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空间之弃妇也悠闲
上一章 第45章好规矩 主目录 下一章 第47章好了再说

第46章爷累了

作者:晴善 更新时间:2019-02-24 00:34:34

“表哥,你得给我做主啊!”

看着又要扑过来的杨姨娘,长河长海急忙站在大爷头里拦着。

“杨姨娘,请您退后,大爷还伤着呢!”

想到表哥身上的伤,杨姨娘才颇为心虚的反应过来,她好象又做错了。

可一想到刚刚受到的屈辱,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表哥,你一定要给我做主,那个叶氏,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让我学规矩。表哥,她还说:不学好了规矩,不让我出院子。”

想到这些,杨姨娘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越想越委屈,到最后居然演变成了嚎啕大哭。

看的哭成了泪人儿似的杨姨娘,沈重言强忍着身上的不适,问道:“大奶奶怎么你了?你能不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说!”

“她…呃…让我学规矩!”杨姨娘打了个哭嗝儿,就说不下去了。

“大奶奶,为什么让你学规矩?”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呃…”

“呵呵!这么伤心啊,我怎么你了?嗯?”

看着跟刘妈妈一起走进来的叶氏,同样是一身的喜庆儿,感觉却大不一样。沈重言不得不服气,有些东西,真的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真的不敢恭维,刘氏和翠衣,干脆就站在门外,没有进来。

沈重言也知道,此时自己衣冠不整的样子,很不雅。可是他也没有好的法子,他都快要冻死了,也只能是这样挺着。

看见沈大爷那冻的发白的脸色,微凉动了恻隐之心。这年头一场风寒就可以要人命的,何况沈大爷身上还有伤。算了,看在沈老爷和腹中孩子的面,也不能让他病情加重。

看到旁边的炕桌,微凉有了主意。

“长河长海,你们两个,谁能把炕桌两边的挡板卸下来?”

长河两个看看大爷,见大爷点头,二人的大手也有力气,几下就把两边的挡板卸下来。

微凉又指挥他们,把炕桌放到沈重言的背部,看着搪空的炕桌,沈重言似乎明白了,似乎又不明白。

微凉又让长河把被子搭在炕桌上,并盖严实了。

骤然变暖的身子,让沈重言激动的差点儿热泪盈眶。刘妈妈更是身体力行,扶着微凉的胳膊说道:“大奶奶,您可真聪明,大爷受了这两天的罪,咱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疼,却想不出来办法。大奶奶一回来,大爷就不用遭这个罪了,真是太好了。”

被一直晾在一边的杨姨娘,不服气的开口说道:“那炕桌本来就在那放着的,这事儿谁都会干。”

微凉听了她的话,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旁人却不干了,刘妈妈首当其冲。“是啊!那炕桌就在那放着,可是咱们谁能想到,这么平常的东西,能够让大爷不遭罪?有些人啊,不仅不能帮着大爷,还一个劲儿的祸害大爷,真不知道,她那心是咋长的。”

刘妈妈含沙射影的一顿排头,杨姨娘又不真傻,哪能听不出来。

“表哥!唔唔…。”

杨姨娘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又流了下来,心力交瘁的沈大爷已经顾不得她了。

“胡妈妈,扶你们姨娘回去吧!听大奶奶的吩咐就是了。”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杨姨娘难以置信的看着沈重言,一直不敢抬头的胡妈妈和红杏,终于抬起头,看着大爷不悦的神色,拉着杨姨娘就往外走。

杨姨娘挣扎着不肯走,还在做徒劳的反抗。刘妈妈却适时的从袖袋里,掏出来几张票据,递到大爷手边。

“杨姨娘,这是那会儿,我在门口等大奶奶回来的时候,接到一些铺子送来的账单。这些账单都是杨姨娘留下的,大概二百多两,加上之前的。您这半个月,就在外面的铺子,花用了三百多两。都赶上咱们这一大家子人,三四个月的开销。所以,我告诉那些铺子,以后不要在拿杨姨娘的账单来结账,我是不会在付账的。”

刘妈妈的话落,除了不以为然杨姨娘,和没什么银钱概念的叶微凉,其他人都不禁到吸一口冷气。

沈家就算是大户,一大家子一个月的吃穿嚼用,也就一百两银子。

杨姨娘自个儿一个人,才半个月,就赊欠了三百多两,那是什么概念,大家心里,立马就算出来一笔账。

可是杨姨娘还不知错,听刘妈妈不在给她结账单,立马跳脚骂到:“你这个老叼奴,居然还敢压榨我,看我不撕了你。”

说完就挣脱胡妈妈两人的手,奔着刘妈妈去了,长河哪能让她伤到自家老娘,就快步横在杨姨娘面前。

看着人高马大的长河,杨姨娘也没有后退,跳起脚来就向长河脸上抓去。

“嘶。”

看着儿子脸上的血道子,刘妈妈心疼的不行,可是她在气也不能跟杨姨娘动手。

可是杨姨娘却没打算停手,就在她又要伸手去抓长河的时候。就听见沈重言大喝一声:“够了,你们俩难道是死的不成,还不把她拉回去。”

胡妈妈和红杏,看着大爷铁青的脸,知道大爷真的怒了,再也不敢耽搁,过来拉住杨姨娘,往外走。

“表哥,你怎么还帮着这些奴才欺负我!”

“杨采莲,你给我听好了,他们不是奴才。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我。出去,没学好规矩就不用出来了。”

噤若寒蝉的胡妈妈,再也不敢耽搁,给红杏使个眼色,二人奋力的拉着杨姨娘就走。

屋子里终于清静了,看见一脸疲惫的沈重言,微凉知趣的说道:“刘妈妈,大爷累了。我也想回去躺会儿,咱们走吧!”

“哎!”

“大爷,我先回房了。”微凉说完,淡淡的一笑,全当知会过了,方转身走了出来。

看着微凉的背影,沈重言无奈的苦笑:“难道是我把她惯坏了?”

这个“她”指的是谁,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长海看了长河一眼,声的说:“时候,听我娘说过,男人的脸被女人挠破了,会留疤的。”

“那可怎么办?让我以后咋出去见人。”长河哭丧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看着大爷。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45章好规矩 主目录 下一章 第47章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