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明末不求生
上一章 富水堡 主目录 下一章 血战无名山(上)

第二十五章 大战将至

作者: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06-09 12:48:31

茫茫无际的冬日蓝天上,孤孤单单的一小群征雁,排成“人”字,向南飞去。蓝天下,群山中,崎岖坎坷的羊肠小路上,队伍在行进。

李自成将闯营主力六百人,分成刘宗敏和李过统帅的左队,与自己亲自统帅的右队。左队沿着山谷进军,向竹林关西面挺进,以分官军兵势;右队则沿着丹水南岸,抓紧时间疾行,争取赶在官军渡河截击之前,同商南富水堡一带的田见秀、袁宗第会师,形成一股足以同官军决战的兵力。

李来亨此刻便在右队之中,右队采取了他和白旺制订的转运方案,行军速度有所增加,将士们的物资保障更大大加强,在强度颇高的急行军之下,还能维持不下于老营营寨时期,一日两餐的补给水平。

小老虎脚下不停,眼睛则越望越远。他的目光透过数百兵马扬起的滚滚烟尘,望着初冬荒寒辽阔的江岸,冬天河水枯竭,丹水河身又宽又浅,乱石堆积,有些河段还上了冻,能看到一层薄冰。

河水比自己想象的要浅上许多了……

这点对闯营来说,十分不利了。本来李自成考虑到官军从龙驹寨和竹林关南下,需要先渡过丹水,估计花费时间会比较多,这样闯营便有充分时间,在敌前进行急行军,争取和田见秀、袁宗第所部的会师。

可现在来看,由于冬天的过早来临,丹水的枯水情况也比大家预料的更糟糕一些。官军很可能在更短时间内完成渡河,留给闯营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了。

李来亨按住了腰间长刀的刀柄,心中更为忧虑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之中,都司艾国彬并不是一个善战的将领,但他熟悉大明官场,本身也有一定带兵经验,并非是一个全然无能的庸人。何况除了都司艾国彬外,官军另有一个经验老道的将领参将郑国栋指挥。再加上官兵在整体实力上的绝对优势,和现在天时地利向官军的倾斜,闯营想打出一个大胜仗来,难度实在太高了!

看来,自己想向艾国彬报仇,也并不那么容易。

不过李来亨并不气馁——他还是对闯营怀抱有很大的信心,从此前竹溪之战的交手情况来看,闯营的核心骨干,只要给养充分,战斗力还在寻常明军部队之上,行军速度则更是远远超过官军了。

而且李自成的表现也令人心折,他不坐轿子,也不乘马。就和每一名普通的士兵一样,身上背负着一些给养粮秣和武器,一步一个脚印,带队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列。

因此天气虽然渐渐寒冷,急行军又很消耗体力,但全军上下,没有露出一分怨气来。毕竟李自成本人,脱粟粗粝,与士卒们同甘共苦,吃的是只去皮壳、不加精制的粗粝糙米,行军也无任何优待和特权,手提肩扛,做到这种地步,自然没有一人会怀有怨气了。

靠着李自成的身体力行和表率作用,闯营上下,包括刘芳亮、李来亨、白旺等诸将在内,都是狠狠咬住一口气。顶着越加凛冽的寒风,尽量减少休整时间,加紧行军。

当然,李自成也好、李来亨也罢,他们都想不到丹水对岸的官军,动作其实比他们设想的更慢上许多。参将郑国栋手下的那些兵马,都不愿意离开他们强占的民宅,出城和闯营作战,在郑国栋的催促下,甚至闹出了一些露刃劫掠市面来的闹剧,几经催逼和休整,才在次日下午,慢吞吞的出兵了。

这般整旅和进军的速度,自然难以同咬紧牙关急行军的闯营相比。就在不知不觉之间,其实闯营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所谓最危险的时刻,指的就是李自成分兵左右两队,兵力单薄,又未能同田见秀会师的这段时间,这时的闯营兵力不满数百,若遭到郑国栋和艾国彬的全力一击,除了覆灭外,再无其他可能性。

但由于官军的迟钝,闯营已成功度过了这个危险时期。

刘宗敏和李过率领的左队,已经先行占领了竹林关西面、丹水对岸的一处山头,这之后他们还将大张旗鼓,引诱官军折向西面,以使得官军将自己的侧翼和后方暴露给李自成率领的右队人马。

更为关键的是,李双喜麾下的几名夜不收紧赶慢赶,已从商南抵达了李自成亲自统领的右队这里,这也预兆着,右队同田见秀所部之间的距离应当是已经十分短暂了。

这几名夜不收的到来,让将士们心中沉甸甸的压力都减少了不少,人人面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李自成也大喘了一口气,他这次用兵极险,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军覆没,如今两军即将会师,至少可以使得闯营有一战之力了。

“好,玉峰和汉举就在前面那个山头后面。”李自成在河岸边大声喊道,将友军的位置告诉给将士们,点燃大家心中的希望,“大家咬住最后一口气,会师以后,我们便立即埋锅造饭,休整一下!”

