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HP]里德尔小姐
上一章 53订婚(倒V) 主目录 下一章 55NEW

54圣徒的标志上(倒V)

作者: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4:15

我一直担心我们的那些同学会和她麻瓜世界的亲人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谁知到最后可能都是我一个人在多虑了;贵族们总能够找到相通的话题。

贵族们讲究的是传承,尤其是在大不列颠,对于家族的传承,血统的传承几乎已经到了病态的边缘;在学校时我就领会过他们的这种“执着”。但在家族中还有一项好笑的值得传承的东西,那就是饰品;出席高尚的贵族宴会时佩戴时兴的或是最近定制的首饰是非常不恰当的,只会被人当成暴发户。保存完好,手工精湛,用料昂贵的配饰会显示出一个家族的底蕴;闪亮的钻石,耀眼的水晶简直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类。

那些华丽的宝石只有贵妇人才会刻意去收藏;然而一个家族的财力却都显示在他们女主人的举手投足之间。

看着满场嘉宾们都按照严谨的贵族礼仪,穿着着同样保守的礼服,佩戴着同样古老质朴的首饰,跳着同样流传已久的宫廷圆舞曲;我觉得之前我所有的担心真是傻透了。

贵族永远是贵族,不管是在哪个地方,他们都是同一伙人。

*贵族的一些很奇特的传统,我只知道绝不穿紫色,不露背,不能没有袖子什么的;所以YY哪个贵族小姐一袭露背大礼服惊艳全场的就可以直接忽略掉了。露背大礼服是给跑堂会的小明星穿的。

在订婚典礼结束之后,我就被赶回了自己的庄园;她可真是个无情的姑娘。

在订婚典礼过后,大贵族们首先告辞离去,他们曾试图再次希望和我进行一场类似的谈话,都被灵巧的拒绝过去,因而不得不失望的回到大不列颠。而其他斯莱哲林的旧日同学,则在沃尔普及斯骑士聚会后也各自离去了。到了第三天,马尔福也向我宣布要跟着大家一起回英国而来告辞,于是我就顺手就把一份契约丢给了他,让他签个字。

他接过来仔细的看了好一会,然后不解的问:“这是什么?”

“肯特家的飞马场,我用你借我的那一万个金加隆买下来了;所以分你一半股份。”我一脸不经意的说着。

马尔福则不可置信的问:“你什么时候去买的?你哪来的钱?”

“昨天上午,借你的钱。”我回答的简洁而利落。

“我就借了你一万金加隆。”

“它就值一万金加隆。”我用手弹了弹那张地契“这是个烫手山芋,已经没有人想要了;除不去的毒素,毁掉的草地,每年还有不菲的税收要上交魔法部。”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你还要买下来?”马尔福一脸迷惑与不解。

我哈哈大笑起来,一脸捉狭的看着他说:“你忘记那些毒素是怎么来的吗?”

马尔福以他祖传商人的精明立刻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点,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像是迅速消化了过多的讯息一般,就立刻抬手签下了那张契约,然后抬起头来看我说:“我得先会英国办点事,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我为什么要等你?你以为你是艾米丽吗?”我看着手忙脚乱的马尔福放声大笑。

马尔福走后我开始着手飞马场的事情;比较麻烦的是由于之前破坏过度,而几次转手更是把整个山丘都弄成了一片废墟;当然,如果不是这样它也不会只值一万金加隆被我购入囊中了;不过,确实很麻烦啊…

根据我的估算,如果想恢复原本五成左右的面貌,需要付出的的人力物力大约折合是两百万左右的金加隆,而我…是个穷光蛋。

好了,世界上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不是吗?

于是我决定先忘记这件事情,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该去做。

在我刚从英国来到法国时,曾经把赫奇帕奇的金杯借给法国当地的一位炼金术大师欣赏;而他在我的订婚典礼上邀请我务必在空闲时拜访他的府邸,他会有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向我展示。

如果不是典礼结束后的那几天实在太过忙碌,我简直有些等不及了。

说实话,将珍贵的金杯外借给一个我并不熟悉的法国佬确实不是我所乐意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那东西在我手上,简直一点都研究不出有什么不同,我有时候都快要相信艾米丽那可笑的猜测了:这就是赫奇帕奇用来装食物的餐具,用来传达他们学校都是吃货这个讯息的器物。

不过,这个法国佬现在告诉我他有了发现,这简直让我欣喜若狂;人有时候就应该赌一赌不是吗?

这天清晨,我拜访了这位法国著名炼金术大师的庄园。

他坐落在马赛的庄园外形十分奇异,居然是一个三角形的结构;我在心里疑惑,难道这是马赛本地的风俗吗?

