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科学家闯汉末
上一章 马强的路上思考(三) 主目录 下一章 大松村

第十五章 马强的路上思考(四)

作者:魔冥王 更新时间:2020-02-11

党锢之祸就此开始了,张俭几个能跑,在洛阳的李膺等人可是跑不了,三木之下,何求不得,互相诬告下,被认定为党人的名单越来越长,甚至连宦官的子弟也被告为党人了。

等到刘志发现报上来的党人名单越来越多,背后代表的势力越来越复杂的时候,他也开始担心朝中势力的不平衡,正好外戚窦武上书求情,便下令李膺党人共二百余人遣回乡里,并将姓名编写成册,分送太尉、司徒、司空三府,永不录用,随后大赦天下,改年号表示此事到此为止。

这就是第一次党锢之祸,刘志成功打击了士族,朝堂上的官员对他再无敢反对的,就当他准备一边努力生儿子,一边启用亲近自己的小人时,东汉皇帝的寿命诅咒再一次爆发了,刘志以三十六岁的高寿病逝于宫中。

按照当年光武帝设计的流程,这个时候就是外戚上台,窦武可是三君之一啊,这下好了,喜迎新时代啊,士族上下那叫一个吹锣打鼓,窦武是自己人啊,那宦官还不得完蛋了!

后世的人如果读史书读到这里就会发现这一幕和后来的一幕是那么的相似,所以说历史真的是一部连续剧,还老爱重拍。

窦武等人经过严谨的考察后,选择了刘宏。

这个考察标准肯定是看谁能把东汉折腾死吧....

刘宏这个时候十一岁,放在后世也就是小学五六年级的水平,连毛都还没长齐呢,这权力自然拿不到手。

窦武升为大将军,陈蕃为太傅,胡广为司徒,三人同领尚书台,而原来被认定为党人的李膺、杜密、尹勋、刘瑜等人再度全部召入朝中,共商国是。

这同领尚书台的三人中,陈蕃,胡广都年过八十了,自然是以窦武为主。

是不是一副天下中兴有望的感觉?但刘宏在皇宫里却是看着这群人瑟瑟发抖。

为什么?因为一百多年前,有一个外戚兼大司马领尚书事的男子也是被满朝认为是救世之望,对了,那个人名字叫王莽。

窦武此时感觉好极了,现在上上下下都是自己人,之前的党锢让无数官位被宦官一系把持,那么现在就该是算账的时候了。

但宦官毕竟是皇家的仆人,窦武觉得自己需要得到皇室的支持,刘宏那个小屁孩自然不用管,但窦太后这个自己的妹妹还是需要说服的。

窦武便跑到皇宫内对窦太后表示他翻阅史书,发现黄门、常侍只是负责看门管账的,现在却掌握了天下大权,这是不合理的,希望将所有的宦官都诛杀掉,以便肃清朝廷。

窦太后一听自己这个老爸的想法,极为吃惊,表示自有汉以来,世代都有宦官,把有罪的杀了就可以了,咋能全杀呢?都杀了以后我用谁呢?

这个窦太后倒是真的不傻,很清楚宦官实际上是皇权的衍生物,杀光宦官就是砍掉了皇权的一只手,那么做为此时皇权代表的她不迟早得完蛋了。

窦武很坚决的表示必须诛杀宦官,否则天下不服,窦太后想了想决定推出中常侍管霸和苏康几个替死鬼,窦武看着这才几个人啊,不够分官位....不是,不够平民愤啊,得再想想办法。

窦武这边在争取窦太后支持,另外一边的士族们可没闲着,先是打出星象牌,表示金星犯位,以得天时。

再任命朱寓为司隶校尉,虞祁为洛阳县令,将黄门令魏彪免官,任命所亲信的小黄门山冰接替以便得地利。

嗯...这个山冰虽然是宦官,但是亲近士族,是好宦官,以后可以考虑立个碑。

随后开始抓人,先将窦太后认可的管霸和苏康抓住杀掉,然后再抓宦官一派的长乐尚书郑飒,令其攀咬其他宦官以便后面处理其他的宦官。

就在窦武要全面收网的时候,窦武发现自己已经一个月没休息了,今天正好沐休,便开心的回家准备休息两天。

本来都绝望的宦官发现窦武居然回家休息了,立刻绝地反击,先是十七个大宦官再一次歃血为盟,然后集体上访到刘宏那里,表示窦武要反,请刘宏下旨平叛。

全面火并开始了,有刘宏在手的宦官们开始调集宫中侍卫拿下了尚书台,随后抢夺符印,关闭宫门回头劫持了窦太后,再下旨释放郑飒,顺便斩杀了前一分钟还在审问郑飒的山冰等人,由郑飒率人出宫抓捕窦武。

年过八旬的陈蕃闻讯,率太尉府僚及太学生数十人拔刀剑冲入承明门,但面对成百上千的宫中侍卫和宦官,不到片刻便被生擒,当日便被活活打死在狱中。

而窦武在睡梦中得知宫变,立刻带着子侄去军营汇集数千军士反攻。

这个时候,刚刚从凉州平叛的张央回来了,他看着杀成一团的洛阳都懵逼了,自己走错路了?难道还在凉州?

看到张央回来,宦官们立刻传旨令其率领五校尉营中没有被窦武来得及控制的屯骑、越骑、长水、射声四营将士前往讨伐窦武。

张央仔细研究了一下,恩,印章齐全,得,干活。

张央可是西凉三明之一,杀得羌族和匈奴不要不要的狠人,窦武一个回合就全军覆没了。

随着窦武被灭,宦官们全面反攻倒算,开始了第二次党锢之祸。

由于窦武、陈蕃等人的活跃,满朝士族几乎都和他们有关联,这使得朝中为之一空。

之前就说过,东汉的官员诞生分高级和低级两种,高级官员几乎世代都是大士族,低级官员则是地方豪强,如今党锢之祸让这些大大小小,盘根错节的士族官员都没有了上升的空间,那么自然就从我要好好读书当大官的高级趣味变成了吞田并地的低级趣味,同时宦官一系的官员和士族官员相比要差的多的行政能力也使得东汉王朝最重要的“度田”制度名存实亡。

也就是说,这第二次党锢之祸让东汉王朝的土地兼并迅速发展了起来,这十几年来,无数自耕农被迫成为大族的佃户或者逃如山林成为隐户,吕青橙口中说的陆续迁到山中的十几户人家可以看成人口不断被隐匿的东汉王朝的缩影。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马强的路上思考(三) 主目录 下一章 大松村