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明末不求生
上一章 龙驹寨 主目录 下一章 大战将至

第二十四章 富水堡

作者: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06-09 12:48:31

商南富水堡地处南阳和西安的中轴线上,是陕西东南门,扼南北要冲,接三省八县,东连中原,南通湖广。楚汉争霸时,刘邦曾在此屯兵,时名“汉王城”,万历以来,富水堡更因坐落商路中段,人丁渐渐繁盛了起来,所谓“商山名利路,夜亦有行人”——自然,当地屯兵也不在少数。

田见秀和袁宗第能够轻取富水堡,主要还是由于张献忠在谷城举兵后,杨嗣昌大为慌乱、失了分寸,将过多的兵力抽调到南方追剿西营,才给田见秀、袁宗第创造了一个难得的战机。

否则按照明军原本的部署,以当时田见秀、袁宗第手中搜集到的那股溃散部众,还是很难劫取富水堡这样一座府库积蓄十分丰厚的小城。

田见秀性格宽仁,能服众,但决断力就比较一般了。相较之下,袁宗第则沉稳有谋,关键时刻又能杀伐决断,只是在闯营中的资历、威望不及田见秀。轻兵劫取富水堡,缴获大批官军甲仗器械的这一战,就几乎都是袁宗第全盘谋划的手笔。

袁宗第从闯王处返回后,便赶回富水堡附近的田见秀所部驻地当中。此时田见秀这批人马,靠着富水堡中缴获的大批官军衣甲器械,真可谓人马一新,气势大振了。袁宗第还好,他离开前的时候,这支部队的装备成色就已经是焕然一新,但带夜不收一路保护袁宗第返回商南富水堡的李双喜,可就大为吃惊了。

毕竟李双喜在老营营寨的时候,闯营中只有刘宗敏一人有一匹老弱的瘦马。连破旧的布面甲,也只有李自成、刘宗敏、刘芳亮等很少数几个首领人物才有穿戴。哪像田见秀这营人马,光挺拔的战马便有十多匹,穿着鲜亮甲衣的战士,也有数十人之多。

田见秀见到袁宗第和李双喜后,身上披挂着一件红色的罩甲便迎了上去。他相貌慈善,看着和袁宗第岁齿相当,但实际年龄其实比李自成都稍大些,是闯营诸将中,岁数最高的一人。

“汉举,你可算回来了,老掌盘那边的情况,是怎么一个样子。”田见秀上前拥了袁宗第一把,又一脸惊喜地揽住了李双喜的肩膀,说道,“双喜!咱们爷俩儿好长时间不见了,你在掌盘那里过得可好?”

李双喜哈哈一笑,他初投闯营的时候,因为武勇过人,加之相貌端正,本来就差点被田见秀收为义子。只是因为田见秀自家本就有一个小闺女,而李自成家中不说男女,连个孩子都没有,才让李自成先将李双喜收成了义子——也因为这层关系,李双喜常管田见秀叫二爸,两人间的感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李双喜同义父李自成之间的关系。

李自成特地安排,让李双喜护送袁宗第回来,或许一定程度上,也是打算利用田见秀和李双喜之间胜似父子的关系,尽快稳定地接收这支实力发展到超乎他预料的部队。

只是李双喜自然想不到那么深的层次,他还在因见到自己的二爸而大感兴奋,更为眼前兵强马壮的这支兵马所震撼。

袁宗第在旁无奈的笑了一会儿,决定先让这对“父子”叙完感情,再和田见秀好好说一下,现在闯营整体上面临的局势。他自己则招呼来留在富水堡代理兵马的副手刘体纯,让他帮忙安置一下李双喜带来的这队夜不收,并嘱咐刘体纯,让他帮这队夜不收,更换一些新锐而精良的器械。

刘体纯是陕西砖坪滔河口人,生得虎头虎脑,十分壮实,再加上他在家中排行老二,因此常被闯营将士们呼为“二只虎”——也是称赞刘体纯的武勇,仅在一只虎李过之下。

二虎一边吩咐部下去库房取甲仗器械,一边同袁宗第问道:“老管队,咱们掌盘那边到底是个什么形势?”

