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HP]里德尔小姐
上一章 12对角巷之行 主目录 下一章 14语言的艺术

13男人是否可以对男人使用迷情剂

作者: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3:37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从这一章开始, 我们渐渐迈入故事的第一个小□

文中提到的英国下议院,是英国很有特色的一个地方。

每次会议,双方分成两边坐。然后双方首领开始不记时人生攻击赛。从人生缺陷到家庭关系到学历遗憾到... 并且创造出非常多骂人不见血的非粗话。

而双方骂道□时,背后的小弟就会 哄的全体起立,然后起哄 架秧子。比北京德云社还要地道。

我一直认为,这简直是英国最具观光价值的景点。

并且,我肯定这是历史传统。

因为我曾经看过 英国铁娘子 撒切尔夫人在下议院 双拳抵四手的视频。

夫人言辞犀利,将一众小男人 抨击的毫无回击之力。


9月初,小里德尔先生去上学了,我没有去送他。

这是当然!你有见过主人去送仆人的吗?

不过,我得承认,失去同龄玩伴的生活真是了无生趣了。

这个月,张伯伦先生从慕尼黑回来了。用贵族们的话说,他成了德国那个小胡子的一条牧羊犬

“他简直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贵族们尖声尖气的说。“我简直怀疑他把灵魂都卖给了他!”

张伯伦首相则回应:“这是历史上第二次英国首相从德国带回保持尊严的和平,我相信这就是我们一个时代的和平。”

不,愚蠢的先生,你带回来的绝不是尊严与和平,而是耻辱与养狼为患。这个时代的和平不以你为开始,却会因为你而结束。

小里德尔先生在10月的来信中说,他已经可以把一根火柴变成一根针,将一只甲壳虫变成一颗纽扣,并且还可以把一根羽毛上浮到三英寸高的地方。

我回信表示,无论是火柴还是针,我都可以让玛莉在隔壁马路转角的杂货店买到,而我也不需要一只甲壳虫做的纽扣,我只喜欢水晶的。至于漂浮一根羽毛什么的,若是你喜欢,圣诞节我愿意送给你一个羽毛枕头当做圣诞礼物。而对他所说的魁地奇,我表示很感兴趣。要知道,大英帝国有着全欧洲最优秀的飞行员和棒球运动员,但我们总没有办法把它们组合在一起。

想想看,在一千英尺高的天空中开着飞机玩棒球,噢!我真是佩服巫师的想象力。

而小里德尔先生在11月的回信中表达决心,表示一定尽快学会变兔子的咒语,为此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团结同学,严肃活泼。并且告知,圣诞节霍格华茨将放长达半个月的假期,而在这之前,他们无法踏出校门一步,不过,他一定会准备一份让我满意的圣诞礼物。

我并没有来的急回复这封信的时候,德国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11月底,纳粹党发动了“水晶之夜”,无数犹太人被迫离开德国。而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穿越了英吉利海峡,来到了英格兰地区。

下议院已经为到底是彰显上帝的仁慈让犹太人入境,还是“让那些狡猾的犹太人受上一点点小小的教训”争论了三天。

而贵族圈里,已经传满了首相大人的流言蜚语。

贵妇人们信誓旦旦的说,首相大人跟远在德国的小胡子元首大人有私情,每天都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联络感情。

“噢,我们的首相大人就像陷入爱河的十五岁少女般,不可救药啊。”

为此,大伙开始悄悄的叫他“我爱柏林先生”。

对这种流言,我敢到简直侮辱我的智商。若是首相大人爱上的是普鲁士的美男,我还觉得有一丝可信度,但对象是那个小胡子元首...

