂老家时,办过乡勇和水利,又经历了和艾都司等官绅人物的博弈斗争。

李来亨对于士绅群体的了解,虽然不算多么深刻,但无疑比高一功要深很多。以他对绅民们的了解,相信这群人绝对会上自己的钩,自取灭亡的。

他伸出一根手指,向高一功保证,“一天,只要给我一天时间,这些乡绅一定会自投罗网。”

高一功对此犹豫不决,但他并无权指挥和命令李来亨,再加上李来亨信心满满的模样也确实令他意动。高一功的性格本就不是那种坚定又果决的类型,他性情较和善,很少与人争执,一番纠结之后,还是决定听取李来亨的主意。

“那……就先这样办吧。一天时间,应该也不至于影响到闯营整个转移的计划。”高一功稍稍犹豫,但最后还是同意了李来亨的计划,“只是山阳县的官绅未必蠢到这种地步吧?”

李来亨笑了两声,说道:“蠢人可不会抱薪救火,只有在乎自己利益的聪明人,才会上钩。”

李来亨为了将城内官军引诱出来,也费尽苦心。他让高一功带着五十多人,先将各处山寨的“保护费”收了,自己则和郝摇旗另外带着三四十人,在山阳县县境最wài wéi一圈,拆毁了四五座庄园房屋。剩下的主力部队,便让庆叔带着,隐匿在县内白土沟一带的密林处。

他看官军似乎不为所动,时间又一点一点过去,也不禁有点焦急了起来。毕竟李来亨的计划,全部建立在官绅们的短视之上,但城中绅民说不定有一两个智识之士,可以看出闯营的目的来。

“摇旗,你觉得官兵会上钩吗?”这么长时间,山阳县县城内的官绅似乎都没有做出什么动作来,李来亨越来越觉得心里没底了,“我们将主力埋伏在密林之中,偃旗息鼓,不露炊烟,似乎还是没给县城中的官绅,十足的战胜把握啊。”

郝摇旗带着一队闯营将士,正将几间修在田地和林间的庭院放火烧掉,他对李来亨的担忧却不以为意,“不是啊,我说管队,我看是你太高估城内的官绅了吧!”

他将一段柴火丢入燃烧的庭院中,用手挥了挥,将面前的浓烟挥开,说道:“管队啊,就算是咱们闯营,一次出兵打仗,从议定事项,到筹备兵马粮秣,再到正式拔营出发,也要将近一天。”

“何况山阳县的官军,如果真和管队你预料的一样,是和乡绅联合出兵的话。那些乡绅要募集家丁、乡勇,花费的时间就更多了。就算他们第一时间决定下来,要出兵夺回田产庄园,我看没有个一天时间,也准备不好。”

听到郝摇旗的解释,李来亨才发现自己确实有些灯下黑,过于单方面的思考了。相比之下,郝摇旗虽然时常表现出粗神经的模样来,但他毕竟有转战十年的军事经验,对官军的速度,了解极深,自然一下就看到了要害之处。

确实如郝摇旗所言,像此前军岭川之战时,官军还全都是边军秦兵。但整个行军速度,还是非常缓慢了。相比较之下,山阳县县城中的官兵,精锐程度肯定不如郑国栋和艾国彬亲自率领的主力兵马,而且他们又要征募许多战斗力更加脆弱的乡勇参与作战,那整个出兵速度,肯定是非常慢了。

这时前面的人马有些骚动了起来,李来亨心中一紧,知道很大可能是战机要出现了。他急忙迎上前去,看到是高一功带着几人骑马奔回,他马背上还驮着一个李来亨十分陌生的汉子。

高一功勒住战马,利落地跳下来后,又将马背上驮着的那汉子也扶了下来。马背上的人穿着朴素,背带弓箭,一副山林猎户的打扮。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是闯营的战士。高一功将他带来是要干嘛?

李来亨疑惑的看了一眼高一功,高一功将那猎户向前推了一把,说道:“这位是刘猎户,是这边一座山寨的寨民,他们遭了官军攻击,有重要的军情要告诉我们。”

刘猎户顺势向前跪倒,他拜倒在地上,连连向李来亨磕头,用力极大,咚咚咚的声音听着李来亨头皮发麻。

“还请义军老爷知道!我兄弟刘三虎素与本县的劣绅叶秀才有仇,这次叶秀才借着义军入境的机会,撺掇知县出兵搜杀。就趁机说我兄弟和义军有联络,将他抓去祭了旗。我们山寨兄弟看不下去,看兵微力弱,没有办法,只能求取义军老爷灭了那叶秀才了!”