李来亨身边的郝摇旗,走了一整天,早就是饿的不行了。他听到李自成说的“埋锅造饭”四字,两只眼睛都要亮起绿光了,当即便推着李来亨的肩膀,一边囔囔着“快过山头、快过山头”,一边催促着大家伙走快点。

“郝老兄,别急、别急,”李来亨笑的很是无奈,这个郝摇旗,之前急行军的时候,他总是一脸要死要活的模样,如今听到会师后可以埋锅造饭的消息,立即又斗志昂扬了起来,“咱们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别乱了节奏。”

“看到了、看到了,小老虎,我看到了!是田将爷和袁将爷!”

正推着李来亨向前走的郝摇旗,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双手抓着李来亨两边肩膀,把李来亨像一个拨浪鼓一般,在手里摇晃了起来。郝摇旗目力很好,他远远望见了从东面山头那里绕过来的一支队伍,走在最前面的两员骑将,更让他眼熟,赫然正是田见秀和袁宗第两人。

除了田见秀和袁宗第外,此时李双喜也衣甲一新。他脚踏一匹深棕色战马,飞也似地蹿出阵列,向闯王这边奔来。一边跑着,还一边口中大喊道:“义父、义父,玉峰叔将全部兵马都带来了!”

李自成用左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总算赶在官军渡过丹水、发动全面进攻前,实现了和田见秀所部的会师。整个计划的第一步,算是顺风顺水的完成了。不知官军为何行动如此迟缓?李自成想到他过去见到和了解到的官军模样,又并不感到奇怪了,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官军搞出什么篓子来,他都不会感到奇怪。

田见秀和袁宗第两人,跟在李双喜身后,驰到李自成面前后,相继下马。田见秀在前、袁宗第在后,两人依次抱拳,拜在了李自成面前,田见秀还说道:“掌家,幸不辱命,我算是把咱们散落的队伍,都带回来了。”

“好、好!玉峰,你这件事办的实在太好了!”李自成看着田见秀这队人马衣甲鲜明的模样,心中却没有嫉妒和担忧,而满是放心的感觉——这一方面是他熟悉田见秀的为人,另一方面也是自信于自己对旧部的掌控力。

“玉峰、汉举,有你们带回来的这支队伍,咱们老八队,算是重新聚首了!不要说是什么参将、都司了,便是总兵官,又何尝抵挡得住咱们呢!”

兵力的增强使得李自成信心和战意都更加坚定,他右手握拳,高高举起过头顶,向周围一圈的将士喊道:“咱们现在就埋锅造饭,休整完后,就往西折回去,主动出击,打官兵一个措手不及!”

李来亨见到李双喜回来,心中也放宽了不少。在闯营诸将之中,他和李双喜年龄最接近,两个人关系也比较好,看到李双喜这一趟衣换新、马换骏,李来亨便主动走上前去,恭喜一二。

“双喜哥,这一趟回来不给我们带几把强弓利刃吗?这马儿可真是英俊得很了!”李来亨轻轻抚摸着战马深色的鬃毛,神色羡艳。有一匹挺拔的战马,对将领战力和生还率的加成都是极大——不过羡慕归羡慕,自己根本不会骑马,就算李双喜将这匹骏马送给自己,也不顶事。

果然,李双喜从战马上一跃而下,第一句话便是挖苦李来亨,说道:“嘿嘿,小老虎,还是等你学会骑马以后,再来考虑这玩意儿吧。”

“行吧、行吧,”李来亨摇头笑笑,又锤了一下李双喜的肩膀,说道,“衣换新、马换骏,这一仗双喜哥你可得多卖卖力了。”

“哈哈哈,小老虎羡慕了吗!”李双喜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将崭新的布面甲扬了一下,说道,“这是自然,你就看我帮你报仇,将那个狗屁艾都司活剐了!”

李来亨点点头,两支部队会师,胜利的几率的确大大提高了,“好,咱们一起干,活剐了艾狗官!”

站在二人身后的郝摇旗,这时同另一边的白旺,互相对视了一眼,尽皆露出笑容,也走上前去,一起说道:“也加上我一个,活剐了全天下该死的狗官!”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富水堡 主目录 下一章 血战无名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