噢!得了吧,除非小胡子对他用了迷情剂。或者是他对小胡子用了迷情剂,谁都知道纳粹反对同性恋,据说被发现是要被抓去集中营的。

迷情剂是我在“华丽与伤痕”书店买的一本消遣小说上写到的。

一位男巫为了得到一位女巫的爱,而使用迷情剂,女巫发现后怒然离开男巫,最后发现自己原来不靠迷情剂也已经深深爱上男巫,最后两个人花好月圆的生活在一起的老套故事。

不过,上面明确指出,迷情剂是真实存在的魔药,并且制作难度只有中等。

于是,抱有不耻下问的心态,我向巫师届唯一认识的成年男巫---邓布利多先生写去了一封求教信。

首先,我对邓布利多先生表示感谢,在他的变形课上,小里德尔先生已经学会了把纽扣变成甲虫什么的。因此对他早日学会变兔子的魔法表示充满信心。再次,我向他的袍子表示了问候,觉得它是我见过最具有艺术气息的袍子。然后,我充满爱心的建议,如果邓布利多先生的发色的白色,那么就更加存托出那件袍子紫色的华丽与闪耀了。在信的最后,我谨慎的询问到,男人是否可以对男人使用迷情剂这一重大课题,并且表示,热情盼望他的回信。

而在12月,我收到了邓布利多先生的回信,他表示对这个重大课题很感兴趣,并且表示在圣诞节之后来登门拜访。

圣诞节前两天,小里德尔先生回来了。

作为圣诞礼物,他送给了我一面会说话的镜子。

“我说,你以为我是谁?白雪公主的后妈,恶毒的黑皇后?”

….小里德尔先生你要感到羞愧啊。

“到底是谁给你出的这个馊主意?”

“我的一个同学,他的建议。他是位贵族。他说,贵族家的小姐十分喜欢这种镜子。”

“噢,你居然认为是那种脑袋上长满金发,连脑子里都是金发的贵族小妞吗?”

“不…”

“我的上帝,我开始怀疑让你去霍格华茨上学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我可怜的小里德尔先生,你连话都不会说了。那些巫师虐待你了吗?”

“不,没有,并没有。您在生气,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说多余的话。”

我气结… 不过半年时间,他居然跟我这个主人离心离德了!!!

“好了,我没有生气,你肯定看错了。”

“下次,不,等你生日,我一定送给你更好的礼物。”小里德尔先生信誓旦旦。

我扶额,外祖父的话真是有道理,读书能把人读傻了。

“我说…”我尽量用商量的语气和小里德尔先生说:“你有见过我过生日?”

小里德尔先生回忆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为什么”小里德尔先生勤学好问。

“每一次的生日,就是提醒我离死亡更近一步。若是你,你愿意吗?”

小里德尔先生马上表示他也不愿意。

谈话之后,我确切的想了解霍格华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鬼地方,居然在短短几个月就把我聪明活泼可爱温驯的男仆变成了一个…呆子?

事实上整个圣诞节,我和小里德尔先生都呆在书房度过,说真的,那些巫师书,要是没有一个老师指导,实在是很难理解。

我绝对不是借读书的名义赖着的。再说了,他是我的男仆,他做什么得由我来安排。

圣诞假期过去一半的时候,小里德尔先生终于变的正常了一点。

巫师的magic真是让人难以抵挡啊。

而在圣诞假期的倒数第三天,邓布利多先生终于到访了。

于是,我为他介绍了被那只“长着四条圆腿的神奇生物”撞到内脏出血,却在8天之内痊愈出院的老狐狸丘吉尔先生。

双方相见甚欢。

邓布利多先生表示,内脏出血不是什么大事,一个“恢复如初”就能解决。

真是…..太….残忍….了….

然后双方又阐述了关于政治时局的看法。中途,我表示怀疑张伯伦先生被小胡子元首下了迷情剂。

接着被邓布利多先生一票否决了。他的解释是:“男人给男人下迷情剂什么的,实在太罕见了,而且不好控制。”之后,根据他的推断,应该是“夺魂咒“。

接着,我们在唐宁街“巧遇“了张伯伦先生,而邓布利多教授确定了他自己的猜测,并表示,他需要去德国找他的一个老朋友做些深入的了解。

毕竟,我们“麻瓜“的战争,巫师不应该参与进来。

这是中世纪以后,所有巫师的共同认识。

而我则认为,那些神奇生物们遵循的“避世“原则,就是这个意思吧。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2对角巷之行 主目录 下一章 14语言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