原来这刘猎户的兄弟平日里常常唾骂叶秀才是本地的恶霸,还说将来迟早让义军抓去砍了。李来亨很快便理解了,那个叶秀才估计是山阳县乡绅的一个代表人物,他撺掇衙门出兵搜杀闯营后,就趁机打着剿贼旗号,把自己的仇人给杀了几个。

“小老虎,一切都在你的谋划之中啊!官军果然出动了,而且与你所想的一样,本地乡绅不舍田产,募集了不少乡勇丁壮,跟着出兵了。”

高一功锤了李来亨胸口一拳,对他的准确预测十分佩服。与李来亨设想的一样,在闯营焚烧拆毁乡绅家产的威胁下,这些人只在乎自己眼前利益的短视之人,果然坐不住了。

“好、好……”李来亨握紧拳头,信心大增,他来回走了两圈,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情绪后,双手将刘猎户扶了起来,“兄弟,我们闯营来山阳县,本就是为了这几个百姓。我们来此,正要好好杀他几个劣绅恶霸,杀一杀官绅的威风。你兄弟的事情,我‘乳虎’现在就给你答应下来了,一定把那个叶秀才的脑袋给你带回来!”

闯营进入山阳县境内,目的本是为了搜括粮秣。但李来亨知道将来闯营要发展起来,一定要依靠在民间广泛且良好的声誉,所以他此时就刻意在刘猎户面前塑造一副吊民伐罪的模样来——当然,这究竟能不能改善闯营在民间的形象,还是两说。

总之李来亨大为兴奋,他终于得到了官军出城的确切消息,证明了他苦守一天的计划确有可行性。

“埋锅造饭,准备迎战!”

闯营为不使火光和烟雾被远处看见,埋锅造饭的地方都是在大石背后,密林深处,或比较隐蔽的山沟中。小虎队上下都打起了精神,抓紧休整,郝摇旗则亲自带着几名夜不收,跟着刘猎户一起去探查地形。

李来亨坐在在一块石头上,正在吃饭,他随便吃了点干粮,又喝了几口水,还是难以按捺心中的兴奋情绪。这是小虎队第一次出兵作战,也是李来亨自己第一次独立主持一场战事,意义同之前他在李自成、刘宗敏、李过、刘芳亮等人麾下作战,自然又不一样。

过了一会儿,郝摇旗骑着高一功的那匹马先赶了回来。他向李来亨禀报,说官军离此地还有七八里左右,人马众多,兵力看着倒很雄厚。

李来亨赶忙三两口将干粮全部吃完,他让庆叔赶紧吩咐下去,命人赶快将所有土灶和火堆弄灭。然后他便跟着郝摇旗,上了一个小山高坡,观察敌情,高一功也在那里向远处打量着。

“官军队伍烟尘零乱,行进很慢,看来大部分都是步兵,而且十分疲惫,部伍不整。这边多山地密林不适宜骑战,来亨,我看咱们先把马匹都留在后面吧。”

高一功从高处打量着远方官军的队伍,虽然距离还很远,但军事经验丰富的高一功,一眼便判断出了官军的兵力和阵列大致情况,并针对性提出建议。

李来亨先望了郝摇旗一眼,见郝摇旗也点点头,认可了高一功的判断,便从腰间拔出长刀,开始布置兵力,“高大哥说得有理,那就这样,我和高大哥带一百弟兄埋伏在这附近,所有弓箭、火铳也都留在这里。”

“然后,”李来亨用长刀在地上划出一个大概的兵力分布图后,又指着郝摇旗说,“摇旗,你带剩下的弟兄,往东走一里路,在路旁的树林中埋伏好。”

“官兵在正面被我和高大哥挡住后,一定会停下来。届时,摇旗你就带着刀牌队从侧后杀出去,猛砍猛杀,截断官军尾巴。这样准可以少胜众,把王八蛋杀得溃不成军。”

高一功听完李来亨的兵力安排后,算是比较满意,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只是又补充了一句,说道:“我们杀散官军之后,立刻追赶大队,千万不要恋战,不要拾取官军辎重。决不能放官兵大队人马,逃回县城去。”

“好!就这样安排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山阳县中 主目录 下一章 伏兵山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