这位已经人到中年的炼金术大师看起来还是非常俊朗,他有一张标准的法国人的脸庞,湖绿色的眼睛和过于白皙的皮肤;如果抛开他让人厌恶的爱炫耀的个性而言,他确实还算是一个风度不错的绅士。我称呼他为alex,不过他倒是乐意别人称呼他为Alexander,不过我认为这个名字非常的不适合他。

当我坐在他华丽的有些过分的会客厅时,他又开始对我夸夸其谈起来;这把因为外貌而对他产生的一点好感又消失无踪了。

“我的庄园不错吧?哈哈哈,我敢保证它是全马赛,乃至全法兰克福最有内涵也最华丽的庄园了。”他坐在那张不知由什么动物皮所制成的高背椅上,椅背上镶嵌的宝石折射出的光芒几乎让人看不真切他脸色得意的表情,如果没有他那洋洋得意的声音的话。

“当然,它十分华丽而且奇特。”我恭维道。

他显然很满意我的回答,于是又开始夸夸其谈起来:“当然,它是全欧洲最奇特的庄园了;你知道吗?我甚至怀疑连格林德沃都曾经参考过我的庄园来着,哈哈哈。”

“盖勒特.格林德沃?”

他神色更加骄傲了“当然,闻名于巫师世界的维威尔斯堡,你不是没听说过吧?”

“当然。”我立刻表达我对此也是有所了解的。

“它也是三角形的,”他陈述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沉思了一会儿,不大确定的说:“我记得盖勒特的圣徒们的标志就是一个三角形,然后里面是一个类似于眼睛似的图案,或者就是跟这个有关?”

“正确,而又不正确。”他看了我一眼,玩弄着手里的水晶高脚杯,里面缓慢流淌的葡萄酒透过水晶划出鲜血一般的光泽。他思考了大约有五分钟才缓缓的开口说到:“我不确定是先有了圣徒的标志还是先有了维威尔斯堡,不过,跟三角形这个图案总是分不开关系的。它由三条线连接着三个点,三个点分别代表着生的开始,生的过程,生的结束,然后连接回了生的开始;这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代表生命。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到这种观点,于是问到:“人的生命难道不是在结束之后就会变成幽灵或者直接消失吗?怎么会又回到生的开始呢?你知道在英国,有很多幽灵的存在,他们都是死去的人不甘的化身。”

“哈,这就是我所研究的方向了,小伙子,你可真是幸运。”他放下了手里的水晶高脚杯,站起身来对我说:“关于你的问题也许整个欧洲都不会有人可以回答你,而你幸运的遇见了我;这种深奥的问题对我而言,就像吃掉一块巧克力那么简单。来吧,让欧洲最伟大的炼金术师告诉你这个困扰所有智者的问题的答案吧。”

我跟随着他的脚步,穿过重重走廊,转过无数的楼梯,终于到达了一幅高达两层楼的巨幅画像面前。

这是一幅非常常见的景物油画,阴森的森林间有一栋木质的房屋耸立在最前面,周围杂草丛生堆放着木头与水壶,看起来就像一间普通的守林人住的小屋。

这个男人走到巨幅油画前用手扣了扣那件小屋的门,随即小屋上的窗户透出了明亮的光来,然后小屋的木门缓缓的打开了。他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上去。

推开门走进去之后,里面是一间穹隆高达十米的大房间,显得十分空旷明亮,诡异的是整个房门没有一扇窗户;而当我们进来之后,那扇门也自动缓缓关闭了起来,再也找不到曾经存在的一丝痕迹。

在霍格华茨也有类似于这样存在的画像,那是几百年年来大巫师们传承下来的宝贵遗产。然而突然出现在一个麻瓜炼金术师的家中,并且还是这么巨大的尺幅,这无疑都在彰显着这个家族与巫师世界密不可分的联系。

穹顶上刻画着无数闪耀着的星星,它们共同构成一幅完整的形象图,并且散发出明亮的光芒;这就是室内光线的唯一来源了。

整齐摆放着的展示柜塞满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物品,如果不是全都收拾的如此井井有条,我简直都快怀疑自己是回到了博克博金的商店。而一旁的工作台上,赫然摆放的就是属于我的赫奇帕奇金杯。

我试探着问到:“那么?”

“哈,没错,小伙子,就是你的那只金杯。”男人走到工作台前,仔细的凝视着那支金杯并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的边缘,“多亏了它,我才弄清楚了多年以来难以解答的迷惑;而解开这个问题,必然将会让我的名声传播至全世界。”男人说到这里兴奋极了,居然捧起金杯作势要亲吻上去。

我假装轻轻咳嗽了一声,他像是被声音惊醒了一般,最终没有亲到,但这也足够让人恶心的了。

最终他还是将金杯放了下来转身向墙角走去,并从那里拖出来一个一个多高的木柜摆在了房屋的正中间。

他示意我走上去瞧瞧;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这是一个看似普通其实暗藏玄机的木柜,黑色的柜面上覆盖着描画的满满当当的魔纹,将整个柜子完全包围住。

光看外表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更深的玄机出来,然后我用手掌轻轻的触碰上了柜璧,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迅速的流失;我大吃一惊吓的立刻退后,并立刻抽出魔杖来对准了那个柜子。

Alex阻止了我的行为。

作者有话要说:*贵族的一些很奇特的传统,我只知道绝不穿紫色,不露背,什么的;所以YY哪个古老贵族家小姐一袭露背大礼服惊艳全场的就可以直接忽略掉了。露背大礼服是给跑堂会的小明星穿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星期的留言好少啊...或许是因为木有嘈点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53订婚(倒V) 主目录 下一章 55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