袁宗第听到刘体纯的问话,面色变得更加严峻了一些。

刘体纯家中虽然是租田种地的佃户,但有兄弟七人,壮劳力很多,本来生活还不错。但他家因旱灾,倒欠了地租1石5斗,粮银20两,在衙门逼租的时候,虎头虎脑的刘体纯一怒之下,居然打死了两名官差,只好铤而走险,离开老家,投奔了闯营。

他从一开始加入闯营,便一直做袁宗第的副手,如今也是担任袁宗第这队人马的偏将。因此袁宗第在刘体纯面前,是有什么说什么,沉稳老道的袁宗第对如今的形势并不太乐观,他分析道:“老掌家那边大约有战兵六百人,加上咱们这边的四百多人,统共有千余将士。但官军占据龙驹寨等处要津,兵力我估计,少则一千三四百人,多则将近两千人,加之旗仗鲜明,恐怕很难对付。”

刘体纯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他体格粗壮,额头上还有一道横向的刀疤,骤起眉头时,真像额上生了虎头纹一般。刘体纯反说道:“官军若有两千人马,那我们大不了避其锋芒,跟老掌盘会师后,南下重新杀进川鄂大山里头呗。”

“嘿,二虎,你能想到这点,是有一些长进了。”袁宗第看刘体纯这个脑袋瓜子一贯简单的猛汉,现在也能思考一些事关进军方向的问题,心中有些欣慰。

不过刘体纯想的还是过于简单了一些,袁宗第因此反驳道,“但是老掌盘那队兵马,处在白石河和丹水之间,地狭难逃,不打一场,恐怕没那么容易冲出去。至于咱们这队人马,离龙驹寨和竹林关又这么近,就算想往东去到河南,可东面的淅川县在崇祯六年就被咱们闯营打破过,官军因此重修了城墙、加强了兵力,所以那边又比龙驹寨更难对付。”

“啊,”刘体纯听了袁宗第的分析后,感到好像朝廷大军像天罗地网一般,圈得闯营无处可逃,又变得慌张了起来,忙不迭问道:“那这可怎么办?老掌盘便没有什么方略吗?”

“行了呐,二虎,你先好好办事去。”袁宗第拍了刘体纯两下,示意他不要慌张,补充说道,“老掌盘用兵,都是从大处着手,你也不用紧张,先办好你的事。等我和玉峰谈好以后,咱们肯定是要去配合掌盘,杀一杀官军威风。”

袁宗第说到“杀一杀官军威风”这句话的时候,沉稳平淡的语气中,依旧难掩几分令人胆寒的森严杀气。这让刘体纯想起了当年他刚刚投入闯营的时候,李自成带着诸将呼啸于陕南的兴安等处,那时的袁宗第还不似现在这般沉稳,性情狂烈。

有一回,关宁军名将曹文诏设伏袭击闯营,四面合围,几乎将闯营全歼。当时袁宗第身披数创,顶着关宁军的箭雨和铳弹,带着刘体纯在内的十几名骑兵,径直突击曹文诏的中军,吓住了这个号称“军中有一曹,西贼闻之心胆摇”的关宁军悍将,为李自成率部突围创造了战机。

刘体纯知道,袁宗第既能沉稳布置大局,又有勇猛敢于拼命的一面。看袁宗第的样子,虽然有几分担忧的模样,但又透露出对闯王军事布置的信心来——以刘体纯对袁宗第的了解和信赖,他相信,闯营这一战,必不会栽倒在官军手里。

“天气又冷些了。”

袁宗第将布面甲外的一件罩衣裹紧了一圈,不过才十月,陕南的寒风就让人感到几分凛冽。看来今年的冬天并不好过,加上夏秋时的大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熬不过这个越发寒冷的冬天呢!

“二虎啊,告诉将士们一下,秣马厉兵、磨刀擦枪,准备一场大战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龙驹寨 主目录 下一章 大战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